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授业恩师


  张卫东见老道士被自己沉着脸说了一句,马上jiù不再折腾自己,不禁暗自摇头哭笑不dé。

  你说,这个老头子也是的,好好跟他讲话,他不听,非要被我骂一下才舒服,这算是哪门子事情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老道士终于消停了,张卫东也松了一口气,抬头朝唐老等人看去。却见唐家老少一家人,还有段威等人双眼都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好像他是个妖怪一般。

  dé,刚让老道士消停,这边又开始了!张卫东心里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有些恼huǒ地偏头瞪了老道士一样。

  都是这个老家伙惹出来的!

  可是张卫东却忘了,老道士现在心里正跟打鼓似的,哪经dé起他“老人家”这么恼huǒ地一瞪。张卫东不瞪还好,一瞪他当然以为张卫东在责怪他让他“老人家”在外面等半天啦!

  “老师……”洞明老道士脸色一白,腿一软又想着跪下来请罪了。

  张卫东一见老道士白白的胡子一抖,老道士眼▲泪没掉下来,他倒想掉下来。

  这老家伙还真没完没了了!

  好在张卫东早已有经验,老道士双膝刚一弯,jiù感到一股力量阻止了,耳边响起张卫东凝聚成线的声音:“行了,我没怪你的意思。你要是■真跪了,我可jiù怪你了。”

  洞明闻言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重新老老实实站在张卫东的身边靠后一些。

  “咳咳,唐老你好。冒昧打扰还请不要见怪。”张卫东走到还在发呆的唐老面前,干咳两声道。

  “咳咳,不会,怎么会呢,老神仙是我的老前辈老朋友,张,张先生既然和他是朋友。自然也jiù是我的朋友。”唐老终于缓过神来,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因为刚才他好像听洞明老神仙叫张卫东老师来着,饶是唐老大风大浪见多了。一时半刻也都不知道该用什么称呼来称呼眼前这位小年轻较为合适。

  叫前辈或者小神仙显然是不合适的,他看起来年纪这么小,他老人家怎么说也是开国将军啊!可不叫前辈或者小神仙。人家老神仙一百一十八岁的高龄都还管人家叫老师,自称弟子呢!

  好在唐老总算是见过场面的大人wù,很快jiù给他想出了个“先生”的称呼。

  jiù算如此,段威这个省委副书记听了,也差点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中华大地,能当dé起他老人家先生称呼的又有几个?更别说张卫东这样的毛头小年轻了。

  不对,等等,唐老刚才叫那个精神病老头什么来着?老神仙?乱了,乱了。我◎的脑袋全乱了!

  段威这位掌管着数千万老百姓的省委副书记,突然发现自己的脑子在面对这么件事情时,似乎比平时呆滞了许多,完全没办法正常运转。

  唐兴中等人闻言虽然没有段威那么夸张,心里却◆■郁闷dé一塌糊涂。jiù这么一个小年轻,自己的父亲,堂堂开国老将军竟然还dé称他一声先生。当然最郁闷的应该是属于唐国锐这个唐三代中的领军人wù。

  唐国锐一直以为自己年轻有为,乃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今天才发现,跟张卫东一比。自己竟然什么都不是。

  人家可是连爷爷都要尊称一声先生啊!

  若jiù是这样倒也罢,偏生洞明这个老道士死心眼,他见唐老把自己跟张卫东相提并论,心里那个惶恐☆啊,急忙低声提醒道:“小唐,这位是我的授业恩师啊!”

  咚!领教过洞明老神仙厉害功夫的唐兴强闻言一个脚没站稳,脑袋瓜重重地磕在了大门上。

  授业恩师!老天,这怎么可能呢?老道士一百一十八岁了,那眼前这位小年轻多少岁,难道也一百多岁了?这也太妖孽了吧!而且,老天,我刚才竟然还和他比手劲来着!

  一想起后者,饶是唐兴强面对全军将士都能威风凛凛,此时后背也冒起了冷汗,刚才他“老人家”要是小手那么轻轻一捏,我这手可不jiù废了?

  唐老额头也隐隐冒起了冷汗。洞明在抗战年代曾经救过他的命,还教过他几手武功,可以说没有洞明jiù没有他唐老的今天,而且洞明的岁数也确实比他大不少,称他一声前辈也不算过分,唐老觉dé洞明仙风道骨,一把年纪了还精神矍铄,jiù没称他前辈,改叫老神仙。

  现在可好,老神仙煞是较真地提醒他,张卫东是他授业恩师,他若再先生先生叫jiù明显见外了。

  可不叫先生叫什么呢?前辈?小神仙?

  张卫东见洞明这个老道士jiù知道添乱,恨不dé一脚把他给踢飞了,心想你不闭着嘴巴,难道还有人把你当哑巴不成?

  “唐老你别听洞明的,我和洞明是同道,互相探讨过,算不dé授业恩师。”说着张卫东给洞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添乱。

  这回洞明倒终于有点开窍了,闻言没再乱插嘴,只是心里却不以为然,都提点我跨过练气期,还教了许多炼丹之术,这不算授业恩师那什么才算授业恩师?

  而唐老等人听了,却越发心惊。dé,洞明这样的老神仙想认人家为师,人家还不愿意呢,莫非论道行这年轻人比老神仙还要厉害许多吗?

  见洞明不再乱插嘴,张卫东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道:“我很早的时候jiù听过你的英雄事迹,心里可一直敬仰着你,没想到今日能有幸跟你老见面。”

  唐老万万没想到连老神仙都要厚着脸拉上授业恩师的关系的大人wù,竟然会说出敬仰自己的话,一开始是听dé一愣一愣的,好像在听天书一样。等他回过味来,一颗心忍不住jiù激情澎湃起来,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指挥千军万马冲向敌营的战争年代。

  唐老这辈子也不知道听过多少恭维的话,耳朵的老茧都听厚了。但只有今天张卫东这句话恭维话,听dé他爽到了极点,整个人都差点要飘起来。

  知己啊!果然是神仙般的人wù,眼光jiù是不一样啊!

  唐兴中等人向来坐在高位俯视别人惯了,但今天却突然冒出一个只能让他们仰望的年轻人,这对他们还真不是一般的打击。张卫东这句话,总算让他们郁闷的心情舒服了一些。

  “不敢当,不敢当,张先生,老神仙这边请,这边请。”唐老因□为心情激动开心,满脸的褶皱都散了开来,老当益壮地亲自在边上引路,看dé段威走路都是一飘一忽的,要知道,现如今整个共和国能当dé起他老人家亲自引路的估计不是躺在床上走不动jiù是早已经去见马克思老人家了●啊!

  一行人又重新回到了正房客厅。

  本来唐老和洞明是分宾主并排坐在正中上首的,如今有张卫东在,洞明哪敢坐那个主宾位置,若不是张卫东朝他使了个眼色,他都准备在张卫东身后站岗的。

  唐老见自己和张卫东并排坐在上首,洞明这个老神仙却在下面陪坐着,这么多年了,再一次重温到了如坐针毡的滋味。而下面那帮人,除了洞明觉dé理suǒ当然之外,其余人看着张卫东那张年轻dé不像话的小白脸,再看看唐老,心情复杂dé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述。

  这要是传出去,一个小毛孩竟然跟唐老并排而坐,唐兴中等一干**只能在下面陪坐,估计整个中国政坛都要震上一震啊。

  好在这里是唐家,闲杂人等根本进不来。

  “张先生。”大家都落座后,唐老主动开口道。

  “唐老你是老英雄,你一口一句张先生的我可受不起,还是直接叫我卫东吧。”张卫东打断道。

  “这如何使dé,你和老神仙……”唐老闻言急忙摆手道。

  “没什么使不dé的,我和洞明是因道结缘,交的是另外一种关系。但我本是俗人一个,从小是听着你的英雄事迹长大的,你要叫我先生,我真受不起啊!”张卫东再次打断道。

  段威见张卫东一再打断唐老的话,冷汗都差点要冒出来,到现在他还搞不清楚那个曾一度被他误认为是精神病人的老道士到底是什么来头。

  唐老听到这里倒有点糊涂了,忍不住求证道:“莫非你年纪比我还小?”

  “哈哈,那是当然,要不然怎么是从小听着你的英雄事迹长大呢?”张卫东笑道。

  “可是你和老神仙?”唐老听说张卫东年纪比自己小,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这要是一百多岁,两百来岁的人还▲长成张卫东这副小白脸德行,唐老心里的压力还真不是普通的大啊。

  “dé道有先后,我比洞明早一步悟透了些天地玄机,自然便走在他的前头,这和我的年纪小并不矛盾,唐老想多了。”张卫东淡淡笑道。
  张卫东虽是说dé随意,唐家上下可是听dé心惊胆战的。洞明已经这么厉害了,听张卫东的意思却是比他还厉害,suǒ以虽是年轻,洞明还dé尊他为师。

  那他要是到了洞明这样的年纪,那dé厉害到何等程度啊?唐兴强再次感到后背有些凉飕飕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