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春风化雨大法


  “雄仔那边都安排好了?”张卫东走上前问道。

  “是的,下午就过qù。先安排短期的专业培训,然后开始录音出唱片。”叶子说道。

  “那你要好好加油了!”张卫东鼓励道。

  “我一定不会丢东哥的脸的!”叶子握紧了粉拳,一脸认真地道。

  “什么丢不丢我的脸,你要对你自己负责,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回qù准备准备吧。”张卫东哭笑不得道。

  “不是吧东哥,人家才刚见到您,您就赶我走啦。”叶子嘟起嘴巴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道,一边说还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张卫东的表情变化。

  没办法,别看叶子表面上表情很丰富,就像个古灵见怪的女孩子,其实面对张卫东时她心里紧张害怕得要命。

  “好吧,那你说吧,还有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张卫东见叶子一副委屈的样子,心头不禁一软,道。

  张卫东这话还真把叶子给问住了,其实她lái这里的目的真如她说的,就是想当面跟张卫东道声别那么简单,可是她又觉得道别又不应该就这么说两句话就走这么简单。

  最终叶子也没能想起还能跟张卫东说些什么,只好很沮丧地道:“没了东哥,那我走了。”

  “那祝你一路顺风!”见叶子这样说,张卫东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跟这疯丫头继续相处下qù,尽管她现在看起lái委实清秀纯洁得就像不食人间烟的仙子。

  “东,东哥,走前我能不能拥抱您一下?”就在张卫东转身要走时,叶子突然怯生生地道。

  张卫东微微一怔,然后缓缓转过身。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shuāng漆黑深邃得如夜空的眸子。眸子里射出让人不忍拒绝的哀求目光。

  “求求您了东哥,就一下下,我不知道这次qù了香港什么时候还能见到您!”叶子伸出食指比划着表示真就一下下。那shuāng眸子却小心翼翼地看着张卫东道,好像生怕惹恼了他似的。

  看着叶子那shuāng纯净的眼眸,张卫东最终还是没法硬起心肠拒绝。面带微笑朝她张开了shuāng臂。

  见张卫东张开shuāng臂,叶子不禁一声欢呼,如飞燕投怀般投入了他的怀中,修长的shuāng臂环抱住他的腰身,白嫩的脸蛋紧紧贴在他的胸膛。

  “东哥,谢谢您圆了我的梦想,谢谢您!”叶子说是就一下下,但当真正抱着张卫东时,她整个人却迷失了。嘴里喃喃着,泪水却顺着白嫩的脸庞悄然滑落下lái。

  张卫东感受到怀中少女的真情流露,犹豫了下。张开的shuāng臂终于还是收拢温柔地抱住了叶子。

  “不用说谢谢。qù了香港那边如果有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也可以打电话找我。”张卫东动情之下。柔声说道。

  “真的吗?可以★吗?”叶子闻言抬起头惊喜地看着张卫东。

  “当然可以,别忘了我们是朋……”说到这里张卫东看到了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朝这边走lái。

  苏凌菲!张卫东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他就想不■明白,为什么总在这种特殊的时候会遇到她?

  “哼,大色狼!”很快苏凌菲也看到了张卫东正拥抱着一位女人,忍不住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便走。

  看着苏凌菲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的翘臀一扭一摆,比起刚才还要夸张许多,张卫东暗暗苦笑着拍了拍还紧紧抱着他舍不得松开的叶子道:“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家准备准备吧。”

  叶子闻言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张卫东,然后三步一回头地走了。

 ◆ 叶子走后,张卫东看着苏凌菲远qù的身影,犹豫了下,最终还是快步追了上qù。

  “刚才那个只是一位朋友,她要qù香港发展,所以特意lái跟我道别。”追上苏凌菲后,张卫东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特意●解释了起lái。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苏凌菲反问道。

  “好像有些困难。”张卫东看着苏凌菲自嘲地摇摇头道。

  “那你还解释什么?”苏凌菲咬着牙,抬起玉手对着张卫东的腰间狠狠掐了下qù,“你这个大色狼,不听我的忠告,总有一天你会死在女人肚皮上的!”

  张卫东很想说,我到现在真的连女人都没上过,但见苏凌菲咬着牙恨不得咬他一口的样子,到嘴的话又咽了回qù。

  说了也是白说,反倒让人觉得他一个大男人有胆量做没胆量承认似的。

  苏凌菲现在也开始渐渐有些适应身边这位异性朋友的花心,掐了他一把后,心里的火气也就qù了一大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刚才两人相拥湖边,心里还依旧有些酸liūliū的。

  晚上,月朗星稀,预示着今晚还有明天都会是个好天气。

  鲁氏制药厂,药材园圃东面的一亩田边,张卫东和鲁啸风并排站在田边。

  这一亩地便是鲁啸风特意开辟出lái种何首乌的园圃,出于谨慎考虑,它四周数亩地现在也全都被腾空,围上了栅栏,挂上“研究重地禁止入内”的牌子,并且还安排了专人看管。不过今晚,就连那个专人也在张卫东的示意下被鲁啸风给支走了。

  现在月光下,空阔阔的园圃就只站着张卫东和鲁啸风两人,而他们面前的那亩地的泥土下都已经种上了何首乌的种根。按正常栽种方式,一亩地挖6000-8000穴,也就是说可以种6000-8000株何首乌。

  不过如果严格lái说,何首乌种根的最适合栽种时间是在春天四月上旬,而不是现在的冬季。但既然张卫东这样说,鲁啸风自然也只能这么做。至于张卫东如何亲自栽培到现在鲁啸风还是一头雾水。

  张卫东特意选择了晚上lái,而且还两手空空,也没让鲁啸风准备任何施肥的工具或者肥料。难道就这样站在田边看看,就能让何首乌快快长大吗?

  鲁啸风脑袋又没进水,当然不这么认为。不过张卫东没说,他也不敢问,因为今晚的张卫东给他一种特别神秘的感觉,让他每次到嘴边的话又情不自禁咽了回qù。

  就这样在田边静静站了好一段时间,鲁啸风突然看到张卫东缓缓抬起shuāng手,修长的手指在空中不断变化着,好似电视里演的得道高人拿捏法诀一般。

  莫非师叔要施展法术,莫非他会法术?鲁啸风见状心头不禁一震。他是听楚朝辉和谭永谦略略提起过张卫东的神奇之事,但那种事情不是亲眼所见,心里总是难免有几分怀疑的。

  正当鲁啸风满怀震惊时,身为武林人士超乎常人对天地气机变化的感知,让鲁啸风渐渐感觉到四周天地气机似乎在缓慢地起着变化。本是冬日严严的夜晚竟透出一丝春天的暖意和生机。

  如果这只是鲁啸风隐隐约约的一种感觉的话,那么头顶渐渐聚拢起一团云雾,那团云雾越变越浓,越压越低,最后变成了一片乌云把他头顶那片月朗星稀的夜空也给挡住,那就是他shuāng目真真切切所看到的。

  饶是鲁啸风这辈子也算是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这时shuāng眼也无法克制地透射出骇然的目光,看着眼前那如今突然似乎变得如巍峨高山般的颀长背影,鲁啸风有种想shuāng膝跪地顶礼膜拜的冲动。

  行云布雨,传说中的仙家法术,正一步步在他眼前发生着!

  鲁啸风却又哪里知道,张卫东施展的又何止只是行云布雨之法。他所施展的乃是创自上古木帝的“春风化雨**”,比起寻常的行云布雨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木帝又名青帝,上古五大帝之一,帝位东方,zhǔ万物生发。“春风化雨**”便是木帝的独门功法,施展时,所过之处无不生机盎然,如同春风化雨,万物滋生。

  张卫东此时的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春风化雨**”之中,浓浓的天地灵气,尤其木系灵气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而lái,绵绵不绝的生机在其中滋生壮大,然后绵绵细雨夹带着那绵绵不绝的生机悄然落下。

  细雨润物无声,埋在泥土下面,本○已经将生命沉寂下qù,等待着lái年春雨lái唤醒的何首乌种根贪婪地吸收着那蕴藏着巨大生机的“春雨”,沉寂的生命开始苏醒,并以极快的速度开始成长。

  发芽,破土而出,然后长出新嫩的叶子和藤蔓。☆淡淡的绿叶清香在细雨中散发开lái,好似一年的春天已经lái临。

  鲁啸风看着独独自己所立的这片天空下着绵绵细雨,然后又看到一株株的何首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土而出然后长大,转眼间满园春色,终于☆★忍不住shuāng膝一软跪在了张卫东的身后。

  张卫东本就在省城南沙河边因为救治一棵雪松时,感悟过那绿色生命所蕴藏着的蓬勃生机和感情世界,也正因为那一次,他得已突破筑基初期,后lái,五行**◇rěnbúzhùshuāngxīyīruǎnguìzàilezhāngwèidōngdeshēnhòu。

  zhāngwèidōngběnjiùzàishěngchéngnánshāhébiānyīnwéijiùzhìyīkēxuěsōngshí,gǎnwùguònàlǜsèshēngmìngsuǒyùncángzhedepéngbóshēngjīhégǎnqíngshìjiè,yězhèngyīnwéinàyīcì,tādéyǐtūpòzhùjīchūqī,hòulái,wǔháng**中他感悟最深最擅长的也是木系法术。而今天,当他施展木帝独创的“春风化雨**”时,当初在南沙河边所感悟的意境越发清晰地涌现在他的脑海里,尤其当何首乌种根那沉寂的生命开始复苏并快速成长壮大时,张卫东隐隐约约感受到了生命从无到有的变化。当这种感觉越lái越强烈时,突然霍地一下,张卫东感觉到自己的神识意念似乎突然跳出了自己的身体,lái到了一个混混沌沌、无边无际的空间。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