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兄弟是用来卖的】


  张德放道:“你打算怎么办?”

  顾明建一脸忧愁de摇了摇头道:“我bú知道我真bú知道,谁知道她怎么那么麻烦”,开始他认识赵蕊雯de时候,以为赵蕊雯是个放得开de女孩子,想bú到相处下来居然闹到了这种地步

  张德放叹了口气道:“我早就劝你悠着点儿,这bú,搞出事来了,既然打算跟她分了,就别牵扯bú清了”张德放对顾明健还是相当了解de,知道他是个优柔寡断de性子,否则事情bú会处理de一团糟

  张扬捕捉到顾明建双目深处de忧伤,他意识到顾明建并bú是一个洒脱de人,他对赵蕊雯显然还是有感情de,如果他búzài乎赵蕊雯de死活,他根本bú会过来,其实到现zài张扬也没搞清顾明建跟三个女孩子是什么关系,根据他de分析,顾明建和张如萍是表兄妹,应该没啥纠葛,bú然他和张德放也bú能处成这个样子,至于程秀秀和赵蕊雯就难说了

  张扬对顾明建还是很关心de毕竟顾明健曾经帮助过他,而且他和顾佳彤还有那种关系,那啥……说穿了,顾明健是他事实上de小舅子,大家也是亲戚bú是,都说帮里bú帮亲,可真正能做到这一点de根本没有几个张大官人对男人多几个红颜知己啥de并没有任何抗拒,bú过他认为既然你喜欢人家,对人家做出了这事儿,你就得负责,你就得有担当,这也是他对顾明健颇有微词de地方

  张扬低声道:“明健你打算怎么办?”

  顾明健实话实说道:“我也bú是bú喜欢她,就是感觉这么早把自己一辈子交给一个女人,我亏得慌”

  张德放笑了qǐ来,他比张扬加了解顾明健,顾明健绝对是那种心慈手软优柔寡断de角色,这充分表现zài他zài感情de处理上,这厮压根就bú是一个逢场作戏玩完就算de浪荡子,他多情,他花心,可是惹了麻烦却bú知该如何处理,这也bú是别人能够帮de上忙de

  张扬道:“先稳定一下她de情绪,别弄出人命来”说话de时候,顾佳彤打来了电话,张扬看了看号码,走到远处方才接通了电话

  顾佳彤是问他zài哪里de,因为晚上她还有业务要谈没办法和张扬一qǐ吃饭,稍晚再跟他联系

  张扬知道顾佳彤有生意要做,再说现zài顾明健de事情也bú适合让她知道,和顾佳彤聊了两句就挂上了电话

  赵蕊雯明显对顾明健还是情根深种,顾明健说了两句好话之后,这丫头又柔情脉脉深情款款de对着他了,气得何歆颜忍bú住骂她天生贱命,又警告了顾明健两句,她率先离开了医院

  张德放望着何歆颜远走de背影bú禁笑道:“这妮子倒是很有性格,bú过男人最好别碰,碰了就等于惹下了无穷无尽de麻烦”他也有许多事情要做,也向顾明健告辞

  顾明健让他把张如萍叫来陪护,自己先zài医院陪着赵蕊雯

  张扬看到风波暂时过去,这里也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也跟着告辞离去

  *************

  张扬和张德放分手之后,准备找一间餐馆随便吃点,然后返回顾佳彤de别墅休息,没走两步,却看到何歆颜正zài路边de小吃摊站着,何歆颜也zài同时看到了张扬,笑着向他招了招手

  张扬微笑走了过去:“怎么着?吃饭啊?我说你也太bú仗义了咱们勉强也算得上是患难之交了,吃饭也bú招呼一声”他只是故意打趣,没成想人家何歆颜认真了,向小吃摊主道:“师傅,再给下一碗馄饨,给卧俩荷包蛋”

  张扬瞪大了眼睛,合着这就是对他de最高礼遇了,他摇了摇头道:“算了,我bú吃那玩意儿,何歆颜,晚上没事,我请你喝酒去”

  何歆颜眨了眨明澈de大眼睛,指了指小吃摊道:“我给过钱了”

  张扬bú禁笑道:“瞧你那抠门样,走我请你吃大餐”

  “你说de啊那请我吃肯德基”

  “靠,我bú吃那玩意儿”

  何歆颜狡黠一笑:“那就去海霸王吃海鲜自助”

  等到了海霸王张扬才知道,这里de消费档次还真bú低,每位188元,这丫头显然是抱着吃大户de心理跟着来de,望着海霸王门前变幻莫测de霓虹,何歆颜双目发光de感叹道:“来这里吃海鲜是我今年de梦想,原指望年底才能实现,想bú到啊,你帮我提前实现了两个月”

  张扬忽然有种被人当成冤大头de感觉,他还没有说话,何歆颜已经转过脸来,浓妆艳抹仍然没能遮住她古怪精灵de表情:“你对我这么好,该bú是对我有啥想法?”

  “有,我特喜欢看你用酒瓶子砸人de场面,要bú等会你再给我演练一回?”

  何歆颜咯咯笑了qǐ来:“有我也bú怕我把你当好人看,你如果对我动了坏心眼,我抡qǐ酒瓶就砸过去”

  两人走入大门de时候,却被迎宾小姐拦住,目光怪异de看着何歆颜,de确何歆颜de这身打扮实zài是太惹人注目了,凑巧de是海霸王内有嘉士伯有蓝带,就是没有百威,迎宾小姐道:“对búqǐ,我们这里bú许外带酒水”

  张扬愣了愣,然后目光落zài何歆颜de广告裙上,忍bú住笑了qǐ来,人家这是把何歆颜当成酒水了

  何歆颜柳眉倒竖,美眸圆睁:“我带酒水了吗?这么大de眼睛是摆设吗?”

  “可是……”

  “想怎么穿是我自己de事情,我就喜欢穿广告裙,明天我穿嘉士伯过来”

  迎宾小姐听得瞠目结舌,脸上仅有de那丝笑容也僵zài那里

  张扬笑道:“我们是来消费d■e,你真打算把顾客拒之门外?”一句话提醒了迎宾小姐,她重浮现出笑容把两人请了进去

  何歆颜de这身装扮还是相当de醒目,从大门走到他们座位de时候,至少有三名顾客向她嚷道:“小姐,来两瓶百威”■她诧异道:“想bú到百威啤酒这么受欢迎”

  张扬却道:“醉翁之意búzài酒,是你受欢迎”

  何歆颜横了张扬一眼:“我发现你也bú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张扬还是被何歆颜de食量吓了一跳,望着她盘中叠得像小山一样de菜肴,张扬忍bú住道:“丫头,咱bú这么夸张行吗?吃bú完那是要浪费de,浪费那是可耻de”

  何歆颜道:“你怎么知道我吃bú完?我饿了一天了,再说了,你花了188,我总得把这钱给吃回去,要bú咱多吃亏啊”

  “丫头,那也bú能跟自个儿de胃过bú去啊”

  “放心我胃口特棒”

  何歆颜吃饭de样子很优雅很文静,bú过战斗力也着实惊人,看着她眼前de盘子一个个清空,张扬算是明白了,这丫头一般人还真养búqǐ

  张扬弄了一斤精品洋河,何歆颜喝了小二两,其他都进了他de肚子,何歆颜qǐ身取菜de时候,又给他拿来了一瓶

  张扬有些bú解de看着何歆颜:“干吗这是?你真想把我灌醉啊?”

  何歆颜笑道:“这酒市场价格88,你喝两瓶基本上就够本了”

  张扬真是佩服de五体投地,这么会算计de女孩子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那啥……酒能乱性”他低声提醒道

  何歆颜把瓶盖打开,给张扬面前de杯子添满:“我手里有俩酒瓶了,bú怕被砸,你只管乱给我看看”,这丫头de彪悍劲和安语晨能有一拼,b▲ú过安语晨de彪悍是建立zài她实力de基础上,而何歆颜de彪悍是骨子里de

  何歆颜去洗手间de时候,一个胖胖de中年男人迎了上去:“小姐,你好,我系香港导演,我看你自身条件bú错,想找你拍■◆电影……”

  何歆颜指了指远处de张扬道:“你先去问问我哥”

  那胖子这才留意到坐zài远处喝酒de张扬,他脸上顿时堆qǐ了笑容,大步走了过去:“小张主任,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想bú到▲zài东江也能够遇到你”

  张扬也没有想到会zài这里遇到流氓导演王准,其实人家现zài也是正儿八经de名导,两人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张扬和王准握了握手,王准bú等张扬邀请就zài一旁坐下:“我这次来是应邀成为东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de”

  何歆颜就是东江艺术学院de学生,听到王准要成为自己学校de客座教授,也表现出一定de兴趣,轻声道:“你真de是电影导演?”

  王准马上拿出自己de名片递给何歆颜道:“王准”这厮只说了两个字,这充分证明了他很自信,觉着自己de名气zài国内外很大

  只可惜何歆颜并没有听说过他de名字:“bú好意思啊,王导拍过什么电影啊?”

  王准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张扬抢先道:“风月宝鉴、与郎共舞”

  王准脸上表情这个尴尬啊妈de,咱bú带这么糟践人de,我这辈子就拍过两部三极片,你记得倒是清楚,我获金像奖de那片子你怎么bú说呢

  张扬还有些bú过瘾似de又补充了一句:“国外叫限制级,港台叫三极片”

  王准脸上是真挂bú住了,笑道:“小张主任真是幽默……”

  何歆颜仿佛觉着烫手似de把名片悄悄扔zài了地上

  张扬打心里bú待见王准这家伙de,可王准de出现又让他想qǐ安老de事情,微笑道:“我听说最近安老身体bú好,bú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

  王准道:“龙盛电影公司只是世纪安泰de一个子公司,安老de情况我也bú太清楚,bú过听说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出来主持董事会了,现zàide具体事务都是由安家二公子安德锋主持”

  张扬让人添了一套餐具,给王准倒了一杯酒:“王导,有件事我也bú瞒你,最近安老zài清台山de投资突然停了,搞得人心惶惶de,你们建立de那个外景基地,最近也没有剧组前来拍摄了,是bú是安家出了什么问题?”

  王准端qǐ酒杯欲言又止,他想了想方才道:“你为什么bú直接去问安老,或者去问安小姐?”

  张扬笑道:“安语晨de电话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我找bú到她,安老那里我也联系bú上”

  王准抿了一口酒终于道:“安家老大安德铭被廉政公署给查了”

  张扬微微一怔,他对安家de具体情况并bú清楚,自然bú知道安家还有一个zài政府部门公干de儿子

  王准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bú清楚,总之这次安家好像有些麻烦”◎他显然bú愿意就此话题继续谈论下去,聊了几句后,qǐ身告辞离去,离去之前仍然向何歆颜道:“小姐,你de条件真de很优秀,只要稍加包装,一定可以成为国际巨星”

  何歆颜摇了摇头道:“我对你拍de☆tāxiǎnránbúyuànyìjiùcǐhuàtíjìxùtánlùnxiàqù,liáolejǐjùhòu,qǐshēngàocílíqù,líqùzhīqiánréngránxiànghéxīnyándào:“xiǎojiě,nǐdetiáojiànzhēndehěnyōuxiù,zhīyàoshāojiābāozhuāng,yīdìngkěyǐchéngwéiguójìjùxīng”

  héxīnyányáoleyáotóudào:“wǒduìnǐpāide☆片子没兴趣”zài张扬de引导下,她已经把王准定位为三极片导演

  王准向张扬露出一丝苦笑,心中却十分de奇怪,怎么全世界de美女都跟这厮有牵扯?

  张扬却因为王准刚才说de事情情绪低沉◆了许多,他拿qǐ手机给安语晨打了个电话,对方仍然处于关机状态,张扬开始意识到安家这次de事情可能十分严重,bú然安语晨绝bú会关机这么多天

  何歆颜看出张扬有心事,轻声道:“你有事啊?”

  张扬摇了摇头:“你也zài东江艺术学院?学什么专业啊?”

  何歆颜道:“舞蹈”

  “喔啥时候跳一段给我看看?”

  何歆颜笑道:“过年,年汇演de时候,你过来给我捧场,我一☆定跳给你看”

  “好啊如果有时间我一定过来”张扬这句话充满了敷衍de意思,毕竟他现zài身zài驻京办,越是过年,驻京办越是繁忙,抽bú抽de开身恨难说,再说了他和何歆颜也只bú过是泛泛之交,□dìngtiàogěinǐkàn”

  “hǎoārúguǒyǒushíjiānwǒyīdìngguòlái”zhāngyángzhèjùhuàchōngmǎnlefūyǎndeyìsī,bìjìngtāxiànzàishēnzàizhùjīngbàn,yuèshìguònián,zhùjīngbànyuèshìfánmáng,chōubúchōudekāishēnhènnánshuō,zàishuōletāhéhéxīnyányězhībúguòshìfànfànzhījiāo,bú可能为了她专门跑到东江来

  何歆颜却很认真:“那我就当你已经答应了,做人说话要有诚信啊”

  张扬de电话忽然响了,他本以为是顾佳彤,却想bú到打电话过来de是李长宇,张扬qǐ身离开嘈杂de大厅,来到相对僻静de地方,低声道:“喂”

  李长宇de声音显得有些慌乱:“张扬,安老那边有没有联系上?”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bú明白李长宇为何会对这件事表现出这样de关心,照实说道:“我联系过几次,可始终联系bú上,bú过我刚刚听说安家好像出了点事情……”

  李长宇de声音变得益发低沉:“张扬,清台山de旅游开发恐怕有些麻烦,现zài有人把事情捅了上去,如果安家那边有了问题,恐怕牵连会很大”他de话虽然说得很委婉,但是意思已经表达de相当明确,这件事如果向bú好de一面转化,首先牵连de就会是他,当初他zài春阳de时候,一力把安老投资春阳de政绩给揽了过来,整个过程中他也表现de最为积极,成为常务副市长,这也是他耀眼de政治资本之一,可是人往往都没有前后眼,谁知道现zài一件好事居然向坏事开始转化

  张扬认为李长宇一定还有事情瞒着他,他低声道:“李叔,你到底听说了什么?”

  李长宇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方才道:“有人举报安家实际上是香港黑帮,多年以来都zài经营走私贩毒,所以才能够积累这么多de惊人财富,现zài世纪安泰集团表面上看很白,实际上是安家用来洗钱de地方……”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安老zài清台山de投资,也被视为洗钱de手段之一……所以……”

  张扬已经完全明白了,难怪李长宇会表现出如此de担心,假如安老真de是利用投资清台山旅游洗钱,这件事de后果将极其严重,他只是一个小小de副科,就算把招商办副主任那件事算进去,受到de牵连应该bú大,可是招商办de所有人员,副市长李长宇、代表春阳签约de县长秦清,这上▲上下下许多人都要因为这件事倒霉,甚至毁去未来de政治前途,首当其冲de应该是李长宇

  李长宇道:“尽快搞清楚这件事,想办法和安家联系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们投资清台山de款项到底有没有问题◇?”

  张扬低声道:“你放心,我尽快搞清这件事”

  挂上电话张扬de心情又沉重了许多,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qǐ,李长宇打这个电话来bú仅仅是提醒,主要de是求援,人zài官场上de位置越高,越是害怕失去,李长宇刻苦经营这么多年,才爬到了如今de位置,原本指望着清台山旅游给他书xiě下彪炳辉煌de政绩,贪欲却为他日后de困境埋下了伏笔

  张扬de心búzài焉全都被何歆颜看zài眼里,她拿qǐ纸巾擦净了嘴唇道:“好饱喂,咱们走”

  张扬站qǐ身,这时候顾佳彤de电话打来了,张扬让顾佳彤来海霸王门口接他,和何歆颜来到门外,先帮她叫了辆出租,何歆颜钻入汽车,汽车将要开□动de时候,她摇下车窗向张扬挥了挥嫩白de手儿张扬凑了过去,何歆颜把xiě有自己呼机号码de纸巾递给张扬:“下次来东江呼我”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卖酒女郎bú适合你,别动bú动就用酒瓶子砸☆●人伤着别人没事儿,bú小心伤到自己就麻烦了”

  何歆颜居然少有de表现出一丝顺从:“知道了”

  *************

  顾佳彤zài十多分钟后抵达了海霸王,张扬刚上车,她●就闻到了他身上浓烈de酒气,bú禁笑道:“怎么?一个人孤单寂寞,所以借酒浇愁?”

  张扬笑道:“就我这英俊潇洒玉树临风de样子,身边怎么可能少了美女相伴”

  顾佳彤啐道:“我发现你自我感觉真是太好了,让人受bú了你”

  “你受bú了我啊?那你每次还要个没完?”

  顾佳彤红着脸儿道:“有点正形好bú好?”

  张扬留意到她脸上de倦意:“很累啊?”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谈了一整天de生意,公司最近事儿也特别多,这帮家伙没一个有主心骨de,什么事情都要等着我回去处理”

  “我说你一大董事长也bú能把权抓得太紧,该放就放,bú可能事必躬亲”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想让明健到公司帮我,你看看他那个样子,终日游手好闲,只知道跟一帮女孩儿厮混,我都好几天没见他人影了”

  张扬想qǐ顾明健现zài也是狼狈bú堪,bú觉哑然失笑,轻声道:“何必让自己这么累啊,一个女人家就算做出再大de事业,最后还bú得找个归宿?”

  “你真是大男子主义,讨厌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

  “明天老zài东江这么呆着也bú是事儿,我回北京就跟刘传魁爷俩联系,让刘大柱去北京给我们掌勺”

  “我还有点事,估计要晚一周过去,本想跟你一qǐ走de”顾佳彤有些遗憾de说

  张扬微笑道:“小别胜婚,等你过去,我蓄精养锐好好招待你”

  顾佳彤美眸之中流露出无限媚色,娇声道:“zài东江我是地主,今晚我来招待你”

  ************

  谁招待谁并bú重要,重要de是他们能给对方满足,能给对方慰藉,狂乱过后,顾佳彤静静躺zài张扬de怀中,倾听着他有力de心跳,柔声道:“有些时候,我忍bú住想,做个普普通通de女人也很bú错,至少bú要去考虑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de事情”

  张扬笑道:“活zài世上,这种事就免bú了,我一小小de副科整天都有这么多麻烦de事儿,你这位大董事长肯定比我要辛苦得多”他轻抚着顾佳彤丝缎般光洁de美背,舌尖舔弄着顾佳彤晶莹de耳垂,让她舒服de轻声呻吟qǐ来,张扬想qǐ李长宇交代de事情,按理说这么大de事情省里应该会知道,于是低声把清台山旅游de事情说了

  顾佳彤听完秀眉微颦道:“如果安家有黑社会背景,这件事肯定会很麻烦有机会我问问我爸,看看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儿,你bú用担心,你当初只是招商办de副主任,上面有人扛着,签约前又被清出招商办,整件事可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真de出事,追究de也是主要领导人”

  张扬早已想到了这一层,可是真de要是出了事情,他总bú能对李长宇和秦清坐视bú理

  电话忽然响了,这次是张扬de手机,他拿qǐ电话,看到是顾明健de号,向顾佳彤做了个噤声de手势,顾佳彤也看清是弟弟打来de电话,脸儿bú觉红了qǐ来,有种**被人撞破de感觉

  顾明健这么晚打电话是有原因de,程秀秀bú知怎么知道他zài医院陪赵蕊雯,于是找了过去,两个女人当面掐了qǐ来,程秀秀一怒之下,竟然现场割脉,现zài搞得一团糟,顾明健求张扬过去救火,他也是没有办法才找de张扬

  两人zài电话里谈着,顾佳彤本来就好奇,支着耳朵听弟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扬原本想避着她,可现zài他们赤身**de躺zài一张床上,顾佳彤又八爪鱼似de缠住自己紧紧bú放,bú让她知道压根是bú可能de事情

  顾明健de语气很急:“张扬,你一定得来,你脑子活,赵蕊雯又肯听你de,这次你说什么得帮哥儿们一次”

  张扬尴尬de看着顾佳彤,顾佳彤点了点头示意他答应下来

  张扬答应后马上挂上了电话

  顾佳彤怒气冲冲de揪住他de耳朵:“好啊你,明健出了这么大de事儿你都瞒着我,你是bú是想气死我?”

  张扬苦苦求饶,顾佳彤放开他de耳朵,催促他穿上衣服,两人穿好衣服,顾佳彤一定要跟着张扬前往医院,她刚才已经听到顾明健zài白沙区人民医院,就算张扬bú让她去,她一样可以找到

  张扬本想劝她装成bú知道,可看到顾佳彤心急火燎de样子,知道这件事是彻底瞒bú住了,反正顾明健怕de是他老子,顾佳彤这个当姐姐de应该bú会出卖弟弟

  因为担心顾佳彤心急出错,◆张扬主动承担了驾驶任务,顾佳彤道:“这个混小子,我早就告诉他bú要同时跟几个女孩子纠缠bú清,他就是bú听,现zài好了,出事了”说话de时候忍bú住想qǐ了张扬,心头一时间恨得痒痒de,伸出手就zà■i张扬de大腿上狠狠拧了一记,疼得张扬惨叫了一声:“我靠,干我屁事啊”

  “都是你害得”

  ***********

  女人好像最喜欢说这句话,张扬和顾佳彤感到急诊观察室de时候,程秀秀已经割脉了,幸好割得bú深,值班医生已经给缝合好了,现zài也躺zài观察室里,同一个观察室,同一间病房,一边是赵蕊雯,一边是程秀秀

  “都是你害得”赵蕊雯满怀幽怨说

  “都是你害得”程秀秀如是说

  顾明建愁眉苦脸坐zài两张床之间,地上已经散落了一片烟头

  张如萍躲zài门口偷闲,看到张扬和顾佳彤过来,一时间吓得六神无主,顾家de几个表兄妹之中,她最怕de☆就是顾佳彤,觉着这个大表姐平时是最严肃de一个,也最bú容易接近,顾明建这次惹了这么大de祸端,跟她有着bú小de关系,如果bú是她从中介绍,顾明建也bú会认识她de两个同学,她怯生生叫道:“表姐” ▲
  事实上顾佳彤对张德放兄妹一直都没有太多de好感,看都bú看张如萍一眼,推门就走进了急诊观察室

  顾明建没想到姐姐会突然出现zài这里,整个人吓得霍然站了qǐ来,当他看清顾佳彤身后de张扬,马上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些郁闷de瞪着张扬,心说,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别给我透出去,你小子下午还跟我信誓旦旦,一转眼功夫就告到了我姐那儿,你太没义气了顾明建生气归生气,bú过顾佳彤知道毕竟比老爷子知道要好得多,他苦着脸道:“姐”

  顾佳彤瞪着他,又看了看两个躺zài床上de女孩儿,恨恨点了点头道:“你可真有出息”她把买来de两个果篮分别放zài两个女孩床头,弟弟惹了祸,这个当姐姐de必须要帮助他善后

  顾明建仍然zài瞪着张扬,心中这个怒啊,麻痹de,兄弟是用来出卖de吗?张扬颇为无奈de摊了摊手道:“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