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调查】


  短短的几天时间内,许常德瘦了许多,原本乌黑的头发也出现了许多的银丝,额头的皱纹也显得深刻了许多,这让tā看起来显得有些苍老,tā的手中拿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海兰笑得如此甜美,许常德的内心忽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刺痛,tā拿出火机,啪地一声点燃,跃动的火苗照亮了tā阴沉不定的面孔,握着火机的手凝滞了许久,这才凑了过去,点燃照片的一角,火苗迅蹿升了起来,许常德却仍然没有放手的意思,看着在火光中海兰逐渐模糊地俏脸,tā的心头正在滴血,火焰烧到了tā的肌肤,这烧灼的痛感丝毫没有让tā的心里感到好过

  电话铃突然响起,许常德如梦初醒般放开了那张点燃的照片,这时候tā才感到有些疼痛,活动了一★下发红的手指,伸手握住了电话,tā并没有立刻拿起电话,直到电话铃又响了六声,这才拿起:“喂”

  电话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她什么都不记得了,选择性失忆,听主诊医生说,她的记忆停留在二十岁之前●◆”

  许常德抿了抿嘴唇,脸上掠过一丝愧疚一丝欣慰,匆匆闪过的表情竟然如此复杂,tā偷偷吸了一口气,然后道:“确定?”

  “可以确定主诊医生说,她恢复记忆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你放心,等过●◆”

  许常德抿了抿嘴唇,脸上掠过一丝愧疚一丝欣慰,匆匆闪过的表情竟然如此复杂,tā偷偷吸了一口气,然后道:“确定?”

 ”

  xǔchángdémǐnlemǐnzuǐchún,liǎnshàngluěguòyīsīkuìjiùyīsīxīnwèi,cōngcōngshǎnguòdebiǎoqíngjìngránrúcǐfùzá,tātōutōuxīleyīkǒuqì,ránhòudào:“quèdìng?”

  “kěyǐquèdìngzhǔzhěnyīshēngshuō,tāhuīfùjìyìdekěnéngxìngjǐhūděngyúlíng,nǐfàngxīn,děngguò○了风头,我会清除这个隐患”

  许常德闭上双目tā的脑子.里在飞快的盘算着,足足沉默了半分钟,tā才道:“就此罢手”

  “可是……”

  “没有可是,就此罢手,就算她真的.想起过去☆○的一切,我也认命”

  **********

  张扬是个不甘心接受命运摆.布的人,然而tā开始意识到,有些事并不能完全由自己所控制,正如海兰的这次意外,又如海兰对tā的排斥,原本tā以为◆和海兰之间的感情终于有了结果,可是却没有想到中途生变,在医院的护理下,在tā的精心治疗下,海兰的身体正以惊人的度康复着,可是她对于这几年的记忆仍然是一片空白,她忘记了烦恼,忘记了不幸,忘记了张扬,忘记了感情,对她而言,生活似乎已经重回归到五年前的岁月,她对这个世界充满着美好的憧憬,她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顾佳彤找到张扬的时候,tā正坐在省人民医院斜.对面的慕尼黑1860酒中喝酒,这段时间张扬一直都留在省人民医院陪护海兰,海兰苏醒之后对tā的排斥和恐惧,让张扬有些无所适从,tā发现了这间酒,这几天几乎大部分的时间都泡在这里

  昏暗的灯光下,张扬拿起一大杯扎啤慢慢品着,tā.并没有因为海兰的表现而丧失信心,可是tā却必须要面对眼前的现实,海兰在短时间内恢复的可能性不大,tā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不可能长期在省城逗留下去,其实就算tā留下来,对海兰的恢复也无济于事,海兰从苏醒之后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看tā的目光中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情,剩下的都是惊慌和恐惧,张扬讨厌这种感觉,tā一口气把扎啤喝了个底儿朝天,向酒的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示意tā再送上一杯

  空气中飘来一阵淡淡的幽香,张扬对这诱人的.味道已经十分熟悉,没有转身就知道是顾佳彤到了,自从海兰出事之后,tā们两人突然放下了彼此的成见,现在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顾佳彤身穿黑色长裙,落落大方的在张扬的身边坐下,看了看桌上空空如也的啤酒杯,不禁笑道:“怎么着?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借酒浇愁呢?”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向那服务生大声道:“两杯”

  顾佳彤把黑长.的卷发拢向脑后,从精致的LV皮包中取出张扬的手机,推到张扬的面前:“我让朋友帮你修好了,下次小心,不要进水了”

  张扬拿起手机,顺便打开了电源键:“佳彤姐,多少钱?”

  顾佳彤有些不满的瞪了tā一眼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市侩?咱能不谈钱吗?那东西脏着呢”

  张扬呵呵笑道:“既然那东西脏着呢,你每天还拼命地想要啊”

  送酒过来的服务生刚好听到了tā们的对话,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暧昧,眼角扫了扫顾佳彤,像顾佳彤这种气质高贵的美女很容易引起男性的注意,顾佳彤敏锐的觉察到服务生眼中的暧昧,回想了刚才和张扬的对话,脸上没来由有些发热,狠狠瞪了那服务生一眼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让老板炒了你?”

  服务生吓得慌◆忙垂下头去,拿着托盘匆匆走了

  顾佳彤取出香烟,从中抽出一支,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带火机

  张扬拿起火柴,点燃后凑到她的面前,顾佳彤低下头,饱满丰润的唇轻轻吸吮着香烟,烟火在她的抽吸下一明★一暗,她直起腰,用左手把散乱的卷发重整理了一下,吐出一团淡淡的烟雾,透过烟雾,发现张扬深邃的双目正注视着自己她优雅而矜持的笑了笑:“看我干什么?”

  张扬指了指她手中的香烟:“吸烟有害健康” ◆
  顾佳彤道:“习惯了,可能改不了了”

  张扬笑道:“听说你那位是烟厂副厂长,咱们也不能因为自己家抽烟不花钱就可着劲的抽?”

  假如别人这么说她,顾佳彤一定会把点燃的香烟扔到对方□的脸上,可是张扬说出这样的话,顾佳彤并没有感到生气,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我本来是抱着安慰你的目的过来的,看你这德性,仍然没有忘记打击我,证明你的情绪好得很,根本不需要人安慰”

  换做平时张扬一定会调侃一番,可是现在因为海兰的事情搞得tā也没有了调侃的心情

  顾佳彤的电话响个不停,连续接了三个电话,挂上电话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张扬笑了笑道:“需要办的事情太多,对了,咱们说到哪里了?”

  张扬喝了一大口啤酒道:“说你要安慰我来着”

  顾佳彤不禁笑了起来:“海兰的情况怎么样?”

  提起海兰,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道:“身体恢复的不错,不过她仍然记不起来我,最近五年发生的情况被她忘得一干二净”事实上海兰的情况比tā所说的要严重得多,海兰非但把tā忘了,而且简直就是把tā当成仇人看待,充满了戒心和恐惧,每次看到海兰惊惶失措的目光,张扬都感到内心一阵刺痛,这也是tā宁愿选择酒买醉而不是留在医院的根本原因,不过tā的酒量实在太大,这啤酒只能成为tā夏季消暑解渴的饮品

  顾佳彤提醒tā道:“这些天你一直忙于海兰的事情,还没有为我小妹复诊呢”

  ●张扬充满歉意的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我浑浑噩噩的,没有顾及到这件事”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关心则乱,海兰记不起你,完全当你是陌生人,看来短时间内不会恢复,难道你打算一辈子守在这里?☆

  “我明天离开省城”

  顾佳彤愣了愣,想不到张扬回答的这么干脆

  张扬放下啤酒杯,起身道:“走,我跟你去看养养”

  **********

  顾养养大部分时间内都泡在她的画室中,张扬到来的时候,她正在绘制着一幅风景画,灰色的天空,洁白的江滩,深蓝色的江水流淌着淡淡的忧伤,只有画面上展翅飞翔的两只白鹭带个人些许的希望和亮色,这熟悉的画面让张扬不禁联想到第一次见到顾养养的情景,tā的唇角不禁泛起一丝微笑

  顾佳彤轻轻咳嗽了一声,惊醒了沉浸在绘画中的顾养养,她转过头,看到张扬,缺少血色的嘴唇微微上翘,清澈的美眸闪过淡淡的涟漪,整张俏脸顿时变得生动了起来

  “张哥”顾养养放下手中的画笔,转动轮椅来到张扬的面前,几天不见,张扬明显瘦了许多,头发也显得有些蓬乱,唯一没变的是tā挺拔的脊背,清亮的眼睛,亲切的笑容不过顾养养还是捕捉到tā双眼深处淡淡的忧伤

  张扬蹲了下去,这样的高度让顾养养感觉到和tā的距离变得很近,她轻声道:“张哥,这些天你为什么没有过来,你答应第二天要帮我治疗,我等了你一整天”

  望着这个单纯的小丫头,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对不起,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耽搁了,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给你治疗,对了,之前给你开的药有没有按时吃啊?”

  顾养养用力点了点头

  顾佳彤知道张扬看病的规矩,悄悄退出门外

  顾养养看到姐姐离去才小声对张扬道:“张哥,你教给我的那套气***我每天都会练习,不过这两天感觉到从双脚开始有一种灼热的痛感”

  张扬伸出手去,在她脚上的陷谷、冲阳、解溪三穴上逐一点了点道○:“是不是从这里开始疼痛的?”

  顾养养点了点头

  张扬微笑道:“要得就是这种效果,放心,疼痛不会太剧烈,应该在你可以承受的范围内,看来你双腿恢复的度要比我预计中快”tā小心翼翼的帮助◆☆顾养养除下鞋袜,把她的双足捧在手心

  顾养养虽然知道张扬是在为自己治病,仍然感到有些羞涩,黑长而蜷曲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就像风中蝴蝶美丽的翅膀,她最终选择闭上了眼睛,感觉到张扬抵住自己脚掌的手心□☆开始变得越来越灼热,两股游丝般的热力从她的足心透入,抽丝剥茧般扩张梳理着她下肢的经脉,然后随着她血管的脉络逐渐蔓延开来,她的下肢仿佛有千万只蚂蚁爬过,这种感觉痒中带痛,顾养养下意识的咬jǐn了嘴唇,强★忍住不发出声音,一双洁白的纤手jǐnjǐn抓住了轮椅的扶手

  张扬利用内力为顾养养疏通淤积闭塞的下肢经脉,从大隋朝来到九十年代,tā虽然很侥幸的保存了内力,可内力毕竟大打折扣,如果是在过去,tā单凭内力就可以将顾养养闭塞的经脉打通,不过也要损耗极大的内力,现在tā虽然很想帮助顾养养,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先打通主要的穴道关节,至于经脉完全贯通则要依靠药物和顾养养自身的锻炼

  张扬的内力运行三个周天之后,这才放开了顾养养的足踝,tā帮助顾养养穿好鞋袜

  顾养养静静看着张扬,心中忽然生出一阵难言的温暖,张扬为她穿好鞋袜之后,站起身:“你继续画画,有时间我会来省城为你复诊”

  “你要走?”顾养养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诧和不舍

  张扬笑道:“我工作单位在春阳,那边还有好多事等我去处理”

  “假如你想调动工作,也许我可以让爸爸帮忙”顾养养脱口而出

  这句话如果是其tā人听到一定会惊喜万分,喜出望外,而张扬却没有任何的表示,tā对省委书记顾允知的确有攀交之意,可是tā并没有利用给顾养养疗伤取悦顾允知的意思,不想利用单纯的顾养养达到升官发财的目的,张扬目前对省城没有任何的兴趣,宁为鸡首不为牛后,这是张大官人最起码的原则,就算是利用也要把这份人情放在最关键的时刻,至少现在tā不需要劳动顾书记为自己做什么,张扬微微一笑道:“我帮你并不是想求你做什么,养养,安心休养,不要多想”

  tā越是这样说,越是让顾养养感动,顾养养知道因为父亲显赫的官位,周围人才对她表现出如此的关爱和尊敬,多数人都是有目的的,而张扬与其tā人不tóng,自己刚才的那句话反而显得有些冒昧,顾养养充满歉意道:“对不起……”

  张扬笑道:“没什么对不起的,以后跟我不要说客气话”tā告辞走出画室,发现顾佳彤在外面等tā,张扬接过她递来的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

  顾佳彤又递给tā一杯水,从张扬的表情已经可以看出tā的疲惫,顾佳彤充满好奇道:“你究竟是怎样为养养疗伤的,看起来你很累”

  张扬笑道:“是不是所有女人都拥有像你一样的好奇心?”

  顾佳彤瞪了tā一眼道:“张扬,你是不是三句话不损我心里难受?”

  张扬摇了摇头,tā和顾佳彤并肩来到客厅,顾允知父子都不在家,顾家的这座小楼显得加的空旷,张扬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里,顾家给tā的感觉很压抑很沉闷,缺少寻常家庭的欢乐气氛,看来顾允知不自觉的将政府中的一切带到了家里,在张大官人看来,家应该是一个让人松弛放松的场合,在家里应该放下外面经营的一切假面,而官场中人很少有人可以做到,无论是李长宇还是顾允知,tā们的家中总是笼罩着一种生疏的气氛,这并非是针对外人,而是家庭成员本身的问题

  张扬要了纸笔在上面迅写了一张方子,递给顾佳彤道:“佳彤姐,你按照这个方子抓药,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顾佳彤瞄了一眼药方,她对医术一无所知,不知张扬写的究竟是什么

  张扬最近的性情虽然因为海兰收敛了许多,可是恶作剧的心思不由自主的还会流露出来,在顾佳彤看来,这厮现在的笑容显★yǒuhǎochù”

  gùjiātóngmiáoleyīyǎnyàofāng,tāduìyīshùyīwúsuǒzhī,búzhīzhāngyángxiědejiūjìngshìshíme

  zhāngyángzuìjìndexìngqíngsuīrányīnwéihǎilánshōuliǎnlexǔduō,kěshìèzuòjùdexīnsībúyóuzìzhǔdeháihuìliúlùchūlái,zàigùjiātóngkànlái,zhèsīxiànzàidexiàoróngxiǎn得有些邪恶:“那啥……只要按照我写得方子服药,保你一个月之后,月事顺畅自如,恢复正常的规律”

  顾佳彤一张俏脸羞得通红,这厮真是皮厚到了极点,这种事情也能堂而皇之的说出来,tā难道不懂得婉转二★字是怎么写的吗?顾佳彤咬了咬嘴唇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张扬笑了两声,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和顾佳彤斗嘴,tā虽然决定离开省城,可是海兰的事情仍然让tā牵挂,tā郑重道:“佳彤姐,我想你帮我一□个忙”

  顾佳彤不等tā说出就已经明白tā要求自己什么,点了点头道:“是不是想我帮你照顾海兰?”

  张扬道:“不仅仅是照顾,海兰的身体应该很快康复,她的记忆何时恢复只能寄希望于上天,可是那天晚上的情景你应该看到了,有人想害她,我担心这件事仍然没有过去,她的生命还会受到危及”

  顾佳彤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会让张德放去办,最近一段时间内会让警方介入保护海兰”

  张扬相信顾佳彤的能力,tā喝了口清茶,真诚道:“佳彤姐,多谢你了”

  “你最近会不会常来东江?”

  张扬点点头:“应该会经常过来,一是为了探望海兰,还有为养养复诊”

  顾佳彤道:“好,来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

  ***********

  这趟省城之行耗去了张扬整整七天的时间,返回春阳之后,tā变得沉默了许多,在春阳的临时宿舍中休息了整整一天,自从重生后,tā从未感到这样的疲惫,这是一种近乎心力憔悴的感觉,发生在海兰身上的事情让tā意识到这世上还有很多事自己无法做到,许多事并不是仅仅依靠武***和医术就能够解决的

  手机响了很多次,张扬都没有去接,直到夜幕降临,tā才从床上爬起,看了看未接来电,多数都是楚嫣然打来的,想起楚嫣然青春可人的俏脸想起她对自己的关心,张扬从心底感到一阵温暖,传呼上显示着楚嫣然的留言——臭小子,你躲在哪里?回来了没有?

◆  张扬拿起手机给楚嫣然拨打了一个电话

  听筒中传来楚嫣然惊喜和嗔怪参半的声音:“你怎么回事儿,这几天都失踪了,医院的事情你还管不管?医疗美容中心的事情你还管不管?你总不能把我们的投资骗来了,◇然后就撒手不管……”

  张扬打断她的话:“丫头,你关心的是投资还是我?”

  楚嫣然愣了,长久的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方才低声道:“你没心没肺的,值得我关心吗?”

  张扬的嘴唇露出一丝笑意:“我知道,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关心我,那个人一定是你”

  “咦你真恶心,肉麻死了,我才不关心你呢,老实交代,这些天你干什么去了?”

  张扬当然不会把在东江发生的具体事情告诉楚嫣然,tā笑道:“帮我妹安排上学的事情,顺便疏通一下方方面面的关系,所以耽搁了几天,可巧手机淋雨后坏了,今儿才修好,长途刚回来,我太累,所以刚才没有听到电话铃声,不好意思啊”

  楚嫣然轻轻咬了咬嘴唇,女孩儿家的心思最为细致,细细一品张扬的这番话就有敷衍应付的成分,tā若是当真想着自己,这么多天难道不知道给自己打个电话,想到这里楚嫣然不禁感到有些委屈,自从她认识张扬以来,好像一直都是自己在找tā,这厮就没有主动联系自己的时候,如果勉强说有,也只是tā想让自己投资美容中心的时候,心里感到委屈,情绪就变得低落起来,女孩子情绪化的表现很明显,她毫无征兆的挂上了电话

  张扬原本想调侃几句呢,可这电话却突然断了,tā正准备打回去,可这时李长宇的电话打过来了,李长宇的语气显得十分的严肃,单从tā的语气上,张扬就咀嚼出几分不祥的味道:“张扬,你在东江是不是出了点事儿?”

  张扬愣了愣,回想了一下东江发生的事情,虽然被警察突袭查房,把自己和海兰抓了个现形,不过那事儿已经得到解决,栾胜文没理由把这件事透露出去,为了营救顾佳彤,自己杀掉了一名男子,可这件事已经被定性为正当防卫,警方不会追究自己的任何责任,而且这两件事都相当的隐秘,属于警方的保密范围内,李长宇没理由知道啊

  张扬短暂的错愕之后,马上笑了起来:“李副市长,我在东江也就是喝喝酒交交朋友,违**性原则的事情我可没干”

  李长宇声音低沉道:“张扬,有人想动你,我想你最近行事低调一些”tā和张扬之间原本用不着隐瞒,这些话都是直接了当的说出来

  “谁想动我?”张扬皱了皱眉头,tā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哪一个

  李长宇叹了一口气,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你自己注意点,我早就告诉你,做事情不能占尽风头,枪打出头鸟的道理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

  “谁想动我?”张扬就像一只渴望攻击的狼,t☆ā现在极度需要发泄内心的郁闷和仇恨,一旦找准目标,tā会毫不留情

  李长宇显然不愿继续在这个问题上跟tā纠缠下去,低声道:“你不要刨根问底,还是多找找自己的原因”说完tā就挂上了电话

 ◆★ 张扬感到很郁闷,自从海兰出事之后,tā肚子里就憋了一口恶气无处发泄,李长宇是好心提醒自己,tā不愿说出谁想对付自己,显然是很有些忌惮的,这个人应该是李长宇都惹不起的对手,李长宇对自己的提醒也是一种暗◆★ 张扬感到很郁闷,自从海兰出事之后,tā肚子里就憋了一口恶气无处发泄,李长宇是好心提醒自己,tā不愿 zhāngyánggǎndàohěnyùmèn,zìcónghǎilánchūshìzhīhòu,tādùzǐlǐjiùbiēleyīkǒuèqìwúchùfāxiè,lǐzhǎngyǔshìhǎoxīntíxǐngzìjǐ,tābúyuànshuōchūshuíxiǎngduìfùzìjǐ,xiǎnránshìhěnyǒuxiējìdànde,zhègèrényīnggāishìlǐzhǎngyǔdōurěbúqǐdeduìshǒu,lǐzhǎngyǔduìzìjǐdetíxǐngyěshìyīzhǒngàn示,让自己好自为之,tā也无能为力

  张扬很快就明白李长宇提醒自己的真正用意,第二天tā前往妇幼保健院上班没多久,就接到了县委办公室的电话,张扬来到县委大院之后,直接被请到了县纪委

  县纪委主任吴光喜和另外两名成员都在等着tā,张扬虽然混入官场不久,可也清楚纪委不是什么好地方,一旦被纪委的沾上了,十有**就是想查自己的问题,张扬不怕查,毕竟tā自从进入仕途之后,一直清清白白本本分分,贪污受贿跟tā挨不上,tā又是未婚青年一个,在作风问题上做文章也搞不动tā,所以小张书记表现的十分硬气,大剌剌的在沙发上坐下,微笑道:“吴主任找我有什么事吗?”

  吴光喜是春阳有名的笑面虎,这厮白白胖胖满面红光,看起来相当的和蔼,可是其人最擅长的就是翻脸,一旦抓住对方把柄绝对是翻脸不认人的角色,tā笑眯眯道:“小张,是这样啊,最近我们收到了不少的人民来信,所以请你协助调查一下”

  张扬翘起二郎腿,冷笑道:“也就是说有人诬告我了?”tā用词极为巧妙,一句诬告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老子没毛病,告我的全都是别有用心

  吴光喜心中暗骂tā嚣张,脸上却是笑容不变,呵呵笑道:“小◆张啊,你不要误会,让你来并不是认为你有问题,而是想你协助了解一下情况,有些误会说清楚就行了,你是国家干部,应该知道我党的政策”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森冷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如果不是问心无愧☆◎,tā也不敢如此的高调嚣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张扬一不贪污二不受贿,能有什么误会,哦,我的确有个毛病,一言不合就喜欢大打出手,不过打人应该轮不到你们纪委管?”这句话充满了威胁的味道,你tā**别◆▲惹我,要是把我惹急了,老子一样揍你

  听话听风,吴光喜也听出了张扬这句话暗藏的意思,脸上的肥肉没来由抽搐了一下,张扬动辄出手的恶名在春阳已经是无人不知,tā这次找张扬谈话的确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据◇▲惹我,要是把我惹急了,老子一样揍你

  听话听风,吴光喜也听出了张扬这句话暗藏的意思,脸上的肥肉没来由抽搐了一下,张扬动辄出手的恶名在春阳已经是无rěwǒ,yàoshìbǎwǒrějíle,lǎozǐyīyàngzòunǐ

  tīnghuàtīngfēng,wúguāngxǐyětīngchūlezhāngyángzhèjùhuààncángdeyìsī,liǎnshàngdeféiròuméiláiyóuchōuchùleyīxià,zhāngyángdòngzhéchūshǒudeèmíngzàichūnyángyǐjīngshìwúrénbúzhī,tāzhècìzhǎozhāngyángtánhuàdequèméiyǒushímequèshídezhèngjù,假如惹怒了这厮,真要把自己揍一顿,这tā**多划不来啊,可这是上头压下来的事情,自己必须要做

  吴光喜道:“有人举报你在妇幼保健院的合资项目中有经济问题,收受对方好处,为出资方极力争取政策上▲的优惠”

  “纯属放屁”张扬斩钉截铁道,tā望着脸色铁青的吴光喜道:“医疗美容中心的事情是县里、卫生局先后批下来的,这个项目虽然是我联系的,可是在实际运作中我根本没有参与,知道为什么吗?老子就◆是为了避嫌,我害怕别人说三道四,说我从中谋取私利,那点儿钱我根本看不上,吴主任,我跟你打个比方,我送你一百块,让你用自己的前程当赌注你会干吗?”

  吴光喜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张扬就替tā回答道:“除非你是个傻子,你会为了这么点钱而堵上你未来的官运,你不会,我也不会,也许有一天我会被金钱所诱惑,但绝不是现在,我才二十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不会看上这一丁点的蝇头小利”

  吴光喜三人怔怔▲的看着张扬,tā们原本打算好好给张扬上一堂课,却没有想到听课的会是tā们,上课的变成了张扬其实纪委这帮人都清楚这个道理,是凡犯错误的官员,都有一定的自律性,可是一旦受到的诱惑已经触及了tā们的底线,t●ā们就会放弃这种自律,比如张扬刚才问吴光喜的问题,如果把一百块换成一百万,恐怕吴光喜就要心动了

  张扬的底子的确很干净,纪委这帮人找tā问得这些事情根本查无实证,所谓调查,只是恶心一下张扬,原本tā们想用惯用的手法恐吓一下,可人家张大官人根本不吃这一套,很快吴光喜就意识到,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而且张扬已经表现的越来越抗拒,语气也变得不耐烦和强硬起来,这厮的脾气众所周知,真要是惹得tā不快,tā真有可能当场翻脸

  吴光喜咳嗽了一声道:“这样,今天就到这里,我们以后如果有什么搞不清楚的地方再找张书记联系”这句话摆明是告诉张扬,一切不会就此结束,以后还会调查tā,麻烦tā

  张扬顿时有些不高兴了,tā冷冷看着吴光喜:“我说吴主任,你是不是针对我啊?”

  吴光喜笑得极其虚伪:“咱们都是国家干部,都是为党和人民工作,哪会有针对之说啊?再说了,把这些事搞清楚,也是为了你好啊”

  张扬冷笑道:“收起你这份好心,我tā**不需要,还有,想搞我的另有tā人,我告诉你们,老子行得正站得直,你们如果公事公办就算了,假如让我知道,谁tā**为虎作伥,趁机搞我的的话,我张扬绝不客气”双目一瞪,逼人的杀气向周边排浪般弥散开来,在场的人不由得tóng时打了一个冷颤,这厮的气场实在太足了

  吴光喜的脸色十分难看,tā眼睁睁看着张扬走出了纪委办公室,内心感到一阵阵●的懊恼,这种事情为啥轮到自己去做?吃力不讨好,麻痹的,谁想搞人家你自己动手啊

  ********

  张扬还没有走出县委县政府大院,就接到了秦清的电话,秦清在楼上看到了tā,让tā到自己☆的办公室来一趟张扬刚好也是一肚子的疑问,tā合上电话,就来到县长办公事

  秦清已经有十多天没有见到张扬,想不到这段时间不见,tā居然瘦了许多黑了许多,目光在tā脸上飞快的扫了扫,然后垂了下去:“坐”

  张扬并没有选择坐下,而是淡淡笑了笑道:“我在纪委坐了一上午了,还是站着舒坦些”

  张扬被叫到纪委问话的事情,秦清显然已经知道了,她漫不经心道:“纪委只是叫你过去调查情况,又不是说你有问题”

  张扬冷笑一声道:“tā们怀疑我贪污受贿,秦县长应该事先知道这件事?我不知道你们是怎样看我的,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们,在你们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不要把自己的怀疑强加给我,我很不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