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大院子女】(下)


  楚嫣然不乐意了:“杜爷爷,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可别小看我外公”

  “他看书写字都是我手把手教de,我是他老师……”杜山魁说话de时候,那边楚嫣然已经把她外公楚镇南叫了过来

  楚镇南刚巧听dào这段话,拿起电话就骂了起来:“放屁你,除了追文工团女战士比我强点儿,你还有什么本事,妈de,不是老子这个大老粗给你冲锋陷阵,你能爬dào今天de位置”

  杜山魁也笑着骂了起来:“我是地产de,喜欢土家雀,不像有些人装傻充愣de尽找金丝雀,那啥……那位美国女记者还在等你”

  “放屁,你就”

  张扬在一旁听得差点没笑出声来,我靠,将军也是人啊,将军de对话也这么操蛋,也这么直接,杜山魁和楚镇南对骂了几句,彼此开始嘘寒问暖,聊了十分钟左右才意犹未尽de挂上电话,看张扬de目光又有了不同,刚才只是礼貌,现在就是出于一种对子侄般de慈祥和温情,他笑道:“张扬,你是嫣然de男朋友啊”

  张扬愣了愣,显然是楚镇南.那位口无遮拦de老爷子说了些什么,不过他和楚嫣然之间现在虽然谈不上什么热恋情侣,可也绝不是普通朋友,两人之间de感觉和相互关怀早已出了普通朋友de界限,而楚嫣然对他de脉脉柔情,也早已令他感动,张扬含蓄de笑了笑,没有开口承认,也没有否认,这在杜山魁两口子看来,就等于承认因为突然多了这层关系,彼此de距离又拉近了许多,杜山魁邀请张扬在家里吃晚饭,张扬心里还挂念着秦清de事儿,再加上他不喜欢在人家里吃饭,这样de氛围会让他感dào拘束,正准备告辞de时候,杜山魁de小儿子杜天野dào了,杜天野三十六岁,现在已经是中纪wěi五室de主任,听dào张扬和楚嫣然de关系,也热情de挽留他吃饭

  张扬看dào人家诚心相邀,实在有.些盛情难却,杜天野性格开朗,交游广阔,极其健谈,张扬也是一个口若悬河de人物,虽然有所收敛昔日de张狂气,可机敏和幽默还是无处不在de,原本在他de印象中这些**都是不学无术四体不勤,蒙受祖辈余荫de废物角色,可随着跟这些**接触de增多,发现其中多数都是一些出类拔萃de人物,想想这也十分正常,他们de父母辈都极其优秀,从遗传学de角度来说,他们de基因应该不会太差,再加上从小生活de环境不同,眼界自然也就不同,看问题de角度,所站de位置自然比普通人要深远

  杜山魁父子全都是海量,他们.祖籍山东,秉承着祖先大碗喝酒大块吃肉de彪悍气,张扬在喝酒上是一个从不含糊de人物,两碗下肚,已经让杜山魁父子产生了深切de好感

  冯玉梅不饮酒,做好菜后,握着一杯清茶笑眯眯看.着他们三个,老太太体现出de娴静慈祥和杜山魁de豪放成了一个鲜明de对比,在军人家庭中,这样de搭配并不少见冯玉梅道:“嫣然小时候曾经跟他爷爷来北京,在我们家里一住就是半年,我拿她当亲孙女儿看待”

  杜天野笑道:“妈,你说de是嫣然啊,那小丫头,小时候.总扎着两条小辫,我还带着她去琉璃厂玩儿,她整天闹着让我给她买糖葫芦吃,说起来已经有六七年没看dào她了”

  杜山魁不满de瞪了他一眼道:“你整天不着家,dào.处东跑西颠de,老子都见不dào你,别说人家了”

  杜天野有些尴.尬de笑了笑道:“爸,我这不是工作忙吗?整天dào处跑,现在不比过去de时代,当官de多了,犯事儿de也多了,我☆们做纪wěi工作de,整天就要为了肃清干部队伍中de这帮蛀虫奔忙”

  杜山魁喝了一口酒,把酒杯顿在桌上道:“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党de干部队伍,大多数同志都是好de”

  杜天野听dào这◇句话,不置可否de笑了笑

  知子莫若父,杜山魁马上就觉察dào儿子对自己de话持有不同意见,瞪大了眼睛道:“怎么?不服气啊?”

  “我哪敢不服气啊,我不服谁也不敢不服您老啊,谁让你是我爹啊”杜天野话里透出de意思还是不服气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

  杜山魁骂了一句,转向张扬道:“小张,你说我说得对不对,贪污**,以权谋私毕竟是个别现象,咱们多数de干部都是好de”

  张扬附和de点了点头:“多数不贪污de干部都是好de”他这句话回答de狡猾无比,杜天野第一个悟了过来,呵呵笑道:“张扬是个小滑头,难怪年轻轻de就混入了驻京办”

  杜山魁夹了块牛肉放在嘴里,眯起眼睛,细细品味了一会儿道:“我虽然对部队外面de事情不怎么熟悉,可也听说驻京办de名声不太好,说北京de地价都让各地de驻京办给炒了起来,每dào逢年过节,dào处忙着送礼de也是驻京办,可以说京城官场上de送礼风气都是驻京办给带起来de”

  冯玉梅知道老伴口无遮拦,害怕他弄得客人尴尬,笑着打断道:“哪有那么夸张”

  张扬笑了笑,杜天野道:“其实驻京办de出现咱们中国早有历史,过去那当儿叫会馆,现在叫驻京办,现在都在妖魔化驻京办,可驻京办毕竟是有作用de,京城大,有关部位de门槛儿高,中央想要和地方联系好沟通好,驻京办这个桥梁又不可或缺,看dào弊端也要看dào它de优点,有句话叫啥……存在就是合理,既然驻京办能够存在,就证明它有存在de价值”

  杜山魁道:“如果只是为了搞关系,走门路,我看这驻京办关了也未尝不可”他笑着转向张扬道:“我是就事论事,可没有针对你”

  张扬笑道:“我所在de驻京办级别低得很,我倒是想送礼,可惜找不dào门路,说穿了我们那地方就是春阳县政府招待所驻北京办事处”

  杜天野笑了起来:“不过驻京办这个差事容易出事儿,你想想,整天面对de是金银财宝,过de日子那叫灯红酒绿,稍有不慎,就掉入水里,永不翻身,如果你能够过了这一关,对你以后de发展可是大有裨益”正说话de时候,他手机响了,接通之后,原来是他在党校de同学洪伟基打来de,洪伟基是邀请他明天中午去昆仑饭店吃饭de,杜天野很爽快de答应了,挂上电话,才向张扬道:“洪伟基de电话,他和我是党校同学”

  张扬心中暗自感叹,洪伟基是江城市wěi书记,在他们那一亩三分地代表最强势de存在,现在来dào北京,一样要请人吃饭杜天野能够让洪伟基如此看重,可能不仅仅是老同学de原因,看来他de职位相当de重要

  杜山魁又叹了口气:“现在党校也成了你们联系社会关系de地方了”

  “军队还是你们革命情意de熔炉呢,其实党校学习就是那么回事儿,有个说法,领个盆儿,学点词儿,认俩人儿,养养神儿,大家都是抱着某种政治上目de去de,谁会踏踏实实de学习呢?党给你联系革命情意de机会,您老不是也常教导我们要听党de话”

  杜山魁说不过儿子,端起酒杯喝了:“妈de,你们这代人跟我们真de不一样了”

  杜天野道:“您这是看不起我们,其实我们de革命觉悟未必比你们这些老人低,我们无非是多懂得点变通,适应时代发展de潮流,可是原则de事情一样会坚持dào底”

  张扬对杜天野de这句话颇为认同,他向来也抱有一个观点,只要最终de结果是好de,无所谓其间所采用de手段所以他往往对官员de某些违规现象抱有一种宽容de态度,话说他自己也是一个小毛病很多de干部,不过瑕不掩瑜,能够做dào这四个字就应该算好干部

  冯玉梅充满疼爱de望着儿子,这爷俩儿de性子表面上看有些差别,可实际上都是很讲究原则de人,正如杜天野刚才所说,他们这代人比老一辈懂得变通冯玉梅轻声道:“你这孩子也不能终日把心都放在工作上,个人de婚姻大事也应该考虑一下了”

  张扬并没有想dào杜天野dào现在还没有结婚,有些诧异de看了看他,随即又想dào,像杜天野这种家世显赫,自身条件优秀de年轻干部,身边根本就不缺少女人de追逐,他之所以没有●结婚,可能是他喜欢这种独来独往de生活方式

  杜天野笑了笑,没有说话,端起面前de那杯酒一饮而尽

  杜山魁果然没有把张扬当成外人,连家里de事情也毫无顾忌de说了出来:“前两天我和你文◆叔叔见过面,他de意思是让你不要等了,文玲已经睡了十年,你等了她整整十年,对于感情也算有了一个交代,难道,你打算就这样等候她一辈子?”文玲是杜天野de女友,十年前正在准备和杜天野de婚礼时,失足从屋顶摔落,从此成为植物人,一直沉睡至今

  杜天野慢慢放下酒杯,他de目光变得深情而伤感:“爸妈我知道你们为我好,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文玲对我加重要,这十年de时间并没有让我对她de感情有一分一毫de减退,反而让我对她加de依恋,她没有睡去,只是将生命和我融为一体,放弃她等于放弃我自己生命de一部分,我做不dào……”他站起身:“我该走了”

  杜山魁和冯玉梅充满怜惜de看着儿子,他们都没有阻止,其实在奉劝儿子之前,他们就知道不可能改变他de选择,然而他们却忍不住要说,不想看着儿子在孤独和等待中度过一生

  张扬也起身告辞,杜山魁把家里de电话号码留给张扬,让他在京期间常过来做◆客

  *********

  杜天野要前往市区,刚巧把张扬给捎上,他de座驾是一辆军牌北京吉普,张扬上了他de车,把驻京办de地址给他说了,杜天野点了点头,抽出一支香烟点上,看得出他de☆情绪因为父母刚才de话变得有些低落

  张扬想要安慰他两句,却不知如何开口,他忽然想起了海兰,低声道:“其实这世上不幸de未必只有你一个人,我一直深爱着一个女人,可是对她de一切都毫不了解,就在她准备向我敞开心扉de时候,一场突如其来de灾难让她险些死去,苏醒后,她忘掉了关于我de一切记忆……”

  杜天野低声嗯了一声,张扬de话题引起了他de兴趣,他望着张扬道:“至少她能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尝试着再度走入她de世界,却想不dào她对我表现出强烈de抗拒,每次她看dào我de眼神……”他停顿了一下,目光中流露出痛苦de神情:“惊恐害怕……仿佛……仿佛我就是一个噩梦,她de目光让我心碎,我不敢惊扰她,所以只能选择远远躲开”

  张扬de话让杜天野生出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de感觉,他低声道:“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de不幸”心中却想也许自己是最为不幸de一个

  张扬道:“我始终认为,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de不幸,可是却不能始终沉浸在这种不幸中,不然我们de生活将会变得黯淡无光,失去存在de意义”

  杜天野哈哈大笑起来,张扬de传呼忽然响了,他看了看,上面显示着秦清de留言,原来她已经忙完了党校de事情,出校门外等了好久不见有车,所以才想起让张扬去接她

  杜天野知道张扬要去接人,很爽快de答应了,驱车来dào党校

  秦清穿着深蓝色T恤,浅色牛仔裤在党校旁de公话亭前站着,宛如一颗春天de小树,青春逼人,活力四射杜天野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低声道:“你领导?”,年轻de处级干部他见过不少,可是这么漂亮de女干部他还是第一次见dào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摇下车窗向秦清挥了挥手,秦清看dào他,展露出一个淡淡de笑容,然后慢慢走了过来,她拉开车门在后座坐下,张扬把杜天野介绍给她:“这是中纪wěi五室de杜主任,这是我de顶头上司,春阳县县长秦清”

  杜天野很绅士de笑了笑,秦清报以礼貌de一笑,心中却感dào有些惊奇,张扬一个小小de副科级居然能够攀上中纪wěide官员,而且看起来他们相处de还算不错,抛开杜天野de级别不论,单单是他所在de位置,即便是平海省书记,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杜天野道:“秦县长,说起来我们也算得上是校友”

  秦清淡然笑道:“我是刚进校门,杜主任是学成毕业”

  “我是你师兄,哈哈对了,你们江城de洪伟基书记和我是同期,现在平海de许省长也是我同期,过去我们在党校那会儿经常一起喝酒”

  秦清温婉笑道:“许省长也喝酒吗?”

  “喝,而且酒量惊人,一斤半茅台没问题”

  在秦清de印象中许常德却是一个很少喝酒de人,最多在接待贵宾de场合他会象征性de饮上几杯,想不dào在杜天野de嘴里他拥有这样de酒量,想想也不奇怪,每个人都有自己de圈子,许常德在江城de时候,他是圈子里de老大,或许是不屑于和其他人喝酒而在党校,他所结识de这个圈子中,就再也没有过去那种众星捧月de尊崇感,所以他会以平等de心态对待其他人喝酒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其中蕴含de学问和玄机其实是最为微妙复杂de

  车dào中途de时候,杜天野接dào了一个电话,他de脸色忽然变了,对着电话大声道:“没有我de允许,谁都不可以”,他de声音近乎咆哮,把张扬和秦清都吓了一跳,然后杜天野猛然一个急转弯,向北京东南de青龙潭医院驶去向来沉稳镇定de他在接dào这个电话后完全丧失了理智,他甚至忘了车上还有张扬和秦清de存在

  吉普车高行进在滚滚车流之中,杜天野de双目死死盯住前方de道路,双手用力握住方向盘,随着油门de增大,码表也在不断攀升着

  秦清皱了皱眉头,她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以杜天野de级别,原不应该对情绪de掌控如此差劲张扬隐约猜dào,这件事十有**和那个文玲有关,虽然和杜天野一家人接触de时间很短,可是杜家人给张扬留下了十分良好de印象,杜天野本人de痴情也打动了张扬

  *********

  汽车停在青龙潭医院后,杜天野甚至来不及向两人解释,就大踏步向后面de康复病区冲去

  秦清本来不想去,可是看dào张扬跟了过去,也只能跟过去看看,这是为了张扬de缘故,她了解张◎扬是个唯恐天下不乱de性子,而杜天野好像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这两人赶过去,保不准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事实证明,秦清de担心并不是多余de,在通往病区de门前,两名身穿黑衣de男子挡住了杜天野de●□去路,杜天野de眼睛都红了,现在de他就像一个疯狂de野兽,怒吼道:“滚开谁拦着我,我灭了谁”

  那两名男子并没有让开de意思,他们显然都认识杜天野,中等身材de那名中年人低声道:“杜主任还是■回去,这是文家自己de事情”

  “滚开”杜天野试图一把将他推开,中年人并没有明显de闪避动作,当杜天野de手搭在他肩头de时候才微微一沉,然后不显眼de向前顶了一下,一股潜力传dào杜天野de手臂上,杜天野立足不稳,踉踉跄跄向后退了数步,幸亏张扬及时扶住了他

  杜天野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大叫着:“谁都不许带走文玲,谁都没有权力……”他忽然冲向一旁de消防柜,一拳击碎了玻璃,从中抓出消防斧,大吼着向前方冲去

  张扬不得不佩服他de彪悍,可他从刚才那中年人de出手已经看出,杜天野压根不是人家de对手,那两名在门口守卫de黑衣人全都是高手

  杜天野挥出消防斧,那中年人一个很普通de太极拳动作,揽雀尾,就夹住了他de手臂,轻轻一拧,杜天野再也拿捏不住消防斧,当啷一声落在地上,中年人轻轻一推,杜天野de身体腾空向后飞出,显然这次对方de出手要重了许多

  杜天野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可是在真正de高手面前,他de那点搏击***夫毕竟还差得远

  张扬挥手搭在杜天野de腰间,贴在他de身体上,一个顺时针de按压,卸去他身上de力量,止住杜天野向后飞出de势头■,让他平稳de落在地面上

  两名黑衣人都露出惊奇de目光,张扬能够轻松化解杜天野de窘境,看似平淡无奇de一托,却要把力量和角度都掌握de极其精准,这样de年龄拥有这样de身手实在太少见了
▲■,让他平稳de落在地面上

  两名黑衣人都露出惊奇de目光,张扬能够轻松化解杜天野de窘境,看似平淡无奇de一托,却要把力量和角度都掌握de极其精,ràngtāpíngwěndeluòzàidìmiànshàng

  liǎngmínghēiyīréndōulùchūjīngqídemùguāng,zhāngyángnénggòuqīngsōnghuàjiědùtiānyědejiǒngjìng,kànsìpíngdànwúqídeyītuō,quèyàobǎlìliànghéjiǎodùdōuzhǎngwòdejíqíjīngzhǔn,zhèyàngdeniánlíngyōngyǒuzhèyàngdeshēnshǒushízàitàishǎojiànle

  张扬已经走了过去,那名向杜天野出手de中年人缓缓迈出了一步,双目变得极其凝重,从张扬突然变得狂热de目光,他已经感觉dào,眼前de这个年轻人想要挑战自己

  张扬走de很慢,每一步似乎◇都经过精确地测量,三步来dào对方de面前,微笑道:“请让一让”

  中年人右手一动,想要抓住张扬de手臂,张扬居然没有躲闪,任由他抓住自己de臂膀,然后顺势一个牵拉,中年人顺着他de力量一个向前de送力,身体前探,肩头挤压在张扬de左肩,然后腰胯发力,他已经拿定主意,要让眼前de这个年轻人吃点苦头

  张扬识破对方de用意,这次却没有采用化解对方力量de打算,而是潜运内力,硬碰硬受了对方de一次推挤

  中年人突然爆发de力量足可以推开一辆汽车,然而他de力量爆发在张扬de身上,却如同推在了一座大山上,张扬de两条腿铁铸般生根在地上,中年人强大de力量根本没有撼动他分毫

  中年人de目光中充满了惊奇和错愕,在他力量达dào巅峰de时候,忽然感dào身边一空,张扬突然收回了抵抗力,反手抓住对方de手臂,试图利用惯性把中年人de身体甩出去

  中年人应变也是极快,身体微微前依,手臂一个顺时针de晃动,硬生生从张扬de手掌中挣脱开来,张扬de后手接踵而至,单掌推在对方de臂膀之上,中年人向后退了两步这才站稳,心头一阵气血翻腾,而张扬已经在他闪身de刹那突破了他de阻拦,向里面走去

  那名站在后方de黑衣人年纪也就在二十七八岁,中年人出售de时候,他一直在冷眼旁观,看dào张扬成***逼退了中年人,双目中迸射出冷酷de光芒,他和中年人完全是两种不同de风格,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de攻击,他de右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张扬de面门踢来,周围de空气都被他闪电般de出腿鼓荡起来,他所使出de是十二路谭腿,头路出马一条鞭,二路十字鬼扯钻,三路劈砸车轮势,四路斜踢撑抹拦,五路狮子双戏水,六路勾劈扭单鞭,七路凤凰双展翅,八路转金凳朝天,九路擒龙夺玉带,十路喜鹊登梅尖,十一路风摆荷叶腿,十二路鸳鸯巧连环

  一时间漫天都是他de脚影,从四面八方向张扬进逼而去,谭腿动作精悍,配合协调;招数多变,攻防迅疾;节奏鲜明,爆发力极强,张扬自打重生之后,还是第一次同时遇dào这么多de高手,这名黑衣人de腿***是他所见过最优秀de一个,不知怎么,张扬忽然想起了安语晨,跟眼前这位相比,安小妖不错de腿***只能算得上是小儿科

  张扬此时表现出de身法简直是如同鬼魅,在对方闪电般de出腿下,他总能在最危急de时候躲过攻击,明明看dào这一脚就要踢中他,可他就能在毫厘之间躲避过去

  中年人盯着张扬de步法,脸上de表情越来越凝重,十二路谭腿已经使完,竟然连张扬de衣角都没有沾dào,这样de身法简直可以用神鬼莫测来形容,而张◆扬在整个过程中没有还击一下,却成***将黑衣人调开,他后撤一步,微笑着站在大门处:“再打我可要还手了”气定神闲,面不改色,足以证明他de武***远远出这名腿***一流de对手

  秦清和杜天野都○站在那里,他们虽然看不出其中de奥妙,可是有一点能够知道,张扬de武***已经震慑了两名黑衣人

  中年人向前跨出了一步,他显然不会让张扬进去,黑衣年轻人,从另外一个角度向张扬包抄而去,他们要联手了

  张扬de脸上也露出凝重之色,这两名黑衣人都是一等de强手,假如他们联手攻击,一刚一柔,一疾一缓,威力势必成倍增加,张扬绝无在短时间内击败他们de把握然而张大官人是个从不服输de性子,越是遇dào困难,这厮de好胜心就会变得越发强烈,他清朗de双目中迸射出狂热de光芒,那是一种对酣畅淋漓大战de渴望

  秦清对这厮de性情最熟悉不过,这两名黑衣人显然是在承担着保护某人de责任,张扬如果继续和他们冲突下去,搞不好会把事情弄得无法收场,她快步走了过去

  秦清走入了他们对峙de空间之中,一股无形de压力顿时笼罩了她de内心,秦清de美眸平静无波,宛如一朵纯洁无暇de百合花◇飘入风雨之中张扬和两名黑衣人用强大杀气织成了一面无形de大网,秦清走入网中,她de娴静之美宛如涓涓细流般渗入凛冽de杀气之中,瞬间冲淡了这剑拔弩张de气氛,望着张扬,就像看着一个惹事de孩子,轻轻摇了★◇飘入风雨之中张扬和两名黑衣人用强大杀气织成了一面无形de大网,秦清走入网中,她de娴静之美宛如涓涓细piāorùfēngyǔzhīzhōngzhāngyánghéliǎngmínghēiyīrényòngqiángdàshāqìzhīchéngleyīmiànwúxíngdedàwǎng,qínqīngzǒurùwǎngzhōng,tādexiánjìngzhīměiwǎnrújuānjuānxìliúbānshènrùlǐnlièdeshāqìzhīzhōng,shùnjiānchōngdànlezhèjiànbánǔzhāngdeqìfēn,wàngzhezhāngyáng,jiùxiàngkànzheyīgèrěshìdeháizǐ,qīngqīngyáole摇头

  一个平静de女声响起:“让他们进来”

  秦清举目望去,说话de是一位五十多岁de中年美妇,她身材不高,保养de很好,看起来也就是四十多岁de样子,皮肤很白,眼角处有一些细微de鱼尾纹,可是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de,秦清de美貌显然也吸引了那位中年美妇de注意,她看了看秦清,报以友善de微笑

  秦清这才感觉dào她de笑容有些熟悉,过去应该在哪里见过,她苦苦思索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应该是在电视上张扬也直愣愣dede看着那位中年美妇,在外人看来,他de目光有些不够礼貌了,中年美妇由始至终目光都没有向张扬看过一眼,最终定格在杜天野de脸上:“天野,你来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大步向里面走去:“罗阿姨,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要见文玲我要见她”

  秦清de秀眉跳动了一下,她和张扬跟在最后,小声道:“文玲是谁?”

  张扬耸了耸肩头:“杜主任de女朋友,好像成了植物人……”

  张扬和秦清并没有跟着进入康复病房,他们两人站在玻璃窗外,眺望着里面de情景,从他们de位置,可以看dào一个长发散乱de女人一动不动躺在病床上,一个高大而宽厚de背影背朝他们坐着,想来那位就是文玲de父亲

  张扬低声道:“这人是谁啊?”他抬起头,正看dào远处de那两名黑衣人仍然在警惕de望着自己,这才意识dào,能够让这两名高手贴身保护de人,一定是个了不起de大人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