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万里官途始于足下】(3)


  【顶顶健康,晨起求票】

  理想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一个rén,左晓晴和洪玲全都觉察到了发生在张扬身上的变化,张扬从薇园出来的时候就显得喜气洋洋,得意非凡rén逢喜事精神爽,张扬虽然知道官场中rén应该喜怒不行于色,可咱还没正式走入官场呢,何必要故意装的高深莫测

  宿舍前分手的时候,张扬开口道:“明天开始我就不去医院实习了,以后也不去了”

  左晓晴和洪玲都是微微一怔,知道张扬和县委书记的关系之后,她们当然不会想到是医院要把张扬驱逐出境,洪玲好奇的问:“可是你还没有拿到实习鉴定啊”

  张扬掩饰不住唇角的那丝得意:“小问题”

  “那你打算干什么?”洪玲凡事都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嘿嘿,暂时保密”

  左晓晴打了个哈欠:“困了”

  悲伤适合独自体味,可欢乐往往是需要别rén分享的,张大神医看到左晓晴漫不经心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些郁闷,原本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就像**即将达到**却突然被rén从床上拖起来一样,张扬有些不爽,咧咧嘴:“再见……”

  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发现除了左晓晴自己还真没有什么朋友,这◎▲么高兴的事儿让他找谁去分享?只能又停下脚步:“左晓晴”

  左晓晴仍然站在那里,并没有移动脚步,黑色的美眸荡漾着平日并不多见的狡黠:“什么事?”

  “那个啥把你呼机号给我”张扬大咧咧地说◇megāoxìngdeshìérràngtāzhǎoshuíqùfènxiǎng?zhīnéngyòutíngxiàjiǎobù:“zuǒxiǎoqíng”

  zuǒxiǎoqíngréngránzhànzàinàlǐ,bìngméiyǒuyídòngjiǎobù,hēisèdeměimóudàngyàngzhepíngrìbìngbúduōjiàndejiǎoxiá:“shímeshì?”

  “nàgèshábǎnǐhūjīhàogěiwǒ”zhāngyángdàliěliědìshuō

  左晓晴qīngqīng咬了咬下唇这厮真是可恶啊平日里单独相处地时候他也想不起找自己要呼机号今天洪玲在场他不知哪根筋不对突然想起了这件事要知道自己地呼机号除了少数几个同学知道还从未主动给过男生难道他是故意这样做非要让洪玲知道自己对他与众不同?出于女孩家地矜持左晓晴本想当场拒绝他可是想起张扬刚才地话心中又产生一丝莫名地慌张假如拒绝了他也许明天再也见不到他了

  左晓晴小声将呼机号码说▲了出来然后转身走向楼梯根本不去看洪玲错愕惊奇地表情

  从左晓晴把传呼号交给张扬地那一刻起她就开始期待张扬会打来可是张扬地行事实在可以用出rén意料来形容从那晚起张扬又神秘失踪了直到周日左晓晴从☆▲了出来然后转身走向楼梯根本不去看洪玲错愕惊奇地表情

  从左晓晴把传呼号交给张扬地那一刻起她就lechūláiránhòuzhuǎnshēnzǒuxiànglóutīgēnběnbúqùkànhónglíngcuòèjīngqídìbiǎoqíng

  cóngzuǒxiǎoqíngbǎchuánhūhàojiāogěizhāngyángdìnàyīkèqǐtājiùkāishǐqīdàizhāngyánghuìdǎláikěshìzhāngyángdìhángshìshízàikěyǐyòngchūrényìliàoláixíngróngcóngnàwǎnqǐzhāngyángyòushénmìshīzōnglezhídàozhōurìzuǒxiǎoqíngcóng江城返回春阳县地途中才收到了张扬地信息:“今晚六点半知味居吃饭必须来”

  这信息根本没有任何地商量余地左晓晴心中这个气啊你说去我就去啊?我是你什么rén?恨不能当场把传呼给摔了

  “小晴什么事啊?”说话地是她地表哥田斌上次地事情终究还是传到了田庆龙地耳朵里虽然没有造成任何地后果田庆龙还是大发雷霆一个电话直接敲打到春阳县公安局长邵卫江地头上邵卫江也是接到电话后才知道当事rén中还有田庆龙地外甥女心中这个怒啊向田庆龙说尽了好话保证处理有关rén员这才算作罢田庆龙是极其疼爱这个外甥女地这周左晓晴回去以后他shè宴为左晓晴压惊又让儿子田斌亲自开车把左晓晴送回春阳

  田斌虽然只有二十五岁,却已经是开发区铁刹山派出所所长,他的性情和他老子也有七分相似,为rén极其强势,在开发区就算是分局局长也要给他几分面子,有传言年内他就会升任开发区分局副局长他此次前来的任务不但是护送左晓晴回来,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那就是拜会春阳县公安局长邵卫江,田斌嘴里虽然不说什么,可是心里却有些觉得老爷子这次有些小题大做,几个蟊贼而已,值得他费这么大肝火?田斌在外面虽然呼风唤雨,可是在他父亲田庆龙面前却是老老实实,直到现在,田庆龙但凡看不过眼的时候,还是对他拳脚相加,不打不成器,江城市公安局长如是想

  听到表哥问自己,左晓晴洁白的俏脸瞬间变得有些绯红,老田家都是警察出身,侦查是他们的强项,田斌从她突然变得忸怩的表情已经察觉到其中的微妙之处,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谈朋友了?”

  “哥你胡说什么?”

  田斌笑了起来,老左家男孩不少,可女孩就左晓晴一个,他们田家也是一样所以左晓晴不但是老左家的掌上明珠,也是他们老田家的宝贝公主,在他眼里,父亲对她的呵护甚至要比自己还要多一些,田斌虽然比左晓晴只大三岁,可是他的社会阅历要比这个刚刚迈出校园的小表妹多上许多,他知道左晓晴的未来早已被小姨妈shè计好了,这位小表妹注定要嫁入大富大贵之家,成为名门少奶的以田斌对左晓晴的了解,她性情内向温和,从来都是个听话的小女孩,在个rén的感情问题上应该不会脱离父母既定的轨道田斌从反光镜里还是敏锐捕捉到了左晓晴的薄怒qīng嗔,作为一个情场上的老将,田斌敢断定,这小表妹肯定是情窦初开了他qīngqīng咳嗽了一声,前方已经是春阳县城收费站,田斌冷冷看了看卡口的收费员,那收费员顿时◇感受到来自田斌的强大杀气,伸出的小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之中,然后乖巧的打开了路障

  左晓晴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哥,你能不能不要摆出这幅凶神恶煞的面孔?”

  “职业病,习惯了”田斌笑了笑,○话题忽然一转:“许嘉勇今年暑假就要回来了”

  左晓晴脸上的笑容悄然收敛,田斌口中的许嘉勇是他的高中同学,也是她父母看好的未来女婿,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他是江城市现任市委书记许常德的儿子,许嘉勇眼前在英国剑qiáo学习经济,在江城市诸多太子爷中是最为出类拔萃的一个,以许嘉勇的家世和学问,早已成为江城无数少女眼中的梦中情rén,可是许嘉勇自从偶然见到左晓晴之后,便无可抑制的喜欢上了她,说起来他们之间的相识还是因为田斌的作用,所有长辈都对许嘉勇和左晓晴的发展持默许的态度,只可惜左晓晴却始终表现出懵懵懂懂的小女孩模样,无论公开或者私下从未对许嘉勇有任何特别之处

  田斌在心底是极想促成这桩婚姻的,假如真的能够成功,那么他们几大家族之间将通过婚姻的纽带联系的为紧密

  ◎****************************************************************************************************◎********************************************************************************

  【友情提醒,看完投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