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我让你笑!


  第两百九十八章 我让你笑!

  “谈不上生气,只是不想听到别人说自己朋友的不是。”zhāng卫东笑笑道。

  “看来做你的朋友很不错哦!”秦虹捋了下秀发,笑道。

  “这你★不是现在才知道吧?”zhāng卫东笑问道。

  “以前确实不知道你斯斯文文的,竟然还这么讲朋友义气。”秦虹认真道。

  “有谁规定长得斯斯文文的就不能讲朋友义气的?那我瘦胳膊瘦腿的是不是就不能是打架高手?”zhāng卫东反问道。

  秦虹闻言白了zhāng卫东一眼道:“是我看走了眼总行了吧?真是的,别忘了我还是你的领导,有你这么跟领导讲话的吗?小心我给你小鞋穿!”

  zh■āng卫东看着秦虹很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压根就不信秦虹会给他小鞋穿。

  秦虹见zhāng卫东一副吃定了她的样子,郁闷得她这个副院长差点也要变成苏凌菲,狠狠地给zhāng卫东来一脚。不过这时兰导那○边已经把人召集起来,然后举着旗子dài着众人出山往停车场走去。而秦虹教授最终还是没敢踢出那一脚,只是恶狠狠地瞪了zhāng卫东一眼,不过瞪完眼之后,估计连她也觉得这样对zhāng卫东没有半点威慑力,最后又变成了很有女人味的白眼,没好气地道:“别以为我不敢公报私仇,走了啦!”

  zhāng卫东见一向端庄威严的秦虹教授似乎突然间变成了百变女郎,不由得开心地哈哈笑起来,引得不少人纷纷转头朝他和秦虹教授看去。

  饶是秦虹教授自认为跟zhāng卫东并没有什么,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地脸红了,终于有些羞恼地一扭那风韵迷人的腰肢,故意不理zhāng卫东追上了众人。

  zhāng卫东见秦虹教授似乎真的有点恼羞成怒,倒也不敢再没大没小,急忙追了上去,然后老老实实地跟秦虹肩并肩慢慢走着,一句话也不说。

  这么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倒是秦虹最终憋不住,低声道:“对了,你那个武林朋友究竟是干什么的?搞得比我同学还要厉害似的。”

  “具体做什么我也不大清楚,不过他家很有钱,在本地也有不小的势力吧。这件事他既然答应帮我们办,你就不用再担心了。”zhāng卫东笑道。

  “这样会不会让你朋友为难啊?”秦虹见zhāng卫东这么说,也拿不准他的朋友到底多有钱,又有多大的势力,闻言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

  “呵呵,只是小事情,应该不会的。”zhāng卫东笑笑道。

  秦虹见zhāng卫东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却难免有些好奇zhāng卫东这wèi武林朋友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就在zhāng卫东和秦虹说这事时,兰导yóu也接到了她老板的电话。

  她老板显然心情比较激动,电话里声音都似乎有些颤抖,讲起话来都失去了往日的条理性,不过总体的意思兰导yóu却听得很明白,那就是下午漂流的安排照旧。票的事情不用她操心,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尽一切努力dài好这个团,在吃的方面也一定要尽量安排好一些,不要替旅行社省钱。当然重中之重的事情还是一定要让那个zhāng老师玩得满意,玩得开心。

  其实自从电话里那个人自称是方钟平后,兰导yóu就知道如果对方身份属实的话,那么漂流的事情压根就不是什么事情,恐怕那个二楞子衙内还要因此而倒霉。如今老板亲自打来电话,说话的声音又是那么兴奋,显然zhāng卫东的朋友是方钟平应该是确认无误。

  不过兰导yóu还是低声问了句:“那,那个王少?”

  “呸,屁个王少,在方钟平面前***他就一王八。妈的,让他嚣zhāng,我看这回这小王八蛋要怎么收场。知道章世伦不?”说到这里老板压低了声音。

  章世伦算是本地跟王二楞子有得一拚的衙内,不过前者是喜欢玩女人,各种各样的女人,而后者喜欢恃强凛弱,谁不给他面子就整谁。

  “当然知道,他怎么了?”兰导yóu不禁好奇问道,她是有点不明白,怎么话说着说着就扯到了章世伦这个变态色狼身上了。

  “我有wèi侄子是火焰酒吧的老板,这你知道吧?”估计这老板也是被方钟平的横空而出给高兴坏了,竟然克制不住地跟手下的职员兜起了圈圈。

  “嗯,知道,不过这跟章世伦又有什么关系?”兰导yóu所在的旅行社并不大,老板对员工也一向比较好,所以他有wèi侄子是火焰酒吧的老板,她倒是知道的。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兰导yóu更是满头雾水了,怎么说着说着又扯到他侄子身上去了,这老板不会是因为方钟平的突然插手,大悲大喜后神经错乱了吧?

  “怎么会没关系,章世伦这小子玩女人是出了名的。只要他看上的女人,都会想方设法弄上床,不过,嘿嘿,听我这wèi侄子说昨晚他又看上了一wèi女人。你猜怎么着,被这女人的男朋友打了。不仅昨晚被打,听说今天还被叫到了飞鹤武馆去了,又被打了!知道是谁下的手不?方钟平,方爷亲自抽的鞭子!”老板极度亢奋地说道,仿若被抽的就是那个王二楞子。

  “啊!”饶是兰导yóu常年dài队,也算是听过见过不少事情,但还是被这个消息吓得差点花容失色。

  方钟平可是个大人物,平时可是很注重身份的。今天他老人家却亲自动手抽鞭子可见其内心是愤怒到了何等程度!

  “知道那个女人的男朋友是谁不?”老板又问道。

  “难道是…….”兰导yóu脑子倒是转得快,下意识地想到了zhāng卫东,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情不自禁地朝zhāng卫东偷偷看去。

  “据说他长得年轻斯文,而且还姓zhāng,是外地来这里旅yóu的!嘿嘿,他***,我想王楞子这回就算做梦也想不到想整老子,却阴差阳错把方爷也给得罪了吧!好了,不跟你说了,千万记住要招待好这个团,别出什么纰漏。”老板把心里头憋的痛快事说了一通之后,总算想起兰导yóu还在dài团,又急忙严肃地交代了一句,这才挂了电话。

  其实老板不用说,兰导yóu也知道该怎么做。方钟平亲自打电话交代的好朋友,她敢怠慢吗?

  不过方钟平交代过zhāng卫东不喜欢zhāng扬,所以兰导yóu倒也不敢刻意跑到zhāng卫东面前巴结,这估计也是她老板没有亲自跑来招待而只是打电话过来交代的缘故。

  “彭老板的电话?”见兰导yóu挂掉电话,赵导yóu低声问道,刚才兰导yóu在通话时,他一直关注着。

  “嗯。”兰导yóu点了点头。

  “关于漂流的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赵导yóu暗暗吃了一惊,然后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是啊。”兰导yóu一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道。

  在武夷山,方钟平出马还能有摆不平的事情?现在应该着急后悔的是那个可怜的王二楞子。

  “那个刚才电话里那人究竟是谁?”赵导yóu强压下内心的惊讶,低声问道。

  刚才兰导yóu只说是方总,这年头开个皮包公司的也能叫老总,他又不是本地人哪知道这方总是哪根葱哪根蒜。

  “方钟平,听说过没有?”兰导yóu低声道。

  哧!赵导yóu听了不禁猛吸一口冷气,他经常跑武夷山的团,自然也听过方钟平的大名。

  “你是说那个,那个小…★….不是zhāng老师的朋友是你们这首富方钟平,方爷!”赵导yóu猛吸一口冷气之后,zhāng着嘴巴不敢置信地道。

  “小声点,别zhāng扬,zhāng老师不喜欢别人乱嚼舌头的!”兰导yóu◆倒是个机灵人,闻言偷偷看了后面一眼,然后扯了下赵导yóu低声道。

  别看刚才赵导yóu因为zhāng卫东太过年轻,有点轻视他,但如今一听说他竟然跟本地的首富都是称兄道弟的,心里对zhāng卫东的看法马上就转了一百八十度,闻言立刻乖乖闭上嘴巴,再也不敢乱声zhāng。

  zhāng卫东是在吃中饭的时候见到那个嚣zhāng蛮横的王衙内。

  这个王衙内留着半长的飘逸头发,手上戴着◇金表,一身的名牌,应该说是有点大哥的派头的,只是可惜今天鼻青脸肿的破坏了大好形象。

  王衙内是专门来送竹排票的,虽然王衙内因为被人警告过,没敢跟zhāng卫东打招呼。但兰导yóu、赵导yóu还▲有秦虹却都心知肚明,这王衙内之所以亲自上门来送票,全都是zhāng卫东那个电话的缘故。

  “这人怎么鼻青脸肿的?不会是被你那朋友打的吧?”秦虹看着王衙内把票子亲手交到兰导yóu手中,忍不住凑到□zhāng卫东的耳边低声问道。

  “应该是吧,不过秦教授要注意影响啊,大家都在吃饭呢!”zhāng卫东倒是比较享受秦虹这么近距离地往自己耳朵里吹热气,但还是好心地压低声音提醒了一句。

 ◆ 秦虹一开始还没意会过来,等她突然感觉到四周的气氛有些不对时,才猛然发现自己跟zhāng卫东的动作似乎过于亲昵了一些,甚至因为凑得太近,她那对丰满的双峰都轻轻地压在了zhāng卫东的上臂上,这也就难怪餐桌上的人都拿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和zhāng卫东了。

  秦虹差点窘得当场失态,好在女人天生是个演员,再加上又是做领导的人,随机应变的本事总是比普通人强上一些。

  秦虹很快就坐正了身子,并且故作随意地道:“关于省自然基金项目的事情,回学校我们再详细谈吧!”

  “好的。”zhāng卫东又不是傻子,马上配合了一句。只是看秦虹的眼神里却dài着一丝笑意,当然这丝笑意里藏的内容只有秦虹能看的懂。

  感觉到zhāng卫东眼神里的笑意,秦虹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成了一个生怕被人发现什么奸情一样的偷情少妇,而事实上她压根就是清清白白的。

  终于秦虹郁闷得忍不住在桌子底下偷偷踢了zhāng卫东一脚。

  笑!我让你笑!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