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被爱包围】


  林秀已经缓步走le过来,上下打量着张扬,没好气道:“张扬,又来哄骗我们家嫣然,别怪我没提醒你,要是敢欺负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张扬笑道:“林董,您借我一个胆子我也不敢,一直以来都是她欺负我来着”

  楚嫣然柳眉倒竖,用几不可闻de声音骂le一句:“放屁”

  眼看剪彩时间就要到le,热闹de锣鼓鞭炮声中,林秀、赵红、徐兆斌三人来到大门前,临时充当礼仪小姐de护士端着三个托盘,里面都放着金色de剪子

  伴随着主持人de激情宣布,三位来自不同地方de代表同时落剪,预示着春阳医疗美容中心从今天开始正式营业开业当天有酬宾活动de,招待de多数都是春阳官场中有头有脸人物de家属,张扬在其中找到le于秋玲,她de免费体验劵得之于她当副县长de丈夫,还有耿秀菊,她de体验券得自王博雄,自从王博雄离开黑山子乡之后,他们两人之间de关系冷淡过一阵子,可最近又死灰复燃,重打得火热一片

  耿秀菊看到张扬,笑着走le.过来,主动和张扬打le个招呼,张扬跟她聊le几句,耿秀菊知道他前往le驻京办,自然而然de提起le女儿陈雪,张扬知道她和陈崇山de关系不好,所以并没有把自己见到陈雪de事情跟她说,这也是因为害怕麻烦,上次去找陈雪de经历让他很不痛快,这次他可不想再给她捎什么东西le

  耿秀菊也见过楚嫣然多次,在她.看来张扬和楚嫣然还是十分般配de,她也是个极有眼色de人物,并没有多做打扰,象征性de说le几句话,就告辞离去,这边刚走,于秋玲又走le过来,虽然是昨晚才发生de事情,可是张扬和县委书jì杨守义de这场冲突已经在体制内传得沸沸扬扬,谁☆都知道杨书jì在小张主任de手下吃le瘪,这在春阳官场中可谓是不小de震动,张扬虽然只是一个副科,可在多数人de眼中他已经拥有le和杨守义这个县委书jì抗衡de实力

  于秋玲过来也不仅仅是为l□☆都知道杨书jì在小张主任de手下吃le瘪,这在春阳官场中可谓是不小de震动,张扬虽然只是一个副科,可在多数人de眼中他已经拥有le和杨dōuzhīdàoyángshūjìzàixiǎozhāngzhǔrèndeshǒuxiàchīlebiě,zhèzàichūnyángguānchǎngzhōngkěwèishìbúxiǎodezhèndòng,zhāngyángsuīránzhīshìyīgèfùkē,kězàiduōshùréndeyǎnzhōngtāyǐjīngyōngyǒulehéyángshǒuyìzhègèxiànwěishūjìkànghéngdeshílì

  yúqiūlíngguòláiyěbújǐnjǐnshìwéile.套近乎,是为le诉苦,世纪安泰集团de投资清台山,得到利益最多de应该是黑山子乡,黑山子乡de老百姓也因为旅游开发而对未来充满le希望,可是安老de投资并没有像预期中那样及时到账,现在黑山子乡开展de许多前期工作已经展开,最近又听说安老生病,身为乡长de于秋玲也开始有些忐忑,她找张扬de目de是想从他嘴里知道一些消息

  张扬最近一段时间de确没有和安老联系,de确不.清楚清台山旅游开发de具体进展,他耐着性子听完于秋玲de抱怨,答应有机会打电话问问,心中却想,自己只不过是个驻京办主任,这事儿不归他管,可安老做事也不像是有始无终de人,为什么会在合作初期就chūle这么多de问题呢,难道他病得真de很重?

  楚嫣然看到不停有人找张扬说话,就撇开他来到.林秀身边,林秀留意到小妮子脸上de红晕仍然没有褪去,体会到她心中de窃喜,忍不住提醒她道:“怎么?人家一支玫瑰花就把你哄成这个样子?”

  楚嫣然嘴上还很硬:“我才不理他呢”

  林秀叹le口气道:“不是我说你,这小子一看就大.大de狡猾,对男人千万不能太好,你越对他好,他越会觉着你不重要,你不理他,他反倒念○起你de好处来le”

  楚嫣然红着俏.脸道:“我跟他没有什么,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普通朋友他送你玫瑰花?”林秀看le看楚嫣然手中de玫瑰,忍不住道:“就一枝?这小子也太抠门l□e”

  两人说话de时候,张扬乐呵呵凑le过来,叫le声林董,却没从林秀那里得到什么好脸色,林秀对楚嫣然有种母性de呵护,这段时间她看到楚嫣然因为这小子de事情终日愁上眉头,连带着对张扬就有le成见,在她看来,楚嫣然是万里挑一de好女孩儿,无论身世样貌,哪一样不chū张扬许多倍,可这小子偏偏整个一没心没肺,无动于衷,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傻这种场合林秀也不方便说他,轻声道:“中午我们在宴林园☆定le饭,一起过去吃饭”

  张扬摇le摇头道:“不le,我和嫣然说好le去知味居吃饭”

  楚嫣然微微一怔,她可没有跟他约好,可看到张扬灼热de眼神,一时间内心中变得六神无主,她垂下头去◆dìnglefàn,yīqǐguòqùchīfàn”

  zhāngyángyáoleyáotóudào:“búle,wǒhéyānránshuōhǎoleqùzhīwèijūchīfàn”

  chǔyānránwēiwēiyīzhēng,tākěméiyǒugēntāyuēhǎo,kěkàndàozhāngyángzhuórèdeyǎnshén,yīshíjiānnèixīnzhōngbiàndéliùshénwúzhǔ,tāchuíxiàtóuqù,甚至忘jìle戳穿这厮de谎言

  林秀看到楚嫣然de神态,心中唯有感叹一声,真是冤孽,看来嫣然是被这厮用情丝牢牢缚住le

  虽然分离不过几日,楚嫣然却显得沉默le许多,矜持le许多,张扬点le满满一桌菜,可是楚嫣然却很少动,目光不时望向远方de春水河,似乎在回避着什么

  张扬端起酒杯,这厮原本是想弄瓶红酒和楚嫣然小资一下de,可楚嫣然并不响应,于是乎只能弄le瓶二锅头,自□斟自饮,话说这酒de确很一般,不过感觉上很爷们,对他这种境界de人来说,喝啥酒其实相差不大,千杯不醉也是一种悲哀

  “为什么不吃?”看到楚嫣然情绪不高,张扬终忍不住要问

  楚嫣然淡淡笑●le笑,夹起一片草莓吃le,小声道:“吃多le会胖”,这是张扬在北京说过de话

  张扬笑道:“你怎样我都喜欢”

  楚嫣然de眼波在他脸上有意无意de扫le一眼道:“我有de是人喜欢,不差你一个”

  张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楚嫣然今天对自己de语气有些淡漠,淡漠意味着对他de忽视,而他恰恰容忍不le她对自己de忽视,一句话冲口而chū:“谁他**敢,老子打残他”

  楚嫣然轻声道:“你有资格吗?”

  张扬怔le怔

  “你是我什么人?”楚嫣然静静看着他,美眸之中流露chū前所未有de冷静

  张扬抿le抿嘴,这厮敏锐de发现楚嫣然de变化,这丫头比▲起过去要冷静许多,这冷静让张扬de内心有些躁动,让他发现自己还是很在意楚嫣然de感受,如果他不是在意,他就不会大老远从北京跑过来参加剪彩,他这次过来最主要de目de就是为le见楚嫣然,而不是为le其他◆,至于收拾杨守义也只是顺便,无心插柳de结果楚嫣然de这句话de确让张扬难以回答,他考虑le一会儿,方才厚着脸皮回答道:“爱人”

  楚嫣然对张扬de回答并不感冒,有些淡漠de看着他:“虚情假意,我说,你对我就不能真诚点儿?”

  “我对你一直都真诚,真诚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楚嫣然叹le一口气:“可惜你对每个人都真诚”

  张扬喝le口酒:“丫头,我总觉着这次从北京○回来你不一样le”

  “怎么不一样啊?”

  “你对我好像有些生疏le,看我de眼神也没有过去那么痴情,就跟看一陌生人似de”

  “有吗?”

  “你在防着我?”

 ▲ “有吗?”

  张扬肯定de点le点头道:“有”

  “你觉着我在防着你什么?”

  张大官人慢慢放下酒杯,表情显得很复杂:“其实我这次从北京过来,不是为le参加什么剪彩仪式,我就□是为le要见你,我想让你知道……”

  “别说chū来”楚嫣然轻轻咬le咬下唇,黑长de睫毛忽闪le一下:“说chū来也许我们连朋友也没得做”

  张扬凝望楚嫣然明澈de美眸,他忽然明白她▲并没有冷落自己,而是比过去在意自己,可是楚嫣然现在无法接受自己de花心,接受自己种种de感情,所以她理智de选择和自己保持距离张扬感到一阵歉疚,并不是因为他心里可以同时容纳这么多de女人,而是因为他带给楚嫣然这么多de忧愁和幽怨,他自问无法放弃心中de那几段感情,可是他对楚嫣然是发自内心de喜欢,他de感情观和普通人不同

  楚嫣然de美眸深处带着淡淡de伤感,她喜欢张扬,可是她害怕受伤,这段时间,张扬de许多事或多或少传入le她de耳中,因为母亲de事情,她对感情产生le惧怕,是张扬让她尝到le爱de滋味,可是楚嫣然追求de是一种完美de感情,其中不可以掺杂一丝一毫de杂质,她想要张扬一心一意de对待自己,可这厮却做不到

  张扬还想说些什么,他de手机突然响le,电话是顾佳彤打来de,海兰从寓所失踪le,只留下一张信纸,信纸上画着一片飘零de落叶

  张扬陷入长久de沉默之中,他不觉想起和海兰过去相处de种种情景,海兰答应从此不再离开他视线之外de誓言仿佛还在耳边回荡,然而她最终还是选择le离去,想起那片落叶,张扬忽然想起海兰在春阳寓所de阁楼中也有着同样de一幅◇画,难道那落叶就预示着她de命运?他不知海兰在逃避什么?逃避de是命运还是自己?难道她真de忘jìle过往de一切?

  楚嫣然敏锐de察觉到张扬情绪上de变化,小声道:“有事?”

  张▲◇画,难道那落叶就预示着她de命运?他不知海兰在逃避什么?逃避de是命运还是自己?难道她真de忘jìle过往de一切?

  楚嫣然敏锐de察觉到张扬huà,nándàonàluòyèjiùyùshìzhetādemìngyùn?tābúzhīhǎilánzàitáobìshíme?táobìdeshìmìngyùnháishìzìjǐ?nándàotāzhēndewàngjìleguòwǎngdeyīqiē?

  chǔyānránmǐnruìdechájiàodàozhāngyángqíngxùshàngdebiànhuà,xiǎoshēngdào:“yǒushì?”

  zhāng扬点le点头:“一个朋友失踪le”

  楚嫣然轻声道:“相聚分离原本就是人世间最平常de事情”她端起面前de果汁,主动和张扬碰le碰杯子:“为你接风,也是为你送行”小妮子de话语中竟然透chū几分大彻大悟de味道

  *********

  张扬离开春阳之前抽空和林秀见le一面,林秀找他de目de很明显,就是为le楚嫣然,处于对楚嫣然de保护,她必须要和张扬坦诚de谈谈

 ■ 林秀直言不讳道:“张扬,我并不喜欢你”

  张扬笑le笑,因为海兰不辞而别de事情,他今天de心事很重,距离火车开车还有一个小时,他和林秀就在火车站外de茶社见面

  林秀道:“因为嫣然●de事情,我们对你多少做过一些le解”

  张扬不无嘲讽道:“楚司令戎马一生,带过de兵要以百万计,平海北原哪里都有他de老部下,想查查我还不是轻而易举de事情”

  林秀听chūle张扬话中de不悦,她de手指沿着茶盏托盘de边缘轻轻滑动,低声道:“老首长对你感觉不错,他从来都不喜欢做那些背后调查人de事情,这些事都是我们做得,上次你遇到麻烦,老首长让我们chū面为你解决,无意之中le解到你de一些事……”林秀停顿le一下又补充道:“le解到你在东江发生de一些事”

  张扬没有说话,对楚镇南这位老人家他还是相当尊敬de,老爷子性情耿直豪爽,绝不会在他de背后动手脚,林秀这些人就算调查自己也是chū于关心楚嫣然de目de,倒也无可厚非至于东江发生de事情,她所指de应该就是海兰

  林秀接下来de话证实le张扬de猜测:“你de感情世界很丰富,当然你对感情抱有怎样de态度,那只是你个人de问题,我无权过问,可是涉及到嫣然,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理”

  张扬并没有因为林秀de威胁而动气,他低声道:“林董,我明白,你关心嫣然,可是有一点,我想你知道,我从没有欺骗嫣然de意思,我也不想害她,也永远不会害她,至于我de感情,不属于你管辖de范围内,任何人也管不le”

  林秀怒道:“你这根本就是不负责任,我实在不明白,一颗心怎么可以分成这么多份,如果你不爱★嫣然,就不要伤害她”

  张扬叹le口气道:“林董,你放心,我比你关心嫣然”,这样de情况他曾经遭遇过一次,上次是蒋心慧为le左晓晴找他谈话,这次是林秀为le楚嫣然,同样是奉劝自己收手,可张扬对◆林秀并没有任何反感,这是因为她们dechū发点原本就不同,蒋心慧只是为家族利益和个人利益考虑,根本没有从女儿de感情chū发而林秀却是踏踏实实为楚嫣然考虑,她之所以找张扬谈话,是为le避免楚嫣然受伤

  张扬坦诚de态度让林秀对他不觉又生chū几分好感,平心而论,林秀还是很欣赏张扬这个年轻人de,在他de身上有着一股寻常人没有de劲头,桀骜不驯,卓尔不群,在任何人面前,他都能够昂起那颗头颅,永不服输de男子总是容易获得女人de好感,林秀道:“张扬,也许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自己de以后,感情不是儿戏,不可以随便挥霍”

  张扬点le点头道:“我会jì得你de这句话,对le,其实嫣然比你想象de要理智,要清醒,她在和我保持距离,她想要和我做朋友”张扬唇角泛起de微笑略显苦涩

  林秀打心底叹le一口气,没有人比她le解楚嫣然,她才不会相信楚嫣然可以和张扬做朋友,小妮子现在言不由衷,根本是自欺欺人,只怕让她忘jì这个小子根本做不到,现在林秀最希望de就是张扬从此能够收心养性,好好对待楚嫣然,如果他再敢胡来,林秀已经做好le要修理他de准备

  ************

  张扬和林秀de谈话并没有任何实质性de结果,这次谈话让他明白le一件事,一直以来楚嫣然都在对他默默付chū,小妮子为他做得远比他为她做得要多得多,坐在列车上,望着窗外飞快倒退de景物,张扬产生le一种恍然如梦de感觉,他想起le那片落叶,海兰用落叶比喻着她自身de命运,其实他de感情何尝不像那片落叶?飘零在空中,至今不知应该选择归宿何方,张扬疲惫de闭上双眼,车厢内传来齐秦凄冷而略带苍凉de声音:“轻轻地,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de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de你别为我哭泣……”

  “张扬?”一个惊喜de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惊醒le沉醉在乐曲声中de张扬,张扬睁开双眼,却看到郭达亮满脸笑容de站在他de面前,他de身边还站着一个高高大大de年轻人,是郭达亮de儿子郭建,两人这次是前往东江农业大学请教饲料配方de事情,想不到在这儿会和张扬相遇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郭乡长,这么巧啊”这次回来他并没有去郭达亮de养猪场,不过他和这父子两人都是很熟

  郭达亮乐呵呵道:“我们爷俩正准备去餐车吃饭呢,走走,一起过去”

  张扬反正也没啥事,跟着他们一起来到餐车坐le,火车上de饭菜只能用粗劣来形容,郭达亮要le四个菜,打开自带de白酒,郭建将事先准备de熏肉腊肠烧鸡打开,倒也算得上丰盛,他们三个边吃边谈郭达亮把自己前往省城de目de说le,说起这次前往东江农业大学寻求技术支持,还是楚嫣然介绍过去de呢

  听到楚嫣然de名字,张扬心中一暖,他问起饲料厂de筹备情况

  郭达亮道:“地址已经选好le,楚小姐答应投资饲料厂,具体de计划书我已经做好递过去le,对le,你过去借给我de钱,我已经打成le股份,算上利润大概占股百分之三……”说到这里他停顿le一下道:“你不急着用钱?”

  张扬摇le摇头,他对钱财原本看得就不是很重,上次还是楚嫣然点醒他,投资生猪饲养场大有前途,所以他乐得把钱投给郭达亮

  郭达亮道:“这次饲料厂筹建多亏le你帮忙,如果不是你介绍楚小姐给我认识,我想建成饲料厂不知哪年哪月”

  张扬笑道:“她看好你de项目,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话说回来,人家投资就是看到有钱赚,证明你de项目还是大有前景de”

  郭达亮笑着点头道:“我真是没想到,楚小姐对饲料厂de信心比我还要大”

  张扬对生意de兴趣并不是太大,聊le两句话题就从饲料厂转开,郭达亮虽然已经从春阳官场中退lechū来,可是对近春阳政坛上发生de事情还是十分le解de,因为身在黑山子乡de缘故,对黑山子de一切为熟悉一点,他知道张扬de消息比较灵通,小声打听道:“张扬,我听说安老de投资黄le,不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

  自从回来后,张扬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个传闻,他淡淡笑le笑道:“据我说知安老病le,这可能是投资没有及时落实de原因,我现在在驻京办,跟旅游开发de事情已经没有关系,和安老也很长时间没有联系le”

  郭达亮点le点头,他对张扬de情况十分清楚,知道张扬应该不会隐瞒自己一旁郭建道:“如果安老投资de事情真de黄le,对春阳de影响会很大,黑山子乡各村因为清台山de旅游开发都开展le不少de工程,如果旅游不搞le,大家de投资,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也关心这事儿,最近黑山子乡兴起le盖房热,这是为le日后改建旅馆用de,郭建也跟风盖le几间房子,害怕情况有变,投资落空,所以也关心安老投资de事情

  张扬道:“安老de病情我不清楚,不过我觉着当初他在清台山投资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de,绝不是一个草率de决定,而且他和县里签下合约,这种事情不可能轻易反悔,他是一个知名商人,不可能不顾及自己de信誉”

  郭达亮对张扬de看法表示认同:“张扬说得对,我看安老一定是因为生病才耽搁le”

  张扬笑道:“安老投资旅游跟你们de生猪养殖关系不大”

  郭达亮道:“也不能这么说,如果旅游开发搞好le,道路就搞好le,交通便利,我们运输就方便le许多,还有前来de游人多le,无形中就会起到宣传de作用,我们可以省上一大笔de广告费”

  张扬大笑起来,想不到郭达亮从代乡长de位置上退下来没多久,这么快就适应le经营者de角色,现在看起来他还干得有模有样

  郭达亮道:“过去在体制中混久le,思想也僵化le,一下来才知道,自己de视野一直都很局限,经商后眼界宽阔le许多当官de时候,以为只有当大官才能够随心所欲,无所不能,才能帮助老百姓谋求多de福祉,现在做le生意,明白到很多事情未必要当官才可以做,官位越高,受到de制擎越多,做事情越难”

  张扬笑道:“我可没有这种感觉,可能是我这官儿实在太小,压根就没被别人看在眼里”

  郭达亮笑le起来,他摸chū香烟点燃le一支,因为知道张扬不抽烟,他也没有跟张扬客气,郭建拿着老爷子de茶杯去给他泡茶le,让张扬和郭达亮有一个单独交谈de机会

  郭达亮低声道:“张扬,其实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感到你不同寻常,我还jì得,当初你刚到黑山子乡就和冲击乡政府de四十三名下清河村民大打chū手,你一个人把他们全都给打le,当时留给我们整个乡政府de印象实在太震撼le”

  想起自己初入仕途de情景,张扬不禁也露chū一丝会心de微笑,虽然事情并没有过去太久,可他却已经改变le许多,从一个没有正式编制de乡计生办代主任,摇身一变成为春阳驻京办de主任,跨越也不是一般de大在他de心底深处,他对权力有种渴望,他想要感受到上位者一呼百应de畅快

  郭达亮道:“红旗小学de失火事件是一个转折点,开始de时候,我本以为胡爱民下台能够成就我,可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后我只是一个让人耻笑de过客,而于秋玲才是笑到最后de那个”当时郭达亮因为受不le刺激,一度精神失常,可是风雨过后,再回首往事,已经可以抱着平常de心态他顿le顿又道:“你比我适合从◇政,你de心理素质很强,假如同样de事情发生在你de身上,你一定会没事,而我却承受不le”

  张扬笑道:“我性子冲动,做事情沉不住气,很多人都说我不适合混体制”

  “冲动未必是一件坏事,尤其是对你这样de年轻人来说,一个连冲动都没有de人,绝谈不上什么勇气,没有勇气,任何事都做不成,你虽然级别不高,可是你做le许多官员做梦都不敢想de事情,你可以说服安老投资,你敢于和县领导抗争,这样de勇气一般人是没有de”

  张扬笑眯眯道:“听你这么一说,我越来越感觉到县里对我不公平le,像我这么优秀de干部,至少要给我个大点de官职来干干”

  郭达亮道:“你这么年轻已经是副★科le,照这样发展,三十岁以前成为处级干部也有可能,我敢断定,你de前途一定大好”

  张扬也不禁悠然神往,三十岁以前成为正处,秦清二十七岁就已经是正处le,自己是个大男人,没理由连个女人都比不◆上,否则岂不是让她看扁le,这段时间自己是在太消沉le,他要进取,他要奋发图强,老子要成为正处,老子也要成为跺跺脚让一方水土动一动de大人物这次回春阳惩治le杨守义后,张扬一扫这段时间de压抑,对权力de**又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升chū来

  **********

  张扬走chū东江火车站,就接到le顾佳彤de电话,顾佳彤开着她de奔驰车在车站停车场内等着

  张扬和郭达亮父子道◆别后,来到停车场,远远看到顾佳彤de那辆黑色奔驰,唇角不禁浮现chū一丝会心de笑意,顾佳彤透过车窗看着他,不过分别几天,内心中de思念却极其de强烈,知道张扬会在今天来到东江,她提前一小时就已经来到○这里等待,她发现自己就像个痴情de小女孩,在和张扬发生亲密接触之后,那份感情非但没有转淡,反而变得越来越浓烈,她原本以为自己是个拿得起放得下de人,可是真正陷入感情漩涡之后,方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很小女人,也身不由己,也许是因为她过去从未爱过,对张扬de这份爱根本就是她de初恋

  张扬来到奔驰车前,轻轻敲le敲车窗,这才拉开车门坐在le副驾驶de位置上,他灼热de目光盯住顾佳彤,落在她饱满丰润de嘴唇上

  顾佳彤似乎意识到他想干什么,轻轻抿le抿嘴唇,垂下睫毛道:“这是外面注意影响”

  张扬咧开嘴不怀好意de笑le笑:“别低估le我们国家干部de素质”

  “你那素▲质?”顾佳彤嗤之以鼻,她不想在车站做过多de停留,启动le引擎

  张扬倒也表现得老老实实,把背包扔到后座上,调整le一下座椅,舒舒服服de躺在上面道:“佳彤姐,你让我来东江考察,我对经营那一套■▲质?”顾佳彤嗤之以鼻,她不想在车站做过多de停留,启动le引擎

  张扬倒也表现得老老实实,把zhì?”gùjiātóngchīzhīyǐbí,tābúxiǎngzàichēzhànzuòguòduōdetíngliú,qǐdòngleyǐnqíng

  zhāngyángdǎoyěbiǎoxiàndélǎolǎoshíshí,bǎbèibāorēngdàohòuzuòshàng,diàozhěngleyīxiàzuòyǐ,shūshūfúfúdetǎngzàishàngmiàndào:“jiātóngjiě,nǐràngwǒláidōngjiāngkǎochá,wǒduìjīngyíngnàyītào也不在行,还是你做主”

  顾佳彤道:“原本我想把那里搞成地方特色餐饮,可是我le解后发现,平海这么多驻京办,已经搞le不少de酒店餐饮,几乎全都在打地方特色牌,所以我们再跟风,也没有什么意思”

  张扬笑道:“你打算怎么做?”

  顾佳彤道:“咱们去de这一家叫水上人家,是东江老字号de鱼馆之一,你尝尝味道怎么样,对le,着重看看他们de装修风格,如果你觉着还过得去,我就把他们de经营模式照搬过去”

  张扬不禁笑道:“我de意见就这么重要?”

  顾佳彤微微一怔,然后小声道:“你对我很重要”她de这句话颇有些所问非所答张扬从侧面看着顾佳彤完美de俏脸,心中一时□间生chū无限感触,以顾佳彤高傲自强de性子,能够对他说chū这句话已经很难得,而顾佳彤de身份决定她和自己不可能像别人一样堂堂正正de相爱,至少在眼前de情况下,他们两人只能偷偷摸摸de做一对地下情★jiānshēngchūwúxiàngǎnchù,yǐgùjiātónggāoàozìqiángdexìngzǐ,nénggòuduìtāshuōchūzhèjùhuàyǐjīnghěnnándé,érgùjiātóngdeshēnfènjuédìngtāhézìjǐbúkěnéngxiàngbiérényīyàngtángtángzhèngzhèngdexiàngài,zhìshǎozàiyǎnqiándeqíngkuàngxià,tāmenliǎngrénzhīnéngtōutōumōmōdezuòyīduìdìxiàqíng人,可是顾佳彤并没有一丝一毫de抱怨,反而对他好,这种不求回报de感情,让张扬很是感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