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你我的爱只能擦肩而过】


  赵伟噤若寒蝉de站在那里,老老实实de听着姐姐de训斥,他不敢还嘴,生怕惹她不高兴

  张扬看出自己留在这里并不合适,悄悄溜了出去

  在病房de走廊上足足等了二十分钟才看到赵伟出来,赵伟也早就料到他会在外面等自己,愁眉苦脸道:“我被骂惨了”

  张扬深表同情de拍了拍他de肩膀:“长期卧床难免心情不好,你多体谅她”

  赵伟这才问起张扬为什me会找到这里,张扬随便编了一个谎话糊弄了过去,就说听杜宇峰提起过,所以特地来看看

  赵伟有些感动de点了点头

  张扬旁敲侧击道:“我看赵姐de情况并不太好”

  赵伟叹了口气道:“可不是吗,医生说我姐最多还有半年……”他摸出一支烟点上,脸上充满了悲痛

  “其实可以试试中医”张扬找机会提起了这个话题

  赵伟摇了摇头道:“我姐很.顽固,她自己过去就是医生,根本不相信什me中医疗法,从发病到现在,我们连瞒住她de机会都没有,劝她去尝试下别de治疗,全都被她拒绝,我看她已经放弃希望了”赵伟说到这里心里一阵酸楚,用力抽了一口烟,然后把还剩半截de香烟扔到了痰盂里:“不说这些了,走”

  两人沿着楼梯往下走,走到中途.竟然和正上楼de左晓晴不期而遇,左晓晴显得有些郁郁寡欢心不在焉,并没有看到张扬,还是张扬故意拦住了她de去路,她才抬起头,看到张扬,清澈de美眸之中流露出极其错愕de神情,继而这神情又变得有些复杂,她笑得很勉强

  赵伟看出两人表情上de暧.昧,咳嗽了一声向张扬笑了笑,先行下楼去了

  张扬和左晓晴就在楼梯上一上一下de互相对望.着,过了好一会儿,张扬方才道:“你还好吗?”

  左晓晴点了点头,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想哭de冲动,.可她de倔强和自尊却让她抑制住了即将夺眶而出de眼泪,轻声道:“还没走?”

  “我放心不下”张扬一语双关道□

  左晓晴双手抄在白大褂de衣袋里,目光垂落在.自己de脚尖,她难以描摹此时de心情,有生以来还从没像现在这样难受过

  张扬轻声道:“咱们出去走走?”

  左晓晴摇了摇.头,终于☆勇敢de抬起双目看着张扬,表情坚决de说道:“不”

  张扬并没有想到左晓晴de拒绝竟然会如此干脆,他意识到昨晚田斌一定对她说了什me,张大官人此刻内心中充满了失落和挫败感,他本以为和左晓晴之间de感情即将水到渠成,可田斌de一席话就能改变她de态度,由此可见,左晓晴对自己,远不如他对左晓晴投入de深,张大官人虽然脸皮很厚,心理素质很强,可毕竟他还是有自尊心de,脸上de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左晓晴慢慢走上楼梯,和张扬擦肩而过de时候,黑长de睫毛宛如风中蝴蝶翅膀一般微微颤抖了一下:“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会再见你……”

  张扬木立在楼梯之上,怆然de笑容定格在他de脸上,他却没有看到,左晓晴和他擦肩而过de刹那,两行晶莹de泪水已经顺着她皎洁de面庞滑下……

  *****☆***********************************************************************************************

 ● 张大官人向来都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de人,可是他是一个不会轻易认输de人,眼前de放下只是暂时de,眼前de放下只是为了日后好de拿起,有道是:莫道前途无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左晓晴de若即若离激发了张扬de强烈斗志,终有一天,他要攀上左晓晴这座琢磨不透de山峰

  张扬de失落持续了没有太久de时间,因为他还有太多de事情要做,重生之后,他刚体会到生命de可贵,人总不能把这点可贵de生命全都浪费到儿女情长上去

  走出病房大楼,赵伟在桑塔纳前等着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传呼◆又想了,上面熟悉de一行小字——小子,你死定了张扬气得差点没把传呼摔了,麻痹de,自从来到春阳后就时不时受到这莫名其妙de留言,不知哪个该死de家伙给自己这me恶作剧

  赵伟把大哥大递给他,张□扬摆了摆手:“不用”

  赵伟道:“去哪儿?我送你?”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还有正事儿没办呢,笑道:“赵哥,我就是想跟你说个事儿,我在黑山子认识一位老中医,医术精湛,说不定能够治好赵姐de病”

  赵伟并没有表现出太大de兴趣,摇了摇头道:“我看没戏,我姐肯定不乐意去”他晃了晃车钥匙:“去哪儿?我送你”张扬还没有从被左晓晴打击de阴影中完全解脱出来,笑了笑道:“你忙你de,我还有点事要处理”

  “成有空再一起喝两杯”赵伟开着桑塔纳走了

  张扬回头看了看病房大楼,原本他还打算去看看徐金娣来着,可是刚才左晓晴de冷遇让他没了心境,漫无目dede向医院外走去,传呼又响了,上面还是那行字——小子,你死定了

  张扬怒气冲冲de来到公用电话亭,直接拨打了126,向寻呼台小姐大叫道:“怎me回事,到底是谁老往我这儿发恐吓信息,你们寻呼台搞什me?这他**叫恐吓,你们是帮凶,是犯罪知不知道?”

  那寻呼小姐被他一统怒斥吓得战战兢兢,其实那条信息根本不是人家传de,不过人家本着认真负责de态度还是帮他调查了一下,给他打传呼de是北原省de电话,说是他女朋友来着

  张扬莫名其妙de挂上了电话,女朋友?老子有女朋友吗?从左晓晴想到海兰,可这里是平海,跟北原那是两回事儿,寻呼台十有**在消遣自己,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张扬本想回黑山子□de,可想想今天已经是周五,明晚上还要去李长宇家吃饭,来回折腾也没啥意思,还是决定留下来,晚上去海兰那里让她抚慰一下自己受伤de心,没走出公话亭,传呼又来了,张扬忍无可忍de骂了一句:“大爷de,老子■要是找到你非把你**给切下来”

  这次de传呼是牛文强打来de,张扬也没想到他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牛文强在电话那边笑道:“小张主任,现在你可是咱们春阳de名人了,抢先英雄啊,怎me这次来春阳也不跟我联系啊,是不是看不起你牛哥啊?”

  张扬有些纳闷了,这厮啥时候跟我这me近乎了?想了想顿时就明白了,人家这是跟他套近乎呢,想想上次牛文强在歌厅de事情上表现de相当大气,张扬对他还是有几分好感de,言语中也比较客气:“我昨天刚到,帮乡里处理一点事情,所以没顾上去您那儿”

  牛文强笑道:“现在事儿办完了,晚上我在歌厅对面de金凯越订了桌饭,你一定要给我这个面子,姜队也过来”

  张扬一听姜亮de名字,马上明白牛文强八成是听说了自己在电视台大打出手de事情了,不过张扬也有和姜亮结交de意思,反正他晚上也是要留在县城de,于是就爽快de答应下来

  ********☆***********************************************************************************************

 ● 挂上电话之后,张扬又给海兰打了一个电话,说今晚自己不走了,海兰自然明白他话后de含义,心底透着那me一股欣喜,可嘴上却道:“你是不是打算赖在春阳了,黑山子de工作不打算干了?”

  张扬这才把○牛文强请吃饭de事情说了,海兰嗔道:“你去吃饭,把我一个人丢家里饿肚子啊?”

  张扬本来考虑到海兰不愿别人知道他们之间de关系,所以才没敢提和她一起去赴宴de事情,现在听到她主动提出,心中自然◆niúwénqiángqǐngchīfàndeshìqíngshuōle,hǎilánchēndào:“nǐqùchīfàn,bǎwǒyīgèréndiūjiālǐèdùzǐā?”

  zhāngyángběnláikǎolǜdàohǎilánbúyuànbiérénzhīdàotāmenzhījiāndeguānxì,suǒyǐcáiméigǎntíhétāyīqǐqùfùyàndeshìqíng,xiànzàitīngdàotāzhǔdòngtíchū,xīnzhōngzìrán是惊喜万分:“成等你下班我去接你”

  “不用那me麻烦,我自己过去,到时候你只说是为了感谢我给你安排闻专访就行了”海兰颇有那me点欲盖弥彰de味道,张扬自然答应了下来

  ******☆***********************************************************************************************

 ● 晚上liù点张扬和海兰准时在金凯旋门口见面,海兰内穿灰色香奈儿长袖T恤衫,外穿粉红色短款夹克,浅蓝色LV牛仔裤,棕色磨砂鞋,墨镜遮住了她俏脸de大部分,围了一条千鸟格纹围巾

  张扬笑眯眯打量着她,海兰无论怎样穿着,总是让人感觉到一种与众不同de风姿,这和她生就de明星气质有关,虽然她戴着墨镜,口鼻又埋在围巾中,窈窕de身姿仍然吸引了不少路人de注意

  海兰来到张扬面前,仰头看了看他:“还算你有良心,知道在门口等我”

  张扬笑道:“我是千年等一回,要不怎me才能修得跟你共枕眠呢?”

  海兰啐了一声,害怕招来他人de注意,率先向金凯越de大堂走去

  牛文强订得房间是318de富贵厅,这金凯越酒店近才开业,牛文强也是股东之一,经营模式全都照搬江城de金凯越大酒店,连厨师都是从江城请来de,从开业到现在生意一直都火爆de很,想要包间一般都需要提前五天预订

  张扬望着酒店富丽堂皇de装修不禁感叹了一句:“真是奢侈啊”

  海兰笑了起来,见惯大场面de她并没觉着有什me特别

  推开富贵厅de大门,里面已经坐了liù个人,除了牛文强和姜亮▲他见过面以外,其他人他都没有见过,牛文强笑着站起身来,他没想到海兰也一起过来了,笑道:“海主播大驾光临,让金凯越蓬荜生辉”要知道当初金凯越开业de时候他专程请过海兰主持,可是被海兰拒绝了,没想到海兰居□然会跟着张扬一起赴宴,以牛文强de精明稍一猜度,就知道两人de关系一定很不一般

  海兰淡淡笑道:“我是不请自来,小张主任才是你de贵宾啊”

  牛文强哈哈大笑,上前热情de和张扬握了握手,张扬在姜亮de身边坐下,海兰紧挨着他落座liù人中还有两人是金凯越de股东,也就是牛文强de合伙人,另外两个,一个是牛文强de同学,县水利局副局长谢,还有一个是姜亮de副手裴景明

  张扬坐下后才发现正中de位置还空着呢,搞了半天今天自己也不是主宾,应该还有一位主客没到,心里正嘀咕de时候,那位客人到了,居然是县工商局局长徐兆斌

  张扬和徐兆斌虽然没有打过交道,可是对此人闻名已久,他是副乡长于秋玲de丈夫,说起来自己也算得上半个娘家人

  徐兆斌论年纪论身份坐在主位上de确再正常不过,他笑着跟众人打了一个招呼,主动向张扬伸出手去:“小张主任,我听你于姐经常提起你,果然是年轻有为啊”,张扬看到他态度和蔼,心中也自然生出了几分好感,跟徐兆斌握了握手:“我对徐局长也是久闻大名,想不到今天才有机会遇到”

  徐兆斌笑道:“多亏了文强给咱们制造了这个机会”

  牛文◇强看来和徐兆斌de关系十分de密切,笑道:“咱们关上门就是自家兄弟,别说客气话”

  徐兆斌哈哈笑道:“还是自家兄弟喝酒痛快,不用担心贪污受贿,也不用担心被老百姓非议,我做主,咱们今晚好好宰牛大●财主一顿”一句话引起众人齐声响应

  张扬饶有兴致de观察着徐兆斌,想不到于秋玲de老公居然是这me一个善于挑起气氛de人

  牛文强按照金凯旋最高标准1888上de菜,连张扬也不得不承认,这顿饭是他重生以后吃过de最上档次de一顿,酒宴de焦点多数都聚集在徐兆斌和海兰de身上,给徐兆斌敬酒是因为在场人中他级别最高,给海兰敬酒是因为海兰是江城de明星主播,张扬并没有因为受到冷落而郁闷,专心致志de对付起了姜亮,以他de酒量,几个回合下来,姜亮就只有讨饶de份儿了

  徐兆斌也是海量,他接受了一轮敬酒后,目光转向张扬:“小张主任,真是拗口啊,要不我还是叫你兄弟”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想不到这厮de身上有这me重de江湖气,他乐呵呵道:“那我就叫你姐夫来姐夫我敬你两杯”

  徐兆斌笑道:“你还是叫我徐哥,咱们哥俩儿脾气相投,我有种预感,以后咱们肯定走de比你于姐还近”

  牛文强忍不住笑喷了:“我说徐老大,你这话怎me那me暧昧呢?难不成以后你要搂着小张主任睡觉不成?”

  一群人同时笑了起来,徐兆斌骂道:“就知道你这货没什me好话”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跟张扬连干了两杯这样de场合,张扬比平时表现de要低调内敛,海兰也很满意张扬今晚de表现,看来这厮在官场中磨练de终于有些悟性了

  徐兆斌虽然善饮不过他很会控制尺度,喝到liù两左右de时候,大手捂住杯口道:“我看今天就门前盅,明天还有工作”他既然这样说,别人也不好再喝下去,同时举杯把酒干了,然后吃饭走人

  牛文强笑道:“徐老大两地分居,今晚要回家照顾嫂子,咱们没事de兄弟全都去我de歌厅唱歌”

  徐兆斌笑骂道:“我不跟你们掺和,你小子少拿我说事儿”

  一群人在金凯越门前分手,徐兆斌专门拉住张扬de手道:“兄弟啊,你于姐心地善良,做事情优柔寡断,以后要是遇到什me事情,你这个当兄弟de可一定要帮她”

  张扬心想人家是副乡长,我是个连正式编制都没有de计生办代主任,我拿什me帮她?估计是徐兆斌听说自己和李长宇之间de关系了,当下满脸堆笑虚情假意de和徐兆斌握了握手

  让张扬诧异de是,徐兆斌并没有专车,而是骑着一辆破破烂烂de26凤凰自行车走了,难道这位工商局长清廉如斯?

  海兰也推说有事,打车先走了

  张扬知道她那是要避嫌,

  *****☆***********************************************************************************************

 ● 女人真是琢磨不透啊,明明想自己在一起,却偏偏要在人前制造出这些假象,欲盖弥彰,掩耳盗铃

  张扬对唱歌也没啥兴趣,可也不能这me就走,于是跟着牛文强几个来到歌厅中,牛文强要了一个大包,让服务员送了些零食,果盘,又叫了两瓶黑方,自从陪海兰喝过芝华士以后,张扬对洋酒也有了初步de鉴赏能力,不过牛文强几个谈得都是生意话题,张扬和姜亮作为体制中人就凑在了一起,两人聊昨天电视台de事情,从姜亮de口中张扬才知道幕后还发生了这me多有趣de事情,听到姜亮一个大背把刁德贵放倒,忍不住大笑起来,举杯道:“我敬姜哥一杯”

  姜亮丝毫不掩饰对张扬de欣赏:“咱俩挺投缘de,以后春阳de地面上发生任何麻烦,不一定要自己动手,给我打传呼就行,我一准到”姜亮既是一种亲近de表示,也是不留痕迹de示好,他清楚张扬和李长宇之间de亲密关系,李长宇现在在春阳拥有绝对de权力,升迁之后,这种影响力可能不会减小,仍然将持续下去,最近公安系统内部悄然传出要变动de消息,姜亮在上层并没有太多可靠de关系,眼前de张扬无疑是他可以利用de机会

  张扬爽快de点了点头,跟姜亮又干了一杯,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哭闹之声

  牛文强有些纳闷de站起身来,他de地盘上敢闹事de还真不多,他笑着向姜亮和张扬道:“我出去看看,你们接着玩”

  外面是两帮喝多de混混儿因为唱歌de事情闹了起来,社会上总有那me一帮人自以为混得如何如何,一旦火气上来,从不考虑所处de场合,不会考虑闹事de后果

  牛文强搞清楚闹事de这两帮人都是二十出头de小青年,其中连一个在春阳混得有名气de都没有,不禁鄙夷de撇了撇嘴,可今晚de生意特别好,他也不想这事儿闹大了惊扰了其他de客人,笑着来到闹事de两帮人中间:“各位小兄弟,到我这儿来就是图个开心,你们都消消气,今晚消费多少全都算我de,给我一个面子怎me样?”牛文强已经打算好了,先安抚下他们,等他们出去在跟这帮不开眼de小子算账

  一个身穿深灰色夹克衫de小子笑着点点头:“牛老板啊你他**面子值个屁钱”藏在身后de右手闪电般挥舞出来,手中de啤酒瓶咣地一声落在牛文强denǎo袋上,牛文强懵了,不仅仅是因为啤酒瓶de物理性冲击,而且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在他de一亩三分地居然有人敢向他动手

  鲜血从头顶流下来,流了牛文强满头满脸,看起来十分de可怖,发生冲突de十七八个小混混扬起东西在歌厅内乱砸乱扔起来

  晚上值班de保安一共有四名,没等他们冲上去呢,早有人挥着棍子向他们发动突袭

  一时间歌厅内鬼哭狼嚎,乱成一团

  张扬和姜亮原本也没当一回事,可听出外面de动静好像不太对,两人对望一眼,同时放下酒杯,拉开房门冲了出去大厅内二十多名混混儿乱砸乱扔,客人吓得到处逃窜,还有来不及逃得干脆就钻到了桌子底下

  姜亮因为不在班上,所以并没有配枪,看到眼前情景也是微微一怔,怒吼道:“我是警察”他试图用自己de身份震慑住这帮混混儿,可是他发现这帮混混儿根本不理他那套

  两名混混正围着牛文强打着

  张扬虽然跟牛文强没有太深de交情,可人家毕竟请自己吃饭唱歌,总不能眼睁睁看他被打不是?大步冲了上去,一脚就将一名追打牛文强de混混踹得飞了出去

  另外那名混混一愣,脖子已经被张扬de大手卡住,然后张扬蒲扇般de大手啪地一声拍在他de脸上,拍得这小子满脸开花

  牛文强血头血脸de从地上爬了起来,抓起酒瓶就照那小子头上砸去:“麻痹de,敢动我”他是真恼了,平时自以为在春阳黑白两道混得风生水起,想不到这会儿在家门口让人给揍了,传出去让他还怎me见人

  姜亮和随后赶来de裴景明也加入了战团,他们两人都是训练有素de警察,格斗擒拿都有一定de水准,再加上杀红眼de牛文强,武***深不可测de张扬,战局马上改观,这时候对面金凯越又赶过来十多名保安,牛文强是那里de大股东,大股东出事,那边没理由坐视不管,看到形势不妙,闹事de那帮混混开始向外面撤退,虽然如此仍然有liù人被他们抓住

  牛文强头上被开了一口子,可是并没伤到骨头,他坚持不去医院,弄了点云南白药止血,用手帕捂上,愤愤然来到那liù人de面前,抬脚一一向他们de肚子上踹去,红着眼睛骂道:“麻痹de,谁派你们来de?给我说,不说我弄死你们这帮狗日de”

  姜亮咳嗽了一声,凭着一个警察特有de直觉他看出这是一起有预谋de打砸事件,牛文强八成是得罪了什me人,所以才会上演今晚de这出全武行

  liù名混混也硬气de很,全都紧闭着嘴唇一言不发

  牛文强还想出手,被姜亮一把拉住:“我看这事儿还是交给我,你处理一下卡拉OKde事情”

  这时候外面de警车已经到了,牛文强听到警笛声后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中国是法治社会,可不许滥用私刑,再说他是个生意人,有些事情能走程序最好还是走程序,他点了点头,他和姜亮de关系那叫一个铁,交给姜亮当然再放心不过

  姜亮指挥警察把那帮混混全都押了出去,临走de时候他充满欣赏de向张扬笑了笑,今晚他又亲眼见证了这厮强悍de战斗力,刚才de混乱场面如果不是张扬在,单凭他和裴景明两人恐怕还镇不住场面

 ★ 警察走后,牛文强捂着nǎo袋望着一片狼藉de歌厅,心中这个怒啊,可他一时间也想不出自己究竟得罪了谁,水利局副局长谢这时候才从包间里出来,脸色苍白de向他告辞,牛文强虽然能够理解他de行为,可是心中毕◆竟有些不爽,毕竟是老同学,我没让你跟我同甘苦共患难,你也不至于躲到现在才出来,淡淡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de笑意

  这时候张扬也过来告辞,对张扬,牛文强是打心底充满了感激,刚才混战de时候,那是张扬第一个冲出来从两名混混de手下救出了自己,牛文强是个知道感恩de人,他伸出大手用力握了握张扬de手臂:“兄弟,这事儿哥放心里了”

  张扬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不过你这歌厅de保安也该换换了”他说de是实话,刚才四名保安几乎没有做出任何de反抗就让人家de棍棒给放倒,简直太逊了

  *********☆***********************************************************************************************

 ● 张扬离开爱神卡拉OK之后,直奔春宁小区而来,现在他已经是轻车熟路,翻过围墙,悄然来到海兰de家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海兰一直都在等着他,只是没想到他这me晚才回来,看到张扬身上崩了不少de血迹,以为他又出了什me事,惊呼道:“怎me了?你是不是受伤了?”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挑起她曲线柔美de下颌在她嘴唇上轻吻了一记,这才把刚才de事情告诉了她

  海兰帮助张扬脱下了外套,放在了洗衣机里

  洗澡水已经为张扬准备好了,张扬舒舒服服洗了一个澡,换上海兰刚刚为他购买de蓝色浴袍,回到海兰身边坐下,伸手撩拨着海兰柔顺de短发,轻声道:“你真美”

  “少肉麻了”海兰在他de手背上轻打了一下,脸儿歪了歪,微笑道:“我听说一个传闻,工商局长徐兆斌这次可能要提副县长”

  张扬想了想,马上就恍然大悟了,难怪今晚de一帮人都对徐兆斌表现出如此de尊重,原来人家这是要提升了

  海兰道:“官场中最常见de就是圈子,一个官员想往上走就要不停de跟圈子打交道,圈子有自己画de,也有别人画de,徐兆斌今晚就是在划圈子”

  张扬笑道:“我这个小小de乡计生办代主任有什me值得他拉拢de地方?”

  海兰格格笑道:“我还听到一个传闻”美眸中充满了妩媚和狡黠

  张扬洗耳恭听

  “说黑山子乡计生办de代主任张扬同志是县委书记李长宇de私生子……”话没说完海兰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自己加起来都有一千多岁了,李长宇就是想生,他生得出来这me古董de吗?忍不住骂道:“谁他**胡说八道,让我抓住了非抽死这孙子不可”

  海兰白了他一眼,目光落在电视屏幕上,轻声道:“很多事情都可以从闻上看出一些端倪,作为一个官场中人,你甚至连最基本de政治嗅觉都不具备”

  张扬伸手手臂,揽住海兰盈盈一握de纤腰:“姐,你教教我”

  海兰道:“举个例子,那天抢险修路de事情,你有没有什me▲感悟?”

  张扬想了想摇了摇头

  海兰伸出春葱般de手指轻轻点了点他de额头:“你啊有没有留意到于秋玲?”

  经她提醒张扬马上明白了过来,是啊,那天晚上可是一个捞取政治资本de□大好时机,李长宇没有放过,王博雄没有放过,自己也没有放过,为什me郭达亮却放任这个机会溜走了呢?固然有他陪副县长邱广志de原因,可是于秋玲向来低调,在这件事上de表现又有些一反常态,联想起刚才徐兆斌对他de热情,张扬隐约感觉到了什me

  海兰小声提醒张扬道:“听说你们de乡人大会就要召开,我看有可能会突出奇兵啊”

  张扬点了点头,海兰这me一说,他也感觉到于秋玲大有可能成为一匹黑马了,原本他还觉着郭达亮把代字去掉成为黑山子乡长已经是板上钉钉de事情,想不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官场中de事儿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看懂de张扬笑道:“谁当乡长都一样,反正现在轮不到我”

  海兰咯咯笑道:“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de官迷,其实总是留在黑山子乡折腾根本出不来什me名堂,想往上走,首先就要给自己弄一个身份,你最近捞了不少de政绩,想要提升一步应该也不是什me难事,不过很多事情都是有步骤☆de,必须一步一步来……啊……”她感觉到张扬de某部分又开始撩拨着自己,娇躯开始变得湿润起来羞赧de瞪了张扬一眼道:“你还让不让我说话?”

  张扬忽然搂住她de脖子让她娇躯压低下来,俏脸伏在他◆de双腿之上:“我最喜欢你对着麦克风讲话de样子”

  “讨厌啦……”

  接着张扬便感到海兰温热柔软de唇裹紧了自己,他双手下意识de抓住海兰de秀发,暧昧de浪漫随着夜色悄然蔓延开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