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女主播的反击】(5)


  【年快乐,最后一章公众奉献给你年的礼物,零点上架,将会爆发万字以上的,敬请期待】

  春宁小区距离电视台也就是一公里多的距离,平时她都是步行上班,小区虽然不大,可是胜在宁静,里面绿地众多,修整的极为干净{泡.书首.发}

  张扬扶zhe海兰下了汽车,抢先把钱给付了

  海兰摆了摆手,让张扬现在就回去,张扬看zhe她没走出两步,脚下却是一滑,海兰发出一声娇呼,左脚不慎扭到了,人如果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她躬下shēn子,痛得好半天直不起腰来,可是也没见shēn后的张扬过来扶她

  海兰咬了咬牙,忍zhe痛向前方跳zhe走了一步,却无法继续坚持下去,求助地转过shēn去,却见张扬向面的走去,海兰心中无名火起,这厮还suàn人吗?一点助人为乐的精神都没有,还有脸说自己是国家干部女主播居然忘了,刚才可是人家把她送到家门口的啊

  面的车开走了,张扬却留了下◇来,张大官人可没有女主播xiǎng象中那样不堪,遇到这样的天赐良机,他又怎会错过,脸上装出非常关心的表情:“怎么了?扭到脚了?”可惜这厮的演技在海兰这个专业人士的面前实在不值一提,海兰一眼就看出了他表○演的痕迹,她知道这小子根本不关心自己是否扭到脚,他所关心的是找到了一个可以接近自己的机会海兰点了点头:“我住502”

  张扬抬头看了看,这座小区中五楼已经是最高的楼层,不过这难不倒张大官人,他笑眯眯道:“给你两个选择,是让我背你上去,还是抱你上去?”

  海兰选择了前者,张扬老老实实在她前面蹲下shēn去,海兰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确信海兰搂好了自己的脖子,张扬站了起来,虽然背zhe海兰,可是爬五层楼也耗费不了太多的体力,不知为何忽然xiǎng到前些日子背zhe楚嫣然爬上悬崖的情景,海兰的shēn躯似乎比楚嫣然要轻盈一些,不过相比起楚嫣然当时对自己的依赖,海兰好像从心底在抗拒zhe自己,她的手臂虽然扒在他的肩头,可是shēn体却并未和他相贴,张扬双托zhe海兰充满弹性的秀腿用力向上松了松,这个动作全无征兆,海兰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搂紧了他的脖子,她的shēn体自然而然的贴近了张扬的后背,马上猜到了张扬的卑鄙用意,稳定shēn形之后,马上双手支撑在张扬的肩膀上,和他又分开一定的距离

  张扬笑了起来:“你是我背过的第二个女孩子”

  海兰笑道:“别用女孩子称呼我,我瘆得慌,有功夫去还是去骗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女生”

  张扬郁闷的发现,自己说实话的时候往往没人愿意相信

  来到502,海兰打开房门,这是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客厅很大,房★间内铺zhe深红色的木地板,圆木色的家具带有一些复古的味道,显得很温馨,客厅的西南角有一个螺旋扶梯通往上方的阁楼,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间奢侈了一点,张扬不由得xiǎng起了自己在黑山子乡的单人宿舍,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张扬扶zhe海兰在沙发上坐下,然后蹲了下去:“我看看你的脚”,话刚一说完,已经麻利的把海兰左脚的靴子给脱掉了

  海兰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冒失的家伙,阻止的话还没说出来,脚○上的白袜已经让他给拽了下来,海兰啐道:“你这人这么这么霸道?做事不考虑别人感受吗?”

  张扬意味深长笑道:“彼此彼此”

  海兰马上意识到他是在影射自己偷偷曝光他的事情,底气登时弱了许多

  海兰细嫩的左足被张扬的大手承托在手中宛如一朵洁净的白莲花,五只匀称的白嫩足趾宛如并肩开放的花瓣,仔细修剪过的趾甲上涂上了一层淡粉色的指彩,在窗外透入天光的笼罩下弥漫出柔和诱人的光泽足弓很美足踝圆润晶莹和曲线柔美的小腿组合在一起,形成一道妙不可言的弧线她裸露在外面的一截小腿雪白迷人海兰从张扬突然变得灼热的目光中忽然意识到了某种危险的存在,自己今天多少有些引狼入室的意思,有些嗔怪道:“你看够没有,小孩子家家的,思xiǎng这么不健康”

  张扬笑了起来:“你的脚居然不臭哎”

  海兰啐道:“你才臭呢”xiǎng要收回左脚,却被张扬猝不及防的用力扳动了一下,痛得她尖叫了一声,◆可随即脚上的痛感就完全消失了

  张扬放下她的左足,拍了拍双手道:“没事了,只是扭到了脚筋,你现在走两步试试”

  海兰半信半疑的放下左脚,试探zhe原地走了两步,果然感觉不到疼痛了,xi◆ǎng不到这厮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张扬道:“你不用担心,我这次来春阳只是xiǎng向你解释黑山子乡的事情”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文件袋,里面装zhe的是关于那天他和下清河村村民发生冲突的卷宗,张扬把文件袋放在茶几上:“你好好养病,有时间的话可以看看,还有,我到黑山子乡工作还不到半个月,之前发生的那些糊涂账不能suàn在我的shēn上,那对我可不公平”

  海兰仍然充满迷惑的看zhe他,原本她已经准备把这小子当成一个坏蛋来zhe,可是刚才他的表现又的确让她的观感有点动摇

  说完这通话,张扬起shēn告辞,海兰大概被他不按常理出牌的方法弄得有点糊涂了,居然没有起shēn送行直到房门蓬地一声关上,海兰方才如梦初醒,她用力摇了摇头,看了看自己**的玉足,俏脸不知为何有些发烧,揉了揉眉头,今天自己实在太失常了,她把刚才的一切归结于生病的缘故目光落在茶几上的文件袋上,xiǎng了xiǎng终于还是打开了卷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海兰终于将卷宗看完,从上面黑山子乡派出所的公章来看,这份卷宗应该不是伪造,倘若里面记载的一切属实,那么自己可能真的被人误导了,不过海兰很快就xiǎng起官官相护这四个字,shēn为政府机构部门,乡计生办和派出所之间自然会有所默契,可当她看到文件袋中张扬个人资料的复印件,心中开始意识到自己大概选错了目标,张扬今年二十岁,前往黑山子乡担任计生委主任才不到半个月,也就是说,就suàn黑山子乡计划生育出现了诸多的问题,哪些问题也和张扬无关,海兰的心底忽然生出一丝歉疚,看来自己真的误会了他她没有xiǎng到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居然拥有这样的智慧和油滑,海兰开始意识到,也许自己即兴发挥的这通闻专题,恐怕会毁掉一个刚刚走入仕途年轻人的前途和未来,xiǎng到这里,海兰再也坐不住了,她马上拨通了电视台闻部的电话,要求撤下这则闻第二部分的播出计划,可是得到的回答却是决定权在台长手里台长办公室的电话却始终处在无人接听状态中

  海兰起shēn准备前往电视台解释的时候,却感觉到周shēn已经虚弱的没有任何力量,她硬撑zhe取出体温计量了一下,发现自己已经高烧39°,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的雨似乎下得越来越大了,海兰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她甚至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经抛弃了自己,这样的感觉让她心酸,她不知何时开始落下了眼泪

  就在海兰越哭越伤心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她并没有理会,可是那铃声仍然顽强的响zhe,海兰抽出纸巾擦去眼泪,整理了一下情绪,这才拿起电话:“喂”

  “是我,你感觉好点没有?”张扬低沉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

  听到张扬的声音,海兰竟感觉到无法形容的温暖,她甚至又产生了一种xiǎng哭的冲动:“我很不好……”

  “哦”电话居然就此挂断,海兰握zhe听筒,呆呆听zhe里面的忙音,她原准备zhe听这厮说两句安慰人的话来zhe,让她相信这世上毕竟还有人关心zhe自己,海兰此时的心情真是郁闷到了极点,欲哭无泪啊一个生病的女人,一个这样的雨季,面对zhe这样一间空荡荡的房子,多愁善感的情绪已经如排山倒海般向她压迫过来,海兰抓起沙发上的垫子狠狠向大门扔了出去,然后又抱起一个垫子,把脸深深埋在垫子里,无声的哭泣

  可没过几分钟,就响起了嘭嘭嘭的敲门声,海兰从垫子里抬起头来:“谁啊?”

  “查水表的”

  海兰从声音中已经听出那是张扬,站起shēn骂了一句:“小神经病”汲zhe拖鞋跑到洗手间迅洗了一把脸,看zhe镜中的自己,眼睛居然哭得有些红肿了,有些郁闷的撅了撅小嘴,这才去给张扬开门

  张扬乐呵呵走了进来,手里拎zhe一大塑料袋东西

  海兰有些诧异道:“你不是走了吗?”

  “听说你这儿发水灾,所以特地来帮忙抗洪抢险的”张扬看zhe海兰红肿的双眼充满戏谑道

  看到张扬,海兰低沉压抑的情绪居然转眼间就好了许多,她发现这厮也有长处,至少能够给人带来那么一点点的欢乐

  张扬又伸出大手,这次被早有准备的海兰轻轻巧巧的躲了过去,她坐在沙发上○:“我量过体温了,39°,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话未说完,又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张扬拎zhe那一大塑料袋东西已经进了厨房

  海兰好奇的看zhe他,不过眼神中的无精打采还是掩饰不住的 ▲
  张扬买了一些草药,还买了一个煎草药的砂锅,他微笑道:“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我把草药煎好,你喝下去马上就能痊愈”

  “哪有那么神奇啊”海兰虽然懒洋洋的,可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跟zhe◎走进了厨房

  张大官人并不是无所不能,单单是点煤气这么简单的事儿就把他难住,看zhe海兰啪地一声点燃了煤气,张扬还真是好奇,他洗净砂锅,将中药店里买来的药材按比例配置好了,然后开始煎药煎药的空●◎隙又下了一碗鸡蛋面,海兰本来就饿了,闻到香味儿居然食欲大开,将一碗鸡蛋面吃了个干干净净

  饭后接过张扬煎好的草药,凑到唇边的时候忽然停顿了一下,闻了闻方才道:“你该不会在里面下毒了?”

  张扬不怀好意笑道:“毒倒是没下,只是加了点春药”

  “去死”海兰被他说了一个红脸,捏zhe鼻子将草药喝了,只觉zhe肚子里暖烘烘一片,shēn体也似乎舒服了许多坐了一会儿,shēn上居然发◇起汗来,体温也开始下降,海兰到房间内测量了一下,375°,xiǎng不到张扬煎得草药如此灵验体温渐渐恢复正常之后,头脑也变得清醒了许多,她xiǎng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自己的家里的电话很少有人知道,□张扬是如何得知的?

  张扬指了指她电话旁的一张缴费单,海兰这才明白他是通过这种途径得到自己的电话号码,这厮的头脑和狗扑根本不像一个二十岁的少年,海兰叹了口气:“真xiǎng象不出,你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鬼主意”

  张扬笑道:“你以为自己很大吗?”目光盯zhe的地方却是海兰的双峰,海兰只穿zhe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上shēn玲珑有致的轮廓十分的诱人,这厮的眼神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欣赏美色的机会的

  海兰瞪了他一眼,下意识的向后含了含胸:“我可比你大五岁,五岁啊一代人了”她在刻意强调zhe两人间的距离

  “你是不是xiǎng让我叫你阿姨才甘心呢?”

  “假如你愿意,我并不反对”海兰的精神明显恢复了许多

  张扬厚颜无耻道:“还是叫你姑奶奶”这厮的一双眼睛还是忍不住海兰峰峦起伏的胸口游移,海兰不得不又含了含胸,这才悟到他xiǎng叫自己姑***暧昧含义,这小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决定尽快结束和张扬之间孤男寡女相处一室的过程,这么做虽然有些不够厚道,可是毕竟有防患于未然的先知先觉,美丽女主播虽然没有具体证据,可是她心底已经坚定的认为,眼前这位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有相当的危险性

  海兰拿起文件袋:“里面的卷宗我都看过了,看来我在黑山子乡的闻采访上有些疏忽嗯……我正式向你道歉,闻专题的第二部分,我会向台里申请停播,希望小张主任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对我,对春阳电视台产生看法”

  张扬微笑道:“我不在乎电视台的看法”这句话说得的确太直白了些

  海兰当然能够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他在乎的是自己的看法,海兰开始有些慌长了,这小孩子该不会是对自己产生非分之xiǎng了?shēn为江城市著名的女主播,海兰的shēn边从不缺乏倾慕者的存在,所以她也有一套自己的处理方法,可是她悲哀的发现,自己的方法对眼前的家伙似乎并不好用,有必要拉远彼此间的距离了,海兰正准备说出送客的话

  张扬的传呼此时响了起来,张扬看了看上面,写zhe一行小字——哥,我在青年路翰林阁对面的公话亭,有人追踪我,我好怕

  张扬霍然从沙发上站起shēn来,▲脸色顷刻间变得铁青

  海兰也看出他的变化,轻声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青年路翰林阁在哪里?”张扬对春阳县城的地理环境suàn不上熟悉

  海兰虽然也是刚来,可恰巧去过翰林阁◎,距离她所在的春宁小区并不远,她小声道:“出了春宁小区的大门向右拐,一直向前走,见到第一个红绿灯左拐,不到一公里”

  张扬点了点头,拎起挂在衣架上的皮衣,拉开房门就冲了出去,海兰有些诧异的睁大了双眼,她意识到一定有重大的变故发生,起shēn来到后阳台,低头望去,却见张扬以惊人的度冲出了楼道向小区的大门外飞奔而去

  ************************************************************************************************************************************************************************************

  【本章是公众版最后一章,首先祝大家年快乐,万事如意,希望有能力订阅本书的朋友,订阅本书,将月票投给本书,从一月一号开始,进入的一年,章鱼将以全的状态来认真写好医道,回报关心医道的各位读者,在此高呼,让订阅和月票来得猛烈一些零点上架,请订阅最章节(冲发一怒为红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