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前辈真人


  练气八层与金丹期根本就不是同个级别上的较量,张卫东不想落了洞云的面子,闻言笑指着他身后,也就是他藤椅所摆放的那棵古松,答非所问道:“zhè棵古松好似不久前受了雷击,伤了根本,不若我帮它一帮,也好让它继续替zhēn人遮阴乘凉。”

  说着张卫东在洞云和尘虚两人不解的目光下,手捏法诀朝天一指。

  如今张卫东修为比起那日在园圃边施展“春风化雨**”还要高了一个境界。一个境界便是一道门槛,便如“鱼跃龙门,过而为龙”一样,可见一旦跨过一个门槛,实力变化、提升是何等的恐怖。又如洞明道长,若筑基门槛跨不过去便是死路一条,若能跨过去便仿若重生。

  如今张卫东已踏入金丹大道,再度施展“春风化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他手捏法诀朝天一指,转眼间,洞云和尘虚便察觉到天地间的气息起了变化,整个院落似乎突然间变得春意盎然,与外面的寒冬仿若成了两个世界。

  接着又有一片云雾聚集在古松之顶,然后窸窸窣窣竟飘下了绵绵细雨。

  “行云布雨!”洞云和尘虚浑身一震,双眼不禁射出骇然之色。

  行云布雨之法,尘虚暂时还没有能力做到,洞云虽能做到,但却需借助法器设坛施法,远不能像张卫东来得zhè般轻松写意。而且他行的是寻常之布雨之法,绝不能像张卫东一样聚拢起如此浓厚纯净的水系元力。

  细雨润物无声,那本已经被雷电劈得生焦的古松枝干竟隐隐冒出了嫩绿的新枝。

  “枯木逢春!”几乎就在洞云和尘虚再度被深深震撼住时,洞明的身影出现在了院落里,两眼同样射出骇然之色。

  不借助外力,如此随意地施展行云布雨之法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没想到zhè雨竟然还能让枯木逢春,zhè等神奇的法术,别说洞云自叹远远做不到,就连差一步就踏入筑基境界的洞明也知道自己跟眼前zhè位年轻人相差悬殊。

  感受到古木重新焕发出浓浓生机。张卫东淡淡一笑,心念一动,法诀一捏,本是笼罩在古松之顶的云雾顷刻间随风散去,好似从来不曾有过,而偌大的院落也再次与外面的寒冬融为一体,再也感觉不到一丝春意。

  “洞明,洞云见过前辈zhēn人!”张卫东才收起“春风化雨**”。洞明和洞云早已走到他面前恭恭敬敬地一躬到底,行的却是道家最正式的稽首礼。

  张卫东只不过因为洞云是尘虚的师叔,不想跟他比试,落了他的面子,zhè才稍微施展一下“春风化雨**”,没想到却引来两位白发苍苍的老道士向自己行大礼,并且还口呼前辈zhēn人,不禁吓得张卫东急忙挪开身子,手早已经往上虚抬发力。嘴上急忙道:“两位zhēn人礼重了,礼重了!”

  张卫东何等境界,他手那me随意一抬。任洞明和洞云功力有多精深,也只能顺着那股力道不由自主地直起身来。如此一来,洞明和洞云越发确信张卫东修为高过他们许多。

  至于尘虚道长此时早已看呆了眼,他是怎me也没想到转眼间自己的同道师弟竟然成了师父和师叔眼中的前辈zhēn人!

  “前辈zhēn人远道而来,洞明有失远迎,实在得罪!”洞明直起身后,言语恭谦地说道。

  “zhēn人,你别再前辈前辈地叫我了,就跟尘虚师兄一样叫我卫东好了。”张卫东面露尴尬之色道。

  他今年才二十三岁。被一百多岁的人叫前辈zhēn人心里zhēn是别扭到了极点。

  “zhè如何使得,前辈乃是得道高人,我等怎好簪越呢?”洞明很执拗地道。

  修行之路便是与天争命,乃逆天之路,本就讲究的是达者为先。而张卫东修为高他们许多。在他们看来自然是年长前辈,他年轻的容貌更坚定了他们zhè种信念。传说中有修为高深的前辈会驻容之术,可葆青春永存,张卫东如今在他们心里无疑就是zhè种懂得驻容之术的前辈。

  张卫东看着眼前两位白发苍苍的老道士眼里透射出来的执着目光,zhēn是欲哭无泪。他zhēn怀疑自己zhēn要再继续谦虚下去,zhè两道士会不会想不开?

  “要不zhè样吧,我现在是一位大学老师,两位zhēn人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叫我张老师好了。”张卫东想了半天,终于给他想到了个折中的办法。

  反正老师说起来也是对教师zhè个职业的特定称呼。

  张卫东zhè话才说出口,便看到眼前的两老道士眉笑颜开起来,脸上的皱纹就像干旱多日的田地一般纷纷开裂开来。

  如今大道中落,道法失传。两位老道士正为生命即将流逝而叹息,没想到尘虚竟然带来了位道法高深的前辈zhēn人。zhè让两位老道士不禁看到了一抹挽住生命的曙光,只是同时却也暗暗发愁该如何讨好眼前zhè位前辈zhēn人,才能让他指点一二,没想到前辈zhēn人倒似乎洞察了他们的心思,竟然主动开口让他们叫他老师。

  老师好啊,既然叫了老师,自然就能名正言顺地请教了!

  “洞明、洞云见过老师。”眉笑颜开之后,两位老道士再次恭恭敬敬地朝张卫东行了一礼,看得尘虚道长急忙也跟在后面行了一礼,只是该怎me称呼张卫东zhè个问题却急得他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显然叫张师弟是不合适了,叫老师似乎也不合适,看师叔和师父的表现,明显zhè个老师还带着另外一层含义在里面啊,于是乎干脆来了个沉默是金。

  好在两位老道士现在心思不在尘虚的身上,倒也没注意到zhè些细节。

  “两位客气了。”张卫东见两位老道士zhè声老师叫得比自己学校里的那帮学生还要恭敬,不禁头皮阵阵发麻,突然有些后悔来青城山。

  “老师请。”两位老道士哪管张卫东头皮发麻不发麻,见张卫东始终客气亲切有加,不禁越发得心花怒放。

  既来之则安之,张卫东知道zhè个时候后悔也迟了,只好在两位加起来有两百多岁的老道士陪同下,朝道观后院走去。

  沿着曲径穿过翠绿竹林,张卫东来到了那日洞明炼丹的木屋。

  穿过木屋的门,张卫东看到了架在柴火上的丹炉。那丹炉似金非金,张卫东也不知道是什me材质炼制而成的,但隔着那丹炉有十多米张卫东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丹炉里跳动的火元力。

  莫非zhè就是法器吗?张卫东信步走到丹炉边,然后把手按在丹炉上。

  手一贴到丹炉上,张卫东便感到一股澎湃活跃的火元力扑面而来,冷不丁差点被zhè股热浪给烫了一下,好在丹田里的那颗火金丹突然亮了起来,瞬间就把zhè股热浪给吞噬得一点不剩。

  zhè炼丹炉看来还是有点名堂的,看来青城派以前还是有厉害的修士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如今却凋零得如此厉害,张卫东把手收了回来,心中若有所思。

  “老师,zhè炼丹炉是我青城派一位炼丹祖师留下来的,据说有不▲少妙用,不过因为四百年前那场浩劫,如今大道中落,道法失传厉害,zhè丹炉的用法大多也失传了。”洞明走上前来说道,眼里流露出一丝缅怀感伤。

  大道中落,他洞明说起来也是生不逢时啊!

  原○来修zhēn界四百年前有过一场浩劫,以至于现在大道中落,道法失传厉害,张卫东闻言终于有点明白过来,为什me青城派连zhè等丹炉都有,却连个筑基期的修士都没有了。

  想到筑基期,又想起尘虚道长电话里说的话,张卫东看了洞明一眼,已然明白他为什mezhème急切地想炼丹了。

  年事已高,生机将尽,只有踏入筑基期方才有机会再度与天争命。如今洞明处于练气期,天地灵气贫乏,任他再努力修炼也是赶不上死亡的脚步,只有借助炼丹一途,看看是否能扭转乾坤,突破练气期。

  想明白其中缘由,张卫东不禁有些可怜起洞明等人处境,若重不曾踏入zhè条路,或许不会有此念头,但既然已经隐隐窥到一丝长生之道,也为此苦苦执着追逐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发现是南柯一梦,个中滋味确实难受。

  此时的张卫东却没有想到,他其实也已经走在寻求长生不死的道路上,只是他本就从没有过zhè等野心,又恰好是以五行相衡之躯修炼大混沌五行功法。天地灵气虽是贫乏却只在最初那段时间对他影响最为厉害,到了如今丹田内五行相生,自成一小天地,天地灵气贫乏对他的影响却远不如洞明等人zhème大。至于道法失传,对他就更不是什me问题了。五帝zhēn经浩浩渺渺,包罗万象,比起任何一派的传承都要浩瀚上许多。所以洞明等人每时每刻都在执着长生不死,每日修炼不懈,但张卫东从来没执着过长生不死之事,却也是每日坚持不懈地修炼。冥冥中,张卫东zhè等心境,反倒刚好附和道家清静无为却又有为的心境。

  无为而有为,道家修炼最重一个“无”字,并不是说要zhēn正无为,乃是心要做到无为无欲,但行动上却要有为。便如赛场上比赛,不能把心思老盯着输◇赢结果,最关键的是如何心无旁骛地尽心去比赛。

  “zhè丹炉确实妙用不少,若能启用,炼丹之事当可事半功倍。”张卫东看着丹炉说道,眼中闪烁着思索的目光。

  ---------------◇----------

  月票再给力一些啊,就差二十七票就冲上都市月票榜单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