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借势的意义】(4)


  张扬正要发火的时候,王忠科却说话了:“让他打个电话也是应该的,zhè种事情,还是要首先通知一下家人的”王忠科之所以表现的zhè样通情达理有他自己的原因,无论是张扬还是左晓晴,他们的穿着打扮都◇bú是普通家庭出身,张扬敢于在保卫科闹事,证明他的身后十有**有所依仗,左晓晴和洪玲是从江城到春阳的长途车上失窃的,保bú齐她们都是江城某位干部的子女,春阳只bú过是江城的一个县,在王忠科看来江城随便◇búshìpǔtōngjiātíngchūshēn,zhāngyánggǎnyúzàibǎowèikēnàoshì,zhèngmíngtādeshēnhòushíyǒu**yǒusuǒyīzhàng,zuǒxiǎoqínghéhónglíngshìcóngjiāngchéngdàochūnyángdezhǎngtúchēshàngshīqiède,bǎobúqítāmendōushìjiāngchéngmǒuwèigànbùdezǐnǚ,chūnyángzhībúguòshìjiāngchéngdeyīgèxiàn,zàiwángzhōngkēkànláijiāngchéngsuíbiàn一个干部,级别都是bú小的,他虽然在心里偏向韩传宝,可毕竟在表面上还要做出公平公正,维护一个警务人员的光辉形象,再说了调查清楚张扬的真正背景,然后他也好考虑zhè件事该如何处理

  张扬得到允许后,就利用保卫科的电话先给李shū记的司机刘海涛打了一个传呼

  说来刘海涛也真是倒霉,星期天忙活了一整天,zhè晚上吃晚饭早早上床,正跟老婆做预热运动的时候传呼又滴滴响了起来,气得他老婆柳眉倒竖,恨bú能把传呼给他摔了

  刘海涛一脸的痛苦,麻痹的,zhè日子真bú是人过的,陪着笑脸从床上撤了出来,看了看号码有些陌生,还是拿起电话回了过去

  “小刘吗?我是张扬”

  刘海涛愣了好半天才想起张扬是哪个,姥姥的,你小子也敢叫我小刘刘海涛气得险些把电话卡上,可马上又想起李shū记和zhè个张扬的关系可是非同一般,当司机的虽然地位比领导低了bú少,可考虑的事情却一点儿也bú少,刘海涛强忍着怒气,悄悄调整了一下情绪:“张扬啊,找我有事吗?”

  张扬zhè才把刚刚发生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最后又加了一句:“小刘啊,你帮我给李shū记联系一下”

  刘海涛暗骂了一句,屁大点事儿也要和李shū记联系,要是让李shū记知道少bú得又要骂自己一顿,他问明处理事情的是谁,心中也有了主意

  张扬打电话的时候,王忠科一直在旁边支愣着耳朵听着,当听到李shū记的时候他内心bú由得颤抖了一下,春阳县提到李shū记第一反应就是李长宇可zhè念头也只是稍闪即逝,张扬看起来也就是个二十岁的毛孩子,他跟李shū记又能扯上什么联系?正在王忠科心中嘀嘀咕咕的时候,张扬笑眯眯举起电话:“哪位是王所长?”

  王忠科愣了愣,还是走了过去接过电话听筒,心跳也bú由得加,人家既然直接找到了自己的身上,bú是熟人就是领导,王忠科很小心的喂了一声

  听筒里传来刘海涛bú苟言笑的声音:“王所啊,我是县委李shū记的司机刘海涛啊”

  王忠科知道县委shū记是李长宇,可是并bú知道他的司机叫刘海涛,虽然如此语气上还是表现出相当的客气:“哦你好”

  “zh○è是怎么回事吗?你们是怎么处理问题的啊?bú过是些小事情,何必难为zhè些学生啊,王所,张扬是李shū记的侄子,zhè件事要是让李shū记知道恐怕bú太好”

  王忠科从心底对李长宇是害怕的,可▲是zhè并bú代表着他也害怕李长宇的司机,jiǎ如zhè个电话是李长宇直接打过来的,王忠科肯定会毫bú犹豫的放了张扬他们,可是刘海涛打zhè个电话意义又有所bú同,在王忠科看来,其一,张扬和李长宇的关系并bú怎样,否则他怎么bú直接打电话给李长宇?虽然刘海涛强调张扬是李长宇的侄子,王忠科用屁股想也能够知道,天下间哪有bú同姓的叔侄,其二,刘海涛可能是跟老婆行房之时中途被硬生生打断的缘故,言语间带着欲求bú满的火气,态度明显生硬了一些,而且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zhè种气势放在一个司机的身上就显得有些仗势欺人,王忠科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副科级干部,起码的傲气和尊严还是有的,被刘海涛在电话里一通训斥,顿时勾起了无名火,他也bú知道李长宇的司机是bú是真叫刘海涛?就算你真是李长宇的司机,也bú能用zhè种口气跟我说话,王忠科冷冷笑了笑,bú紧bú慢的说了一句:“你最好亲自过来一趟”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他zhè样的做法也无可厚非,麻痹的,电话里我又看bú见你是什么样,谁知道你狗日的是bú是跟张扬合伙来骗我?jiǎ如你真的过来,证明是李长宇的司机,老子给你zhè个面子,jiǎ如你bú敢来,证明你压根就是一骗子,老子把zhè笔帐算在张扬的头上

  刘海涛听到对方挂上了电话,登时就怒了,一个派出所小所长竟然敢挂自己的电话,就是县公安局局长也bú敢zhè样做啊,越是领导身边的小人物,往往就越是爱惜脸面,刘海涛感到被人无视了,zhè种无视恰恰触及了他忍耐的底线他一言bú发的穿好衣服,zhè件事已经bú仅仅是张扬的问题,现在等于zhè个名叫王忠科的小所长公然向自己提出了挑战

  刘海涛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要去见识一下zhè个张狂的小所长,看看究竟是谁bú给自己刘某人面子

  老婆刚刚有了点湿度,就zhè么被吊在半空中,心里当然有了些想法,抓起枕头愤怒的向刘海涛扔了过去:“走了就bú要回来,跟你的李shū记去睡”

  刘海涛愣了一下,老婆的zhè句怨言反倒提醒了他,自己就zhè么冒冒然前去挑战小所长,虽然是为李shū记办事,可做好事也总得让人知道bú是?再说了,zhè小所长似乎很bú给自己面子,万一他当面再给自己一个钉子碰怎么办?县委shū记的司机素质就是bú同,考虑问题远比一般人为全面,刘海涛很快就做出了一个决定,zhè件事还是先征求一下李shū记的意见

  李长宇也是刚刚睡下bú久,接到刘海涛的电话明显有些bú高兴,刘海涛虽然隔着电话,也从语气中察觉到他的bú满,内心bú安之余又有些暗自高兴,他甚至想象出李shū记也正在缴纳公粮的半途,你的人bú让我素净,老子也bú让你素净,活该倒霉也只有在内心中司机小刘敢那么意淫两下

  【目前度是为了配合shū榜,上架后度肯定会加快,希望兄弟姐妹们收藏推荐支持鲜花啦,打赏啦也是越多越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