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 能打的小白脸


  第两百六十六章 能打的小白脸

  感受到一股凶悍气息逼迫而来,张卫东再次皱了皱眉头,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脸却依旧面对着湖面,欣赏着红色锦鱼在睡莲下面游来游qù。

  朱枫终于站到了张卫东的面前,“张卫东”三个字一个字一个字地从他牙缝里蹦了出来。

  张卫东见避无可避,只好皱着眉头扭过头,用很是厌恶的目光静静看着朱枫。

  装,你***就装吧!没了那些混混,你***就一个小白脸!

  朱枫见张卫东表情平静如水,心里憋了一个月的怒火差点就要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不顾三七二十一就想一脚把张卫东给踹进湖水里。不过总算今天他还没喝酒,还清醒地知道这里是饭店,人多眼杂,还是要稍微收敛一点点为好。

  况且好不容易逮到张卫东落单在外的机会,朱枫怎么样也要玩他一玩。

  “怎么张老师不会贵人多忘事,这就忘了我了吧?”朱枫强压下心头的怒火,皮笑肉不笑地道。

  “怎么上次被踹得还不够厉害,还想被人踹一次吗?”张卫东见朱枫今天铁定了心要找他的麻烦,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瞟了他一眼嘲讽道。

  自从那天晚上在江边被阿武踹了一脚之后,朱枫就特意雇佣了一wèi身手过硬的保镖,这wèi保镖今天也跟来了,就站在李燕茹的身后。不仅如此,今晚站在他身边的那wèi中年nán子更是东城区道上赫赫有名的一wèi大佬李丰宇。李丰宇的名气在东城区比铁手杜威还要威盛不少,主要从事物流运输和夜总会生意。这次东城区有家酒店资不抵债,被法院强行拍卖。朱枫通过他姐夫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局局长何泰文拿到了拍卖权,李丰宇对这家酒店有想法,所以请朱枫吃饭想暗中运作一下捡个便宜。李丰宇既然是一wèi大佬,出门除了要带小蜜,自然也要带两wèi体型彪壮的小弟充充门面。

  也正因为这样,朱枫见张卫东今晚独自一人坐在长廊,才格外得意,才想要好好地玩一玩张卫东。丫的,你就一个小白脸,老子这边光能打的小弟就有三个,更别说边上站着的还是东城区一等一的大佬,收拾你小子还不跟玩似的。

  但朱枫万万没想到,张卫东不仅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还一开口就提他被踹的糗事。朱枫当场一张脸就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都根根爆了起来。

  “小伙子小心祸从口出啊!”李丰宇目中凶光一闪,阴沉着脸道。

  朱枫气得一脸涨红,李丰宇也不见得就开心,毕竟朱枫今天是他邀请的客人,不给朱枫的脸面自然也就是不给他李丰宇脸面了。

  张卫东这人就是这样,人家跟他客气,他也跟他客气,哪怕像鸡窝、阿雀这一流的人,他也能引为朋友。但要是有人敢在他面前人五人六,甭管什么人,他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眼下李丰宇话中的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张卫东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给他看,闻言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道:“我也同样奉劝你一句话,小心祸从口出!”

  李丰宇的两个小弟脾气显然比朱枫雇佣的保镖火爆多了,见张卫东一个小白脸竟然敢这么跟自家老大这么说话,马上就从后面冲了上来。不过李丰宇显然不是个鲁莽的人,朝后面摆了摆手。两人倒也听话,立马顿足站在李丰宇的身后,但双目却都死死盯着张卫东,似乎只要张卫东嘴巴里再蹦出一个字,就要冲上qù揍他似的。

  张卫东自然不会理会他们,回了李丰宇一句话后,便翘着二郎腿撇过脸继续欣赏湖中的红色锦鱼。

  长廊里的人都感到了气氛不对,纷纷离张卫东远远的。

  李丰宇见张卫东这么拽,眼中不禁燃起了一团怒火,脸色也越发阴沉。在东城区,他李丰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尤其在道上更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谁不惧他几分,没想到今儿竟然有个小白脸在他面前端起架子来了,这话要是传qù,他李老大的面子岂不要丢光了。

  “朱总,这人是谁?”李丰宇终究还是见过一些场面的人,还不至于像那些纨绔子弟一样冲动,最终还是强行压下了怒火。

  “一穷教书的,我以前一小秘的同事。妈的,这小子认识了几个混混,就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了。”朱枫咬牙切齿道。

  “李总,上次这家伙占着刚好有几个混混在,竟然对朱总动手了!”李燕茹对张卫东自然也是恨之入骨,闻言也急忙跟着煽风点火道。她知道李丰宇在城东有些势力,今晚又刚好有事求朱枫帮忙,这小白脸交给他来办最合适不过。

  李丰宇一听就彻底放心了,也明白了张卫东为什么这么拽。敢情他以为有几个道上★朋友,就很牛逼,就没人敢动他了。

  这年头很多年轻人都这样!

  心里这么想着,李丰宇嘴角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看张卫东的目光也开始变得高高在上。

  不就几个混混吗?老◎子还是东城区数一数二的老大呢!

  “行了,朱总这种人不值得动气,免得跌了身价,让手下们qù招呼就可以了。”李丰宇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然后对身后的两人打了个手势:“带这wèi小兄弟qù外面玩一玩。”

  站在李丰宇身后的两wèinán子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表情,朝李丰宇躬身应了声是,然后zǒu到张卫东的面前,看着他,用高高在上、不容置疑的口气道:“小子,跟我们zǒu一趟吧。”

  “滚!”张卫东牙缝里冷冰冰地蹦出一个字。本来他对李丰宇也说不上有多少厌恶,反正大家素昧平生,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没想到这李丰宇一听说自己没什么来头,竟然就不分青红皂白叫小弟收拾自己了?

  “***小白脸还挺拽的!”其中一个nán子冷冷一笑,大咧咧地就伸手朝张卫东的领子抓qù。

  张卫东目中寒芒一闪,冷哼一声,手一动,手已经抓住了nán子大咧咧伸过来的手腕。

  能跟在老大身边,当然是能打的人。nán子看似大咧咧伸手qù抓张卫东的领子,但没有两下子的人又哪能这么容易抓到他的手臂。所以张卫东一抓住他的手腕,nán子心中不禁一惊,心想这小白脸看来也有点本事。不过想归想,nán子依旧没怎么把张卫东放在眼里,冷冷一笑,手掌握拳,手臂猛地一发力,不退反进地狠狠当胸朝张卫东击qù。

  不过nán子才刚一发力就猛地倒吸一口冷气,那手腕就跟被铁钳夹住一样,又冰又硬的,不仅让他痛得额头直冒冷汗,更是使不出半点力气,整个人也跟着张卫东扳动手腕的方向弯了下qù。

  另外一个nán子见同伴一出手就吃了瘪,不敢迟疑,抬脚就冲张卫东的肚子踹qù。

  不过他的脚■才刚刚抬起,却眼前一花,接着肚子感到一股巨大的撞击力,然后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就往后飞了起来。

  噗通一声,nán子竟被一脚给踹到了湖里。

  从张卫东出手扣住nán子手腕,再出脚把另外一个★人踹入湖中,不过只是转眼之间,等众人回过神来时,张卫东手中的nán子几乎已经是整个人跪在了地上,而另外一个已经变成了落汤鸡,正一副狼狈地往上爬。

  李丰宇的脸色骤然变得很是难看,看张卫东的眼神也变得格外凌厉起来,双手早已悄然握紧了双拳,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小白脸身手竟然这么厉害。

  朱枫的脸色也很是难看,不过他却并不认为张卫东的身手厉害,只以为李丰宇徒有虚名,带的小弟都是脓包,竟然会被一个教书的小白脸三两下给干翻。

  “李世军,***还愣着干嘛,***给我打,狠狠地打,出了问题老子负责!”朱枫冲他高薪聘请来的保镖怒吼道。对自己请来的保镖朱枫还是有几分信心的,他可是亲眼看过他一人干翻过四五个壮小伙子。

  那wèi被称为李世军还真有点高手风范,见朱枫暴跳如雷,他竟是半点也不急,而是zǒu到朱枫面前,面色沉稳地朝他微微一鞠躬说了声:“是,老板!”然后才转向张卫东。

  张卫东当然不会把李世军放在眼里,只是既然又来了个家伙,也就没必要再折腾手中的窝囊货了,所以便松开了手,然后抬脚对着他一踹,同样把他一脚给踹入了湖中,跟他那个同伴做了个苦命鸳鸯。

  不过张卫东才腾出手来,还没来得及动手,一阵香风袭来,接着是一声熟悉的:“我草!”

  接着就是一条浑圆修长的美腿在张卫东的眼前一晃,呼地对着高大健壮的李世军踢了过qù。

  李世军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而且那一脚踢来竟然带起一阵劲风,很有几分凶悍霸气,不禁吓了一跳,急忙往后一退。

  --------------------

  其实我知道断更总归要被骂的,只要就事▲论事不涉及家人,我也真的认了。谁让我最近更新实在很渣呢!真的很抱歉,也真的不是故意偷懒断更的。刚看了书评区,很感谢书友们能口下留情,只是就是论事地开骂,真的很感谢,这是心里话,我一点都没觉得书友们那些○★骂声过分了,毕竟你们也是花钱看书。不过,到目前我还是只能说声抱歉,至于更新还是没办法给予保证。耳鸣不是大病,但不弄好很有可能会缠一辈子的。以前真不知道,最近天天跑医院,也遇到了不少耳鸣患者,几个月、几□màshēngguòfènle,bìjìngnǐmenyěshìhuāqiánkànshū。búguò,dàomùqiánwǒháishìzhīnéngshuōshēngbàoqiàn,zhìyúgèngxīnháishìméibànfǎgěiyǔbǎozhèng。ěrmíngbúshìdàbìng,dànbúnònghǎohěnyǒukěnénghuìchányībèizǐde。yǐqiánzhēnbúzhīdào,zuìjìntiāntiānpǎoyīyuàn,yěyùdàolebúshǎoěrmínghuànzhě,jǐgèyuè、jǐ年甚至十多年的都有啊!我得尽量让我最近这段时间放松一点,要不然耳鸣一辈子,想想都害怕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