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香那个港啊】


  张扬接过安语晨手中的茶杯抿了一口,低声道:“上好的铁观音”,安志远的这句话已经向他挑明,他现在的处境十分艰难

  安志远坐起身来:“我没病,如果说有病,那就是心病”

  张扬静静看着安老,这位老人显然对他前来的目的已经清清楚楚,所以他根本用不着多说话,所要做的只是倾听就已经足够

  安志远道:“zuì近我们家遇到了一点麻烦,我大儿子出事了,廉政公署盯上了我儿子,商业犯罪调查科盯上了我,盯上了我们世纪安泰,墙倒众人推,许许多多的陈年旧事都被放上了台面,他们想搞我,想借着这次的机会,把我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老爷子的脸上流露出凛然不可侵犯的表情

  张扬对安家具体发生了什么并不关心,他zuì为关心的是清台山的旅游开发计划,安老首期tóu入的那笔钱究竟是不是黑钱?这老头儿到底有没有抱着洗钱的目的?

  安志远满怀深意的打量着张扬:“张扬,我一直把你当成可以坦诚相待的朋友所以有些话咱们之间还是坦诚的说出来,你这次来找我,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张扬点了点头,既然安志远看出了自jǐ前来的目的,他没有隐瞒的必要:“安老,清台山旅游开发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安志远叹了口气道:“集团的资金账户暂时被冻结,下一期tóu资,必须要等到这件危机渡过之后,多给我一些时间”

  张扬摇了摇头:“安老,你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说得并非是资金的问题,而●是资金的来路问题,现在有传言,您利用清台山旅游开发进行洗钱,所以这件事已经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暴”

  安志远沉默了下去,他打开餐盒,拿出一块榴莲糕慢慢咀嚼着,过了好半天方才道:“他们以为我的tóu■资是黑钱,所以在这件事上做文章,这次只怕是要连累许多官员下马?”

  “您应该知道,如果这笔钱来路不明,事态会变得很严重,现在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已经被双规,春阳县长秦清也面临着同样的下场,安老,我相信你,你tóu资家乡是好事可是现在已经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我想你拿出证据,证明这笔钱的来路,不要让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安志远将榴莲糕全部塞入嘴里,吃得很慢,很享受,然后靠在床上,缓缓闭上○双目,让人误以为他想要睡觉了,在张扬看来,这老头儿要用这种态度给自jǐ下逐客令,心头正在不爽的时候,安志远开口道:“当年我前来香港的时候,双手空空,身无分文,一gè大陆仔,一gè土匪的儿子,想要在香港■立足靠什么?靠的就是勇气,靠的就是拳头,想要在这片鱼龙混杂的土地上立足,你就要比别人狠”

  安志远仍然闭着双眼他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过去,他有过争强斗狠的岁月,他靠着拳头,靠着一把开山刀,硬生生在香港杀出了一条血路,他的势力在六七十年代的香港达到了鼎盛,他一手创建的信义堂,在那时的风头甚至胜过三合会,而妻子的离去让安志远在一夜之间突然大彻大悟,他决定洗心革面,把家族生意转入正行,在做出这gè○决定的时候,他的四儿子安德渊和他发生了激烈的冲突,zuì后两人断绝父子情义,安德渊远走台湾,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安志远利用二十的时间将他的家族生意一点点洗白,其中的努力和付出外人是无法想象的,甚至连信义◆堂在香港的黑道上也变得销声匿迹,安志远自认为已经完成了整gè社团的洗白,他终于可以安享晚年,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返回家乡tóu资,也是处于对过去黑道经历的顾虑,想不到这些陈年旧事终究还是被人给翻了出来,事件的导火索竟然是一直以来在他眼中zuì为稳重的大儿子安志远道:“我花了整整二十年,才将安家洗白,想不到在外人的眼中我还是黑的”他缓缓睁开双目,盯住张扬的面孔道:“张扬你放心,对于家乡,对于故人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歹意,我用来tóu资家乡的那笔钱,干干jìngjìng,我会尽快给家乡人一gè交代”

  张扬从安志远的眼中看到了他的诚意,点了点头道:“我相信您”

  门外一名保镖忽然惊慌失措的冲了进来:“老爷,大事不好了”

  安志远皱了皱眉头,他zuì讨厌看到下属失去镇定,冷冷道:“什么事?”

  “明少爷出事了警方在车内搜到了毒品,怀疑他藏毒,已经把他抓起来了”

  安志远双目圆睁,怒道:“怎么可能,达明从来不沾那东西”安达明是他二儿子所生,留美归来之后,一直都在他的集团做事,为人踏实肯干,是安志远zuì为器重的一gè,在他心中已经将这gè孙子当成了未来安家的掌门人,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安志远迅冷静了下来,这些天来,他虽然在医院静养可无时无刻不在关注外面的动静,他意识到,大儿子被廉政公署调查只是一gè开始,正有人在策划着一系列针对他的行动安志远抿起嘴唇,短时间内做出了一gè极其重大的决断:“小妖,告诉他们,我要马上出院”

  安语晨有些错愕的看着爷爷,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兴起这样的念头

  安志远道:“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在背地里害我”

  虽然和安志远只是匆匆一晤,张扬已经感觉到这位老爷子现在的处境不妙,他起身告辞的时候安志远轻声道:“张扬,后天是我七十岁的寿辰,你能否赏光前来?”

  张扬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好没问题,我刚好想在香港呆几天”

  安语晨却觉着十分的奇怪,原本爷爷并不打算庆贺他的寿辰,不知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如果后天做大寿,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

  安志远道:“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和老朋友们聚聚了,小妖,联系周律师,马上把你明哥保释出来,我可不想他在警局里受委屈”

  “嗳”

  安语晨把张扬一直送到病房楼外,由始至终她的脸上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看得出她■的心事仍然很重

  张扬把自jǐ在香港的手机号码告知安语晨,这是邱月如临时借给他使用的,他安慰安语晨道:“凡事想开一点,我想这件事应该很快就会过去”

  安语晨抿了抿嘴唇:“师父,对不起……”她的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张扬笑得很阳光很灿烂:“小妖,你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现在这种情况谁也不想发生”他挥了挥手,向安语晨告辞

  安语晨静静站在大门外,默默望着张扬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不见

  *****************************************************************************************▲**************

  张扬沿着嘉博医院门前的大街慢慢走着,对于安老的处境他很同情,可是却有种爱莫能助的感觉,他想帮助安老脱离困境,却无从入手,毕竟这里的环境太过陌生,他对安老的一切也◆并不熟悉,他所认知的只是在春阳的那gè和蔼慈祥的老人,从未想到过他的背景如此复杂,涉及的方方面面如此深远

  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停在张扬的身边,一名中年男子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微笑道:“张扬,上车”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在香港这种地方居然也有人认识他可他怎么看这人自jǐ都没有见过,一丁点的印象都没有张大官人的好奇心一向都很强,而且这厮不怕事,不过起码的警惕还是应该有的,他打量了那名中年人一眼:“我认识你吗?”

  中年男子笑容不变,显得敦厚而友善:“你不认识我,但是你一定认识杜天野我是他朋友”

  张扬这gè纳闷啊,杜天野?自jǐ来香港的事情很隐秘,杜天野怎么会知道,这中年人一上来就提起了杜天野的名字,十有**和中纪委有些关系,难道从自jǐ来到香港已经让人给盯上了,他越想越是大有可能,当下点了点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后座还有一名青年男子,面部表情十分的冷酷,看人的目光也显得极不友善,张扬原本想跟他笑笑呢,一看这厮这gè鸟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冷扫了他一眼,向那名中年男子道:“找我有什么事情?”

  那中年男子微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去:“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邢朝晖,国安局第四局香港办事处主任,他是我的助手陈金健”

  张扬一听有些傻眼了,国安局,过去他也听说过这单位,好像跟国家安全有关,相当于美国的中情局,前苏联的克格勃,自jǐ没干啥里通外国的事儿,也没损害国家利益啊,这帮人怎么能找到自jǐ头上

  邢朝晖看出了张扬的迷惑,微笑道:“zuì近我们和港方一起联手对安志远实行监控,从你进入嘉博医院的时候,我们才注意到你,刚才对你的身份进行了确认,知道你是春阳驻京办主任,通过联系,我们可以确信,你这次来,是为了搞清安志远在清台山旅游开发的事情”

  张扬到现在仍然不想把实情告诉他们,狡黠道:“邢主任,你想多了,我这次来真的是为了探望安老的病情,纯粹是出于私人感情,其他的事情我根本没有去想”

  邢朝晖笑容不变:“张扬,咱们都是**员,都是国家干部,无论在哪里,首先想到的都是维护国家的利益,我希望你能够以一gè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j□ǐ,开诚布公的实事求是的讲明你所了解的情况”

  张扬望着邢朝晖,突然冒出了一句:“我凭什么相信你?”

  邢朝晖点了点头,他拿起手机拨了一gè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张扬:“杜主任的电话” □ǐ,kāichéngbùgōngdeshíshìqiúshìdejiǎngmíngnǐsuǒlejiědeqíngkuàng”

  zhāngyángwàngzhexíngcháohuī,tūránmàochūleyījù:“wǒpíngshímexiàngxìnnǐ?”

  xíngcháohuīdiǎnlediǎntóu,tānáqǐshǒujībōleyīgèdiànhuà,ránhòubǎshǒujīdìgěizhāngyáng:“dùzhǔrèndediànhuà”
  张扬拿起接过电话,果然是杜天野

  杜天野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张扬,邢主任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查清这件事的真相,希望你能够和他们采取配合的态度,这样才可能帮助涉及这件事的官员洗脱嫌疑”

  张扬没好气道:“我如果说我只是来香港探望安老的你信吗?”

  杜天野沉吟了一下,低声道:“秦清被双规了”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gè结果出现,张扬的内心仍然被震动了一下,他点了点头,默默挂上了电话,把手机还给邢朝晖:“你想知道什么?”

  “你和安志远刚才的谈话内容”

  张扬道:“我来香港,就是想当面问问安老,他tóu资在清台山的那笔钱到底是不是黑钱,他是不是像传言的那样,想利用这次旅游开发的机会进行洗钱,刚才我见他就是为了问这些”

  邢朝晖点了点头道:“他怎么说?”

  “他说他的那笔钱干干jìngjìng,他对得起天地良心”

  邢朝晖淡然道:“我们**人讲究的是事实证据,他说什么并不重要”他向张扬道:“安志远对你没有防范之心,你很容易接近他,我想你配合我们国安局的行动”

  张扬明白了,人家到底是搞谍报工作的,这□是让自jǐ配合呢,他已经把这事儿想得很透彻很明白,既然中纪委和国安局都知道他前来香港,自jǐ在香港的行动肯定要受到制擎,毕竟他身在体制内,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到国家利益,这直接体现在对体制对规则的遵守上,○张扬虽然不是一gè喜欢受到约束的人,可是他如果想继续在官场中混下去就不得不做出某种让步,但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一gè甘心被摆布的人,这厮zuì擅长的就是讨价还价,他很直接,很现实的反问了一句话:“那啥……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邢朝晖笑了起来,从他了解的那点张扬的资料来看,就了解到这厮并非是什么善类,讨价还价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邢朝晖低声道:“你想要什么好处?”他并不是一gè拘泥古板的人,长期在香港工作让他对工作的灵活性把握上,强于内的的许多同人

  张扬抿了抿嘴唇:“我到现在还只是一gè副科”

  一旁的陈金健脸上露出极其鄙夷的神情,这并没有能逃过张扬的眼睛,张扬心中暗怒,麻痹的,老子要官**屁事,你狗日的给我摆出这幅嘴脸,以后你他**zuì好不要落在我的手里

  邢朝晖回答的也相当干脆:“张扬,假如你能够帮我们顺利圆满的完成这次调查任务,我可以答应你回国后就帮你搞●定正科级职务,而且你这次前来香港的一切开销全部由我们国安局负责”

  张扬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他马上就感到后悔了,正科?我靠,这国安局恁牛逼啊,正科级愣都不打就许给自jǐ了,难道这gè国安四★处驻香港办事处主任比市长还要牛逼吗?张大官人马上坐地起价:“正科?原本组织上就打算提我当正科的”

  邢朝晖脸上虽然带着笑,可心底却忍不住骂了,你狗日的真能编啊,以为老子没看过你的履历?混到体制★中还不到一年的时间,这gè副科还不知依靠什么手段混上的,现在许你gè正科都是破例了,居然好意思开口再要?他并不知道人家张大官人做过的事情,撇开和文副总理的关系不谈,单单是张扬和顾家的关系,想要在短时间★内混gè副处并不难,可是张扬是不想依靠裙带关系,邢朝晖既然开了这口,他就要多榨取一点利益,毕竟这次是凭本事赚得,老子给你出力,你总得多给我一点回报他笑眯眯道:“这次的任务对国安局来说很重要,涉及到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我一定尽自jǐzuì大的努力做好,那啥……其实我也没什么要求,作为一gè年轻的国家干部,我积极要求上进,邢主任,你看我做好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升gè正处啥的”

  邢朝晖就知道◎这厮要狮子大开口,望着张扬一脸恬不知耻的笑容,他差点没骂出声来,麻痹的,你以为正处就这么好当的,二十岁提正处,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啥出身啊?可邢朝晖也也知道,现在张扬对他还是有很大的利用价值的,至少现在要给他一些利诱,这样才能吊住这厮,让他死心塌地的为自jǐ办事邢朝晖道:“正处我不敢向你保证,不过如果你表现出色,破格把你提升到副处,我还是有些把握的”邢朝晖并没有夸大其词,国安局不同于其他的部门,国安局四局,负责港澳台事务,而他作为驻香港办事处的主任,其权力在国安四局仅次于局长之下,是成为下任局长呼声zuì高的人物,也是国安局实权人物之一

  张扬既然存了讨价还价的心思,对这gè副处的结果已经很满足,二十岁成为副处,这在整gè平海也不多见,贪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张扬是懂得的,现在应该到了见好就收的时候,他点了点头道:“邢主任,你刚才说我这趟算是公差?”

  邢朝晖呵呵笑道:“当然是公差对了,把你开销的票据保存好,我们国安局负责报销”

  听到邢朝晖的这句话,张扬开始觉得被国安局找上门也不是什么坏事了,既然人家表现出这样的诚意,自jǐ怎么也得tóu之以桃报之以李,张扬透露给邢朝晖一gè信息,安志远很快就要出院,而且要大摆寿宴,毕竟这件事马上就会众所周知,自jǐ也算不上出卖他的利益再说了,国安局方面也是为了搞清楚安志远的资金来源,搞清楚他tóu资清台山旅游开发的真正目●的,其中到底有没有洗黑钱的现象,张扬孤身一人来香港,本来是凭着一时的义气,但是他师出无名,国安局的出现,让他稀里糊涂的找到了组织,至少腰杆比过去硬气多了,现在可以打着维护国家利益的旗号做事了

 ▲●的,其中到底有没有洗黑钱的现象,张扬孤身一人来香港,本来是凭着一时的义气,但是他师出无名,国安局的出现,让他稀里糊涂的找到了组织,至少腰杆比过去硬气多了de,qízhōngdàodǐyǒuméiyǒuxǐhēiqiándexiànxiàng,zhāngyánggūshēnyīrénláixiānggǎng,běnláishìpíngzheyīshídeyìqì,dànshìtāshīchūwúmíng,guóānjúdechūxiàn,ràngtāxīlǐhútúdezhǎodàolezǔzhī,zhìshǎoyāogǎnbǐguòqùyìngqìduōle,xiànzàikěyǐdǎzhewéihùguójiālìyìdeqíhàozuòshìle

 ○ 邢朝晖点了点头道:“很好”他拿出一部手机交给张扬:“这是我们为你准备的手机”

  “我有一部”

  邢朝晖笑道:“你不怕被监听?被跟踪?这部手机我们单线联系,我很快会和你联系”

 □ 在街道的拐角处邢朝晖停下汽车,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陈金健望着张扬的背影,声音阴沉道:“处长,你真的信得过他?”

  邢朝晖微笑道:“我党的政策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杜天野欣赏的人应该没有问题,这小子的履历我看过,应该有些能力zuì难得的是他和安家走的很近,安志远对他没有戒心”

  “处长,他根本没有经过任何的训练,把这样的生手弄进我们的队伍,搞不好要破坏整gè行动计划”

  “香港方面对我们的配合根本就是表面功夫,他们在敷衍我们,想要了解这件事的真正详情,就必须要打入安家内部,九七虽然没到,可是香港始终都是我们祖国的一部分,她的安宁对我们来说极为重要,安志远是一只大老虎,他虽然老了,看起来好像睡着了,千万不要忘了,他始终都是一只老虎,虎老雄风在,一旦他苏醒过来,这片土地必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震荡我们的任务不是挑起争端,而是在争端发生之前,将危机化于无形”

  ****************************************************************************************************

  张扬刚刚回到了酒店,就接到了丘茂成的电话,丘茂成今晚在同乐订好了位子,请他过去吃饭,顺便帮他接风洗尘,张扬反正也没什么事,愉快的答应了丘茂成的邀请,丘茂成本想过来接他,张扬谢绝了他的★好意,他决定自jǐ乘的士过去,顺便浏览一下香港的风光

  刚刚走出富丽华酒店的大门,一辆灰色路虎向他驶来,稳稳停在他的身边,安语晨在车内坐着,脸色还是像张扬见到她时候那样苍白,看得出她的情绪十分□低落,身体状态也不怎么好:“上车”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上去,香港行驶的车辆因为靠左行驶的规则,所以副驾在右边,这让张扬有些不适应,他看了看安语晨:“丫头,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师父,我帮你打他”

  安语晨叹了口气,她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了一下:“我请你喝酒”

  张扬想起已经答应过邱月如的邀请,低声道:“要不还是我请你,晚上我答应了朋友,一起过去?”

  “那算了,我送你过去”

  望着安语晨落落寡欢的俏脸,张扬心中忽然生出难言的同情,这丫头过去可不是这gè性子,看来她父亲被抓,对她的打击很大,她来请自jǐ喝酒真正的目的,是想找一gè人好好说说话,把多日以来积累在心中的郁闷倾吐一下,张扬微笑道:“那边我本来就不想去,我还是推了”他说完便给邱月如打了一gè电话,推掉了当晚的饭局

  安语晨看到张扬想都不想就推掉了饭局,心中还是有些感动的,他们两人过去在春阳虽然冲突不断,可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把张扬当成了自jǐ的好朋友,自从父亲被廉政公署控制之后,安语晨的心情就开始变得极其低落,她周围亲人都在因为安家突然的变故而奔忙,她的朋友很少,可以倾谈的朋友是没有,这让她这段时间感到异常孤单,当她看到张扬的时候方才感到一种久违的温暖

  安语晨把请柬交给张扬,然后带他来到位于界东部的西贡,西贡街道道路狭窄,宛如迷宫,这里保留了浓厚的昔日的风貌,在海岸●线的市场街可以观赏一排排像水族馆一样的活鱼店,有巨大的五彩龙虾、螃蟹、贝类、鱼类,这儿的海鲜排挡也是香港zuì富盛名的

  他们两人在明记海鲜排挡坐下,安语晨点了几道海鲜,她知道张扬不喜欢喝洋酒◇,所以车里特地带了两瓶茅台张扬打开一瓶茅台,给自jǐ倒了一满杯,却没有给安语晨倒酒,微笑道:“你开车,还是喝饮料”

  “我想喝酒”安语晨很固执,抓过张扬手中的酒瓶,自jǐ给自jǐ满上了一杯

  张扬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没有阻止她,已经做好了等她喝多送她回家的准备,举起酒杯道:“为咱们久别重逢,干杯”

  安语晨和他碰了碰酒杯,竟然仰起雪白的颈子整杯喝了下去,张大官人愣了,自jǐ只是说说,可没指望她真的把这杯酒给干了,张扬看出来了,今晚这安小妖是抱着把她自jǐ灌醉的目的来的,张扬也把这杯酒喝干了,看着安语晨为自jǐ添满酒杯,语重心长道:“小妖啊,这酒不是那么喝得,酒是用来助兴的,不是用来浇愁的,借酒浇愁愁愁,你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儿跟我聊聊,我毕竟是你师父”

  安语晨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师父,你吃菜,大老远过来香港,我在大排档招待你,会不会觉得我没有诚意啊?”

  张扬嘿嘿笑道:“小妖,你知道的,我就是一土鳖,真请我到了那种高档地方,我会浑身都不自在,这儿多好,空气清,人声鼎沸,谁都不注意谁,用不了顾忌那么多的礼节仪态,可以开怀畅饮,可以纵情欢笑,这他**才叫人生,这他**才叫真实”

  张扬的粗糙却让安语晨有种发自内心的爽快,她终于开怀的笑了起来:“师父,我zuì喜欢你说话的口气,虽然流氓无赖了一些,不过你比那些伪君子强多了”郁闷了这么多天,见到张扬后,她的心情总算好了一些

  “屁话,居然拿伪君子跟我相提并论,侮辱我的人格”张扬抿了半杯酒,发现对桌一gè金发碧眼的异国洋妞,正在向他抛着媚眼,这厮在女人面前从不失风度,很礼貌的向人家回敬了一笑,那洋妞脸上的表情越发妩媚了

  安语晨从张扬的表情上发现了异样,她转过身去,看到身后的洋妞,柳眉倒竖,双目瞪得滚圆,咬牙切齿道:“死三八,看什么看,信不信我砍死你”一言既出,四座皆惊,那洋妞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把头垂了下去,把勾引张扬的念头丢到了九霄云外

  张大官人却被周围异样的目光看得有些挂不住颜面,干咳了一声道:“那啥……你就不能淑女点?”

  “张扬,那是一ji女,你跟她眉来眼去,小心得暗疮不,小心得艾滋,你的那点皮毛医术恐怕救不了自jǐ”安语晨振振有词道

  “我靠,你积点口德好不好?我他**无非是看了一眼,咱们中国是礼仪之邦,人家外国友人朝我笑,我总得礼尚往来展示咱们的大国风范不是?我说,你凭什么管我?我是你师父,你是我徒弟,哪有徒弟管师父的?”张大官人愤愤然道

  安语晨道:“师道尊严你懂得,你也应该知道为人师表?像你这种好色之徒,哪有资格做我师父啊”

  “发科你当我想做你师父啊?上次如果不是你死乞白赖的求着我,我才乐意不当你师父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