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总统套房


  ---------..

  

  “教授,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再说这件事也主要怨我自己。”张卫东笑着打断道。

  见张卫东这样说,陆教授一直悬在xīn●头的石头终于放了下lái,道:“怎么能怨你呢,你的学术水平是学院公认的,主要还是我和学院的领导……”

  “教授,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吧。”张卫东再次打断道。他很清楚当初自己的性格,不能留在东▲方大学也不能全怪别人,更不能怪在导师的头上。没人规定导师有责任和义务要帮忙把学生留在学校,真要肯帮忙那也是出于一片好xīn。

  “好,好,你说不提就不提。”陆教授被张卫东再次打断,不仅没生气xīn里反倒越发开xīn,笑呵呵地道。

  说话间,三人又重新回到了包厢。

  “张lǎo师您看这位置安排得,要不…….”一进包厢,何副主任看到正对自己的主位就感到一阵刺眼。

  在官●场上,开会吃饭什么的,这位置可是非常讲究的,之前何副主任不知道张卫东竟然跟程阳还有白远博都认识,这位置自然坐得xīn安理得,只是如今却无论如何也得推托一下。

  白lǎo师、杨博士两人见才出去敬◇chǎngshàng,kāihuìchīfànshímede,zhèwèizhìkěshìfēichángjiǎngjiūde,zhīqiánhéfùzhǔrènbúzhīdàozhāngwèidōngjìngrángēnchéngyángháiyǒubáiyuǎnbódōurènshí,zhèwèizhìzìránzuòdéxīnānlǐdé,zhīshìrújīnquèwúlùnrúhéyědétuītuōyīxià。

  báilǎoshī、yángbóshìliǎngrénjiàncáichūqùjìng了一圈,回lái后刚才还不时摆下官架子的何副主任对张卫东突然变得客气起lái,好像张卫东才是领导似的,都不禁有些看直了眼,只有白洁xīn里明白张卫东的身份肯定是露馅了。只是难免有些奇怪。刚才丁副厅长那一桌除了科技厅的人还有谁?

  张卫东当然不会在乎这些东西,闻言打断道:“何主任这些就不要客气了,请,请。”

  何继文见张卫东这样说,只好继续去坐到主位上,只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坐在那位置上总有点如坐针毡的感觉,至于美艳动人的白小姐,在他眼里也突然间变成了蛇蝎美人,根本连一点xīn思都不敢再动。

  大jiā都重新落座后。陆教授就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然后端起lái道:“卫东,lái我敬你一杯,祝你鹏程万里。”

  “谢谢教授。今晚您也喝了不少,您随意吧,我干了。”张卫东急忙端起酒杯,跟陆教授碰了一下说道。

  陆教授却没听张卫东的,还是把杯中的酒给干了。

□  陆教授敬过酒后,何继文也马上端着早已添满的酒杯站起lái道:“张lǎo师,我敬您一杯,以后可要麻烦您多多关照了。”

  陆教授刚才满满地敬了张卫东一杯时,白lǎo师和杨博士就已经看得满脸惊讶☆,如今见何继文副主任竟然也端着酒杯站起lái敬张卫东。而且还说出要他关照的话,不禁都看傻了眼,实在搞不懂这个世界为什么变化这么快。怎么才一会儿的功夫,好像张卫东成了科技厅的领导呢!

  张卫东这人是经不起别人客气的,再说何继文这人除了刚才对白洁表现得稍微热情了点外,总体上为人还是比较直爽的,这点还是比较对张卫东的胃口,所以张卫东见他敬自己的酒,也就给自己满满倒了一杯,跟他碰了下道:“何主任说什么关照不关照就见外了~~.****w.-更新首发~~。大jiā都是朋友嘛。”

  张卫东这话说得何继文很是开xīn,咧着嘴连连点头说是,然后一仰头把酒就给干了。

  何主任和陆教授敬过张卫东酒后好一会儿,白lǎo师和杨博士才回过神lái,虽然他们搞不明白为什么何主任两人突然对张卫东变得这么客气起lái。但两人又不是傻子,哪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很快也跟着要敬张卫东酒。

  如此一lái,张卫东就取代了何主任的位置成了包厢里的主角,一时间气氛又涌了上lái。

  正当大jiā酒喝得正酣时,白远博敲开了门。

  在坐的除了白lǎo师和杨博士不认识白远博,其余人都认识他。◇见是白远博进lái,何主任等人都纷纷站了起lái,xīn想,这张卫东的面子还真够大的,白远博才敬完那边就马上赶lái了。

  “张师弟,陆教授,咦,白洁你怎么也在?”白远博很快就发现了自jiā女■儿在场。

  “有什么好奇怪的,张lǎo师在南州,我当然要陪着啦。”白洁见是自jiālǎo子lái了,早已经跑到他边上挽着他的手笑道。

  “你这丫头,既然张师弟在这里,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害得我都差点怠慢了。”白远博故作生气地瞪了白洁一眼道。

  “这不是还没lái得及嘛。”白洁嘟着小嘴道。

  这时陆教授等人已经隐隐猜出白洁的身份,xīn里都不禁吓了一跳。尤其刚才还差点动了点歪xīn思的何继文更是差点要扇自己一个耳光,真是鬼迷xīn窍啊,白远博的女儿也是自己能打主意的吗?

  同时两人对张卫东更是高看了一眼,亿万富翁的女儿啊,这可是真正的白富美,可刚才她在张卫东面前表现得是多么的乖巧,任谁都看得出lái她一直都在讨好张卫东,偏生张卫东却似乎并不怎么往xīn里去,简直就是没天理啊!

  “算你有理。”白远博笑着点了下白洁的鼻子,然后才端着酒杯子敬了一圈。

  敬过大jiā后,白远博笑问张卫东道:“晚上不回吴州了吧?就住我这里吧,楼上的总统套房还空着呢。”

  “还用你说,我早已经给lǎo师安排了。”白洁得意地道。

  总统套房!听到白远博随口爆出这四个字,而白洁又很理所当然的样子,别说陆教授等人眼珠子都差点掉了下lái,就连何继文这个政府官员的身子都猛地哆嗦了一下。

  这江南红大酒店他们虽然不经常lái,但省城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的大致行情还是知道的,一个晚上没有七bā万是绝对拿不下lái的。

  一个晚上就七bā万啊,陆教授想想这个数字xīn脏就有种要爆炸的感觉。他这样费尽xīn思地找关系,请何继文吃饭什么的,也无非就是想申请一个二三十万的课题,就这个数额在省里也已经算是重点项目了,如果是重大项目也无非就三十五万到六十万之间。可自己曾经的学生,随随便便一个晚上就要睡掉七bā万,如果要是这个周末他都住在南州市,岂不是把省自然科学基金一个重点项目的科研经费都给睡掉了。一想起这个,如何不让陆教授有种xīn脏要爆掉的感觉。而何主任也好不到哪里去,省自然科学基金办虽然掌管着一些钱,可跟那些富得流油或者实权部门还是差得远了,而像陆教授这些lǎo师就算走后门也不可能像某些大lǎo板一样几十万几百万地往一些官员口袋里塞,要知道他们一个项目也就那么点钱啊,无非也就平时拿点小金额的超市消费卡,烟酒意思意思。可想而知,何主任一年的收入估计也就够张卫东睡三四个晚上。

  至于白lǎo师还有杨博士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一个才工作不到两年,一个还在读书,前者每年抽取的科研经费、奖金还有工资加起lái估计也就够让张卫东睡一个晚上,而后者现在还在给陆教授干活,拿多少钱还得看陆教授的xīn情,每年能够吃够用就很不错了,别说一个晚上七bā万,就是七bā十她都舍不得花。

  “是啊,白洁已经给我安排了。不过总统套房太大了,其实我一个人住实在有些浪费。”张卫东接过话lái说道。

  陆教授等人听了直翻白眼,何止有些浪费啊,简直太浪费了,一个晚上七bā万啊,整个天南省有几个人住得起啊!

  “什么浪费不浪费,张师弟你跟我讲这话可就见外了。”白远博闻言却佯怒道。

  张卫东也知道自己跟白远博的关系跟普通武林同道不同,闻言也只好笑笑道:“好好,是我不对,以后这话我都不讲了。”

  白远博这才“转怒为喜”,搂了搂张卫东的肩膀笑道:“这才够兄弟嘛!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迟些我再找你叙旧。”

  说完白远博才松开了手,然后冲陆教授等人抱抱拳道:“陆教授、何主任你们吃好喝好,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别客气。”

  陆教授等人急忙起身回礼,脸上都大有荣光。

  白远博离开后,陆教授等人看张卫东的目光又变了。刚才他们都只以为张卫东跟程阳和白远博有些交情,但如今他们才发现事情远没那么简单。

  总统套房啊,若仅仅只是有些交情,白远博会这么大方、客气嘛?显然张卫东在白远博这个亿万富翁xīn中分量极重,甚至都有巴结讨好之嫌。可是他只是个大学lǎo师啊?又有什么值得白远博这样一位大lǎo板如此重视呢?

  不过这个疑问,他们可不敢当面问张卫东。

  怀着xīn中这个疑问,何继文等人对张卫东的态度越发谦虚热情起lái,敬酒也越发殷勤起lái。

  此后,不一会儿程阳和丁副厅长也带着两人端着酒杯敲开了包厢的门。

  因为程阳的有意回避,丁副厅长到现在对张卫东的身份还是摸不透,但既然程阳和白远博都跟张卫东这么客气,他当然也乐得跟张卫东加深感情。

  程阳等人都是官场中的人,敬酒最是拿手,一时间觥筹交错,包厢里又是一片热闹气氛,而张卫东自然就是这热闹气氛的中xīn。

  ---------(http:/// 皮,皮。无,弹.窗,小,说.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