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江城市市长黎国正缓缓放下电话,窗帘都被拉上,又méi有开灯,室内的光线很暗,这样的氛围正适合黎国正此刻的心情,他只有皓辉这一个儿zǐ,不知上天为何如此残忍,偏偏让儿zǐ喜欢上了秦清,过度的执◆
  jiāngchéngshìshìzhǎnglíguózhènghuǎnhuǎnfàngxiàdiànhuà,chuāngliándōubèilāshàng,yòuméiyǒukāidēng,shìnèideguāngxiànhěnàn,zhèyàngdefēnwéizhèngshìhélíguózhèngcǐkèdexīnqíng,tāzhīyǒuhàohuīzhèyīgèérzǐ,búzhīshàngtiānwéihérúcǐcánrěn,piānpiānràngérzǐxǐhuānshàngleqínqīng,guòdùdezhí着让儿zǐ一步一步走向疯狂和毁灭,在皓辉开车撞死李振阳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失去了儿zǐ,然而命运对他的折磨仍然méi有结束

  他不明白秦清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仕途,可是他却清楚的知道,秦清为何会在短短五年内提升到如今的高位,全都是因为许常德,这个让黎国正心头滴血的人物qīn手制造了这一切,是他捧着秦清一步步走入政坛的中心,在得知许常德已经确定成为平海省省长之后,外人的眼中黎国正lǐ所当然的会接替他成为江城大佬,可是黎国正心里却明明白白,自己的仕途之路到此已经完全止步,许常德不会给自己机会méi有人比他了解自己的搭档,自己的对手

  房门被qīngqīng敲响,黎国正稳定了一下情绪,起◇身拉开了窗帘,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投射在他的身上,天气真好,可是他内心的世界却依然黯淡

  敲门的是他的秘书王景亮,在获准同意后,推门走了进来,他小心翼翼道:“黎市长,下午五点的飞机……”

  黎国正皱了皱眉头,嘴唇抿起然后蹦出两个字:“取消”

  他的决定早已在王景亮的.意料之中,王景亮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办”在他即将走出房门的时候,黎国正又叫住他:“帮我联系许书记,看看他有méi有时间,我想和他见个面”

  王景亮点了点头,正准备去办的.时候,黎国正却又改变了主意:“算了,还是我自己去”

  黎国正此时的心情是极度压.抑和沉重的,他之所以想让王景亮去探路,是因为以他对许常德的了解,现在许常德未必会见自己,可是他瞬间又改变了主意,因为儿zǐ的疯狂举动,许常德在这件事情上已经占尽了先机,他临走之前,一定想要自己向低头,黎国正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许常德睚眦必报的胸怀,考虑再三,他还是要给许常德这个机会

  果然不出黎国正的所料,许常德的电话关机了,在.这种关键时候,他居然选择关机,打给他办公室,也被告知许书记不在市委办公室,黎国正明白了,许书记临走前还是要借着这件事掀起一些风浪的,黎市长猛然拉开窗户,望着远方的江城忽然想起一句话,树欲静而风不止

  对于党校发生的这种事情,田庆龙表现出老辣的.手腕和成熟的处lǐ方式,在场所有围观的领导干部,全都被★请到了党校礼堂,田局长先是掷地有声的晓以利害,然后又强调了这件事如果散布出去肯能在江城乃是省内造成的恶劣影响,与会者全都明白,这件事涉及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复杂,就算散播出去,也不可能有人会有勇气站出来作★

  田庆龙想要的就是每个人都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让每个人对这件事产生恐怖心lǐ,让他们宁愿自己méi在现场出现过,很多时候,知道的太多未必是什么好事,可是田庆龙也清楚,在场目睹全部过程的有二百多人,想要堵住悠悠之口,做到整个事件密不透风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只要查无实证,这件事就算传到社会上也只能作为流言处lǐ,咱们党的干部从不害怕流言蜚语

  安排完这一切,.田庆龙才来到党校的校长办公事,市长夫人冯爱莲坐在那里,她已经恢复了平日的镇定,身为江城制药厂的董事长兼经lǐ,她的心lǐ素质出常人,她并méi有陪同儿zǐ黎皓辉前往精神病院,因为她意识到现在自己必须留在这里,黎国正敏◎感的身份让他并不适合出现在现场,所以一切的善后事宜都必须她来做

  党校的几名领导识趣的离开了办公室

  田庆龙在冯爱莲的身边坐下,脱下警帽,低声道:“嫂zǐ,为什么你们不照顾好皓辉”他的◇话中不无责怪的意思,他并不担心会引起冯爱莲的反感,私下里他和黎国正一家的交情一直都很好,可是这并不妨碍他和许书记的关系,田庆龙此人看似粗犷豪放,可是那只是他刻意给别人营造的假象,如果méi有足够的手腕☆和心机,他也不会拥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冯爱莲叹了一口气:“庆龙,我们总不能一天到晚看着他,而且这孩zǐ从春节回家之后,整个人变得好多了,看起来跟正常人méi有任何的分别,我和老黎还在高兴呢,谁◎知道他又会突然发病……”她掏出纸巾,qīngqīng擦去眼角的泪痕,虽然保养得当,可是岁月仍然在她的眼角留下了细密的鱼尾纹,冯爱莲咬了咬嘴唇道:“都是那个狐狸精害得”

  田庆龙心中冷笑,对于秦清和黎市长家的恩怨他是心知肚明,在他看来黎皓辉落到今天的地步是罪有应得,而作为黎皓辉的母qīn,冯爱莲自然不会那么看,她把一切的责任都归咎到秦清的身上田庆龙低声道:“这件事恐怕会有一些影响”他说得很委婉,黎皓辉精神上有问题不容置疑,可是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他的身上,他相信秦清也不会追究这件事,可是他很难摸准市委书记许常德的态度,江城每一个人都知道许常德对秦清的欣赏和回护,坊间也有不少不利于他们的言论□传出,可是田庆龙明白,许常德和秦清之间绝对是清清白白的,秦清对于外界的任何人和事都保持适当的距离,自从李振阳死后,她似乎已经将自己的感情世界完全封闭起来,即使是她的敌对者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洁身自好,田庆◇◇龙清楚,秦清只是一颗棋zǐ,许书记是借着秦清给黎市长一个强势的威压,这次秦清出事,许常德不会放过教训黎国正的机会,这是高手之间的博弈,田庆龙不想过问太多,他所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件事的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lóngqīngchǔ,qínqīngzhīshìyīkēqízǐ,xǔshūjìshìjièzheqínqīnggěilíshìzhǎngyīgèqiángshìdewēiyā,zhècìqínqīngchūshì,xǔchángdébúhuìfàngguòjiāoxùnlíguózhèngdejīhuì,zhèshìgāoshǒuzhījiāndebóyì,tiánqìnglóngbúxiǎngguòwèntàiduō,tāsuǒxūyàozuòde,jiùshìjiāngzhèjiànshìdeyǐngxiǎngkòngzhìzàizuìxiǎodefàn围内

  冯爱莲似乎意识到田庆龙话中的含义,她小声提醒道:“我会让皓辉在医院好好接受治疗”

  田庆龙听出她话里推脱责任的意思,淡淡笑了笑,他并méi有质疑黎皓辉的精神状况,不过作为必要的手续,黎皓辉还需要做一个全面的精神鉴定,他低声道:“秦清是团市委书记,嫂zǐ是不是……”

  冯爱莲不等他说完便用力摇了摇头道:“我永远不可能向那个女人道歉”她抿了抿嘴唇,神情有些激动道:“她根☆本就想害死我的儿zǐ,假如她说一句软话,哪怕是欺骗也好,今天的事情就不可能发生”

  田庆龙打心底叹了一口气,既然冯爱莲的态度如此坚决,他也只能作罢,点了点头道:“皓辉那里可能还需要做一个监测,■这件事我尽量处lǐ”

  张扬和秦清两人被救护车直接送往了相邻的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张大官人有生以来还méi有被人这样对待过,过去都是他给别人检查治疗,头一次轮到了自己虽然他心里清楚自己méi事,可看到这样的场面,还是选择安于现状,借此机会做个免费的体检倒也不错

  抽血化验、X光胸片、CT核磁、外带心电监护,张扬和秦清受到最高规格的对待,做完检查后,虽然méi有查出他们有什么毛病,可仍然把他们安排在VIP病房

  张扬穿着条纹病号服,身上带着心电监护,鼻zǐ上插着氧气管

  脑外科主任柳显程qīn自来到张扬的床边为他检查了一下,然后拿起CT片仔细看了看

  张扬道:“我méi事儿”

  柳显程点了点头道:“méi事也要留院观察,领导特别关照过,一定要确保你们两人的安全”

  张扬笑了笑,这时候院长左拥军在一帮医院管lǐ人员的簇拥下来到这里,他先是微笑着和张扬打了一个招呼

  因为知道左拥军是左晓晴的父qīn,张扬对他明显礼貌客气了许多,左拥军这次过来也只不过是形式上的一个过场,探望之后,他们一群人走出了病房

  左拥军低声向柳显程了解了一下张扬和秦清的病情

  柳显程笑道:“各种检查的结果都出来了,我们几个主要科室的主任也会了诊,应该méi有什么问题”

  左拥军点了点头道:“一定要给他们最好的照顾,确保méi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柳显程道:“明天上午应该可以出院”

  左拥军皱了皱眉头,他弟弟江城市任副市长左援朝刚刚给他打过电话,提醒他这件事十分的敏感,在上级处lǐ结果méi有出来之前,绝不可以◎让他们两人出院,左拥军想到这里,重点指出:“出院的事情等等再说,市里的领导很可能会过来,一定要确保VIP病房的秩序,闲杂人等谢绝入内”

  柳显程点了点头道:“左院长放心”

  左拥军正准□◎让他们两人出院,左拥军想到这里,重点指出:“出院的事情等等再说,市里的领导很可能会过来,一定要确保Vràngtāmenliǎngrénchūyuàn,zuǒyōngjun1xiǎngdàozhèlǐ,zhòngdiǎnzhǐchū:“chūyuàndeshìqíngděngděngzàishuō,shìlǐdelǐngdǎohěnkěnénghuìguòlái,yīdìngyàoquèbǎoVIPbìngfángdezhìxù,xiánzárénděngxièjuérùnèi”

  liǔxiǎnchéngdiǎnlediǎntóudào:“zuǒyuànzhǎngfàngxīn”

  zuǒyōngjun1zhèngzhǔn备离开的时候,院办主任陈浩慌慌张张跑了过来,附在左拥军的耳边小声道:“许书记来了”

  左拥军并méi有想到市委书记许常德的反应会这么快,他刚才接到弟弟电话的时候méi有听到任何的风声,看似平常的一件事,在左拥军看来又有着不同的意义,左援朝升任江城市副市长并méi有得到许常德的全力支持,真正在左援朝升职问题上出力的是市长黎国正,也就是说许书记早已把左援朝划到了黎市长的派别中,这是个不好的征兆,毕竟许常德马上就要升任平海省省长,江城作为平海的辖市,许常德仍然拥有着绝对的影响力,在左拥军看来,左援朝的这次升迁未必会是一件好事

  陪同许常德前来的是市委秘书长刘劲,许常德见到左拥军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以私人身份过来探望小秦不必要的事情能免则免”

  左拥军笑着点了点头,他陪同许常德向病房走去,医院的那群跟班本想跟着前去,却被左拥军凌厉的眼神所制止,当跟班也得要层次,这帮人有资格当院长左拥军的跟班,可是méi有资格充当许书记的跟班,那活儿是人家左院长的

  左拥军将秦清和张扬的情况做了一个简略的汇报,许常德的脸色始终阴沉着,来到秦清的门前,他抬起右手,示意其他人都留在门外,独自一个人走了进去

  刘劲看了看左拥军,两人向远离病房的走廊窗口走去,这是为了避嫌,许书记肯定不想让他们听到他在说什么

  ******************************************************************************************************

  秦清坐在床上收看闻,看到许常德进来,慌忙想要下来,许常德制止了她,发现她并méi有采用任何的监护措施:“就你一个人吗?”

  秦清淡淡笑了笑:“医院专门给配了一个护士,帮我去打水了,刚才已经全面体检,méi什么事情,让许书记担心了”

  许常德点了点头:“黎市长搞什么,明明知道他的儿zǐ是疯的,还让他到处乱走秦清啊,这件事让你受委屈了”他的口气充满了长辈对晚辈的关怀和怜悯

  秦清小声道:“许书记,这件事我不会追究,算了,我只是希望以后能够不再发生同样的事情”从刚才的那句话她已经听出,许常德也不想让这件事情闹大,在体制中混得越久,秦清越懂得其中微妙,在所有人的眼中,市委书记许常德无疑是她的贵人,如果méi有他的帮助,她不会在短短几年内提升的如此迅,而秦清却明白,许常德在利用自己,他通过对自己的提升而造成对黎国正的威压,秦清并不清楚许常德为何会对这样做,可是她有一点能够肯定,许书记和黎市长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在他即将前往省城任职之前,应该是不会放过这个打压黎国正的机会自己看似这场事件的主角,可是秦清却明白,现在已经沦为许常德打压黎国正的政治道具事情虽然刚刚开始,可是对她却意味着已经结束

  许常德低声道:“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我会处lǐ”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秦清道:“许书记,我想离开这里”

  许常德转身露出一丝微笑:“明天,怎么也要等观察期过去”

  许常德并méi有去看张扬,在他看来张扬根本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物,无论他做了什么,这次的英雄行径也不会被当成一个正面典型进行宣扬

  左拥军把许常德送到楼下的停车场,正遇到刚刚抵达医院的市长黎国正,黎国正和许常德的目光相遇,一切有些●突然,一切却又是在意料之中,两人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黎国正热情的招呼了一句许书记,许常德微笑着走了过去,热情的拍了拍黎国正的肩膀:“黎市长怎么才过来?”一个才字婉转的指出你身为当事人的父qīn,这反◇应度也太慢了一些

  黎国正并méi有提起刚才给许常德打电话关机的事情,他叹了口气道:“许书记,我正想跟你谈点事儿”

  许常德指了指自己的红旗车,两人先后走入车内,在后座上坐下

 ◎ 这两位江城的风云人物都méi有吸烟的习惯,黎国正关切道:“小秦情绪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一个年qīng女同志受到这样的刺激,心lǐ上难免会产生一些问题的,不过秦清还是很坚强的,休息休息○应该méi事”

  黎国正低声道:“这种事情真的méi有想到”

  许常德用眼角的余光扫了黎国正一眼,他最反感的就是黎国正喜欢推卸责任的态度,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就不怕认错,你儿zǐ劫持了秦清,用一句真的méi想到来概括,难道就能够把一切化解的干干净净?就算秦清愿意,老zǐ也不会答应,许常德向后靠在椅背上:“皓辉的精神鉴定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黎国正méi来由一阵心惊肉跳,他敏锐的察觉到许常德这句话中**裸的威胁含义,小声咳嗽了一下道:“我以后一定会对他严加看管,杜绝同样事情的发生”这句话等于间接向许常德请求谅解,希望他不要继续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许常德的手指qīngqīng敲击在座椅的边缘:“国政啊,你知道的,这种事情传出去对你的官声会有些影响”

  黎国正心中暗骂,只怕我的官声受到影响最高兴的那个人是你,腹诽归腹诽,话却是不能明说的

  许常德道◇:“我在江城已经méi有多少时间了,总想要站好革命的最后一班岗,前些日zǐ常委会的那个提议你觉着怎么样?”

  黎国正微微愣了愣,他忽然明白了,许常德要借着这次的机会继续在江城经营他的势力,他虽★然离开了江城,却不想放手昔日的权力和影响,他是想在常务副市长上面继续做文章啊黎国正很容易就想到了左援朝,提请左援朝担任常务副市长的是他,而且多数常委也倾向于他的这个提议,许常德之前一直也méi有针对这件事做过表态,似乎已经默认了他的提议,可现在发生秦清的事件之后,他突然把话题转到这件事上,证明他并不满意黎国正的提议,在他的眼中左援朝并不是未来常务副市长的合适人选

  黎国正此时的心情极其矛盾★而复杂,重重迹象表明未来的江城市市委书记已经确定为岚山市的市长洪伟基,他对于洪伟基此人并méi有太多的了解,可是从侧面上已经打听到,洪伟基和许常德之间的关系不错,而且他们是同期中央党校的同学,无疑在感▲情上容易沟通,黎国正已经看到自己暗淡的前景他明白许常德正在利用自己的权力,在为洪伟基做着清lǐ障碍的工作,许书记在把握一切可能的机会打压自己在江城的影响力

  黎国正小心的问道:“许书记有什么看法?”脑zǐ里已经在盘算着几名副市长的名字,他实在想象不出许常德究竟看中了哪一个?难道是提升的李长宇和袁成锡之中的一个?

  许常德笑道:“长宇同志不错,有魄力有胆识,年龄也不算大,很有提升的空间”

  黎国正实在搞不清许常德为什么会看中李长宇,说实话李长宇在春阳的政绩并不突出,春阳也是江城下属六县之中经济最为薄弱的一个,李长宇在任的三年工作也méi有见到太多的起色,过去也méi有听许常德说过他和李长宇有什么特别的关系,黎国正也是近一年来才注意到这个人的,从县委书记一跃成为江城市的常务副市长,这个提升不可谓不大,黎国正却并不知道李长宇真正得到许常德的提升却是因为洪伟基的关系,李长宇和洪伟基是大学的同学,在洪伟基确认要来江城担任市委书记之后,他便暗示许常德希望能够将常务副市长的职位落在自己同学的身上,这样他上任之后就可以不着痕迹的削弱黎国正的权力,而又不落下任人唯qīn的嫌疑,政□治上必须有高瞻远瞩的眼光

  黎国正很了解这位多年的搭档,许常德是个机锋深藏的人,即便是他最渴望做的事,也要假手于他人,他的心胸远非表面上那样坦然宽广,黎国正始终认为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们◇的矛盾始于十五年前,那时候许常德还是江城机械厂的厂长兼党委书记,黎国正却已经是盐湖区的副区长,从那时候他们就悄然成了政治上的对手,为了打压对方不惜一切手段,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斗争越发变得风qīng云淡,可是背后的残忍和无情却加变本加厉起来,在斗争的后期,许常德显然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黎国正虽然不甘心失败,可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许常德却并méi有胜利者的胸襟和大度,扶植秦清成为团市委书记,就是他报复黎国正的一个表现,在黎家人的概念里,秦清是让黎皓辉发疯的根本原因所在,是她毁去了一个青年的大好前程而秦清的突然从政,让黎国正明白,秦清对黎家的仇恨应该是同等的,他甚至可以推断出,只要有合适的机会,秦清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报复他许常德显然看出了这一点,他如此关照秦清,就是让黎国正如鲠在喉,寝食难安

  黎国正明白,许常德成为省长之后仍然不会放弃他对江城的掌控,有他当权之日,自己就可能永远无法翻身,他缓缓点了点头道:“我会提议长宇同志担任常务副市长”说完这句话,他的脊梁宛如被人猛然抽去,整个人无力的靠倒在座椅上

  许常德意味深长的笑道:“我马上就要走了,以后管lǐ江城的重担要落在你们的肩上了”

  许常德走后,很长一段时间黎国正都méi有从低沉压抑的情绪中解脱开来,他居然放弃了去探视秦清的打算,既然已经达成了默契又何必去放低姿态向秦清道歉,他对许常德的让步已经是对这件事有了■圆满的交代

  *****************************************************************************************◇*************

  田庆龙下午的时候才来到医院,来此之前,他已经了解了两位大佬的态度,这件事肯定会不了了之,黎皓辉的精神鉴定结果已经不再重要了

  田庆龙去探望秦清的时候,她已经入睡,田庆龙并méi有打扰她,来到隔壁的病房,还méi有进门就听到里面格格的欢笑声,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望去,张扬正手舞足蹈的讲着什么,那位负责看护他的小护士被逗得笑个不停,田庆龙唇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小兔崽zǐ,这就惦记上泡妞了,他qīngqīng敲了敲房门

  张扬笑着抬起头来:“田局长,您怎么大驾光临了”田庆龙笑了笑,身后司机把鲜花放在张扬的床头柜上,田庆龙在床边坐下道:“张扬,我虽然身■在江城,可是听说过不少你的事情”

  张扬直言不讳道:“您儿zǐ田斌告诉你的”

  田庆龙哈哈大笑起来,张扬直来直去的爽直性格他十分喜欢,对人的第一眼印象很重要,张扬勇救秦清的场面留给在场所有江城警察的都是震撼,就算是他们之中最优秀的特警也很难保证可以做到张扬这样,作为一个老警察,田庆龙对于有勇气的人从来都是欣赏的,这大概就是常说的英雄惜英雄,田庆龙向小护士看了一眼道:“小张,我想跟你单独谈两句”

  小护士脸儿红红的向张扬看了一眼,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田庆龙的司机出去后反手关上了房门,张扬从这一系列的动静上已经判断出田庆龙想说的事情一定跟这件案zǐ有关,他微笑道:“田局是不是打算让我封口啊,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田庆龙诧异于这厮敏锐的洞察力,饶有兴趣道:“你怎么知道?”

  张扬笑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整整五个小时,也méi人lǐ会过,也méi人录口供,只是把我关在这间病房里,我都有些糊涂了,自己究竟是救人英雄呢,还是一名囚犯,按lǐ说被关押的应该不是我”

  田庆龙笑道:“你以为呢?”

  张扬道:“黎皓辉是黎市长的公zǐ,秦清是团市委书记,这件事闹出去肯定会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不过按lǐ说也盖不住,除非把这件事定性为流言蜚语”他微笑道:“我无所谓,反正这事情的主角也不是我,只要秦书记同意这么处lǐ,我权当这件事méi■有发生过”

  田庆龙充满欣赏的看着张扬,他忽然想起之前田斌在他面前的抱怨,按lǐ说以田斌的性情本不应该和这个年qīng人成为敌人,他点了点头道:“张扬,谢谢你的lǐ解”站起身,拿起笔在床头柜的◎纸上写下了一个电话:“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田庆龙这样的行为不但但是对张扬的欣赏,而且意味着他承认自己欠张扬一个人情,田局长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这个人情他答应还就一定会还

  张扬笑道:“你比田斌爽快”

  田庆龙笑道:“要不我怎么是他老zǐ呢”

  田庆龙离开的时候却在楼下遇到了徘徊的左晓晴,左晓晴看到他,快步迎了上来,小声道:“姨夫”

  田庆龙看到她苍白的脸色已经猜到了什么,低声道:“来看张扬?”

  左晓晴点了点头,却又迅摇了摇头:“不是……刚好从这里经过”

  田庆龙多少听田斌说了一些左晓晴的事情,现在有些明白为何左晓晴会对这个春阳的基◎层乡干部如此牵挂了,微笑道:“他méi事,要不要我带你过去看看?”

  左晓晴慌忙摇了摇头,田庆龙心中暗叹,他这个小姨zǐ蒋心慧是个颇有野心的女人,一直想把女儿嫁入名门,田庆龙私下并不赞成她的这◇▲种想法,须知侯门深似海,自己的qīn生骨肉是不舍得这样对待的,他很疼左晓晴,也因为左晓晴的事情向妻zǐ蒋心悦抱怨过,可毕竟左晓晴不是自己的女儿,他méi有太多的发言权在田庆龙的意识里认为女人就应该相夫◆教zǐ,政治上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那都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应该远远躲开,不应该成为政治交换的筹码

  左晓晴害怕田庆龙多想,qīng声道:“姨夫,我走了”

  田庆龙叫住左晓晴:“听你三姨说,你毕业后准备去美国留学?”

  左晓晴咬了咬嘴唇,然后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她的一切都是母qīn安排好的,唯一的一次偏离轨迹就是去了春阳县人民医院实习,可méi过多久,就已经被她的母qīn拉回到既定的轨道中来了

  田庆龙道:“有时间多去我家转转,你三姨整天都念叨你”

  “嗳”左晓晴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看到远处父qīn在几名医院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来,慌忙和田庆龙告辞匆匆离去

  左拥军看到田庆龙,停下和身边人的说话,微笑着大步走了过来,他qīn热的叫了声姐夫,田庆龙点了点头:“拥军,刚才我遇到晓晴了,怎么一阵zǐ不见,这丫头瘦成这样,你们做父母的不要对孩zǐ太苛刻了”他颇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

  左拥军苦笑道:“我工作太忙,很多时间顾及不了这孩zǐ,都是心慧在照顾她”

  田庆龙道:“不是我说你,有些事情也不能都听女人家的,娘们当家墙倒屋塌”

  左拥军笑了起来

  “笑,就知道笑,我可告诉你,你们两口zǐ要是委屈了晓晴,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们”

  左拥军道:“姐夫,你要是喜欢,我倒是很乐意把晓晴过继给你”

  “我倒是想,你问问你老婆她能答应吗?”田庆龙既然说了就不妨把话说得明白一些,他和左拥军并肩向前走了两步,低声道:“我看晓晴未必喜欢你们的安排,感情上的事情,我看还是顺其自然”

  左拥军叹了口气道:“我虽然不☆赞同心慧的做法,可是也不能任凭这孩zǐ胡来啊,现在的社会那么复杂,万一她被人骗了该怎么办?”

  田庆龙点了点头:“张扬那小zǐ还算不错”

  这次轮到左拥军吃惊了:“张扬?你是说那个救秦□书记的张扬?”

  田庆龙眯起双目道:“你是真傻还是跟我装傻,可不就是那小zǐ吗?”

  ******************************************************************************************************

  张扬早已在病房中呆的不耐烦,可是医院必须要他留院观察24小时,本来张扬大可不去lǐ会这件事,可是想到这件事的方方面面,已经要当成一件政治事件来看了张扬只能接受现实,反正在这里好吃好喝好住,有电视闻可看,有小护士陪着聊天,倒也悠闲自得,傍晚的时候离开病房出门溜达溜达,医院还是给了他一定的自由度,只要他不离开这层楼,并méi有其他人过问

  来到秦清的房门前,张扬正准备敲门,不想房门打开了,秦清穿着病号服出现在他的面前,两人目光相遇都显得有些惊奇,然后同时露出一丝微笑,秦清道:“无聊得很,正打算去看看你呢”说话的时候把张扬请了进去

  张扬笑道:“你méi什么事?”

  秦清摇了摇头:“你呢?”自从张扬冒着风险把她救下的那一刻,她对这个嬉皮笑脸的家伙已经改变了印象

  张扬笑道:“méi什么大事,下面有气垫,上面不是还有你秦书记顶着嘛”

  秦清脸上一热,她听出这厮言语中的**意味,心中顿时警惕了起来,虽然他救了自己的性命,可是也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想到了这一层,秦清脸上的高傲和冷漠自然而然的又流露出了出来,张扬也察觉到她的变化,可脑zǐ里却想着在空中看到秦清裙内的春光,张扬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是十分邪恶的,秦清表现的越是高傲,他心底就越是产生了一种占有欲,这厮在重生以后对美女的占有欲似乎比大隋朝那会儿还要强烈许多

  秦清低声道:“小张,田局长找你谈话了?”

  张扬点了点头,虽然秦清用领导的口吻跟他说话,让他很不爽,可这毕竟是事实,人家是处级干部,自己却是一个科员,两人的差距那不是一般的大,人家有资格跟他这样说话

  秦清道:“这次的事情要谢谢你了”

  张扬笑道:“怎样谢?”

  秦清微微一怔,她还真méi想到过这个问题,可秦清毕竟在体制上打拼了多年,头脑的应变能力非同一般,她淡然笑道:“也许你会得到一份满意的结业评语”原来她可打算要把张扬的违纪行为照实记录下来的

  这样的条件显然不能让张扬满足,张扬道:“要不这么着,你请我吃顿饭”

  秦清méi想到他的条件竟然如此简单,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好啊不过我可是两袖清风,你不要抱着吃大户的心lǐ啊”

  张扬笑道:“对面有家疆羊肉串不错,秦书记不会吝惜这点钱”

  秦清微笑点头道:“méi问题,时间由你定”

  “就现在”

  “现在?”秦清的神情显得有些愕然

  张扬道:“再呆在这个地方,我都要气闷死了,咱们出去走走,顺便吃顿饭”

  秦清其实在这里呆的也很气闷,不过她一向都是个坚守原则的人,其实体制中的人多数都是这样,这让她不免有些古板严肃之嫌

  张扬却从来都不是一个老老实实循规蹈矩的人,这一点恰恰是秦清所欠缺的,也可以说秦清的周围根本méi有这样的人物张扬道:“反正咱们也méi事,留在这里干什么,吃晚饭回来睡觉就是了,总不能什么都听他们的”看到秦清仍然无动于衷,忍不住道:◎“怎么?你害怕了?我就闹不明白了,犯罪的是黎皓辉,怎么被关起来的倒是咱们两个,大爷的,这世上还真méi有说道lǐ的地方”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注意你的言辞,身为一个国家干部,不要沾染社会上的□那些不良风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