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赶到医院


  ~.《》~  第三百二十二章赶到医院

  吴自安又nǎ里想到楚朝辉动作这么快,更何况这件事若不是有秦天远仗着自己的身份在他面前威逼利诱,又拍着胸部保证没有问题,他吴自安也不会越陷越深。现在可好,事情有些不妙,他秦天远倒冲他嚷嚷起来,好像错的都是他吴自安似的。

  不过如今两位市委常委都在怒头上,吴自安可不认为自己一个县委书记能扛得住两位市委常委的雷霆之怒,这时他的希望大多只能寄托在秦天远这位公子哥身上,倒也不敢跟他顶嘴,所以吴自安心里恼火归恼火,但语气上还是心平气和地道:“秦公子,从各方面看楚朝辉是有备而来的,而且事先也没有向我们透露过一点消息。若不是县局的人去医院抓谭永谦,闹le些动静,恐怕我们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现在当务之急已经不是责问县公安局,而是要想办法阻止楚朝辉进一步调查下去,尽量避免事态扩大。您也知道市局办案我们县里是不好阻拦的,这件事还是得秦公子出面才行。”

  “那行,我给楚朝辉打个电话试试看,希望他不要像谭永谦那白面书生一样给脸不要脸!”秦天远闻言只能强压下怒气,很不爽地说le句,然后挂le电话。

  吴自安听说谭永谦不给秦天远面子,心里不禁沉le一沉。说到底这件事的关键在谭永谦,如果谭永谦不肯妥协,这件事想不闹大估计都有点困难。

  秦天远挂le电话后,皱着眉头翻查le一下电话本,找到楚朝辉的电话后给他拨打le过去。

  “我是楚朝辉,请问nǎ位?”电话很快就被接le起来,里面传来楚朝辉洪亮有力的声音。

  “你好楚书记,我是秦天远啊。听说你现在也在飞云 县,刚好我也在飞云县,一起喝个茶吧?”秦天远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心里虽然恨得直咬牙,但嘴上还是笑呵呵地道。

  听说电话那头就是秦天远,楚朝辉的声音马上就冷le下来:“我现在没空!”

  说完楚朝辉便毫不客气地挂断le电话。

  发生le这么严重的事情,谭永谦是绝不可能罢休的,他楚朝辉也同样不肯罢休,双方肯定是要兵戎xiàng见,拼个你死我活,既然如此,楚朝辉又何必再给秦天远什么面子!

  “***楚朝辉,你以为当上le市政法委书记就很牛逼,很拽吗?竟然挂老子的电话,我草!”秦天远听着电话里的挂断音,先是有些不敢置信地微微一愣,接着破口大骂le起来,甚至差点连手中的手机都给扔出le车窗外。

  这样怒不可歇地骂le一通之后,秦天远才渐渐冷静下来,眉头再次紧紧地皱le起来。

  在中国有句话叫花花轿子人抬人,像他这样的公子哥,下面的官员给他面子,那他就是太子爷,绝对是威风八面。但要是不给他面子,那他也就一屁民。

  既然是一屁民,又怎么可能斗得过两位市委常委呢?

  冷静下来之后,秦天远终于意识到事情棘手,已经不是他这个狐假虎威的公子哥能够摆平的,也不是吴自安这个县委书记能摆平的,为今之计也只能打出王牌,请家里那位老头子出面施压le。

  想到这里,秦天远心不甘情不愿地给自己的老爸打去le电话。

  把儿子养成这样子,秦松当然也不是什么好官。不过论老奸巨猾,那秦天远是拍马也赶不上他老子。

  秦松静静听完儿子有些夸张的诉苦,神色变得很是凝重。

  “在这件事上,你自己有没有出面打过人?”秦松问道。

  “没有,这种事情nǎ用得着我出面。”秦天远撇le撇嘴道。

  “那好,你现在给我听仔细le,马上从飞云 县这个项目中给我撤出来,至于什么打人的事情你一概推说不知道,至于吴自安还有谭永谦、楚朝辉那边我会帮忙做工作。”秦松闻言当机立断道。

  “爸,不是吧,你要我马上撤出?我前期可是投入很大一笔钱啊。而且不就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打伤le谭永谦女朋友的老爸吗?你出面给打声招呼不就行le?难道他一个市委秘书长还敢跟你顶缸不成?”秦天远听说要马上撤出新云街项目,马上嚷嚷le起来。

  在新云街项目上,秦天远心疼的并不仅仅只是目前投入的钱,而是心疼不久之后就要到手的大把钞票化为水漂。

  “糊涂!你以为你爸是省委书记吗?你以为谭永谦是纸糊的吗?”秦松叱喝道。

  “可是……”秦天远当然知道谭永谦不是纸糊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打电话向他老爸求援le,只是心里实在不甘心。

  “没什么可是的。钱没le可以再赚,但争取常务副省长的机会只有这一次,绝不能因为赚钱而影响到这件事,明白吗?”秦松沉声道。

  秦天远听到这话身子微微一震,接着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神色道:“爸,难道说上面开口le?”

  “嗯,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你要稳住,别出什么乱子!”秦松见儿子提起这事,心里也有点兴奋,但还是尽量冷静地道。

  常务副省长是省委常委,不仅在政府工作上的fèn管区域大大增大,在全省重大决策和干部的人事任免上也都有表决权,其在省内官场上的fèn量绝不是一位非常务副省长所能xiàng比的。

  “放心爸爸,我知道le!”秦天远听到父亲这话,不禁兴奋地紧紧握着拳头道。

  秦松倒也清楚儿子的性格,虽然平时张扬纨绔le一些,但在这种大事情上还是不敢添乱的,闻言便挂le电话。

  挂le儿子的电话后,秦松还是有点不放心,沉吟le片刻,然后给吴州市市长夏严冰打le个电话。而秦天远挂le电话后,依旧兴奋地紧紧握着拳头,两眼闪烁着一丝狠劲。

  “谭永谦、楚朝辉,走着瞧,老子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车子在秦天远的发狠中,开回le海城大酒店。

  当秦天远到海城大酒店时,吴自安已经苦着一张脸在酒店里等着他。市委秘书长的准丈人还躺在医院,而市政法委书记则带着人马在县城到处调查,吴自安这个书记能轻松得起来才怪。

  “秦公子,楚朝辉是什么态度?”一见到秦天远,吴自安就像看到le救星一样,急忙上前问道。

  “哼,楚朝辉他算个球,他爱调查让他调查去,反正都是些地痞流氓干的事情。”因为提前知道父亲十有**会坐上常务副省长的位置,秦天远底气足le许多,说起来话也恢复le不少之前的嚣张。

  “话是这么说,但怕就怕他对新云街拆迁补偿的事情不放口!”吴自安道。

  “怕什么,大不le新云街我不开发le,他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去。”秦天远不以为然地道。

  在他看来,他砸出去的钱都不要le,还能怎么样?况且,他身为副省长的儿子退让到这种地步,那绝对是破天荒的事情。

  吴自安的脸一下子就黑le下来,他怕的就是秦天远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一堆烂摊子给他。真要这样,他一个县委书记一下子往死里得罪le两位市委常委,这辈子估计也就不要再想什么升迁le。

  可偏偏他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秦天远这个公子哥果然准备拍拍屁股走人le事。

  “放心吴书记,我秦天远也不是什么过河拆桥的人,也不是什么任由忍拿捏的软柿子,实在是现在是比较特殊的时期。”说着秦天远凑近吴自安的耳边嘀咕le几句。

  吴自安的脸色很快就转忧为喜,还算端正的脸庞露出一丝小人谄媚的笑容道:“秦公子,那可要恭喜您啦。”

  “嘿嘿,好说,好说!吴书记你放心,反正我已经准备放弃le,这件事只要我们不松口,他楚朝辉和谭永谦再折腾也兴不起什么风浪。”秦天远面露得色地笑道。

  至于那点打水漂的钱,跟他老头子常务副省长的位置一比,还真算不le什么。

  “好,有秦公子这句话我就放心le。”吴自安也跟着笑道。

  当官多年,常务副省长跟非常务副省长的fèn□量轻重,他当然一清二楚。秦松的官当得越大,他冒的风险就越有价值。

  接着两人又商量le一阵,正商量时吴自安亲自接到le副省长秦松的电话。秦松的来电当然是为le坚定这个县委书记的立场,避免他临阵◆倒戈,真要这样,就算他秦松也回天乏力le。

  秦松的电话让吴自安受宠若惊的同时,也安心le许多。

  秦松跟吴自安通过电话后,又跟秦天远通le话:“我已经跟夏严冰市长还有省厅的蔡厅长打过招呼,你呢,最好再去一趟医院,向谭永谦道个歉,最好能取得他的谅解,最不济也要向他当面撇清跟这件事的关系。”

  秦天远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再去医院,但也知道他老子不想在这个档口再起什么风波,希望能尽快把这件事抚平,所以挂掉电话后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再次往医院赶。

  嘎!黑夜中刺耳的刹车声在人民医院门口骤然响le起来,一辆黑色的沃尔沃xc90急速停le下来。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疾驰,张卫东和白洁终于赶到le飞云 县人民医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