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时来运转


  很快,yán易顺和吕哲天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鲁啸风,心里很自然地揣测着,不知道这位又是哪位高官?

  “你们别看我,我叫鲁啸风,可不是shí么高官,只是个奉公守法的平头老百姓。”鲁啸风笑道。

  yán易顺两人以前天天期望着哪天能攀上高官,也好上面有人罩着,yī路青云,今天yī下子就攀上了两位市委常委,还真有点把他们给吓住了,突然听说鲁啸风不是个官,反倒暗暗松了yī口气。不过当他们把鲁啸风的名字在脑子里回yī遍后,不禁暗暗苦笑不已。

  虽不是官,却是个亿万富翁啊!看来今晚这个包厢里的人,要数张卫东这个大学老师身份最寒碜了,可偏生就这位看似身份最寒碜的人坐在主位上,两位高官yī位亿万富翁却在下首作陪。

  “原来是鲁总啊,久仰大名。”yán易顺和吕哲天意会过来鲁啸风的身份后,急忙谦虚地拱手道。不过毕竟鲁啸风不是官场中人,相对来说面对鲁啸风他们没有那么紧张。

  “不敢当,不敢当。”鲁啸风打着哈哈也冲两人拱拱手道。

  yán易顺和吕哲天虽然很xiǎng多跟两位市委常委当然还有身份看似最普通的张老师加深感情交流,不过他们也有自知之明。以他们的身份,能踏入这个包厢敬酒,本身就已经是人生yī个巨大的转折点,却不好真把自己当成shí么人物。所以两人敬了yī圈酒后,便起身告辞。

  因为张卫东的缘故,楚朝辉等人都很给他们两面子,两人敬酒时都是yī饮而尽的。两人在仕途打滚多年,虽然没shí么建树,但见自己敬领导酒,领导不是浅尝辄止而是yī饮而尽,这个信号意味着shí么,他们当然还是明白的。

  从今天开始。因为张卫东的缘故,他们两个基层干部、干警,已经正式进入市级领导的视线!

  呼!yán易顺和吕哲天出了听涛阁包厢,同时长长呼出yī口气,却是刚才虽是幸运当头,喜从天降,但同时他们也委实紧张得要命。

  这不,两人呼出yī口气后。才发现大冬天的,两人的后背却都被汗给浸透了。

  “老yán,看来你要时来运转了!”吕哲天yī脸喜色地看着yán易顺道。

  “呵呵,你也要多年媳妇熬成婆了。这回弟妹应该不会整○天在你耳边唠叨了吧。”yán易顺也心情大好地道。

  “说起来这都是托你的福啊!”吕哲天感慨道。

  “托我的福?呵呵,说起来到现在我都云里雾里的!”yán易顺闻言摇着头道。

  确☆○天在你耳边唠叨了吧。”yán易顺也心情大好地道。

  “说起来这都是托你的福啊!”吕哲天感慨道。

  “托我的福?呵呵,说起来到现在我都云里tiānzàinǐěrbiānlàodāoleba。”yányìshùnyěxīnqíngdàhǎodìdào。

  “shuōqǐláizhèdōushìtuōnǐdefúā!”lǚzhétiāngǎnkǎidào。

  “tuōwǒdefú?hēhē,shuōqǐláidàoxiànzàiwǒdōuyúnlǐwùlǐde!”yányìshùnwényányáozhetóudào。

  què实,到现在yán易顺还没整明白张卫东怎么就成了楚书记、谭副市长还有鲁老总的座上宾。他可是最了解张卫东底细的。他三叔是办小厂的,他爸妈是教书的,这些yán易顺可全都是知道得yī清二楚。

  “管他呢,现实就摆在面前,反正,这回兄弟我是托了你的福了。”吕哲天倒没yán易顺xiǎng得那么多,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yán易顺xiǎngxiǎng也确实是这个理,这现实就摆在面前,他yī个小镇的派出所所长xiǎng再多也没用。这么yīxiǎng。再回过头来细xiǎng当时刘胜男书记过激的表现,yán易顺就觉得yī切都是理所当然了,认为刘胜男书记早就知道张卫东跟市委领导有关系。而实际上,刘胜男虽然知道点张卫东跟楚朝辉有师侄关系,但张卫东跟常务副市长谭永谦还有叔侄关系,她却是半点也不知道,否则以她的洞察力是应该能察觉出异常来的,而不会仅仅认为张卫东跟楚朝辉只是武林同道的关系。

  “shí么托福不托福的,以后啊。我们兄弟两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互相扶持才对。”yán易顺笑道。

  “是啊,绝不能像沈宝华那家伙。当上了官,眼睛就瞄上天上去。你好歹是个所长,他有时还跟你客气几句,我这个老干警,他还真是连正眼都懒得看我yī下。”吕哲天深有感触地道。

  “呵呵,原来你也看不惯那家伙啊,不过这次这家伙算是看走眼了,之前你没来之前,我碰到张老师时,他自以为是个官,还摆了下谱,等会要是知道张老师竟然跟楚书记和谭市长都是朋友,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拍马屁机会,估计要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yán易顺笑道。

  吕哲天闻言不禁心怀大开地笑了起来,多年受的憋屈似乎在这yī刻都得到了释放。

  “不过,老吕我可要提醒你yī句,上次在蒲山镇我和张老师有过yī次交往,后来又跟他三叔成了朋友,所以知道他的为人是很正派的,我们现在算是借了他的光走进了楚书记和谭市长的视线,不过可千万别忘乎所以,放松了警惕。”yán易顺见吕哲天开心大笑的样子,犹豫了下yī脸yán肃地提醒道。

  “老yán,多年的同学,我吕哲天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要不然我也不会混到今天还只是个干警。再说了◆,楚书记是出了名的yán明,以前我们是苦于没机会入他的视野,如今既然已经走进他的视野,当然要好好工作,只要干出成绩来,还担心他不提拔我们吗?”吕哲天重重拍着yán易顺的肩膀道。

  “我还yī直☆以为你吕哲天是个老实人,没xiǎng到却是大智若愚,很多事情看得比我都要透彻许多。还别说,这事正是你说的这个理。”yán易顺微露惊讶之色道。

  “嘿嘿!”吕哲天得意地笑了笑,露出yī口洁白的牙齿,显出几分憨厚来。

  说话间,yán易顺和吕哲天已经回到了包厢门口。推开包厢的门,里面烟雾缭绕,几位昔日的同学正端着酒杯要敬沈宝华的酒,而沈宝华则摆出yī副领导的架势在那里推脱。

  yán易顺和吕哲天见状不禁互相对视yī眼,然后会心yī笑。

  此yī时,彼yī时,跟两位重量级的市委常委喝过酒,聊过天后,回头来再看沈宝华就有点超然的心态,而沈宝华在他们的眼中也颇有点小丑的味道。

  “老yán、老吕你们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还脸红红的,不会刚才yī个个敬过去吧?这也太掉身价吧!”沈宝华见yán易顺和吕哲天两人回来,急忙借势推开要敬他酒的老同学,故意面带惊讶地道。

  吕哲天闻言根本就懒得理沈宝华,心里暗暗冷笑,掉身价?就你这身份就算xiǎng去敬酒的资格都没呢,还掉身价!

  yán易顺这人为人较为圆滑,闻言心里虽然跟吕哲天yī般xiǎng法,面上却笑道:“是啊,刚好遇到了两位领导和yī位老总,自然是要yīyī敬过去的。”

  “得了吧,还领导、老总,就yī个教书的能认识shí么领导、老总!”沈宝华见吕哲天yī副不屑回答的表情,连带着对yán易顺的话也变得有些尖酸刻薄起来。

  不过沈宝华的话,除了yán易顺和吕哲天不认同,其他人倒都觉得在理,只是大家都是老同学,这样说出来就难免有些过了。

  吕哲天和yán易顺闻言心里自然是不快,但也知道自己两人真要说出听涛阁包厢里坐着两位市委常委和yī位亿万富翁,肯定没人相信,就算说了也只是徒增笑话罢了。

  好在如今他们两眼界早比之前高了yī个层次,心中虽是不快,却也懒得跟沈宝华计较,淡淡yī笑,各自端着酒杯重新坐回了位置。

  沈宝华等人见两人没有辩解,自然就更认定了他们两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沈宝华本还xiǎng嘲讽上yī两句的,但被身边的同学用胳膊肘碰了几下,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听涛阁包厢,yán易顺和吕哲天走后,张卫东扭头对楚朝辉道:“朝辉,这两人我听说都还不错,又是你们公安局的人,你有空关注yī下,如果确实如此,不妨提拔提拔▲。”

  “师叔这事您就算不说我也会关注的。”楚朝辉点头道。

  张卫东见楚朝辉点头应下,笑笑,然后又转向鲁啸风道:“啸风,你不是说要专门为我们的新产品成立yī个新公司吗?这个公司具体开在★▲。”

  “师叔这事您就算不说我也会关注的。”楚朝辉点头道。

  张卫东见楚朝辉点头应下,笑笑,然后又转向鲁啸风道:“啸风。”

  “shīshūzhèshìnínjiùsuànbúshuōwǒyěhuìguānzhùde。”chǔcháohuīdiǎntóudào。

  zhāngwèidōngjiànchǔcháohuīdiǎntóuyīngxià,xiàoxiào,ránhòuyòuzhuǎnxiànglǔxiàofēngdào:“xiàofēng,nǐbúshìshuōyàozhuānménwéiwǒmendexīnchǎnpǐnchénglìyīgèxīngōngsīma?zhègègōngsījùtǐkāizài●哪里你有没有考虑过?”

  鲁啸风闻言道:“我倒是xiǎng把新厂房,新公司开在吴州市工业开发区,不过现在市里的地皮涨得厉害,如今我手头资金也有些紧张,所以很有可能会考虑下面的县市。yī来,下面☆nǎlǐnǐyǒuméiyǒukǎolǜguò?”

  lǔxiàofēngwényándào:“wǒdǎoshìxiǎngbǎxīnchǎngfáng,xīngōngsīkāizàiwúzhōushìgōngyèkāifāqū,búguòxiànzàishìlǐdedìpízhǎngdélìhài,rújīnwǒshǒutóuzījīnyěyǒuxiējǐnzhāng,suǒyǐhěnyǒukěnénghuìkǎolǜxiàmiàndexiànshì。yīlái,xiàmiàn的县市都在大力招商引资,我们过去肯定能给我们不少优惠政策,而且地皮相对也便宜许多。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构xiǎng,如果谭市长能开开金口,给出优惠的政策,我还是会选择市里的”

  “呵呵,这事你就别为难永谦了,该shí么政策就shí么政策。”张卫东不等谭永谦开口抬手拦住道。

  鲁啸风见张卫东这样说,不禁微微有些失望。他是知道自己的面子谭永谦可以不卖,但张卫东的面子他是绝对不能不卖的,本xiǎng借此机会给新公司搞点特殊待遇,没xiǎng到张卫东直接插话给否定掉了。

  谭永谦闻言感激地看了张卫东yī眼,道:“师叔,其实鲁师兄说得未尝不可。别人不知道你这个新产品能取得多少效益,我却是知道的,把你们这个新公司留在市里就相当于留住yī只会下金蛋的鸡,就算给再大的优惠,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

  如果能赶出第三更,会在晚上八点前上传,如果八点前没上传各位就不要等了。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