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青城之行


  “天师道、茅山派等教派不也有些炼丹前辈吗?不若把他们请过来,或许合众人zhī力可炼成丹药也不一定。”尘虚道长不死心地道。他知道师父洞明道长已是一百十八岁高龄,换成普通人早已作古。他能到今日还健在,主要是常年修炼,境界以至练气九层zhī故。但饶是如此,随着年事渐长,生机却渐渐枯萎,已到了油灯枯尽zhī时,若不能炼成筑基丹,借丹力突破到筑基期,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你能想到,为师难道会想不到吗?只是自从四百年前大劫zhī后,大道中落,天地灵气贫乏,各派人才凋零,道法失传。rèn识的道友中,他们也无非跟为师差不duō,却是帮不上忙。”洞明道长感叹道,声音回荡在幽幽竹林zhī中,显得越发沧桑苍老。

  尘虚道长知道师父所言不假,如今大道中落,道法失传,真正修行的人数已是少得可怜,更别说堪比他师父的得道高人了。这也是上次武林大会,尘虚道长等人知道张wèi东竟然也是同道中人zhī后,便立马把他引为知己zhī故。

  “说起rèn识的道友,弟子倒是想起了一人,这人是弟子上次去参加武林大会rèn识的。人虽年轻,却是一位有道zhī士。医术很是高明,弟子自叹远不如他,而且大会期间他还曾拿出一瓶药水,那药水乃是以符入药制成的,说不定他在炼丹方面会有独到的见解。”尘虚道长心中突然一动,想起了张wèi东。

  丹药也是药,而且还是直指人生命zhī源的特殊zhī药,故一名◇懂得炼丹zhī术的修士,往往也是医术高明zhī士。尘虚道长是洞明的二弟子,一身道法、医术尽得他真传。他竟然说自己医术远不如张wèi东,又说张wèi东曾以符入药,饶是洞明心境早已达古井不波zhī境,闻言◎还是忍不住动容道:“那人医术果真比你高很duō。又曾以符入药?”

  “是的师父,那人名叫张wèi东,乃一隐于世俗的散修,弟子曾跟他探讨过医术,自rèn远不如他。至于那药水,当时天师道的张自悠还想花重金购买药方,后来知道原来是以符入药,这才无奈作罢。”尘虚道长回道。

  “若真是如此。倒不妨邀他来青城一游。如今同道中人日渐稀少,不管他是否能助为师一臂zhī力,若有机会结交,并坐在一起探讨一番天道也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洞明道长抚摸着白须缓缓道,眼中燃起一丝渴望。

  虽说活了一百一十八岁,应该知足。只是若能有机会能活得更长一些,又几个人愿意放弃呢?

  “那弟子这便去给他打电话。”尘虚道长见洞明有再度炼丹zhī意,不禁大喜道。

  只是尘虚道长大duō时候乃是隐居山林避世修炼的修士,同茅山陶吉斌这样带有点铜臭味,同世俗联系很duō的修士又是不同,他的身上可没有带什么手机,至于他师父洞明道长更是早已不问世间zhī事,这破道观zhī内又哪有什么电话,要打电话还得去前山的上清宫。

  “去吧。”洞明道长挥挥手道。

  尘虚道长得令竖掌朝师父行了道家zhī礼。然后便一路出了竹林小径来到前面的院落。经过那位躺在藤椅上的老道士时,尘虚道长恭敬地叫了声师叔。

  那位老道微微张眼看了尘虚道长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又闭了起来,整个人仿若苍老了不少。显然他人虽在院落里,但凭着对天地间气息的变化大致也能知道丹药又没练成。

  尘虚道长在师父面前嘴上虽夸张wèi东,但心里其实也是半点底都没有,所以见师叔洞云道长叹气,没敢提张wèi东的事情,免得到头来空欢喜一场。

  离了后山道观。尘虚一路到了前山上清宫。

  上清宫位于青城山第一峰、距峰顶约500米的半坡上。上清宫始建于晋代。现存庙宇为清朝同治年间所建,上有‘天下第五名山‘、‘青城第一峰‘等摩崖石刻。宫内祀奉道教始祖李老君。有老子塑像和《道德经》五千言木刻,还有麻姑池、鸳鸯井等传说遗迹……

  尘虚到了上清宫,宫里的道士见到尘虚道长前来都纷纷神态恭敬地行礼,或称师叔祖或师叔都有。

  尘虚道长只是微微颔首,直到看到一位面相清瘦,白须飘飘,很有股仙风道骨风范,但那双眼睛却偶尔会闪过一丝狡猾目光的道士方才停住脚步。

  这道士便是青城派负责外务事物的弟子长真道长。他见派内长老师叔尘虚看向他,急忙快步走了过去。

  “师叔您找我有事吗?”长真恭敬地问道。

  尘虚心想长真师侄常年负责外务事物,果然心机灵敏,自己不过才看他一眼,他便能猜到自己要找他。☆

  尘虚道长心里想着,嘴上却也没闲着,说道:“你可带有手机?先给师叔用一下。”

  “有,有。”长真闻言急忙在道袍里掏了掏,然后拿出了一个手机,竟然还是最新款的苹果。

  尘虚道长◎☆虽然跟世俗接chù也不算少,只是却用不来这手机,只好让长真帮自己拨打,长真拨通后恭敬地把手机递给尘虚道长。

  这一天是星期四,张wèi东很意外青城派的尘虚道长竟然会打电话给他。

  双方▲☆在电话里寒暄几句zhī后,张wèi东主动问道:“尘虚师兄打电话给我是否有什么事情?”

  “不知wèi东你可懂炼丹zhī术?”尘虚闻言开门见山地问道。

  “炼丹zhī术?”张wèi东闻言☆沉吟了起来。

  五帝真经浩浩渺渺,包罗万象,炼丹zhī术自然有记载,张wèi东也曾略略看过一些。只是那些药材都甚是稀有珍贵,有些更是连听也没听过,再加上张wèi东丹田内五行相互滋生,修炼速度本就飞速,目前倒也无需丹药相助,所以根本就没考虑过炼制丹药的事情,倒是炼制法器,随着修为的精深,张wèi东倒是有些想法。

  “略懂一二,不过却从未炼过。”张wèi东沉吟片刻后,实话实说道。

  如今道法失传厉害,炼丹zhī术更是如此,故懂炼丹zhī术的修士就更少了,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尘虚找上张wèi东也无非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张wèi东竟说自己略懂一二,不禁大喜道:“没炼过没关系,说实话,贫道也从未曾炼过。”

  “尘虚师兄,我倒有些听糊涂了,你今天打电话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张wèi东越听越糊涂道。

  “是这样的,贫道的师父洞明真人最近在炼丹上遇到了困难,想找同道中人探讨一二。只是如今丹道失传厉害,同道难寻。贫道想起你曾以符入药,便心想或许你懂些炼丹zhī术,故才打电话给你,没想到你果真懂炼丹zhī术。”尘虚道长解释道。

  张wèi东本就面冷心热的人,听到此言已经完全明白尘虚zhī意,再加上随着修为的精深,张wèi东也开始想duō了解一些修真界的事情,闻言毫不犹豫地道:“若能与真人探讨一二,自然求zhī不得,你看我何时去比较合适?”

  虽说是探讨,但毕竟是自己有求与人家,尘虚道长见张wèi东没有丝毫推托,而且言语上也很是照顾青城派的面子,不禁感激道:“duō谢张师弟,时间上自是越快越好。”

  “那我先查一下航班情况,若下午有航班便下午动身,若不然便明天。”张wèi东很干脆地道。

  尘虚道长见张wèi东这么热心,心里越发感激,客气了几句后才挂了电话。

  张wèi东是在第二天下午才在尘虚道长的陪同下来☆到了青城后山的破落道观。

  发须皆白的洞云老道士依旧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不过当看到尘虚道长陪着一位陌生年轻人走来时,他的双眼微微张了开来,两道锐利如剑的目光从那微张的眼缝中直直朝张wèi东射去◇

  洞云老道士如今不过才练气八层,在别人眼里或许是得道高人,但跟张wèi东的金丹期一比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更别说张wèi东结的还是金木水火土五颗金丹。

  张wèi东见洞云老道士朝他看来,只是淡淡一笑,冲他微微抱拳道:“张wèi东见过洞云真人。”

  洞云老道士修为已臻练气八层,刚才那两道目光看似随意,实则仿若实质,带着一股直指人精神意念的锐利,别说寻常人在这两道目光下要心慌意乱,就算修为到了尘虚这等境界也会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气息都难免会出现一丝紊乱。

  洞云老道士见张wèi东是由尘虚陪同一起前来,料想张wèi东必是同道后辈,这才暗中出手一试,没想到张wèi东却是浑然没事,显然修为已经高过尘虚。本是平静的枯瘦老脸上的皱纹因为心中惊讶不禁如水纹一样荡漾了开来,人也已经站了起来,冲张wèi东行了个道家zhī礼道:“没想到道友如此年轻有为,贫道刚才duō有得罪了。”

  “真人言重了。”张wèi东笑笑道。

  “老道在这里呆得骨头都有点不利索了,不知道道友是否愿意陪贫道再走一招?”洞云双目饶有兴趣地看着张wèi东问道。

  如此年轻,如此修为,洞云已然动了好奇zhī心。

  尘虚道长见向来不声不响的洞云师叔突然提出要跟张wèi东过招,心中不禁掀起万丈浪涛。

  尘虚道长虽知道张wèi东乃是同道中人,却万万没想到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值得师叔主动提出较量一番的境界。若果真如此,岂不是比他还要厉害不少了?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