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幕后推手】


  男女之间的感情yǒu许多表达方式,张扬和海兰之间无疑是最直接的那种海兰都记不起今晚张扬这是第几次进入自己,他就像个永不知疲倦的机器,疯狂占yǒu着海兰的身体,海兰在他一次次的冲击中,不断地达dào愉悦的巅峰,她的身体在张扬的面前完全崩溃,内心已然向张扬敞开,她忽然想起张爱玲的那句话,通往女人心灵的是那啥,这厮正在通过这一途径,努力的占据着自己的心灵

  两人抵死缠绵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一脚踹开,灯光大亮,四名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张大官人懵了,我靠,这他**啥事儿,老子招谁惹谁了,最当紧的***夫,怎么会yǒu人闯进来,不过这厮的心理素质也着实强悍dào了极点,愣是愣了一下,可心里●bìng没yǒu感dào害怕,他不怕,海兰却是惊恐dào了极点,娇躯下意识的痉挛了一下,猛然收紧的压迫感让张大官人蓬勃的激情终于dào了燃爆点,这厮居然在这种时候公然射了

  海兰也感觉dào那一股股yǒu力的热流,紧闭美眸,内心的惊恐和快意交织在一起,复杂的难以形容在这种惊惧的状态中,她也达dào了前所未yǒu的**,四肢把张扬的身体死命缠住,心说,就算是天崩地裂又怎样,只要和张扬在一起,她不会怕

  一名黑脸警察冷冷扫了一眼被褥里纠缠的这对男女,大声道:“穿上衣服,给我滚出来,妈的,****,国家的风气都是你们这帮人给败坏的”

  其余三名警察目光怪异的看着床上的这对男女,海兰把俏脸蒙在被窝里,一颗芳心激烈跳动了起来,张扬小声道:“别怕”他内心充满了愤怒,无论怎样他和海兰之间的事情都是无可指责的,**女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这帮混蛋居然给他扣上了一顶****的帽子,这是○对他的侮辱

  张扬赤条条从被窝中爬了.出来,在男人面前裸露身体,这厮bìng没yǒu任何不自然的感觉,几名警察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对这些警察来说,这样的状况bìng不是第一次遇dào,可是他◇们从没yǒu见dào一个人在这种状况下居然能够表现出如此的镇定,不仅仅是镇定,张扬的脸上yǒu愤怒,yǒu嚣张,却惟独没yǒu恐惧,他冷冷道:“都他**给我滚出去,等我穿上衣服再找你们算账”

  几名警察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厮什么人啊yǒu没yǒu搞错,一个违法者居然敢对执法者如此强势?

  张扬从没yǒu那么恼火过,这厮.此时怒上心头,什么前途,什么未来早已跑诸脑后,他现在想得就是把这帮打扰他好事的警察痛揍一顿,甚至杀了这帮孙子的心都yǒu

  黑脸警察怒道:“出来,穿上衣服”他这嗓子是冲着被.窝里的海兰去的

  张扬冷笑了一声,他忽然冲了上去,一把卡住了黑.■脸警察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推把黑脸警察推倒在地上,不等他从地上爬起,抬脚照着他的面孔就是狠狠一下,黑脸警察登时被踢晕了

  另外三名警察看dào他竟然敢袭警,慌忙去拿警.棍,张大官人岂肯给他们这个◆机会,凑上去拳打脚踢,三下五除二的点中了他们的穴道,转眼之间四名警察全都被他击倒在地,张扬拎起这四名警察逐一塞入洗手间中,低声骂道:“麻痹的,都他**是流氓”

  海兰听dào外面.劈里啪啦的打了起来,等dào平静后,方才怯怯的把一双眼睛露了出来,张扬已经把战场清理干净,关上房门:“快穿衣服,我带你离开这里”

  海兰红着俏脸,吐了吐舌头,心中又是娇羞又是惊喜,她刚才竟然忘了,张扬是个深不可测的武林高手,不过他武***就算再高强,袭警的罪名可不轻,眼前的情况下已经来不及考虑后果了

  两人匆匆穿好了衣服,张大官人把背包拿起,这酒店是不能呆了,人家既然敢破门而入,说不定就是盯好了他,这事儿yǒu点麻烦,只怕自己回dào春阳也利索不了

  他和海兰走出房门,海兰忽然轻声咿了一下,张扬奇怪的看了看她,海兰美腿夹紧,**提了提,红着脸儿道:“都是你,流了出来了……”

  张扬会心一笑,两人进入电梯,来dào大堂,却发现外面警灯闪烁,大厅内还yǒu六名警察守在那里,看dào张扬和海兰,他们马上围拢了上来,张扬开始意识dào这件事绝不是普通的查房那么简单,可是自己在省◎城bìng没yǒu得罪什么人,究竟是谁要这么针对自己?

  海兰的脸色变得yǒu些苍白,她放在包内的手机忽然想了,海兰拉开坤包,拿出电话,看清上面的号码时,黑长的睫毛不禁颤抖了一下,她默默走dà▲chéngbìngméiyǒudézuìshímerén,jiūjìngshìshuíyàozhèmezhēnduìzìjǐ?

  hǎilándeliǎnsèbiàndéyǒuxiēcāngbái,tāfàngzàibāonèideshǒujīhūránxiǎngle,hǎilánlākāikūnbāo,náchūdiànhuà,kànqīngshàngmiàndehàomǎshí,hēizhǎngdejiémáobújìnchàndǒuleyīxià,tāmòmòzǒudào一旁,打开电话:“喂”

  一个阴森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很好我觉着你为什么一直在逃避我……”

  海兰看了看身后的张扬,又向远处走了几步,她压低声音道:“这件事和他没yǒu关系,为什么你●要害他?”

  “你所拥yǒu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我可以给你,我一样可以拿走,我不但要害他,我会让他永世不得生”

  海兰的目光瞬间变得坚定了起来:“我爱他,这世上没yǒu任何人可以伤害他◆,如果你敢尝试这么做,我会和你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哈哈哈哈”电话中传来疯狂的大笑声,过了许久笑声方才中断:“你试试看”

  ***************************

  张扬望着那六名警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妈的,早盯上我了是不是?”

  六名警察bìng没yǒu急于采取行动,张扬身上的杀气渐渐变得浓郁起来,这厮显然被激怒了

  海兰及时回dào了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臂道:“不要,张扬,我会陪你把事情说清楚”,她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是牺牲掉自己的形象也要维护张扬的政治前途,可是想起那个潜藏在暗处的她,海兰内心不禁一阵颤抖,她能够保护张扬吗?

  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个人——顾明健,在省城他只认识这个人,海兰的话让他开始考虑dào后果,无论这件事最终结果怎样,都会对他的仕途,对海兰的名声造成极大地影响用武力或许可以解决一时间的问题,可是在眼前的情况下,武力只会让自己一步步陷入困境之中,张扬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他人考虑,作为一个国家干部,他知道暴力抗拒执法的后果,张扬马上作出决定还是给顾明建打一个电话,从今天看dào的情况,顾明建应该和警察系统比较熟,这件事也许他能够帮得上忙

  顾明建也没yǒu想dào张扬会这么快跟自己打电话,当他搞清楚张扬就是白日里帮过自己的那个人后,表现的相当热情:“张扬,怎么回事儿?”

  张扬很委婉地把事情说了,顾明建道:“你在哪儿,不用急,我马上就dào”

  四名被张扬点中穴道的警察终于被发现,因为他们都瘫倒在那里,没yǒu人敢轻举妄动,事情的性质似乎变得越来越严重了,张扬和海★兰被暂时控制在大厅的贵宾休息室,张扬这会儿变得冷静了下来,几名警察也认出了海兰,他们今天接dào任务是来抓****的,可认出海兰是省台女主播之后,他们意识dào这件事bìng非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在省城☆做警察眼界和地方不同,考虑的方方面面都要多一点,因为涉及dào海兰,他们意识dào这件事的复杂性,所以采取了谨慎的态度,对待张扬和海兰还算客气

  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是白沙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栾胜文,他听说四名下属受伤的消息,而且又涉及dào知名主播海兰,马上明白,这件事不是单纯的抓捕**,自己和这帮手下都被利用了,他开始考虑要不要请示,毕竟他是接dào上级指示才做这件事的,可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经过一番考虑,他还是决定先把眼前的情况处理一下,他的四名手下一动不动的躺在宾馆房间内,栾胜文让人叫了救护车,然后才来dào了贵宾休息室

  张扬和海兰在关键的时候被人撞破,这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幸,可事情一旦发生,他们都迅冷静了下来,海兰不是孩子,她比张扬清楚这件事的内情,可是她无法说破,张扬在整件事中所扮演的是被她连累的角色,这突发事件让海兰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张扬在她心中的地位竟然如此重要,为了张扬她甚至可以不去考虑她的名声,她的未来

  栾胜文已经从登记处了解了张扬的资料,一个小县城妇幼保健院的书记是入不了他的法眼的,他真正yǒu些忌惮的是海兰,名人的能量很多时候不是盖得,说不准啥时候人家的身后就会蹦出一个大人物何况这次行动的主旨是抓捕****,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这事儿跟****应该挨不上,最多他们两人能算奸夫yin妇,甚至连奸夫yin妇都算不上,人家两人未婚,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规定人家搞对象不能上床?栾胜文yǒu些郁闷,希望张扬和海兰的能量仅限于此,不要再牵涉什么厉害的人物进来

  可栾胜文也明白,张扬刚才打得那个电话一定是求援,栾胜文也没yǒu阻止,眼前最好静观其变,给对方一定的时间和空间,给他留yǒu余地等于给自己留yǒu余地,假如张扬真的可以请dào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自己就yǒu了推脱的理由,可以从这件事中解脱出来,假如张扬请dào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那么他下手便可以毫无顾忌了

  事实证明,栾胜文这样做是明智的,当顾明健和张德放两人步入酒店大堂的时候,栾胜文的手心顿时惊出了冷汗,姑且不论张德放在东江警务系统中的恶名,单单是顾明健的身份足以震慑住他

  张德放原本不想管这件事儿的,可刚巧他和顾明建在一起,顾明建感觉自己qiàn了张扬的人情,所以这次一定要出手相帮,张德放从来都是顾明建的死党,他想做什么顾明建自然全力支持,顾明建在东江可不是一般的嚣张,栾胜文这种级别的警察他从来都不会放在眼里,他怒视栾胜文道:“你们怎么回事儿?我朋友犯了什么罪,警察了不起啊?随便查房?随便惊扰客人?”

  栾胜文当着这么多人被他呵斥,脸上自然yǒu些挂不住,他低声顶撞道:“我们接dào举报yǒu人在这里从事****活动,所以……”

  张扬冷笑道:“你妈才卖呢,我们谈对象**屁事?想陷害人也不带这样的”

  张德放认出了海兰,马上觉察dào这件事yǒu些内情,他拍了拍栾胜文的肩膀走dào一旁,低声道:“栾局,怎么回事儿,就算是抓****也轮不dào您老人家亲自出马,杀鸡何用宰牛刀,您这是大材小用啊”

  栾胜文也是满怀的郁闷,他叹了口气道:“老弟,你以为我想接这狗日的差事,麻痹的,上头压下来,我他**怎么办?”

  张德放虽然素来以强势闻名,可他也不是不懂得掂量轻重的人,否则也不会年纪轻轻就混dào现在的位置,他咳嗽了一声道:“栾局,给我一个面子,这事儿就这么结了”

  栾胜文拿起电话

  张德放明白,人家这是做不了主,要请示呢,识趣的走dào一旁

  栾胜文打完这个电话,很快就yǒu了态度:“张老弟,这事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上头压得很紧”

  张德放点了点头,能让栾胜文感dào这么大压力的人物肯定非同寻常,不知张扬得罪了什么厉害人物,人家非要办他,他心里开始打起了退堂鼓,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他觉着不值得,为了张扬这个素昧平生的小人物出头,好像根本没yǒu任何的必要他悄悄把顾明健叫dào一旁,低声道:“明健,这事儿恐怕不好办,他们两个不知得罪了什么人,今晚人家摆明了是要办他”

  顾明健今天始终窝了一口气,他从来都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先是被司机修理了一顿,如果不是张扬帮他,恐怕今天这人丢大发了,现在来dào他的一亩三分地,这帮警察居然连他的面子都不给,他感dào颜面无存,冷冷看了张德放一眼:“你平时不是挺牛逼吗?这事儿都办不成?”

  张德放面孔一热:“明健……”

  ****************************************************************************************************

  顾明健也是个犟脾气,他拿起电话本想直接打给老爷子,可考虑了一下,还是先给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打了一个电话,很多事情找老爷子还不如直接找夏伯达来得方便

  夏伯达接dào电话之后也是愣了一下,放眼东江市内敢公然不给顾公子面子的还真没yǒu几个,一个白沙区的公安局副局长敢顶着这么大压力做这样的事情,证明他的背后还yǒu人,夏伯达考虑事情要比顾明健这些小字辈全面的多,他了解顾公子的嚣张性情和大老板的溺爱不无关系,无论顾明健惹出什么祸端,大老板肯▲定还会站在儿子这一边,夏伯达了解省委书记顾允知,他也了解顾明健,这爷俩儿虽然一个内敛一个张扬,可是脾气却是出奇的相像,那是谁都不愿意吃亏,认准的事情会一条路走dào底没yǒu人比夏伯达清楚顾允知护短的●dìngháihuìzhànzàiérzǐzhèyībiān,xiàbódálejiěshěngwěishūjìgùyǔnzhī,tāyělejiěgùmíngjiàn,zhèyéliǎngérsuīrányīgènèiliǎnyīgèzhāngyáng,kěshìpíqìquèshìchūqídexiàngxiàng,nàshìshuídōubúyuànyìchīkuī,rènzhǔndeshìqínghuìyītiáolùzǒudàodǐméiyǒurénbǐxiàbódáqīngchǔgùyǔnzhīhùduǎnde特点,这就让他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态度,他要站在顾明健的立场上,站在顾公子的立场上就等于站在大老板的立场上

  夏伯达给东江市公安局局长方德信打了一个电话,他两人的私交一直都不错,所以夏伯达还是第一个找他

  方德信接dào夏伯达电话的时候也是十分的错愕,夏伯达找对了人,策划这次行动的就是方德信,可方德信在此前bìng没yǒu想dào这件事的牵涉会这么广,竟然惊动了省委办公室主任,这就意味着那个叫张扬的年轻人一手可以够得dào省委书记,方德信的后背全是冷汗,妈的自己为什么没yǒu仔细调查一下,糊里糊涂的竟进入了这个漩涡,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他只能接受眼前的现实

  夏伯达是个头脑清晰的人,以方德信的位置,他是不会愚蠢dào公然和顾公子做对的,短暂的寒暄后,夏伯达直奔主题道:“德信,谁要搞张扬?”

  方德信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低声道:“许省长打过电话”说出幕后指使他是费了一番努力的,如果打电话的不是夏伯达,如果不是因为夏伯达身后的顾允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吐露这件事

  夏伯达皱了皱眉头,许常德他马上就想起张扬来自春阳,而江城恰恰是许常德的发家之地,难道这件事还涉及dào他们过去的恩怨?夏伯达短暂的思索后还是决定给顾允知打个电话,因为这件事已经涉及dào任省长许常德,夏伯达就必须要让顾书记知道,夏伯达对顾允知的起居情况十分的清楚,顾书记在十二点以前是不会睡觉的,现在距离十二点还差十五分钟,算不上打扰

  顾允知听夏伯达完整的叙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确信这件事和他的儿子无关,心中已经生出埋怨,这小子简直是没事找事,可当他听夏伯达提dào许常德的时候,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以许常德的级别居然用这种手段对付两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真是可笑,这样的气养***夫,不知道他怎么可以坐dào如今的高位,可顾允知的政治洞察能力绝非一般,他很快就抓住了其中的关键之处,那就◎是海兰,这位知名女主播从江城dào省城,是不是和许常德yǒu一定的关系,而且能够让男人失去镇定的通常yǒu两件事,一件是权力,一件是女人顾允知对许常德还是yǒu些不满的,许常德上任伊始就提出大力发展平海北部地区经济,和顾允知的重点发展以点代面背道而驰,而许常德的上位和顾允知也没yǒu任何关系,人刚刚dào了一个高位,往往会出现短暂的迷失,在顾允知看来许常德就是如此,yǒu必要敲打他一下,这个念头顾允知由来已久,可一直没yǒu合适的机会,今天机会居然自己就来dào了他的面前顾允知深思熟虑之后,说了一句话:“张扬是我的世侄,你让他们看着办”

  夏伯达拿着电话,唇角却泛起了一丝微笑,他知道顾允知根本就不认识张扬,大老板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一件小事居然引出了这么多的大人物,这平海省的政坛还真不平静啊

  方德信一直在等着夏伯达的这个电话,当夏伯达把这句话完整的转述给他之后,方德信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他相信夏伯达不会说谎,连顾公子都已经赶dào了现场,这件事惊扰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大了,这件事的源头虽然不在自己,可事情毕竟是自己一手搞出来的,他双手紧攥着电话,恨不能把电话捏出水来,顾允知和许常德孰轻孰重,方德信自然掂量的清清楚楚,他觉着自己很无辜,糊里糊涂莫名奇妙的卷入dào这场麻烦中,可事情发展dào现在的局面,他又不得不去面对,人是一定要放得,可许常德那里必须要yǒu个交代

  于是方德信拨通了许常德的电话,将顾允知的原话又重述了一遍

  许常德此时的表情悲愤、怨毒、无奈,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省长bìng不一定比市委书记威风多少,虽然他过去是副省现在是省长,可对权力的控制却似乎弱了不少,他不知道张扬yǒu怎样的能量请得顾允知为他出面,可yǒu一点他却清楚,顾允知要利用这件事在自己面前立威,他要告诉自己,谁才是平海省的老大,许常德内心中又一股邪火在燃烧,他恨不能把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障碍全部清除掉,身处高位,可以做许多别人不可以做dào的事情,可总yǒu一些事他还无法做dào,他必须yǒu所顾忌,许常德感觉dào自己的尊严被这对男女无情的撕掉,而后顾允知又冲上来狠狠地践踏,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窘迫,胸口一阵刺痛,他捂住胸口,慌忙拉开抽屉,从中取出一颗胶囊塞入嘴里,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过劲来

  电话中传来方德信关切的声音:“许省长许省长……”

  许常德慢慢拿起了电话,声音缓慢而低沉:“德信,咱们是多年的老朋友,我不会为难你……”说完他便颓然挂上了电话

  ****************************************************************************************************

  栾胜文知道最终结果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他脸色黯淡的来dào张德放面前:“老弟……不好意思啊……我们搞错了……”

  张德放已经明白这场角逐中,顾明健最终取得了胜利,刚才他的那个电话显然惊动了顾书记,张德放不认为舅舅会轻易为一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出面,除非他舅舅◆想借着这件事敲打一下某个人,张德放开始重审视张扬,这小子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张德放从来都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家伙,刚才栾胜文没yǒu买他面子,现在他掌控主动之后想dào的就是报复,他冷哼了一声:“你没y■ǒu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这声对不起也不该向我说”

  栾胜文心中暗骂张德放得了便宜卖乖,可脸皮终究是不能撕破的,他笑着拍了拍张德放的肩膀道:“老弟,这事儿你也知道,我只是个跑腿的得罪的地方多多担待”

  张德放看dào人家这样,心里也平衡了一些,带着栾胜文来dào顾明健和张扬的面前,顾明健怒视栾胜文道:“怎么着,还要抓人?”

  栾胜文满脸堆笑道:“事情弄清楚了,我们搞错了,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张扬bìng没yǒu任何不依不饶的表现,他之所以选择低调和隐忍,那是因为海兰,今晚发生的事情对女人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打击,张扬不想继续闹大在她的伤口上撒盐他淡然道:“误会说清了就算了,我希望以后不要再yǒu同样的事情发生”

  栾胜文连连点头,可bìng没yǒu马上离开的意思,他在意的是顾明健的态度

  张扬这个当事人既然不追究,顾明健当然也没yǒu追究的必要,不过顾明健也没yǒu这么轻易放过栾胜文的意思,他冷冷道:“栾局,你们惊扰了我朋友休息,在酒店造成的影响十分恶劣,这事儿怎么办?”

  “你们放心,我们yǒu保密原则”栾胜文很识趣,他知道这事情○涉及dào海兰这位名主播,如果传出去,恐怕还会yǒu麻烦

  张扬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既然搞清楚你们就走,我希望这件事dào此为止”

  栾胜文灰溜溜的离开了

  张扬虽然是这场角◎逐的最终胜利者,可心中却没yǒu任何的快意,反而如鲠在喉,堵得慌

  顾明健和张德放也都是心明眼亮的人物,事情解决了,他们就没yǒu呆在这里的必要,马上向张扬告辞,张扬把他们送dào大门外,由始至终他都没yǒu说过谢字,yǒu些话是要藏在心底的,可张大官人是个感恩的人,顾明健的这份情他记住了,他也是通过这件事才知道顾明建真正的身份,想不dào自己糊里糊涂的竟然救了省委书记的公子

  顾明健笑着拍了拍张扬的肩头道:“明天不走的话,中午我在福德楼给你压惊”说是明天,其实现在已经过了凌晨就是今天了

  张扬原本打算中午前离开东江的,可是顾明健今晚给他帮了这个大忙让他升起攀交的念头,反正他回春阳也没yǒu什么重要的事情,和顾明健加深一下感情,对于他日后的发展极为重要,而且今晚的事情势必会对海兰的内心造成创伤,他需要留下来安慰海兰

  海兰bìng非张扬想象的那样柔弱,可今晚的事情对她而言仍然是一场巨大的打击,这打击几乎毁掉她的一切,海兰是个不服输不认命的人,这件事让她意识dào东江绝非是自己的避风港湾,她不想因为自己而牵累张扬,可今晚发生的一切已经表明,无论她情愿与否已经将张扬拖入这场纷争的漩涡之中

  “我送你回家”张扬的声音温暖而低沉

  海蓝点了点头,进入车内,她猛然扑入张扬的怀抱之中,黑暗中搜寻着他嘴唇所在的位置,双唇触在一起便激烈交缠,再不愿意分开张扬很快就察觉dào海兰俏脸上的泪水,凉凉的涩涩的,他拥抱着海兰的娇躯,轻声道:“放心,没事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海兰的情绪终于在此刻失控,她伏在张扬的怀中,低声啜泣起来,张扬静静抱着她,轻轻抚摸着她的短发,帮助她把情绪稳定下来

  过了好久,海兰才止住哭声,眼睛红红的看着张扬:“为什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张扬淡然笑道:“你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我,你不想说,我又何必勉强你”

  海兰抿了抿嘴唇,她鼓起勇气道:“你应该知道,今晚他们是针对我,这件事跟你没yǒu关系”

  张扬摇了摇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任何人针对你就是针对我,因为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海兰的美眸湿润了,她紧紧抱住张扬的身躯:“张扬,我求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我真的不值得……”

  张扬一双大手捧起海兰的俏脸,坚定道:“值得你值得我为你做任何事”

  海兰感情的闸门再度被张扬打开,泪水不停流淌,靠在张扬坚实的怀抱中,她感dào温暖而踏实,她闭上眼睛,低声道:“我是个坏女人,可是从我见dào你的那一天起,我的心中就只yǒu你,我的身体也只属于你一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