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谁说我要飞升了?【恳求月票】


  一轮红日在远山的东边破云而出,一团五彩光芒将张卫东缓缓托起,温煦的阳光洒落在张卫东的身上,折射出更加灿烂的五彩光芒。

  “师叔!”鲁啸风见张卫东坐在五彩光团之上,宝相端庄,缓缓升空,以为张卫东要白日飞升,不禁惊呼一声,情不自禁跪倒在地上,连连磕头叩拜。

  把守山路的楚朝辉和谭永谦两人见头顶乌云突然散去,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的天地之威也在这一刻突然消失无形,本就怀疑张卫东应该收功le。只是职责所在,不敢折返老宅,如今听到鲁啸风的惊呼声,不禁心头一惊,双脚在地上一蹬,人早已如箭般往老宅冲去。

  两人相距老宅距离差不多,起身时间也差不多,但最先到达老宅的却是楚朝辉,这时就可以看得出,楚朝辉的功力要胜谭永谦一筹。

  “师叔!”

  “小叔!”

  两人一前一后冲进老宅,一冲进来他们就看到鲁啸风俯伏跪拜在地上,接着他们也看到le被五彩光团缓缓托起的张卫东,浑身不禁一震,随即也情不自禁地跪倒在地。甚至想起一直敬爱有加的小叔(师叔)要马上飞升离去,这辈子再也无fǎ见到,铁铮铮的汉子都忍不住落下le眼泪。

  就在三人都以为张卫东就要像民间神仙☆传说一般白日飞升而去时,张卫东睁开le双眼。张卫东双眼一张开,便有两道犹如实质的五彩光芒从他眼中射出,就连他的眼珠子似乎都是五彩的。不过几乎只是一瞬间,张卫东眼中的五彩光芒便收敛le起来,又重新恢复成○普通人的样子,但若细细观察却能发现那对眸子远比普通人来得深邃。好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水潭。又好像能洞彻世间万物。

  张卫东收敛起眼中光彩之后,见鲁啸风三人俯伏在地,又看le一眼自己。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自己竟然整个人凌空在空中,知道必是刚才那道从五彩玉石上散发出来的五彩光芒之故。想到这里,心中微微一动。丹田内金木水火土金丹随之转动,五颗金丹一转动,那托着张卫东的五彩光团马上就被吸le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卫东飘然落地,笑道:“你们都跪在地上干嘛?快快起来吧。”

  “小叔(师叔)您没飞升啊?”三人见张卫东飘然落地,不禁一阵惊喜道。

  “飞升?谁说我要飞升le?”张卫◆东笑着抬头看le一眼碧空如洗的蓝天,结个金丹都差点要le他的老命,天晓得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像古人说的飞升仙界呢?况且,谁晓得仙界又是怎么一副样子。真要像民间传说中一样有什么天庭,有天兵天将,有满天神佛。■◆东笑着抬头看le一眼碧空如洗的蓝天,结个金丹都差点要le他的老命,天晓得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像古人说的飞升仙界呢?况且,谁晓得仙界又是怎么一副样子。真要像民dōngxiàozhetáitóukànleyīyǎnbìkōngrúxǐdelántiān,jiégèjīndāndōuchàdiǎnyàoletādelǎomìng,tiānxiǎodézhèbèizǐyǒuméiyǒujīhuìxiànggǔrénshuōdefēishēngxiānjiène?kuàngqiě,shuíxiǎodéxiānjièyòushìzěnmeyīfùyàngzǐ。zhēnyàoxiàngmínjiānchuánshuōzhōngyīyàngyǒushímetiāntíng,yǒutiānbīngtiānjiāng,yǒumǎntiānshénfó。随便来个人就可以像捏蚂蚁一样捏死自己。飞升到仙界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这个花花世界好好走一趟,好好活一回。再说le。自己今年也才二十三岁,不说以前只顾着埋头苦读,连这个花花世界都还没好好享受过,单单父母都还健在,他就一点飞升的念头都没有。

  当然,张卫东现在也根本没有飞升的能力!

  “啊,我们还以为再也看不到小叔(师叔)le呢!”三人见张卫东并不是要白日飞升,不禁又是一阵惊喜道。

  张卫东闻言这才发现三个大男人眼眶都是湿润的,心中不禁一阵感动。当然鲁啸风跟张卫东相处的时间短,他对张卫东的感情暂时是比不上谭永谦和楚朝辉的,他的眼泪应该有一部分是跟新保健品有关。

  是啊,眼睁睁看着跟神仙合作赚钱的大好机会从手中飞走,换成谁谁也要哭啊!

  “我还没活够呢?怎么舍得飞升呢!好le,都起来吧。”张卫东说着手隔空微微一抬,三人便感到有股柔和的力量把他们托le起来。

  要是换成以前三人难免要一阵震惊,不过经过zuó晚那天地风云变幻的一幕,三人如今已经见怪不怪le。

  “啸风,这里应该有冲洗的地方吧?我需要冲洗一下。”把三人唤起来后,张卫东看le看自己的身子,不禁微微皱le皱眉头道。

  从筑基期突破到金丹期,可谓又一次的脱胎换骨,身子里的后天污物被洗炼得越发干净。修炼的时候,张卫东根本没时间去顾及身子的变化,如今结丹已结,张卫东才发现自己身上蒙le一层厚厚的污垢,像是多年未洗澡的流浪汉一般。

  张卫东本是有点洁癖的人,又如何受得le这些。

  “有,有,不过这里有段时间没住人le。师叔您稍等片刻,我马上给您准备准备去◇。”鲁啸风闻言急忙道。说完还没等张卫东拦阻,已经拔腿冲向浴室,准备把浴缸什么的好好梳洗一下。

  好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在,否则看到亿万富翁争着去帮忙洗浴缸,还不吓出心脏病才怪!

  “小叔,◎我帮您去拿些换洗的衣服来。”见鲁啸风去准备盥洗室,细心的谭永谦急忙道。

  说完也拔腿就往外走,准备开车去山下采购换洗的衣物。

  见转眼间鲁啸风和谭永谦都走得没影,楚朝辉心里不禁暗骂自己脑袋瓜转得太慢,这讨好神仙师叔的大好机会都给这两家伙给抢去le。

  倒是张卫东看着鲁啸风和谭永谦跑得比兔子还快,发愣le好一会ér,才笑着摇le摇头冲楚朝辉道:“辛苦le一晚上,你去休息一下吧,等会还要上班呢。”

  “不辛苦,不辛苦。我去给师叔您看着门,免得有人来打扰。”张卫东这一说,倒提醒le楚朝辉。

  “看门?”张卫东看着楚朝辉哭笑不得地指着他道:“我现在都好好的,需要你看什么门?好le,好le,zuó晚的事情都已经过去le,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别搞得神经兮兮的。”

  楚朝辉闻言讪讪地道:“是,师叔。”只是一想起zuó晚天空风云变幻的一幕,心境却还是根本没办fǎ恢复到以前的平静。

  张卫东也知道zuó晚自己搞出的动静太大,不知道的人只以为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但对于知道内幕的人来说那就未免太恐怖le一些,所以见楚朝辉表情依旧很不自然,只◎好道:“进屋里去吧。”

  “鲁师兄这老宅有段时间没住人le,我先进去把沙发什么擦一下。”楚朝辉闻言总算找到le事情干,急忙道。

  “去吧,去吧。”张卫东现在倒有点怕le楚朝辉这三师兄弟◎,闻言挥挥手道。

  楚朝辉总算讨到le差事,高兴得屁颠屁颠往屋里冲,看得张卫东直摇头,然后跟在后面慢慢踱步往里走。

  谭永谦和鲁啸风这两官商组合的效率还是挺高的,当谭永谦气喘吁吁地拿着▲干净的浴巾、换洗的衣服什么赶回老宅时,鲁啸风也把盥洗室收拾得干干净净,那干净的程度都能赶得上专业清洁人士的水准。

  站在淋雨头下面,张卫东的心思却全在五彩玉石上面。

  以前,张卫东一直○以为五彩玉石仅仅是一块记载着修炼功fǎ和各类fǎ术等浩瀚知识,类似于修真小说里所描述玉简一类的fǎ宝。但经历过zuó晚的事情,他却发现五彩玉石绝不仅仅只是记载修炼功fǎ等那么简单。

  张卫东很清楚,若没有五彩玉石突然释放出来的那股五彩能量,就算他坚守住le那最后一点神识意念,也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而且后来若不是得到那股五彩能量的滋润生养,他体内残破不堪的经脉根本无fǎ在段时间内得到痊愈,更别说变得更宽敞坚韧le。

  这五彩玉石究竟是什么呢?张卫东心里想着,手下意识地紧紧抓着玉石,然后运转心fǎ,可任他如何运转心fǎ却再也不能从五彩玉石里吸收到半点能量。

  张卫东见运转心fǎ徒劳无功,知道一时半刻根本没有办fǎ揭开这个迷,便不再去想它,好好地冲le个澡。

  重新回到校园,看着金黄的银杏叶子在眼前飘落,张卫东心里似乎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悟,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随着叶子落下,他便看到le生命的消逝和新的开始。这是在他以前的生涯中,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好像突然间他成le多愁善感的诗人,看到落叶飘落,看到细雨纷飞都能心有触动,无病呻吟一番。

  张卫东并不知道,自从zuó晚他神识意念突然飘入混沌天地,朦朦胧胧感悟到天地之初,生命之始那若有若无的一点变化,他的心境一下子就突飞到le一个别人很难触及的高度。也正因为这样,在他还根本没达到结丹的境界时,突然就结丹le,而且还是一下子结成le前无古人的金木水火土五粒金丹,也正因为那段经历,他现在的生命已经开始跟天地渐渐产生le一丝若有若无的感应。

  这份与天地若有若无的感应,是千万年来,所有修炼人士梦寐以求的。所谓天道,不就是天地之道吗?若生命时时刻刻能跟天地之间一直保持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感应,又何愁无fǎ感悟天地之道呢?

  ----------------------

  这个月有冲月票榜的渴望,不管最终能走到哪一步,但希望书友们能不吝支持!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