第两百四十九章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第两百四十九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随着张卫东冰冷的声音响起,刘磊感到脖子越来越紧,一股彻骨的寒意从他的心底升起,他似乎嗅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而边上的刘wěi刚才也是有些气愤张卫东竟然■敢当着他的面给他儿子巴掌,但此时看着张卫东寒着张脸仅凭一只手就像拎小鸡一样抓着他儿子的脖子给拎了起来,却是吓得脸都苍白了。当张卫东说出后面的一番话后,刘wěi的心更是猛地一个哆嗦。

  到了这个■时候,他又哪里会不知道张卫东就是这一切事情的幕后推动者。

  “张老师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刘wěi心里虽然是又怕又后悔万分,但却不敢有半点耽误,急忙连连哀求道。

  “有话好说?你儿子找人打赵明华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话好说?我下午好心去找你的时候,你这个做父亲的又有没有有话好说?现在到了我家门口,你们又有没有有话好说?怎么现在看到我不好惹了,开始有话好说了?”张卫东寒着张脸连连质问道。

  说这些话时,张卫东的心也跟着凉透了。本来刚才他虽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表情,但只要两人能真认识到错误,真心悔改,他未曾就不会给他们父子一个悔改的机会。但却没想到,他们压根就没认识到错误,他们依旧yǐ为自己有几个钱就能瞧不起人,就能践踏别人的尊严。

  刘wěi被张卫东质问得哑口无言,到现在他才是真正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张卫东用冷漠的目光扫了刘wěi一眼,冷哼一声,然后松开了手。

  张卫东手一松开,刘磊就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双手捂着喉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张卫东冷冷看了他们父子两一眼,然后转身进了屋,砰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看着冷冰冰的门,刘wěi欲哭无泪。本yǐ为找到了正主,没想到事情的结果却是更糟糕。

  “爸,现在怎么办?”刘磊终于缓过劲来,苍白着张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办?我,我,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啊!”刘磊不问还好,这一问把刘wěi气得差点又要抬手给他一巴掌,但最终却似乎连打他的力气都没了,手无力地耷拉了下来。

  好一会儿,刘wěi才瞪了刘磊一眼道:“这回你给老子记住,今天我们父子要□●是不能让张老师满意,你就等着yǐ后走路来上学吧。”

  刘磊闻言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要是一下子让他过穷日子,还真不如杀了他。况且刚才张卫东那冰冷的眸子,就算给刘磊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再在张卫东面前放肆。

  “爸,我知道我错了,这回我一定会痛改前非的。”刘磊低着头道,这回他的语气里总算有了点悔改的味道。

  刘wěi叹了一口气,然后又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举手敲门。

  房间里,张卫东听到敲门声响起,有心不想去开门,但又担心他们会一直敲下去引起其他人注意,无奈只好再度打开了门,冷冷看着两人道:“我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走吧。”

  说完张卫东再度要关门。

  “别,别,张老师我求求您,就给我们一个向您道歉的机会吧。”刘wěi急忙挤到了门口,哭着张脸哀求道。

  这时刘wěi再也没了之前老板的意气风发,而更像一个可怜虫。

  “张老师,都是我不好,我不是人,我,我……”刘磊也急忙上前一步,一脸懊悔地道,说到后面还扇了自己两个巴掌。

  张卫东本来就不是个硬心肠的人,心中虽然对眼前这对父子有千百个不满意,但看他们一个哭丧着脸,一个还在自己面前自虐,只好松开门把手,一言不发地转身进了卧室。

  刘wěi父子见状,急忙跟了进去,然后又轻手轻脚地把门关上。

  “张老师,真的对不起,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刘wěi轻手轻脚进了卧室,看着张卫东坐在书桌前,也不敢找位置坐下,微躬着身子道歉道。

  “有眼不识泰山?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只是一位普通的老师,你们就不会上门道歉对不?你们yǐ为我吃饱了撑着故意折腾你们吗?”张卫东看着他们两心灰意懒地摇了摇头。

  他发现这父子俩真是无药可救了,他这么大费周章,自然不是想向他们炫耀显摆或者逼迫他们就犯,而是想通过这件事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同时,也给他们一个省察的机会。要不然张卫东又何需这么麻烦,又何需亲自上门找刘wěi,直接让谭永谦或者楚朝辉给刘wěi打个电话不就得了,难道他还敢不卖他们两人的面子?

  刘wěi总算是个聪明人,闻言终于明白过来问题出在哪里,急忙痛心疾首地道:“张老师,我错了。我yǐ后一定踏踏实实做人,不再仗势欺人,不再……”

  “行了!”张卫东受不了一个大男人在他面前眼泪汪汪的,不等刘wěi把话说话,急忙挥手打断道。

  刘wěi见状急忙闭上嘴巴,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道:“那张老师,您看这件事……”

  “这件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至于yǐ后,你们只要踏踏实实做人,我是不会特意找你们麻烦的。尤其是你”张卫东指了指刘磊,声音转冷道:“如果让我下次再发现你敢在校园里为非作歹的话,可就没有今天这么好说话了。”

  “是,是,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再次听到张卫东那冰冷冷的声音,刘磊似乎感到脖子又是一紧,冷汗忍不住就刷刷流了下来,急忙连连点头保证道。

  张卫东见状,脸色这才稍缓,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yǐ走了。对这对父子,张卫东委实没什么好感,自然不会因为他们的道歉转而对他们客客气气的。

  “谢谢张老师能够不计前嫌,不过卫生局和消防局那边能不能麻烦张老师帮忙说个话,要不然我的酒店恐怕……”刘wěi并没有走,而是露出一脸可怜的哀求样支支吾吾地道。

  “这件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难道这句话你听不懂吗?还有给你一句忠告,老老实实做生意!”张卫东闻言脸色复又阴冷了下来。

  刘wěi闻言欲哭无泪,他算是听出来了,赵明华的事情和他酒店被查的事情是一码事归一码事,并不能因为张卫东接受他们的道歉,酒店就能躲过这次劫难,无非yǐ后张卫东不会再刻意针对dǐng峰酒店采取行动罢了。

  但事到如今,刘wěi却也不敢再继续哀求下去,否则惹恼了眼前这位年轻而又可怕的大☆学老师,恐怕就算酒店接受了这次惩罚,后面的麻烦还会接连不断。

  “是,是,我yǐ后一定老老实实做生意。”刘wěi点了点头,这才哭丧着张脸无可奈何地带着刘磊离开了教师单身宿舍楼。

  两人◇◇离开教师单身宿舍楼没一会儿,刘磊就接到了他班主任的电话,让他到保卫处治安科走一趟。

  治安科是负责校园治安交通安全管理,接待师生报案,协助公安、交警等部门查处刑事、治安案件和交通事故等具体事宜☆líkāijiāoshīdānshēnxiǔshělóuméiyīhuìér,liúlěijiùjiēdàoletābānzhǔrèndediànhuà,ràngtādàobǎowèichùzhìānkēzǒuyītàng。

  zhìānkēshìfùzéxiàoyuánzhìānjiāotōngānquánguǎnlǐ,jiēdàishīshēngbàoàn,xiézhùgōngān、jiāojǐngděngbùméncháchùxíngshì、zhìānànjiànhéjiāotōngshìgùděngjùtǐshìyí的部门。要是yǐ前刘磊接到这个电话,肯定不会放在心上,但现在这个电话却让他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

  虽然光头哥三人曾经说过会去派出所自首,但刘磊总是有些不信,却没想到光头哥三人不仅去自首了,而且派出所的行动竟然会这么快。

  “怎么了?”刘wěi见儿子挂掉电话后,整个人魂不守舍的,急忙问道。

  “班主任让我去一趟治安科,应该是派出所的人来了。”刘磊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懊悔、害怕地说道。

  yǐ前刘磊仗着他家里有钱,总yǐ为这世界上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总yǐ为自己高人一等,但今天他才知道,在某些人面前他同样什么都不是!

  看着儿子这般懊悔、害怕的样子,刘wěi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竟生不起一丝对张卫东的恨意,相反他突然有些感激张卫东。指使人打架斗殴,无非也就给个治安拘留,但若是继续放纵下去,有一天儿子指使人杀人放火,那结果恐怕就是枪毙了,到那时懊悔、害怕也已经迟了。

  想到儿子,刘wěi又不禁想到自己这些年经营酒店的所作所为,这次被查处,只要卫生部门和消防部门不故意刁难,也就罚款,整改,事后只要认真对待,酒店也不见得就会关门大吉。但若是继续像yǐ前◎那样下去,会不会有一天,他也最终走向不归路呢?

  想到这里,刘wěi终于有种大悟彻悟的感觉,抬头朝教师单身宿舍楼深深望了一眼,然后蹲下身搂着儿子的肩膀重重拍了拍语重心长道:“儿子,一次跌倒不可▲怕,怕的是跌倒了后再也爬不起来。起来吧,是个男人就勇敢去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刘磊身子微微颤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仿佛突然变得有些陌生的父亲,但很奇怪,从突然变得有些陌生的父亲身上,他却感到了真正的父爱,那是一种无法说清楚的感觉。

  “爸,我知道了!”许久刘磊才点了点头,眼里流露出一丝坚定。

  感受到儿子眼神中的坚定,刘wěi欣慰地笑了。正如他所言,一次跌倒不怕,怕的是跌倒后再也爬不起来。如果不是这次惨重的教训,或许下次跌倒,他们父子两很有可能全都再也爬不起来,那时才是真正的可怕。

  在治安科办公室里,刘磊不仅看到了班主任,治安科科长,派出所的警察,还有赵明华。赵明华是受害者,当然也要跟着去派出所录口供。

  赵明华录完口供很快就出来了,但刘磊却被留在派出所。走在回学校的路上,赵明华接到了顾柳倩的电话。电话里顾柳倩激动地告诉他,她刚刚得到消息说,刘磊被警察带走了,并问他是不是认识什么厉害的大人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