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天塌下来老师也帮你顶着


  “是的。如果没其tā事情的话,你去忙吧,我手头还有份报告要赶。”秦虹jiāo授收起纷乱的情绪,语气平淡地道。

  张wèi东看了秦虹一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点点头起身离去。

  说什么呢?tā本就不是个善于言辞的人,况且秦虹jiāo授又摆chū这么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情!

  离开秦虹jiāo授的办公室,张wèi东心情微微有些低落,不管是结婚也好,离婚也罢,张wèi东更喜欢看到的是以前那个秦虹,工作严谨,态度庄严但偶尔却又会散发chū成熟女性特有的妩媚和温柔。

  只是张wèi东却发现,自己空拥有一身飞天遁地的本事,但在处理人感情方面却委实弱得可怜,竟愣是xiǎng不chū怎么劝导秦虹jiāo授的话。

  正心情有些低落地在过道里走着,张wèi东看到实验室的门突然被打了开来。环工学院学生会主席吕雅芬脸色苍白,还挂着泪珠从里面跑了chū来。

  吕雅芬今年大四,目前正在跟张wèi东做毕业论文。因为和隋丽等人一样心中都极为仰慕张wèi东,吕雅芬自从跟张wèi东做实验开始,就一直很是勤快,这让张wèi东轻松了不少,不少简单的实验也都交给她来做。

  “咦,雅芬,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急匆匆的?”张wèi东拦住问道。

  “哇,老师,我,我爸chū事了!”见是心中最敬爱最仰慕的张老师,吕雅芬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一下子就扑到张wèi东的★怀里,眼泪就像雨一样哗啦啦地往下流。

  吕雅芬身材高挑,凹凸有致,脸蛋又长得像香港明星周海媚,是学院里不少男生的梦中情人。张wèi东和吕雅芬等人认识,就是因为有人见吕雅芬长得漂亮,见色起歹心,●为此张wèi东还跟混混们打了架。还平生第一次进了派chū所。要是换成以前,张wèi东被吕雅芬这样抱着,免不了有些不习惯和尴尬,但今日却只有关心和心疼。

  “别着急,别着急,告诉老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天塌下来老师也帮你顶着。”张wèi东轻轻拍着吕雅芬的后背安慰道。

  “海盗,我刚刚听说我爸在的那艘货船被索马里海盗劫持了!”吕雅芬哽咽道。

  张wèi东闻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tā还真没xiǎng到事情竟然会扯到索马里海盗上,不过万幸的是,据说索马里海盗一般是要钱不要命,只要肯支付赎金,tā们是不会杀人。只要人还活着,张wèi东就有办法。刚才听到吕雅芬说她爸chū事,张wèi东唯一担心的就是tāchū意外死了。

  “不要急,既然你爸是被海盗劫持了,你急也是没用的。这样。我们到明镜湖边,你详细跟我讲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后我再xiǎngxiǎng办法。”张wèi东拍拍吕雅芬的肩膀说道。

  一个女学生抱着老师的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不知道的人还真容易胡思乱xiǎng。

  “老师,这事你真能xiǎng办法吗?”吕雅芬听说张wèi东要帮忙xiǎng办法,猛地抬起头,还噙着眼泪的双眼不敢置信地仰望着张wèi东。

  刚才吕雅芬也只是因为张wèi东问起,这才说起她爸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事情,其实对张wèi东她是不抱什么希望的。

  索马里★海盗啊,对于她这样还没走chū校门的学生来说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人,就算知道张wèi东不是普通人可比。吕雅芬也从来没xiǎng过在这件事情上tā能帮上忙。否则刚才吕雅芬也就不会流着眼泪急匆匆离开,而是应该◆hǎidàoā,duìyútāzhèyàngháiméizǒuchūxiàoméndexuéshēngláishuōshìduōmeyáobúkějíderén,jiùsuànzhīdàozhāngwèidōngbúshìpǔtōngrénkěbǐ。lǚyǎfēnyěcóngláiméixiǎngguòzàizhèjiànshìqíngshàngtānéngbāngshàngmáng。fǒuzégāngcáilǚyǎfēnyějiùbúhuìliúzheyǎnlèijícōngcōnglíkāi,érshìyīnggāi先找张wèi东了。

  “老师我既然说能xiǎng办法,那就一定会xiǎng办法。好了,现在你先别急着哭,我们先到外面把事情说清楚。”张wèi东以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目中射chū慑人的光芒。

  自己学生的父亲都敢劫持,别说是索马里海盗了,就算美国布置在那一带海域的第五舰队如果敢动张wèi东学生的父亲,张wèi东都敢去闯一闯。

  虽说心中依旧觉得希望渺茫,但chū于对张wèi东◇那份潜意识里根深蒂固的信任。吕雅芬还是松开张wèi东的腰身,轻轻抹了把眼泪。

  张wèi东见吕雅芬总算不再抱着自己,暗暗松了一口气。人言可畏,这里可是学院大楼,最怕的是被苏凌菲那个女人看到,指不定又要联xiǎng到哪里去了呢!

  这世间的事情说怪也怪,张wèi东怕什么,偏生还就来什么。

  吕雅芬刚刚松开张wèi东的腰身,抬手抹眼泪时,迎面楼梯口苏凌菲突然冒了chū来。

  苏凌菲一冒chū来,目光就落在了两人身上。不过吕雅芬这时候心系父亲的安危,只知道抹眼泪,而张wèi东的手却因为刚才宽慰吕雅芬的缘故,还搭在她的香肩上。

  一个女孩子在抹眼泪,另外一个男人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像是在安慰什么,xiǎng不让人联xiǎng到一些事情也难,尤其张wèi东在苏凌菲心目中本就有着极为“光辉”的形象,xiǎng让苏凌菲不联xiǎng到一些事情那就更难了。

  苏凌菲恶狠狠地刮了张wèi东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跟tā们擦肩而过。

  感受到苏凌菲从身边经过时带过的一阵冰冷杀气,张wèi东嘴角忍不住抽了抽,tā就xiǎng不通为什么每次这种事情总是能够遇上苏凌菲呢!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是去xiǎng这些无聊事情的时候,张wèi东再次拍了拍吕雅芬的肩膀道:“好了别哭了,我们chū去说。”

  学院大楼就隔明镜湖边不远,跟着张wèi东走到明镜湖边时,吕雅芬已经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中渐渐缓过神来。

  “我也是刚刚接到家里的电话才知道的,听说劫持事情一个星期前就发生了。现在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好像一开始是在谈判赎金的,现在突然不谈了,听说是因为被政府知道了,不允许这种支付赎金的行为,而是要采取向索马里政府施加压力和军事营救的手段。我听说那些海盗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要是因为政府插手惹怒了tā们,那我爸爸,我爸爸……”吕雅○芬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张wèi东平时虽然不怎么关心时政,但对大名鼎鼎的索马里海盗还是知道一些。知道索马里海盗劫持船只的唯一目的就是财,劫持之后往往会直接跟船东联系,要求赎金。这个时候□▲船东一般也会采取私底下跟索马里海盗谈判的手段,一方面是chū于对船员等人生安全还有货物安全的考虑,另外一方面也怕买卖变成一场枪战,惊动保险公司,把海运保险费调成天价。但处于国家层面的考虑,尤其中国还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tā们是绝对不愿意向海盗犯罪集团低头的,这是有关国家尊严的问题。但另外一方面,索马里海盗又是个非常难对付和心狠手辣的犯罪团伙。一旦tā们遇到情况,会把被劫持的人员放到甲板上,如采取强硬手段就杀死被劫持人员。为保护被劫持人员的生命安全,国家的营救行为万万却又很难获得成功。而一旦发生人员伤亡,那瞬间可能就会把政府推上风尖浪口,可谓进退维谷。

  所以听说政府已经参与进来,张wèi东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如果仅仅只是赎金问题,张wèi东倒相信凭自己现在的人脉,就算吕雅芬父亲所在的公司不愿意支付高额赎金,tā也能筹集到这笔钱,先把人救下来再说。一旦人员安全之后,索马里海盗当然只能等着迎接张wèi东的报复。但如今既然政府已经插手,估计国际上也早已经传得纷纷扬扬,不说政府肯定不允许你私底下交易,就算交易成功了,人员也安全了,中国的国际名声肯定也要受到一定损害。

  张wèi东虽然更看重的是人的生命,至于什么名声tā反倒觉得是其次。一个国家如果连自己国民的生命安全都无法保全,名声要来又有何用?不过身为一名中国公民,不管怎么说,张wèi东还是有国家荣誉感的。现在既然政府已经插手这件事情,张wèi东更希望的是找到两全其美的方式,而不是直接支付赎金。当然也不是坐看军方的营救行动,tā是绝对不允许吕雅芬的父亲chū现生命危险的!

  “傻丫头,别哭,老师会xiǎng办法的,你要相信老师!”张wèi东见吕雅芬落眼泪,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忍不住主动把她揽在怀里,轻声安慰道。

  不远处,学院大楼303办公室,苏凌菲站在窗户口看着吕雅芬趴在张wèi东的肩膀上哭,雪白的贝齿不禁咬紧了红润的嘴唇。

  或许是张wèi东的安慰起了效果,也或许是张wèi东的胸怀给她了吕雅芬一份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吕雅芬终于渐渐收起了眼泪,只是心中的担忧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像眼泪一样收起来。

  张wèi东见吕雅芬不再哭泣,轻轻把她从自己的肩膀上扶起来,然后拿chū了手机。

  为今之计,既然政府已经插手这件事,那么张wèi东希望自己也能参与到这次营救计划。

  张wèi东没有打电话给谭永谦或者楚朝辉,而是直接打给了段威。tā知道这种事情,恐怕谭永谦和楚朝辉都难以说上话。

  ----------------------

  第三更修改后,马上上传。(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