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李丽的春天到了


  ish第两百九十九章李丽的春tiān到了

  九曲溪是武夷山脉主峰——黄岗山西南麓的溪流,蜿蜒穿流武夷山三十六峰,九十九岩。ish峰岩交错,溪流纵横,水清如玉,有三弯九曲之胜,故名九曲溪。

  “溪流九曲泻云液,山光倒浸清涟漪。”,九曲溪全长约9.5公里,山挟水转,水绕山行,每一曲都有如诗情画意般的旖旎风光。

  九曲溪漂流的竹筏一般是坐六人,有时候溪水流量大,出于安全考虑会减shǎo到五人。因为张卫东等人来前,曾下过一场比较大的雨,所以九曲溪今tiān的水流量比较大,一个竹筏只能坐五人。

  环工学院这次组团出来旅游的教职工有三十五人,刚好分成七组。

  在漂流等候厅,兰导游开始分的竹排票。因为张卫东身份的悄然变化,兰导游自然而然把第一张票先分给了他,至于他跟谁组队,那jiù是他的事情了。

  见拥有麦芽色健康肌肤,浑身充满青春活力的畲族姑娘想都没想jiù笑盈盈地特意跑到张卫东面前,然后把票递给他,不shǎo男老师心里都是酸溜溜的,尤其李仲蒙心里更不是滋味。

  要说苏凌菲跟张卫东好,他也认了。毕竟人家比他先来学校工作,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也不见得jiù是他李仲蒙不如他张卫东。要说,这第一张票先给秦虹教授他也认了,毕竟领导优先这是国内的规矩。可是凭什么,自己这么一个大帅哥jiù站在她面前,她却非要舍近取远眼巴巴地先把票送给那个小白脸。况且从昨晚吃饭起,自己可都是跟这个畲族姑娘打得火热,有说有笑的,反观张卫东昨晚连影子都不知道在哪里,今tiān也一直跟秦虹教授泡在一起,根本没跟她谈过什么话啊。

  兰导游把票给了张卫东后,这才继续给秦虹发票。

  “不用了,我跟张老师一个竹筏吧。”秦虹没接过票,而是指了指张卫东笑道。

  见秦虹这样说,兰导游并不感到有什么意外。这个年轻人可是个大人物啊,昨晚秦虹教授也没跟大家一起吃饭,估计那个章shǎo想非礼的女人jiù是眼前这位。

  想到这里兰导游看秦虹副院长的眼神jiù变得有些暧昧起来,不过饶是秦虹是个很聪明的人,估计也绝想不到,自己堂堂一位教授,学院的副院长,在这位畲族姑娘眼里,已然成了张卫东这个小白脸的情妇。

  兰导游当然不敢把内心的猜想完全流露出来,见秦虹不要便又随手把票递给她身边的任晨怡。

  “我也跟张老师一组。”任晨怡很自然地道。虽然有点忌讳张卫东跟社会上的混混有交往,但对张卫东她内心始终保留着一份特殊的感情。烧烤时一起吃同一串羊肉串的情景,还是会时不时回想起来。

  见张卫东才拿到票,转眼间jiù有两位美女主动提出要跟张卫东同船,不shǎo老师眼睛都差点绿了。

  这什么世道吗?难道小白脸真的这么吃香吗?

  不过还没等他们心中给出答案,苏凌菲和李丽两人已经走到了张卫东的身边。

  ★“再加上我们,五个人了。”苏凌菲几乎是抢着说道。虽然她对张卫东这个大色狼有时候恨得恨不得把他身上的肉咬下来一口,但不可否认,若要她选择一位跟她一起共乘一竹筏游览九曲溪的男老师的话,那这个人选无疑只能是◆张卫东。

  现在已经有两个女人选择了跟张卫东同组,苏凌菲还真怕再突然冒出两个女人来,然后她只能别无选择地跟其他老师组队。ish

  有时候连苏凌菲自己想想都很是奇怪,为什么明明认定了他是色狼,但偏偏jiù还是要跟他厮混在一起,有时候jiù算恨不得咬他一口,但不知道为什么事后感觉得真正能让她看顺眼的男老师偏偏还是他?

  这回男老师们差点要集体崩溃、暴走了!

  得,看今tiān这形势如果这竹筏允许坐十二人的话,估计所有的女老师全张卫东一个人包了。他们二十三个大老爷们jiù只能盼着给他们撑竿的是位女艄公了。

  其实别说男老师们差点集体崩溃,jiù连女老师见一向冷□傲的苏凌菲都抢着要跟张卫东一组,好像迟了怕被别人捷足先登似的,也不禁都傻了眼。

  这小白脸真有这么好吗?我怎么没感觉?难道是因为我没跟他近距离接触过的缘故,所以没法体会到他身上的男人魅力吗? ●
  但不管其他老师怎么想,反正张卫东今tiān似乎“艳福齐tiān”了,学院的几位美女,上至副院长,下至教学秘书和老师全都跟他同船渡了。

  如果说古语“百年修得同船渡”这话是真的,也不知道张卫东为了今tiān这次漂流,上辈子修了多shǎo年?

  顺着九曲溪一路漂流而下,沿途风景确实美仑美奂。不过这次漂流给张卫东印象最深的却不是沿途的风景而是那放置在悬崖峭壁dòng穴中的悬棺。

  武夷山做为悬棺葬俗的发源地,是学术界所公认,但古人怎么把船棺放置到那悬崖峭壁的dòng穴中,到现今却还是个迷。倒是武夷山民间有传说:“有仙人乘舟渡月而来,将至地,为女子所睹,仙人化白鹤去,船留于此”。又有:“或风雨之夕,闻人马箫管之声,及明,则有棺椁在悬崖之上。”

  当然这种神仙传说这年头却是没人会相信,不过当张卫东仰望那悬与峭壁dòng穴之中的悬棺时,听着艄公说着神仙之事,却是颇为神往。

  或许在那远古时代,在这片神州大地上真的住着很多神仙奇人!

  ……

  旅行团是在周一下午回的吴州,回到吴州后,生活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一个星期七tiān,张卫东基本上在宿舍楼,食堂,学院大楼还有教学大楼四个地方来回。期间也会抽出个一tiān半tiān去省城人民医院中医科坐诊。

  “我先走啦!拜拜!”临快下班时,李丽挎着张卫东给她买的piero guidi手提包,神采飞扬地冲张卫东和苏凌菲挥挥手,然后迈动着轻快的脚步走了。

  看着李丽欢快的背影,张卫东不禁会心地笑了。

  属于李丽的春tiān终于到了!

  自打武夷山回来后,谭永谦jiù隔三差五地找借口约李丽出去。有时候连张卫东都看呆了眼,不知道这个秘书长平时忙得要死要活,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怎么一谈起女朋友来,时间怎么jiù那么多。今tiān看歌剧,明tiān喝咖啡,后tiān还可以去江边吃烧烤!

  私底下,张卫东曾经问过谭永谦,最近进展到哪种程度,有没有跟李丽表白了?谭永谦堂堂一个秘书长,在这种男女事情上面却开始变得有点扭扭捏捏,支支吾吾起来。最终的答案是还没有。至于身份的问题,谭永谦期间倒是郑重其事地提过两次,不过每次一提,李丽ji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压根jiù不相信。在这点上看,李丽和苏凌菲是属于那种在认定的事情上都是一根筋的女人。谭永谦其实也是蛮享受以普通人的身份跟李丽交往,既然提过两次她都不相信,也jiù乐得不再提起。反正他已经说过好几次了,jiù算最后水落石出,估计也怨不得他。

  张卫东当然也不会催谭永谦快点搞定李丽,三十好几的人了,第一次谈恋爱也不容易啊,朦朦胧胧,你猜我猜一段时间也不错。

  jiù在张卫东想着李丽和谭永谦的事情时,坐在他身后的苏凌菲伸手轻轻拍了他一下。

  “什么事?”张卫东转头有些惊讶地问道,因为在武夷山,张卫东第一tiān晚上外出“鬼混”jiù被苏凌菲给抓个正着,第二、第三tiān晚上依旧不顾吃自助早餐时她的好意警告,继续独自一人开溜出去“鬼混”,所以自从回吴州后,苏凌菲一气之下jiù不主动跟他讲话了,好像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

  苏凌菲看着张卫东那张一脸惊讶的小白脸,心里jiù忍不住有股气直往上冒,你说这人都瘦得跟小白脸似的了,怎么还不忘tiāntiān去找女人,怎么jiù不能稍微消停一会呢?

  不过最终苏凌菲还是强压下心头的火气,从武夷山回来也差不多有两个星期了。这些tiān故意不主动跟张卫东说话,但结果好像是这小白脸没心没肝浑然没事似的,反倒是她自己差点被憋出了内伤。甚至刚才看着李丽满脸春风地转身离去时的样子,想想她不也知道张卫东在武夷山老是出去“鬼混”吗?她怎么jiù可以这么无所谓,为什么自己jiù非要呕着气呢?

  这么一想,苏凌菲都差点认为自己有毛病了!

  “李丽是不是谈恋爱了?怎么最近心情这么好?”苏凌菲深吸一口气,然后问道。

  这一开口,心里的气似乎也jiù在不知不觉中顺了。

  张卫东刚才转身之际,见苏凌菲眼里暗含“杀机”,以为这女人憋了两个星期之后,终于要发飙了,没想到却是问这个事,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这女人总算会恢复了正常。

  !#

  huish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