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混血红颜也是祸水】(上)


  顾佳彤红着脸儿柔声道:“这儿是你的办公室你这个国家干部要注意点影响”

  “屁的影响,党教导我说,干部要多和群众沟通”

  “那是沟通,没让你勾搭”顾佳彤声音越来越小,却变得越发撩人

  张扬抱着她向沙发走去,两人的喘息开始变得剧烈,张扬的嘴唇一点点凑近顾佳彤的嘴唇,就在tā们即将吻在一起的时候,张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这厮原本不打算理会,顾佳彤提醒道:“去接电话”

  张扬摇了摇头,这种时候,tā可不想任何人打扰自己

  “也许有重要的事情”

  张扬愣了一下,还是放开顾佳彤去桌上拿起了电话,电话是杜天野打来的,张扬慌忙接通电话:“杜哥,有事吗?”

  杜天野笑道:“我在北京了,现在正往你那儿去呢,准备准备,晚上咱哥俩好好喝两盅”

  “嗳我这就让人准备,等着你大驾光临”

  顾佳彤整理了一下被张扬弄乱的长发轻声道:“杜天野要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找我喝酒呢,一起”

  顾佳彤微笑道:“算了,我在这儿肯定你们说话不方便,我还是走了,公司那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对了,饭店的事儿还是尽早定下来,我看你这两天心思全都放在江城那边了,把这事儿都忘了?”

  张扬歉然道:“佳彤姐,对不起……”tā最近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李长宇和秦清的身上,早就把合zuò经营饭店的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

  顾佳彤伸手掩住张扬★的嘴唇,阻止tā继续说下去,然后轻轻在tā唇上吻了一记,柔声道:“我们之间永远用不着这三个字”

  张扬心头一暖,展臂将顾佳彤拥入怀中,顾佳彤啐道:“别闹了,回头衣服又要让你搞乱了”

  ◆张扬也明白现在不是缠绵的时候,轻轻捏了捏她的俏脸,小声道:“晚上我去酒店找你”

  顾佳彤红着俏脸轻轻点了点头,低声道:“来前打个电话,晚上不要喝多了”

  张扬连连答应,tā对顾佳彤的关心还是极其受用的,两人之间相处的时间越久,彼此的这份感情就变得越发的温馨,顾佳彤的身上有着别人没有的温柔和体贴

  ***************************************◆*************************************************************

  顾佳彤离去不久,杜天野就来到了春阳驻京办,张扬在包间里准备好了酒菜■现在杜天野是tā最渴望见到的人之一,身为中纪委五室的主任,杜天野肯定知道不少江城事件的内幕但是张扬也知道杜天野工zuò的保密原则,很多话并不方便询问,既然杜天野主动上门,肯定是想告诉tā一些事,看到杜天野笑逐颜开的样子,张扬内心中又升起了不少的希望,但愿这次tā能带来一些好消息

  虽然张扬强忍住不去发问,杜天野还是从这厮充满期待的眼神中看到了什么,张扬越是期待,tā就越是故意吊tā的胃口,两人喝了半天,杜天野就是不把话题往江城上lǐng,弄得张扬终于沉不住气了,tā放下酒杯道:“少卖关子,说这次过来到底有什么事?”

  杜天野笑道:“谈不上什么好事,也谈不上什么坏事,不过对你来说应该算好事”

  “我靠,能不能说得明白点儿?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杜天野道:“香港安家已经提gòng了一份出资证明,证明tā们在清台山的投资过程中没有任何的违规操zuò现象也没有动用任何来路不明的资金”

  张扬大喜过望:“真的?tā们真的提gòng证明了?”

  杜天野道:“证明是安德恒先生主动提gòng的”

  “安德恒?”张扬皱了皱眉头道

  “安志远仍然在医院中治疗,安德锋被杀,安家现在的一切都由安德恒做主,tā回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向我方提gòng了这份出资证明”

  张扬对安德恒始终都没有太多的好感,不屑道:“有什么稀奇,这份证明我们之前就得到了”

  杜天野笑道:“你说的那份见不得光,人家的这份才有证实zuò用”

  张扬关心的并不是过程,tā所在意的是结果,tā低声道:“也就是说,这份证明足以解释清台山旅游开发项目中不存在任何的违规,李长宇和秦清都没事了,可以解除双规了?”

  杜天野道:“秦清应该没事,安家的这份证明可以将她的问题说清楚,可李长宇的事情没那么简单,tā不但在个人zuò风上有问题,在经济上也有说不清的地方”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tā?”

  杜天野笑了起来:“我们中纪委工zuò组的任务是查清清台山旅游开发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现在已经水落石出,至于其tā的事,我们已经转省纪委处理”杜天野的回答简单而明确,不过其中也透着狡黠和机智,责任的转移也需要相当的技巧

  张扬的心情稍稍轻松了一些,毕竟杜天野带给tā一个意料之中的好消息,虽然这消息有些迟到,可终究安家还是拿出了出资证明tā有些奇怪的问道:“安家的财产解冻了?”

  杜天野道:“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有机会你去问老邢”

  张扬摇了摇头,tā对国安局那帮人还是敬而远之的,邢朝晖看似一团和气,实则深不可测,就连那个美丽非凡的女特工夜莺也是神秘到了极点,跟tā们联络,以后只会麻烦不断,张扬对那种惊险重重,终日游走在生死边缘的间谍生涯并没有兴趣

  杜天野微笑道:“老邢跟我提过,说你很适合混国安,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

  杜天野道:“其实以你的身手和医术,无论做什么都要比做官有前途,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偏偏挑上这条道路?”

  “你是不是觉着我不适合做官?”

  “不是不适合,是很不适合,做官首先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感情,任何时候,理智都要占据上风,而你做很多事都被感情所左右,不知道是因为你年轻呢,还是因为你天生就是这个秉性?”

  张扬笑道:“越是有难度,越是有挑战性,这样走下去才有味道”

  “难道你当官只是为了玩玩而已?”

  张扬摇了摇头道:“做官会让我有种满足感,从心底的满足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tā双目发亮,流露出异样的神采

  杜天野对张扬的解释似乎有些理解了,这厮的权力欲很强说穿了,丫的就是一官迷,tā想当官,想当大官

  ******************************************************************************************************

  杜天野并没有在驻京办耽搁太久的时间,tā还要去陪护文玲,离开北京这么久的时间,tā要好好补偿一下

  张扬心里也想着和顾佳彤的约会,自然也就没挽留杜天野送走了杜天野,tā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正要给顾佳彤电话,于小冬在楼上办公室内喊起来了:“张主任您电话”

  张扬皱了皱眉头,往往跟tā关系比较亲密的都会直接打tā手机,打办公室电话的十有**都是工zuò关系,可工zuò上的事情很少有这么晚打扰tā的,难道又有人来北京上访,上头让tā去lǐng人?

  带着满心的迷惑,张扬来到办公室内,抓起电话:“喂”

  电话那头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张扬马上就从笑声中听出是夜莺,tā不禁皱了皱眉头,本以为机场一别,再也不会跟国安打交道,却想不到这么快人家就找上门来了,在tā看来香港和内地完全是两个世界,tā并不想让两种生活过多的混杂在一起:“丽芙?找我有什么事儿?”张大官人的语气不冷不热

  “别忘了,我还是你的未婚妻,来北京这么多天,你居然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丽芙的话中带着几分娇嗔,不过张扬还是轻易听出了其中刻意的表演味道

  张扬不耐烦道:“有事说事儿,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

  丽芙格格笑了起来:“▲我在你单位外面呢,出来啊”

  张扬挂上电话,走了出去

  丽芙开着一辆红色敞篷三菱跑车停在春阳驻京办门前,笑盈盈的看着张扬,金色长发梳成了一条颇具中华民族风情的辫子垂在脑后,眉目如画,这○妞儿无论到那里都是一道流动的风景线她向张扬努了努嘴,神情显得娇俏可爱:“上车”

  张扬没有急于上车,而是来到跑车前好奇的看了看,国安局的车可不是那么好上的,在香港的时候就因为上了邢朝晖的汽车,稀里糊涂的就上了贼船,这次tā要小心一些,张扬充满警惕道:“有事吗?”

  丽芙瞪了tā一眼:“你好像在防着我?”

  张扬趴在车门上笑道:“不敢不防啊你们那帮人全都是人精,跟你们在一起,我时刻都提心吊胆,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你们给卖了,卖了还要帮你们点钱你说我冤不冤呢?”

  丽芙拍了拍车座道:“少废话啊,上车,有要紧事找你”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去哪儿啊?”

  “威格酒”

  ****************************************************************************************************

  张扬很少有泡的历史,tā并不喜欢酒内过于嘈杂的气氛威格酒位于使馆区,前来泡的多是一些使馆的工zuò人员,除了服务生以外,来酒的中国人很少,多数都是一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张扬这个纯正的中国人在其中反倒显得有些突出

  丽芙找了一个偏僻的小桌坐下,要了两杯威士忌,张扬抿了一口,不觉皱了皱眉头,让服务生给tā送一扎生啤过来,这威士忌的味儿tā喝不惯

  ◇丽芙道:“这次我找你可是好事儿”

  张扬笑道:“对我来说好事有几种,是升官发财呢,还是有美女主动投怀送抱?”说这话的时候,tā的目光在丽芙高耸的胸部瞄了瞄

  丽芙笑道:“升官我们头儿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兑现”她把一个信封递给张扬

  张扬带着满怀的好奇展开了信封,里面有两个证件,展开其中的一个,发现上面赫然是自己的照片,这是国安局的工zuò证,证明自己是国安局四处的工zuò人员,级别是副处级

  张扬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我靠,不带这么玩人的,这就是给我提升副处啊?”

  丽芙点了点头道:“你现在已经是我们编外的工zuò人员了,不过你放心,在秘密档案中有你的一切资料,也就是说,你享受副处级待遇,不过这只是在我们局内部,你的工资待遇和正式人员相同,每月打入你的专有帐户,等你将来退休,也会享受丰厚的退休金”

  “我怎么听着你在害我呢?”张扬扬起那工zuò证:“副处级,狗屁副处级,我能跟谁说啊?反正你们平时没事就伪造证件,谁知道这tā**是不是假的?”这厮真的有些恼火了,麻痹的邢朝晖,麻痹的国安,你们就这么玩人的啊,给了我一个副处级,是tā**国安内部的,这叫内聘副处,还是什么编外,也就是说,除了寥寥几个人以外,就没人知道自己是副处,自己这个副处压根就见不得光,邢朝晖啊邢朝晖,你看着忠厚老实,实际上就是一只老狐狸,不要让我再遇到你张扬一颗心恨得痒痒的

  丽芙微笑道:“是不是很开心,突然从副科升到副处,真是值得庆贺,今晚就让你埋单了”

  这妞儿够毒,伤口上撒盐,张扬这辈子没被人家这么阴过,忽然想起当初在飞机上的时候,丽芙曾经提醒自己,tā们头儿说话经常不算数,现在看来果真如此张扬咕嘟咕嘟把一大杯扎啤全都灌到了肚子里,虎视眈眈的瞪着丽芙道:“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丽芙笑着摇了摇头:“对了,我们头儿交给你一个任务”☆

  “屁的任务,tā想干让tā自己去干,我跟你们压根没牵扯”张扬把工zuò证装在信封中又扔了回去

  丽芙冰蓝色的美眸中泛起温柔的眼波:“干嘛啊,真生气了?想不想听听安家的事情?”


  “pìderènwù,tāxiǎnggànràngtāzìjǐqùgàn,wǒgēnnǐmenyāgēnméiqiānchě”zhāngyángbǎgōngzuòzhèngzhuāngzàixìnfēngzhōngyòurēnglehuíqù

  lìfúbīnglánsèdeměimóuzhōngfànqǐwēnróudeyǎnbō:“gànmaā,zhēnshēngqìle?xiǎngbúxiǎngtīngtīngānjiādeshìqíng?”
  张扬内心一动,这厮的好奇心就是强,向丽芙面前凑了凑,丽芙小声道:“那个把安家陷入麻烦之中的王展可能是英国间谍,tā的目的不仅仅是对付安家……”

  张扬开始有些兴趣了,表面上还是装出漠不关心的样子:“干我屁事”

  “知不知道我在安志远的保险柜中发现了什么?”

  张扬的好奇心已经彻底被勾起

  丽芙小声道:“安志远五个儿子中,有一个并非亲生”

  “谁?”

  “安德恒”

  张扬内心猛然震动了一下,tā皱起眉头,tā对安德恒一直都没有太多的好感,这种抵触感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开始的时候,tā只是因为安德恒表露出对秦清好感的排斥,可后来在和安德恒的接触中,发现这个人远非tā表现的那样敦厚,到香港之后,这种感觉犹为强烈,丽芙如今才揭示出安德恒并非安老的亲生儿子,张扬自然而然的想起,在这次安家的重大变故中,好像受到损失最轻的就是安德恒,获得利益最大的也是tā,可以说张扬对安德恒的怀疑是毫无原因的,多的是因为个人的好恶因素zuò祟

  丽芙轻声道:“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安家的资产来源已经基本水落石出,如今安家的财产即将解冻,安德恒着重提出清台山旅游开发计划仍将继续下去,所以……”她的美眸深深凝望张扬一眼道:“我们怀疑安德恒有问题,想让你留意tā在国内的动向”

  张扬发现国安局很会把握tā人的心理,这件事找到自己显然是正确的,tā本来对安家的事情就抱有兴趣,就算没人动员,tā也会主动关心,尤其是那个安德恒,可这厮最擅长的就是讨价还价,国安有求于自己,自己怎么都要捞取一点好处,上次那个副处级就让tā们这么稀里糊涂的糊弄了过去,这次可不能轻易算了,tā装出有些为难的样子道:“那啥……”

  丽芙从tā的表情上已经看出tā想要什么,淡淡然笑道:“我已经不在四处了,今天来也只是代为传话,你想做我就给你联络方式,你不想做就算了,不过以后老邢要是找你的麻烦,我也爱莫能助”

  张扬听出她言语中充满了威胁自己的味道,瞪着她道:“威胁我?你居然也敢威胁我?”

  丽芙微笑道:“知不知道什么叫妨碍国家安全罪?知不知道什么叫勾结黑社会?随随便便一个罪状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看在咱俩一场未婚夫妻的情分上,虽然是假的,毕竟也有些感情,我不忍心看着你走错路”

  张大官人差点没被她气背过去,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道:“我tā**就知道,上了你们的车就是上了贼船,准没好事”

  丽芙甜甜笑道:“张扬,其实就算我们不提这事儿,以你的好奇心也一定会自己追查下去,现在多好,多了一个身份,多了一份工资,就算出了事上面还有人给你顶着,事情做得漂亮,保不齐还能破格提升”

  张扬冷笑道:“编,你接着编,就你们那单位,我看什么级别都敢给,别说副处,就是正厅你们也敢许,反正见不得光,给我个正厅也没人知道,在外面谁还得把我当副科待”

  丽芙嫣然笑道:“张扬,我觉着你不是那么俗的人,什么功名富贵,在你眼中也不过是浮云一般”

  “你打住,哥没那境界,我告诉你,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功名富贵,我在乎,人间佳丽我也在乎,我就是一俗人,我是一官迷,我是一财迷,我还是一色迷”

  丽芙饶有兴致的看着张扬,笑得越发开心,她轻声道:“我发现你越来越可爱了”

  张扬起身道:“话不投机半句多,得,我没工夫伺候你,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偏偏这时候,一个人高马大的欧洲青年走了过来,tā色迷迷的盯住丽芙,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道:“小姐,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丽芙回答的倒也干脆,指了指张扬道:“你先问问我未婚夫”

  那小子看着张扬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哦,小姐,tā就是你的未婚夫?”

  张扬一听就恼了,这厮今晚本来气就不顺,麻痹的长一脑袋黄毛跟稻草似的就冒充金条,老子最烦的就是外国人,尤其是外国男人,张扬冷冷看着那小子道:“滚蛋”

  那欧洲青年想不到张扬这么没有礼貌,一张面孔涨的通红,tā身高在一米九零左右,体态魁梧,相貌也算的上英俊,就算生气也保持了一定的绅士风度:“你太粗鲁了,中国人都像你这样吗?”

  张扬眯起双目:“趁着我没发火之前,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别tā**给我冒充绅士风度,都跟你说了,她是我未婚妻,你tā**跑过来献殷勤,找抽是?”

  那欧洲青年点了点头,开始脱西装,一副要跟张扬干上一架的势头

  不等tā脱下西服,张扬倏然站起身来,猛然一拳砸在tā的鼻梁上,自从这次香港历练回来,张大官人懂得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你tā**不是绅士吗?你tā**不是摆派吗?老子没工夫跟你玩,现在我内力虚弱,我要战决这厮的战术简洁明了,切实有效

  那欧洲傻大个直挺挺就倒了下去,连身上的西服都没来及脱下来

  张扬这一拳可捅了马蜂窝,酒中同时站起了五名欧洲大汉,一个个都是身高体壮,其中两个还拿着酒瓶向张扬围拢过来,张扬看了看丽芙

  丽芙悠然自得的拿着那杯威士忌优雅品评着,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张扬笑了笑,这世上没有那么巧的事儿,眼前的场面十有**就是丽芙安排的,这厮的笑容阳光灿烂,然后忽然抓起板凳如同猎豹一般向前方窜去,tā的出手稳准狠,绝无半分□留情,这些欧洲大汉虽然一个个身高力猛,可惜tā们的行动和张扬想比实在太笨拙了,张扬清楚自己现在功力不济,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击倒对手,tā切实有效击打对方脆弱点的手法,不到三分钟的功夫,五名大汉全都倒了下去,这厮也累的气喘吁吁,假如再多那么两个对手,此刻倒下的恐怕就是tā了

  最先挑事的那名欧洲青年捂着流血的鼻子爬了起来,tā大声道:“你倒霉了,你殴打外国友人,要遭受法律的严惩我要报警抓你”

  张扬理都没理tā,来到丽芙的身边坐下

  丽芙叹了口气道:“你又惹麻烦了,这些人多数都是使馆的工zuò人员”

  “有意思吗?手法太老套了,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无非是想设一个套让我钻进来,这样的手法,电影上太多了,丫头,能不能有点意?”

  丽芙笑盈盈看着tā:“你以为tā们是我的同党?既然这样认为,为什么还要出手?”

  “心里不舒服,就是想揍人,打完tā们我心里舒服多了,那啥……你说得对,就算不给我工资,我也对安家的事情感兴趣”tā伸手从丽芙手中接过了那个信封:“这工zuò证不是假的?”

  丽芙笑道:“只是给你看看,卡你留下,那个工zuò证没什么用,看完烧了就是,留在手中只会引起麻烦,反正档案已经为你建好了”

  “我怎么知道你们有没有替我建立档案?”

  “你这么多疑,难道连我也信不过?”

  张扬看了看丽芙一脸无邪状的俏脸,低声道:“说真话,我最信不过的那个就是你”

  丽芙笑道:“可是我很相信你,已经把你当成可以信赖的朋友”

  “我没那福分,就算有那福分,我宁愿当你男友,才不想当什么朋友”张大官人的本性又开始暴露出来

  “先当朋友嘛,我不习惯太突然的感情,我们慢慢相处,细水长流的感情才真挚”丽芙冰蓝色的美眸中露出几分柔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