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明镜湖边


  第三百三十七章

  明jìng湖边

  “你们企业家都是纳税大户,我们政府工作人员替你们服务是应该的。

  混&

  弹窗广

  告)”刘胜男含笑着摆摆手道。

  不过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在场的人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这不过是表面上的话,真正的原因还是出在张卫东这个小白脸的身上,人家刘书记之所以这么主动、热情也主要是看在张卫东的面子上。

  “张总、老板娘,还有这位先生,对不起,对不起,刚才都是误会。”潘长振到这时当然已经完全明白过来,自己这回是闯了大祸,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哪还顾得了面子不面子的,趁着刘胜男等人谈话的空隙,早已哭丧着走上前来,连连冲张国福、张卫东三人鞠躬道歉。

  见安监所副所长潘长振上前道歉,张国福夫妇都大大出了口恶气,但人家毕竟是官,自己是老百姓,dǎo也不敢说什么。不过张卫东可没那么多忌讳,这家伙之前在自己叔叔厂子里耀武扬威的,还滥用职权,简直是可恶至极,哪肯就此罢休,闻言不屑地冷冷一笑道:“误会?就因为我叔叔以前少孝敬你一些礼物,就三番五次地故意找碴,还威胁要关掉我叔叔的厂子,这是误会吗?”

  “这,这……”潘长振额头的冷汗忍不住一滴滴地滴落下来。

  刘胜男本就是铁腕人物,这次又事关张卫东,她又哪会就此罢休,见潘长振被张卫东几句话就给逼得无言以对,忍不住冷哼一声,语气冰冷地道:“这什么?暂时停止工作,接受调查,什么时候等纪委把这些事情调查清楚了,什么时候再谈工作的事情。”

  听到这句话,潘长振终于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这要是调查下去,屁股下还没坐热的副所长位置没有dǎo是小事,就怕还要因为违纪违法蹲牢子啊!

  刘胜男见潘长振身为一位安监所副所长竟然这么窝囊,俏脸不禁冰冷几分,然后又转向正在抹额头冷汗的郑进道:“身为执法人员,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人,谁给你这个权力的?还滥用私刑,你到底是警察还是土匪啊?严所长!”

  “是!”严所长听到刘胜男的喝声,马上立正应道。

  “这件事一定要严查,而且派出所的纪律也一定要抓紧,不能松懈,要是再出现这种类似的情况,我唯你是问!”刘胜男绷着张脸道

  “是。”严所长再次立正应道,心里却泛起一抹苦笑,他知道这次的事情算是给刘胜男书记留下很不好的印象了。

  ……

  傍晚,张国福家里。

  张卫东的三婶陶晓虹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的,张卫东的母亲杨瑗箐好几次要帮忙都被她推了开来,只好很不习惯地陪着她说着家常话。

  客厅里,张国福看了眼像换了个人似的妻子,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对张卫东笑道:“卫东,你别见怪,你婶就是这样一个人,估计这辈子这脾气也改不了了,不过她这人心肠dǎo不坏,对你三爷、三奶奶也还孝顺。”

  “国福,都是一家人,你跟卫东说这些干什么。”张国栋有□些不满地说道。

  “是啊,三叔,都是一家人,这话就不要说了。万一被三婶听到,你可就麻烦啰。”张卫东笑着说道,末了还像做贼似的偷偷瞄了一眼厨房。

  “哈哈!不说,不说。不过,二哥,卫东现▲在可真了不得,文武双才,而且跟我们镇的党委书记都是好朋友。这次我要不是因为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现在可好了,不仅生产没问题,我看有了刘书记这层关系,买块地扩大生产也不是什么问题了。”张国福笑道,看向张卫东的目光充满了喜爱。

  张国栋当然知道自己儿子现在何止是了不得,简直就是神奇无比,自从那次他们老两口经张卫东给他们伐毛洗髓后,身子骨一天比一天健壮,现在随便轻轻一跃都能跳个五六米远,有一次,出于好奇张国栋拿了根钢棍,然后使劲一用力,竟然把钢棍都给折弯了。

  不过这些都太过于神奇,张国栋可不敢轻易跟张国福说。否则要是像科幻小说里写的一样,被什么特殊部门知道,然后把儿子抓去解剖研究什么的,又或者亲戚朋友都来求张卫东给他们伐毛洗髓,那可就麻烦了。

  “呵呵,你别尽夸他,小心他会骄傲。”张国栋笑道。

  “那也得看谁呀,卫东他有骄傲的资本。”张国福不以为然地道。

  张卫东笑笑,道:“三叔,刘书记我是介绍给你认识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只管去找她,我想只要不是违纪犯法的事情,她总会帮忙一二的。”

  见张卫东说到正事,张国福神情严肃了几分,道:“这你放心■,你叔我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不过,你说你叔我想搞块地的事情,找刘书记帮忙合适不?是不是你先跟她提一提?”

  就像刘胜男不想通过张卫东找上楚朝辉一样,张卫东也不想把自己跟刘胜男两人之间本是很单纯的友谊搞得很复杂,闻言道:“叔以后有事还是你自己去找她吧,我想只要符合政策,能帮忙的她总会帮忙的。”

  “这样也好,万一不行再说也不迟。”张国福闻言微微有些失望道,不过他们做生意人有做生意人的◎想法,觉得张卫东不出面也好,这样万一刘胜男拒jué,也有个回旋的余地。如果是张卫东亲自出面,刘胜男拒jué的话,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指不定还会让他们两人的友谊出现裂缝。

  见三叔这样说,张▲□卫东dǎo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

  很快,饭菜就准备好了。

  张国栋两兄弟两家五人围着餐桌坐在一起,因为陶晓红的态度转变,气氛非常好。期间张国栋两夫妇见张国福两口子没口子地称赞□自己的儿子,当然是乐得合不拢嘴。

  张卫东是在星期天傍晚左右坐火车回的学校。

  到学校时天已经蒙蒙黑,时令已是逼近寒冬,夜晚的风有点寒冷。往日借着黑夜的掩护下,明jìng湖边的长椅上到◇处可见一对对大胆地拥抱缠绵或偎依细语的男男女女,如今却少了许多,显得有些空空荡荡。

  金黄色的银杏树叶落了一地,剩下光秃秃的枝干孤零零地树立在明jìng湖边。

  张卫东走过明jìng湖▲边,目光习惯性往明jìng湖望去,在一张长长的mù椅上,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丰腴背影。

  曾经这个熟悉的背影给人一股坚强干练甚至带有一丝威严的感觉,但如今在明jìng湖边昏黄迷蒙的路灯下,望着湖面发呆的她却显得格外的孤零。

  夜风吹乱了她的秀发,但一向很讲究整洁干练的她却没有想到去拢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

  张卫东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转身朝坐在长椅上的秦虹教授走◆去。

  感觉到有人走近,秦虹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见是张卫东,秦虹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又扭过头继续望着明jìng湖发呆。

  张卫东没有出声打断秦虹的发呆,而是选择默默挨着她的▲身边坐下。

  一阵寒风吹来,秦虹的娇躯忍不住抖了下。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靠过来吧,我保证不会胡思乱想的。”张卫东见秦虹冷得发抖的样子,情不自禁想起了那个武夷山的晚上。

  或许是张卫东这句话也勾起了秦虹教授的回忆,她脸上呆滞中带着一丝伤感的表情渐渐变得生动起来,最终扭头白了张卫东一眼道:“你以为这里是武夷山吗?”

  话说出口后,秦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毛病,好像只要不是在学校,她就可以毫无顾忌地靠过去似的,端庄白皙的脸庞忍不住飞过一抹动人的红霞。

  不过很快,秦虹脸上那抹动人的红霞又重新被伤感所代替。

  “如果去武夷山能让你重新变得开心起来,我是很愿意再和你一起去趟武夷山。”张卫东看着又重新变回伤感的秦虹,脱口说道。

  秦虹闻言娇躯微微僵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很复杂的神色,好一会儿才低声道:“谢谢。”

  完又沉默了下来,张卫东看★着秦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坐在边上默默地陪着她。

  就这样两人静静坐了一会儿,秦虹突然道:“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喝点酒?”

  张卫东最怕女人喝醉酒,但看着秦虹悲伤的眼神,拒jué的话却◆zheqínhóng,yěbúzhīdàogāishuōshíme,zhīhǎozuòzàibiānshàngmòmòdìpéizhetā。

  jiùzhèyàngliǎngrénjìngjìngzuòleyīhuìér,qínhóngtūrándào:“néngbúnéngpéiwǒyīqǐqùhēdiǎnjiǔ?”

  zhāngwèidōngzuìpànǚrénhēzuìjiǔ,dànkànzheqínhóngbēishāngdeyǎnshén,jùjuédehuàquè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行,要不干脆去ktv好了,又能喝酒又能唱歌。”张卫东建议道。

  他觉得女人光喝闷酒容易醉,如果能唱唱歌情况应该能好一些,而且唱歌也能让人压抑的情感得到舒缓发泄。只是张卫东却没考虑到,孤男寡女一起找个地方喝点酒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孤男寡女两人躲在包厢里唱歌喝酒,就难免让人浮想翩翩了。

  秦虹是女人,在这方面自然比男人想得多一些,闻言虽是心动,但还是摇摇头道:“还是算了,被人看到不好,还是”

  不过秦虹话还没说完,张卫东已经有些生气地拉起她的手,不由分说地道:“不就唱歌喝酒吗?被看到又怎么样?”

  见张卫东似乎有点生气,也不知道为什么秦虹就再也鼓不起勇气拒jué,只能由着张卫东拉着她的手一路往校园外走去。

  走了一小段路后,秦虹才意识到这里是校园,微红着脸急忙把手抽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