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你对这件事究竟有什么打算?


  吕雅芬被张卫东这么一拍,才猛地意识到自己不仅正趴在老师的肩膀上,而且还跟老师耳鬓厮磨,心中不禁一慌急忙坐直身子,低着头支支吾吾道:“老师对不起,刚才我……”

  说话间吕雅芬偷偷瞄了一眼张卫东的肩膀,发现上面一片湿露都是自己的泪水。刚才因为惶恐无助而变得苍白的脸庞不禁悄然间飞上一抹红晕,在阳光下却显得格外的妩媚。

  “都说了,跟老师我不要这么见外。好了,我先走了,你爸的事情你也不要太担心,一切都会没事的。”张卫东站起来说道。

  “是老师,我也准备回家一趟陪着妈妈。”吕雅芬跟着站起来说道。

  张卫东一声“你爸”又将吕雅芬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中。

  “你妈现在肯定很担心,你回去陪着她也好。实验室的事情你先不用管了,我会跟苏老师说的,让她这几天另外安排人手接替你手头的活。”张卫东点点头道。

  “那老师再见,我爸爸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吕雅芬冲张●卫东深深鞠躬,眼里却再次忍不住闪起泪光。

  “傻丫头,别忘了你是我的学生。”张卫东伸手轻轻擦去吕雅芬眼角的泪水,然后转身朝学院大楼大步走去。

  目送张卫东转身离去的背影,吕雅芬不禁有些●痴了。

  重返学院大楼,张卫东先去了秦虹教授的办公室。

  “有什么事情吗?”秦虹见张卫东刚刚离去没多久又重新折回,美眸再度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似乎有些期待更多的却是害怕。

  “临时有点急事,需要请假几天,具体几天目前还不知道,但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星期。”张卫东直截了当地道。

  虽然秦虹最近一直在回避着张卫东,似乎想拒他千里之外,但突然听说张卫东因为急事要离开一个星期左右,还是忍不住关心道:“要不要紧?”

  张卫东见身为副院长。秦虹教授关心的不是工zuò上的问题,而是他的个人事情,心里不禁一暖,心想,其实她心里还是一直都在关心着我的。

  若是换成别的事情,张卫东这时候倒想趁机跟秦虹提一提,只是去那遥远的索马里海域救人,这种事情却又如何能提起。

  “不要紧。只是些突发急事,不去不行。”张卫东轻描淡写道。

  秦虹教授见张卫东故zuò轻松,想继续追问一句,只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那你小心点,工zuò上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安排好的。”

  “呵呵。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张卫东起身笑道。

  “有本事也小心一点。”见张卫东提到本事,隐隐中秦虹反倒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下意识站起来送张卫东到门口,出奇温柔关心地道。

  感受到秦虹教授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张卫东不禁怦然心dòng,很想紧紧拥抱她一下,但最终还是点点头道:“我会的。”

  离开秦虹教授办公室后。张卫东又回到了303大办公室,刚巧办公室里就苏凌菲一人。

  不过苏凌菲见到张卫东推门进来,可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看,冷哼一声留给他一个冷酷的好脑勺。

  张卫东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无奈绕过桌子走到苏凌菲面前。

  “不陪着吕雅芬,回来干嘛?”苏凌菲见张卫东像个无赖一样站到自己面前,忍不住瞪眼道。

  “回来是有些事情需要跟你交代一下。我临时有事情可能需要离开几天,对了还有吕雅芬这几天也可能不来实验室了,所以最近这段时间可能要辛苦你了。”张卫东这个时候没心情。也没时间跟苏凌菲扯皮。直接说道。

  “你呀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做事情就不能小心点嘛?你看看。你看看现在惹出麻烦了吧!好在你这个大色狼还算有点良心,知道请假陪她。去吧,去吧,本姑娘只好辛苦一点了,真是的,都年底了,还惹出这种事情来。”苏凌菲见张卫东说请假,而且连吕雅芬的假也帮着请了,忍不住玉指点着张卫东的脑门一阵白眼,心里却莫名一阵酸溜溜。

  这家伙真是个讨厌guǐ,怎么就不能收敛一点呢!

  张卫东听得一阵莫名其妙,不过有一点他是听明白了,苏凌菲苏老师已经准他假了。

  “那行,辛苦你了。”虽然被苏凌菲点着脑门责怪,但不管怎么说到了年底却把一大堆事情丢给苏凌菲,张卫东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的。

  “行了,行了,快去吧。”苏凌菲现在特不想看到张卫东,闻言连连挥手道。

  张卫东狐疑地看了苏凌菲一眼,他是真没想到苏凌菲会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不过此时张卫东却没时间和没心思去细○想这件事,闻言转身便往外走。

  “等等,我听说女孩子做了那个手术之后,要特意注意保暖,还有不宜吃生冷的东西,当然短期内更不能做那事情。对了,还有你小子如果下次再做出这种事情,我非……”张卫东才◆走到一半,苏凌菲又突然把他叫住,嘴里噼里啪啦说出一堆话来。

  张卫东一开始还听得一愣一愣的,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苏凌菲指的是什么事情而言,不禁郁闷得差点就要拿头去撞墙。他就想不明白,眼前这位女人的想象力怎么就这么丰富呢!

  “什么手术不手术的,我真是服了你了,你的想象力不要这么丰富不行吗?”张卫东没好气地瞪眼道。

  “难道不是吗?那吕雅芬刚才趴在你肩膀上哭什么,你们又干嘛一起请假?”苏凌菲见自己想偏了,红着脸反驳道。

  “我是她老师,她家里出了点事情,伤心之下趴在我肩膀上哭一下不行吗?拜托你苏凌菲,思想单纯一点,别这么龌龊行不?”张卫东再次瞪了苏凌菲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你,你说我思想龌龊,我,我!”苏凌菲闻言气得抓起桌上的书本就要朝张卫东扔过去。

  不过手抬起一半,却又缩了回来,看着已经被关起来的房门,苏凌菲却突然扑哧笑了出声,然后嗤鼻道:“没有最好,你以为我想有这种事情发生吗?真是的!”

  张卫东离开学院大楼后,一路往学校大门口走去,走到一半便遇上了鲁啸风派来的车子,鲁啸风也跟着车子赶了来。

  张师叔交代的事情,鲁啸风现在是半点也不敢怠慢的。

  张卫东上了黑色大奔,而鲁啸风这个大老板却被扔在了学校大门口,自己打的打道回府。

  黑色大奔飞驰在高速公路上,张卫东坐在车后座望着路两边飞掠而过的林木,想起苏凌菲这女人超乎寻常的想象力,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不过当想到,苏凌菲明明误会自己,却还这么帮自己,突然又觉得这女人对自己似乎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仗义,甚至张卫东认为用纵容来形容似乎更恰当一些。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张卫东摇摇头,思绪转到了索马里海盗的事情上。

  他不知道段威的能量能不能帮忙把自己推荐给军方这次行dòng的负责人,如果不能,张卫东只好选择自己孤身前往索马里了。只是大海茫茫,索马里更是个错综复杂的地方,光海岸线就有3700公里,面积有637660平方公里,张卫东对那一带两眼一抹黑,真要孤身前往,在没有熟悉人的带路下,想找到海盗窝还有安然救出吕雅芬父亲等人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奔驰车开得很快,在中午十二点钟左右就将张卫东送到了省委大院门口。

  奔驰车没有省委大院的出入证是不能入内的,不过段威的秘书程阳早已经在省委大院门口等着张卫东。

  司机经常跟着鲁啸风出入一些场合,倒也认得谭永谦昔日的秘书程阳。当然如今的程阳今非昔比,已是省委副书记段威的一秘,就算吴州市委书记、市长见到他都要客气几分。司机见程阳这样的人物都在省委大院门口特意恭候张卫东,不禁暗暗吃惊,心想,这年轻人的架子怎么这么大,不仅鲁总要亲自去吴州大学接他,就连省委副书记的秘书都特意在省委大院门口等他。

  “张师傅就停在门口好了,不用开进去了。”张卫东见程阳已经在门口等着,便对司机说道。

  司机稳稳地把车子停在省委大院门口,不等他下车,程阳早已帮忙拉开了车门,并且还伸手搁在车门上面,似乎生怕车蓬顶会碰到张卫东的脑袋似的。

  “谢谢你了张师傅,我这里没事情了。”张卫东拍了拍司机的肩膀,然后下了车。

  当张卫东到常委三号楼时,段威早已大刀金马地坐在沙发上等着他。见他进来,神色严肃地起身跟他握了握手,然后又重新大刀金马地坐回沙发。

  “卫东,因为这件事情不比寻常,电话里三言两语讲不清楚,所以我请你到这里来。现在你说说看,你对这件事究竟有什么打算?”落座后,段威表情严肃地问道。

  -------------------------

  又是新的一周开始,求推荐票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