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股份


  “是啊,别人都以为我是市委领导,很是威风光鲜,只有我自己心里最清楚,若bú是因为小叔,我的人shēng注定是灰暗的!”谭永谦深有感触道。

  “行了,行了,今天把你们叫过来,可bú是听你们拍我马屁来的。”张卫东笑着打断道。

  三人闻言讪讪地笑了笑,最终还是鲁啸风先开了口道:“师叔,实bú相瞒,您打电话给我时,我们公司正在开年度会议,今年销售的形势很bú好,我正发愁明年的发展呢,没想到您给我打来了电话。您说吧,要怎么合作,我都听您的。”

  “别,我只是个大学老师,对于经商可是一窍bú通啊。具体的事情我是bú过问的,我只负责提供可能适合工厂化shēng产的方子,你呢就算我技术入股吧,随便给我点股份就行。”张卫东笑道。

  在张卫东没来之前,鲁啸风早已就此事征求过谭永谦和楚朝辉的意见。这种情况,一般有两种操作方法,一种是公司重金购买配方,一种就是以配方作为技术入股。按鲁啸风的意思,当然是希望张卫东能直接提出一个价格,或者提出技术入股的股份要求。bú过谭永谦和楚朝辉明确告诉他,以张卫东的身份是肯定bú会提出具体数额的,这事还得鲁啸风来提。而且最好专门成立一个公司,让张卫东技术入股,并让他占大头。

  专门成立一个公司,鲁啸风也有过这个想法,只是张卫东仅仅提供配方就占了大头,一开始鲁啸风还是有点bú乐意的。这倒bú是说鲁啸风小气,而是作为shēng意人,他习惯了交情归交情。shēng意归shēng意的做事习惯。仅仅以一两个配方就占了股份大头。若换成另外一个人,鲁啸风根本连考虑都bú会考虑。

  见鲁啸风竟然似乎有些bú乐意的样子,楚朝辉脾气比较火爆一些。当场就指着他鼻子道:“师叔可是神仙般的人,别人就算想跟他合作都没有门路,你倒还跟他算计起利益得失来了。实话告诉你吧鲁啸风。只要师叔肯跟你合作,就算你只占了百fèn之一的股份,也保管你以后财源滚滚!”

  鲁啸风跟张卫东接触得并bú是很多,虽然见识过他厉害的一面,但他所见到的是远远无法跟楚朝辉相提并论的,自然认为楚朝辉的话太过夸张,只是楚朝辉如今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鲁啸风虽然跟他是世交。却也bú敢跟他拍桌子较真,只好模拟两可地道:“话是这么说,bú过…….”

  “别bú过。bú过了。你那点心思我还bú知道。别以为若给了师叔大股份就一定是师叔占了便宜,我告诉你。只要师叔找上你,那就是你占了天大的便宜。要bú是我现在当官bú好经商,这种好事情哪轮得到你。”楚朝辉直接打断道。

  “行了朝辉,鲁师兄没你我这么了解小叔,站在他这个角度有这个想法也正常。”谭永谦见楚朝辉的脾气上来,急忙插话道,接着又稍微向鲁啸风提了几句张卫东的事情,免得张卫东来时,他还fènbú清楚形势。

  鲁啸风这才知道张卫东远比他知道还要厉害许多,已是接近于传说中陆地神仙般的人物,若bú是他跟谭家有些渊源关系,却又哪里轮得到他跟张卫东合作。

  现在鲁啸风见张师叔果然很随意地提起技术入股的事情,bú禁大大庆幸事先跟谭永谦和楚朝辉商量过,要bú然现在bú知轻重地提出fèn配方案,shēng意搞砸了倒是小事,万一惹恼了张师叔才是真正的大事。这可是神仙般的人物啊,凡人这辈子能碰上就算幸运,更别说攀上关系了。

  “既然师叔这样说,那我就斗胆说一说大致的计划。”鲁啸风谦虚道。

  这时服务员开始陆续把酒菜端了上来,张卫东拿起筷子笑道:“边吃边说。”

  张卫东虽这样说,鲁啸风却哪敢那般随意,依旧端正地坐着像做工作汇报一样道:“我打算出资金成立一个公司专门shēng产师叔您提供的方子所转化过来的产品,具体怎么运作,我会写出一个详细的方案给您过目的,bú过方子方面就要麻烦师叔您了。”

  “你是老总,什么方案bú方案的你懂,给bú给我看都一样。至●于方子方面,我自会负责。”张卫东一边笑道,一边指了指菜肴示意鲁啸风吃点。

  鲁啸风见状这才拿起筷子夹了一两口菜肴,然后又放下筷子,小心翼翼地道:“师叔,您看这公司的股份,按我们鲁氏制药公司以资●金入股的方式占百fèn之二十五的股份,您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占百fèn之七十五的股份如何?”

  张卫东闻言皱着眉头把筷子放了下来,道:“啸风,虽然我没经过商,但也知道仅仅技术入股就占有这么多股份是bú正常的。况且,我突然想到跟你合作,倒bú是真想赚多少钱,只是想手头宽裕一些,以后想做什么事情方便一点。这样吧,我们两的股份调换一下,其实这样我都嫌多。”

  见张卫东这样说,鲁啸风bú禁为之前自己跟谭永谦和楚朝辉商量时的那点小算盘而感到万fèn惭愧,急忙谦让道:“这如何使得,如今医药市场缺的bú是资金,而是真正能畅销的好产品,以师叔您的医术,给的方子必是畅销的好产品,我能跟师叔您合作就已●经是捡了个大便宜,哪还能占大头啊。”

  谭永谦和楚朝辉见鲁啸风之前还bú乐意,如今却说得这么好听,bú由得暗暗好笑,bú过大家都是世交好友,这事他们当然bú会点破。

  张卫东对自己的配●方是绝对有信心的,只是正如他说的,他找鲁啸风合作倒bú是真想赚多少大钱,zhǔ要还是为了手头稍微宽裕一点,以后办起什么事情来方便一些,倒bú想占太多股份,免得自己轻轻松松给几张方子就大把大把地往口袋里◇拿钱,而鲁啸风辛辛苦苦地又出钱又出力的,到头来反倒拿的是小钱,所以张卫东闻言道:“都是自家人,我也说了,只是想赚点钱手头宽裕一些,你就别跟我谦让了。”

  张卫东越是这么说,鲁啸风反倒越谦让起来◎。好在包厢里的都是自己人,要bú然让人看到鲁啸风这个shēng意精竟然嫌股份多,还bú跌破眼镜,以为他脑子出问题才怪。

  “我看小叔,您是长辈,又给了鲁师兄一个赚钱的机会,您要是股份比他还少,他肯定很忐忑的。要bú这样,您就占百fèn之五十一的股份,鲁师兄占百fèn之四十九。”谭永谦知道张卫东的脾气,见鲁啸风还在跟张卫东谦让来谦让去的,shēng怕反倒过犹bú及惹恼了他。

  张卫东本就bú是个善于客气来客气去的人,再加上他对股份也确实bú是很在乎,所以见谭永谦这样说,也就懒得再跟鲁啸风推让,笑道:“那就按永谦的意思吧,bú过有一句话我可要说在前头,我虽然是大股东,但除了配方,我是bú管事的。”

  鲁啸风虽然之前一直跟张卫东在谦让,好像bú想要那股份似的,但真要拿了这么大的股份,心里其实却是高兴得很,闻言急忙道:“那是当然,哪能让那些琐事烦扰到师叔您啊。”

  张卫东见合作的事情大致敲定,心里也很是高兴,笑着举起杯道:“来大家碰一下,庆祝我们合作愉快,哈哈!”

  谭永谦三人见状,都笑着举杯跟张卫东碰了下,然后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后,鲁啸风欲言又止道:“师叔,对您的配方我是百fèn百有信心的,但现在人心难测,再加上科技发达,如果没有特别的手段,我现在倒是有点担心到时配方会泄露出去。若bú然,干脆申请专利。”

  “原来是这事,这个你大可放心。我的配方中会有一味药是要我亲自栽培的,其中微妙之处常人是绝对无法知道的,就算他们fèn析出具体的配方甚至比例,如果入药的bú是我栽培出来的药材,也是无济于事的。”张卫东笑道。

  鲁啸风最怕的就是配方泄密,到时辛辛苦苦倒替他人做了嫁衣,如今听张卫东这么一说,bú禁喜出望外道:“师叔果然是高人,如此我就再也没什么好担心了。”

  “有师叔在,你本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楚朝辉指着鲁啸风笑道。

  “那是,那是。”鲁啸风连连点头道。

  鲁啸风话音才落下,敲门声响了起来。

  谭永谦三人bú禁微微皱了皱眉头,今日bú同往日,他们并bú希望有人来打扰。

  张卫东却笑道:“是我一位熟人,刚才在门口的时候刚好碰到。”

  张卫东话才刚说完,包厢的门已经被推了开来,严易顺和一位后来才赶来,但关系却跟他最铁的警校同学吕哲天端着酒杯走了进来。至于其余人,反正跟张卫东都bú认识,再加上张卫东又bú是什么大人物,自然bú愿意兴师动众的特意跑过来敬酒,尤其沈宝华看着严易顺和吕哲天端着酒杯出去,还取笑了他们几句。

  <<修真老师shēng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