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辟邪符


  ~日期:~10月23日~

  张卫东画的是辟邪符,zhè是一种防护型的符箓,只是让当事人不会受鬼魂侵犯,却是无法伤害到鬼魂。*.不像驱邪符,有驱除之效,会伤到鬼魂。

  张卫东不知道洪伟撞到的是什么鬼,事实上他自己也从来没见过鬼,chū于对鬼的好奇,张卫东目前还不想伤害到它,所以想先让洪伟把辟邪符带回去试试功效。如果洪伟睡安稳了,他自然会回头来重新找他,若不然,说明张卫东对鬼□的第一次判断chū现失误了。当然失误的可能性很小,以张卫东如今的修为倒还不至连洪伟是不是得了病也看不chū来。

  驱邪符张卫东曾经画过,手头是有的,但辟邪符却是第一次画,所以才需专门回办公室画★一张。

  见张卫东果然画chū一张符箓,白洁不禁万分好奇地道:“zhè就是符箓吗?wǒ怎么感觉跟寺庙里求的好像没什么区别啊?”

  见白洁竟然说自己画得符跟nà些真正的鬼画符没什么区别,张卫东不禁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

  “wǒ当然不懂啦,要不然老师您也教wǒ画zhè个。”白洁被张卫东骂了一句,却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抓着张卫东的手臂摇了摇央求道。

  别人的话白洁不信,张卫东她可是深信不疑,只是突然听到鬼呀什么的,对原有的世界观冲击很大罢了。

  既然相信,白洁当然也想学点zhè种神奇的法术。

  “你以为画zhè符只是画画nà么简单吗?zh□è里面还有许多讲究的。没有一定功力是画不chū来的。等你功力修炼到一定程度,wǒ自会教你,但现在教你却反倒是害你。”张卫东正色道。

  白洁见张卫东不肯教自己,本还想抓着他的胳膊摇晃几下,但见他◇一脸正色就不敢了,只是娇声道:“nà到时候老师可一定要教wǒ。”

  “说会教你自然会教你。”张卫东笑道。

  “老师你真好。”白洁闻言脸上露chū迷人的微笑,甜甜道。

  白洁虽然名义上是张卫东的学生,可也是一位靓丽无比的青春美女,她如此甜甜地说话,张卫东大感受不了。急忙把手抽了chū来,然后拿着nà张符箓chū了办公室。

  白洁见状嘴巴微微一翘,然后也急忙跟了chū去。**

  重新回到门诊室,洪伟夫妇早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当然洪伟是想早点拿到符箓。而刘洛则是想早点离开zhè个鬼地方。

  不过当张卫东一chū现在门诊室时,洪伟就马上收起了着急的心情,然后站起来迎接,而刘洛则是不屑地扭过头。

  张卫东见刘洛一副不屑的表情,自是懒得理她,若不是心中好奇,还有洪伟zhè人看起来还算比较顺眼,张卫东才懒得管zhè种事情,他是医生又不是道士!

  “zhè是辟邪符,洪总你贴身带好。当然zhè只是wǒ个人兴趣爱好所在。胡乱画的,不管有效无效,你可不能在外头乱说,否则袁主任他们脸上不好过。”张卫东把辟邪符递给洪伟,一脸严肃地交代道。

  见张卫东主动zhè样说,袁志宏等人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别说,他们看着张卫东把nà张鬼画符递给洪伟,他们心里还真是挺有压力的。要是张卫东不说,估计事后他们也会暗地里向洪伟交代一番。现在张卫东自己zhè样说了,nà是再好不过。

  洪伟倒也是个明白人。闻言急忙道:“zhè点张医生您放心,wǒ洪伟不是nà么没分寸的人。再说zhè种事情说chū去,wǒ脸上也没光啊。”

  张卫东想想也是,也就没再继续交代,只是心里觉得有些憋屈。明明是实实在在的事情却搞得跟做贼似的。

  “张医生,zhè次麻烦您了。wǒ也不知道zhè张符值多少钱,要不您说个数?”洪伟是做生意的人,人家的符不管有用没有,zhè钱总要算的,所以接着又道。不过从zhè句问话也不难看chū来洪伟心里并没有真正地把张卫东的符箓当一回事,无非是走投无路下什么都要试一试罢了,否则他要真的相信张卫东,此时就不会zhè么随意的说话,更不会张口问张卫东说个数。要知道zhè张符真有效,nà张卫东可就是传说中的得道高人,洪伟的态度又岂敢zhè般随意?而赶chū他身上的鬼zhè种事情又岂是用金钱能衡量的?

  至于刘洛,刚才▲张卫东进来时她还故意转过脸,爱理不理的,但现在一听到钱zhè个字,她的脸马上就转了过来,脸色明显有点不好看,一双眼睛也是死死地盯着张卫东,充满了警告的味道。显然在刘洛眼里,张卫东现在已经跟街边摆摊算命■的骗子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在医院给你画符本就不合适,再说钱的事情nà就更不合适了。”张卫东对洪伟夫妇的心思洞若观火,不过他却丝毫不在意。只要洪伟把zhè符带回家,睡上一觉自然什么都明白了,他又何必在zhè里多费口舌往自己脸上贴金呢?至于在医院谈zhè种钱就更不合适,真要传chū去医院就真成寺庙了。

  刘洛见张卫东不要钱,脸色zhè才稍缓。至于洪伟本就是个明白人,倒也知道在医院里当着zhè么多医生谈zhè个钱确实不合适,闻言也就不再提钱的事情,说了几句感激的话,又递给张卫东一张名片后便带着刘洛走了。

  张卫东扫了眼名片,见上面写着丰盛集团董事长,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倒不是说丰盛集团多有财势,只是zhè丰盛集团主要经营的是零售连锁超市,张卫东也经常去丰盛超市购物,但没想到洪伟就是丰盛超市的老总。

  张卫东把名片随手收起来,见袁志宏等人都用怪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禁笑道:“都愣着干什么,不吃饭了吗?”

  众人zhè才幡然惊醒过来,然后都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笑呵呵地说去吃饭。至于张卫东为什么弄了张鬼画符,众人都不敢开口问他,生怕张卫东误会自己▲等人拐着弯责怪他在医院搞封建迷信。只有白洁心里有数,同时也对nà张符好奇得要命,不知道洪伟拿回家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zhè种事情当着众人的面,她当然也不敢开口问。

  chū于对鬼的好奇,下午下班后,张卫东决定不回吴州而是在南州市逗留一晚。因为他相信,只要洪伟发现符箓有效后,明天必会亟不可待地请他chū马。

  像往常一样,下班时白洁主动挽着他的手臂要开车送他去车站。

  “今晚wǒ不回吴州,你开车送wǒ到一家比较干净点的经济型酒店吧。”坐上车后,张卫东对白洁说道。虽然口袋最近不缺钱,但该省的张卫东觉得还是省一点好,反正也就睡一晚只要干净点就行,倒也没必要非要去住什么星级酒店。

  “老师你今晚不回吴州吗?”白洁闻言不禁一脸惊喜道。

  “是啊,有谁规定wǒ一定要回吴州吗?”张卫东见白洁一脸惊喜的样子,不禁笑问道。

  “没有,当然没有,要wǒ说,最好老师天天都呆在南州。”见张卫东今晚果真不回吴州,白洁不禁眉笑颜开道。

  “别忘了大学老师才是wǒ的本行,zhè医生只是客座的,天天呆在南州还不马上被学校给开除了噢!”张卫东笑道。

  “开除就开除呗,像老师zhè样的奇人难道还稀罕一个大学老师的职位和nà点工资吗?”白洁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

  “话是zhè么说没错,不过人要是没有点自己喜爱的工作和生活,nà岂不是太无聊了点⌒了,别废话,快点帮wǒ找家酒店吧。”张卫东道。

  “嘻嘻,老师放心啦,wǒ家就是开酒店的,wǒ现在就打电话让人把总统套房给留chū来。”白洁调皮地朝张卫东做了个鬼脸,笑道。

  “你家不是搞餐饮业的吗?”张卫东闻言不禁好奇道。

  “也开酒店啊,最近wǒ爸还进军房地产了呢!不过也不知道他累不累,赚nà么多钱干什么?就现在zhè样子不好吗?”说着白洁嘟了嘟小嘴,显然对她父亲扩张太快颇有微词。

  张卫东倒比较喜欢白洁zhè种平和的心态,闻言笑笑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你爸或许追求的不是钱,而是赚钱的nà种感觉。呵呵,反正他zhè样做总有他的原因,你只管当好你的医生就是。至于什么总统套房就没必要了,反正也就wǒ一个住人,再说wǒ也没nà么多钱啊。”

  “老师你要提钱的事情,wǒ,wǒ……”白洁见张卫东竟然提起钱,雪白的贝齿不禁咬着红润嘴唇,一双媚眼水汪汪的噙满了眼泪,然后无声地滑落她光滑的脸庞,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

  张卫东也就随口一说,没想到白洁竟然掉眼泪了,不禁有些慌起来,急忙拿起一张纸巾去cā她的眼泪:“你哭什么呀,wǒ也就nà么一提!你爱给wǒ安排总统套房就总统套房,也不提钱了,zhè样总行了吧?”

  “本来就是zhè样嘛,你是wǒ老师,传wǒ武功又传wǒ医术的,作为学生给你安排一间总统套房又怎么了?要不就是老师你根本没把wǒ放在心上?”白洁却不领情,一把抢过张卫东手中的纸巾,一边cā一边抽泣着说道,而且是越说越委屈越说越伤心。(未完待续。,投推荐票、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