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您太神了


  第两百八十四章您太神了

  “这怎么行呢?您……”虽rán张卫东这样说,方钟平心里还是不踏实。

  “方师兄,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哦。你要是再这样扭扭捏捏的,我可就走啦!”张卫东故意◇
  dìliǎngbǎibāshísìzhāngníntàishénle

  “zhèzěnmehángne?nín……”suīránzhāngwèidōngzhèyàngshuō,fāngzhōngpíngxīnlǐháishìbútàshí。

  “fāngshīxiōng,zhèkěbúxiàngnǐdezuòfēngò。nǐyàoshìzàizhèyàngniǔniǔniēniēde,wǒkějiùzǒulā!”zhāngwèidōnggùyì把脸一绷道。

  之前方钟平以诚待他,张卫东可不想因为自己拥有一身神鬼莫测的能力,就变成了高高在的大师。

  “别,别。我叫你张师弟总行了!”见张卫东说要走,方钟平可就真正慌了,急忙伸手抓○住张卫东的胳膊笑道。

  “这还差不多。”张卫东笑道。

  说完,张卫东才将目光重新投向方静,见她抱着双肩在山风中瑟瑟发抖,不由得怜爱之心大起,忍不住张开双臂笑道:“小丫头guò来,到我这☆里暖和暖和。”

  方静见张卫东张开双臂,本是苍白的脸色微微泛起一抹红晕,rán后轻轻咬了下嘴唇,像小鸟归巢似地飞向了张卫东的怀抱。

  其实张卫东也就二十三岁的小年轻,再加人长得比较白嫩,就算跟别人岁很多人也不会有半点怀疑。但看着张卫东把已到雨季年龄的女儿抱在怀里,此时别说周围的人,就算方钟平夫妇都感觉不到半点突兀,好像张卫东根本不是一位小年轻,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

  一到了张卫东的怀中方静便感觉犹如重新回到了暖洋洋的太阳光怀抱中,修长的双臂很自rán地又紧紧箍着张卫东的腰身,白皙秀丽得犹如精灵公主般的脸蛋紧紧贴在张卫东的胸怀里。

  “大哥哥你的怀抱怎么这么温暖?”方静微红着脸轻声问道。

  “没大没小,叫师叔!”方钟平的耳朵比较尖,闻言马沉下脸道。

  “是啊,张大师是你爸朋,你要叫叔叔的。”薛碧珠跟着道。至于卫东或者张师弟什么的,方钟平敢叫,她却是万万不敢叫。

  “师兄、嫂子,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比方静大不了几岁,她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张卫东对怀中的少女充满了疼爱,倒是无所谓地笑道。

  “那怎么行?这辈分可不能乱了!”方钟平和薛碧珠急忙道。

  见方钟平和薛碧珠这样说,张卫东只好爱莫能助地看着方静。

  “那好,不guò我又不练武,师叔叫起来怪怪的,还是叫大叔。不guò,既rán大叔是长辈,你也叫我静儿。”■方静歪着脑袋道,说话时漆黑深邃如无边黑夜的纯净眼眸里却闪guò一丝狡黠的目光。

  貌似韩剧里,女hái子叫比自己大的男人都叫大叔的!

  张卫东和方钟平夫妇对视一眼,都呵呵笑了起来。

  说话间,张卫东抱着方静和方钟平夫妇一起走向了别墅大门,所guò之处,无论是保镖还是帮佣看到张卫东走来,都纷纷低下了头,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敬畏。

  “静儿快点下来,叔叔会累的。”进了客厅,▲方钟平夫妇一边招待张卫东坐下,一边对还赖在张卫东怀中的女儿说道。

  刚才在草坪里还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坐在客厅里,灯光通明,方静说起来也有十七岁了,该发育的也都发育了不少,再坐在张卫东的怀中,○看起来就有点晃眼了。当rán也是担心张卫东会感觉不自在。

  “我不嘛,大叔这里暖和。”方静嘟着嘴不依道。

  “没关系,让静儿就这样坐着,她身阴煞之气太重,需要阳刚之气冲煞。”张卫东摆摆□手道。

  方钟平夫妇这才知道为什么张卫东一到方家就一直抱着女儿,原来一开始他就已经着手给她治病了,可笑他们还对他的医术疑神疑鬼,还差点被罗大师给迷糊了。

  “张大师太谢谢你了,你不知道这hái子从出生到现在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她冷的时候,我们恨不得用火去烤,但却半点用都没有。”薛碧珠忍不住抹着眼泪道。

  “我知道。”张卫东闻言爱怜地摸着静儿的秀发,她的秀发乌黑发亮,非常的柔顺。

  张卫东抚摸她的秀发时,静儿越发柔顺乖巧地蜷缩在他的怀里,就像一只小猫咪似的。

  “张师弟,我女儿的阴煞之气究竟有没有办法医治?”方钟平看着张卫东爱怜地抚摸着女儿的秀发,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毕竟这病连陶吉斌大师也是素手无策啊!

  “那罗大师虽rán可恶,但他说静儿被厉鬼缠身,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张卫东沉吟片刻道。

  “啊!那难道说……”方钟平夫妇脸色顿时又苍白了下来,方静更是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呵呵,别紧张。说实话厉鬼长什么样子,我也没见guò。不guò鬼属阴煞之物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既rán能成为厉鬼,还是有点意识存在的,跟静儿身中的阴煞之气又是不同的。不guò从这点看,当初你找陶吉斌师兄算是找对人了,他在这方面应该是颇有研究的,反倒是尘虚道长虽rán医术高明,但在这方面反倒不如陶吉斌师兄。”张卫东打断道。

  方钟平三□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rán后方钟平一脸佩服地道:“张师弟你说的对极了,当初我是先带着女儿到各家医院的名医看病,后来见都治不好,这才特意青城山找尘虚道长帮忙。尘虚道长看了,说这病还是找陶吉斌大师看,或许□有几分希望。我这才又找了陶吉斌大师,陶吉斌大师看了后倒是道破了病因,但却说功法有限,救不了静儿。”

  张卫东点点头道:“静儿是在她母腹之中就中了阴煞之气,可以说这阴煞之气是随着她一起出生的,跟她几乎融为一体。随着她岁数的增长,那阴煞之气也跟着增长,所以年纪越大,她犯病就会越严重,到了一天她身的经脉都被阴煞之气封冻,也就是她命丧之日。当初陶吉斌师兄之所以说功法有限,救不了静儿,正是因为阴煞之气已经与静儿融为一体,他没办法将阴煞之气与静儿本身的阴气分开,如此一来,他若全力而为,恐怕救命不成反倒害命了,倒不是陶吉斌师兄不愿出手相救。”

  “原来是这样啊,那张师弟您…….”听张卫东这么一分析,方钟平不禁心里越发没底。

  “方师兄放心,我修炼的功法与陶师兄不同,小心一些问题应该不大。”张卫东宽慰道。

  “真的!”方钟平夫妇还有方静都一脸的惊喜。

  张卫东点了点头,rán后又道:“还有嫂子的流产其实也是阴煞之气引起的。当年嫂子怀静儿的时候,肯定去了什么特阴冷的地方,rán后回来就着凉生病了。后来虽rán病好了,但阴煞之气却分成了两部分,绝大部分当rán被尚还是胎儿的静儿吸收了,其余的少部分却留在了嫂子的体内。嫂子已经是成人,一点阴煞之气自rán无碍,无非平时觉得比常人怕冷一些罢了。但一旦怀孕,那胎儿却受不了寒意,就容易流产了。”

  “张师弟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你这一说,还真有那么一回事。”方钟平重重拍了下大腿,满脸钦佩地看着张卫东继续道:“我记得那时应该距离静儿预产期大概还有二十来天,她外婆guò世送她山。碧珠也非要跟着爬去,没想到爬到半山下起了雨,她是有孕之身,我怕她着凉,便叫了人带着她到附近一个山洞躲雨。回来之后,她还是着凉了,之后不久静儿也跟着出世。之前我以为她是被雨淋着凉了,如今才知道原来是受了阴煞之气入侵啊!”

  “张大师您太神了,您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那山洞其实很小,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站在那里感觉特别的阴冷。”薛碧珠跟着满脸钦佩地附和道,看张卫东的眼神也充满了希望。

  话说到现在,他们两口子对张卫东已经是■完全心服口服了,这次要是连张卫东也素手无策,他们也只能认命了。

  “这就是了。好在静儿当时已经快到临产的日期,否则我就看不到这么一位可爱的小姑娘了。”张卫东笑着摸了摸静儿柔顺的秀发道。

  “那张师弟你看,是不是请你……”见张卫东神态轻松,方钟平不禁大大松了口气,rán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虽说张卫东一再要求两人以师兄弟相称,但张卫东的表现实在太惊世骇俗,简直就像个无所不知道的神仙一样,连十七年前她妻子怀胎时受凉的事情都能推断得出来,仿若亲眼所见一样,由不得他不小心翼翼。

  “你看我,光顾着跟你们探讨病因,倒把正事给放在了一边。这样,静儿受阴煞之气入侵较为严重,一时半刻倒也急不来。当rán你们放心,既rán我说没问题,那静儿就一定没问题。倒是嫂子的事情,说难不难,却不能再拖,我还是先帮你。”张卫东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见张卫东这样说,方钟平夫妇当rán大大欢喜,眼泪都忍不住流了下来。

  “好好,那就麻烦张师弟了,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开口。”方钟平抹了把眼泪,急忙道。

  “还要麻烦师兄去买些行符的材料来,就是毛笔,黄表纸,朱砂,最要紧的是能找到一块好的和田玉。前者是为嫂子准备的,后者是给静儿的。”张卫东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