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混血红颜也是祸水】(下)


  张扬咧开嘴笑了笑手机忽然响了,是顾佳彤打来de电话,她在宾馆中苦苦等待到了十一点半,终于沉不住气了

  张扬接通电话,不好意识de笑dào:“不好意啊,我跟杜哥多喝了两杯,这就过去……◎”话还没说完,丽芙娇滴滴搭茬dào:“张扬,你不是说今晚陪我吗?”

  顾佳彤那边听得清清楚楚,立马就把电话给挂了

  丽芙一脸得意de看着张扬:“不好意思,我最讨厌男人对女人说谎”
  张扬叹了口气:“红颜祸水,混血de红颜他**是祸水,我走了啊,这烂摊子你自己收拾”他起身向酒外走去,丽芙dào:“联系方式我放在你上衣口袋里了”

  张扬头也不回de挥了挥手,扬长而去,这夜莺是个祸水,自己还是少招惹为妙,现在de麻烦已经够多了

  那名外国青年捂着流血不止de鼻子来到丽芙身边:“不是说要给他个教训吗?”

  丽芙冷冷扫了他一眼dào:“你不知dào丢人两个字怎么写吗?”

  ******************************************************************************************************

  张扬来到顾佳彤所在de酒店,已经是午夜零点了,这sī在国安还是学到了一点东西de至少反跟踪de意识已经有了长足de进步,确信无人跟踪,这才拿着房卡打开了房门

  顾佳彤没有入睡,仍然坐在桌前对着笔记本电脑敲着文件,张扬带着歉意de笑容走了过去,从身后抱住顾佳彤,顾佳彤撅着嘴唇dào:“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这会儿赶过来表现了?”

  “没,就是○遇到了一在香港认识de朋友,硬拽着我去酒喝了几杯,我怕你多想,所以才撒谎”

  顾佳彤在张扬de手背上轻轻拍了拍,柔声dào:“乖,去洗个澡,一身de酒味儿,难闻死了”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却没有留意到顾佳彤美丽de俏脸上充满了落寞和失落,女人de心思是很难捉摸de,顾佳彤在和张扬相恋之后,她理智de意识到自己对这份感情不应该做过多de奢求,她有家庭,而张扬有他de未来,张扬de心太大,他放荡不羁de性情决定他不可能永远守在一个女人de身边,顾佳彤很满足现状,从一开shǐ她就没有想过要有什么结果,可是当她觉察到张扬身边还有其他女人存在de时候仍然抑制不住要嫉妒,她讨厌自己de这种状态,舒展了一下双臂,扬起螓首,也许她应该把多de精力集中在事业上,她de婚姻是不幸de,造成这种不幸de正是她de父亲,而她尝试改变这一切de时候,却遭到父亲de反对父亲是个很少承认错误de人,至少在顾佳彤de记忆力,他从未认过错,他认为一切错误都可以扭转可以改变,女儿de婚姻也是如此,他所想de改变和顾佳彤不同,顾佳彤想要结束这段婚姻,而他却想要女儿适应这段婚姻,正因为这件事才造成了父女间深深de隔阂

  不知何时,张扬来到了她de身后,轻轻为她揉捏着双肩,顾佳彤把头后仰,靠在张扬坚实de腹部张扬de按摩手法恰到好处,让她双肩de疲惫瞬间减缓了许多顾佳彤宛如梦呓般轻声dào:“张扬,我好像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张扬笑dào:“离不开,就永远做我de女人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顾佳彤反手压在张扬de手背上,轻声dào:“不要轻易许下承诺,我会当真”

  张扬展开臂膀拥紧了她:“我对你一直都是认真de”

  顾佳彤de掌心轻轻拍了拍张扬de面颊:“就算知dào你在骗我,我一样很开心”

  张扬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顾佳彤勾住他d▲e脖子,双膝蜷起小猫一样贴在张扬de怀中,张扬恶狠狠dào:“居然不相信我,今晚我一定要好好教育你”

  顾佳彤点了点他de鼻尖dào:“我想跟你说说话好不好?”

  张扬在她嘴唇上轻吻了一记,抱着她在床边坐下,微笑dào:“其实我也有好消息对你说”

  顾佳彤从他突然轻松de表情上已经看出,这件事十有**和江城de事情有关:“是不是李长宇和秦清de事情有进展了?”

  张扬点了点头dào:“安家拿出了清台山de出资证明,他们投资清台山旅游开发de那笔钱没有任何de问题,安家de多数产业也都合法正当,不存在涉黑de嫌疑”

  “好事啊”顾佳彤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多de关注,她所关心de只是张扬有没有事,至于李长宇和秦清对她而言根本就无关紧要,不过这件事让她想起了父亲,清台山事件之所以闹出这么大de影响,主要是因为父亲在幕后de推手,现在安家已经拿出了出资证明,父亲又该怎样处理这件事?

  ****************************************************************************************************

  顾允知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安家de出资证明,江城事件de发展比他预料中还要顺利de多,他原本想利用这件事把江城刚刚稳定不久de政坛重洗牌,可是冯爱莲de贪污,让身为丈夫de黎国正突然生病,当然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他这次生病多少有些逃避风头de意思,短短一个月不到de时间内,江城政坛先后倒下了一位市长,一位常务副市长,这在江城乃至平海de体制内无异于掀起了一场地震,所有官员几乎人人自危,生怕这股风暴不知何时就会落在自己de头上

  风暴来得越猛烈,持续de时间就会越短,顾允知也没有将风暴持续到底de意思,从黎国正突然出事之后,他就知dào自己de目de基本上已经达到,扶左援朝上位不是目de,他是要通过扶左援朝上位,给江城,乃至整个平海省内干部敲响一个警钟,他一天没退,这平海还是他当家作主,许常德虽然年轻几岁,虽然准备好了接替他de位置,可是老子不想给de,你们谁都拿不走

  桌上不但摆着安家de出资证明,还有一份许常德关于江城工作de反思de报告,说是报告其实是向顾允知de投降书,许常德知dào顾允知在打自己,所以他一开shǐ采取了曲线救国de路线,想要通过上方施压,让顾允知放弃把这件事继续搞大下去,可是他有他de靠山,顾允知有顾允知de门路,许常德去北京de几天终于明白了一个dào理,自己斗不过顾允知,他想要继续在平海混下去,就必须得夹紧尾巴做人于是才有了这份报告

  顾允知拿起那份报告,唇角露出不屑de笑容,看都不看报告de内容,就扔到了碎纸机里,他不是一个逼狗入穷巷de人,再好脾气de狗,被逼急了也会不惜一切de反咬你●一口,顾允知不会给许常德咬他de机会,他已经在为将来de退休做准备了,许常德这种人留在身边利大于弊,留下一个被自己击败de对手,要比再来一个不知深浅de生力量好得多,他要用这几年de时间把许常德变成一□个过客,所谓过客,就是匆匆经过,经其门而不入,顾允知要自己选定接班人

  ***************************************************************************************************

  江城de这场风波终于平静下去,首先被解除双规de就是秦清,事实证明秦清是一个禁得住考验de好党员,一个党de好干部,离开江城西郊de红星招待所,秦清经营多日de坚强终于瞬间崩塌,她望着灰蒙蒙de天空,望着天空中濛濛de细雨,两行清泪终于缓缓滑落,这段日子她在纪委工作人员de盘查下苦苦支撑,她相信政府会给她一个公dào,人民会给她一个公dào,透过朦胧de双眸,她看到一个熟悉de身影站在雨中

  张扬穿着黑色de风衣站在那里,他de目光穿透层层雨幕温暖着秦清受伤de芳心

  秦清忽然感到鼻子一酸,她慢慢向张扬走去,张扬大步向秦清走去,他们彼此越走越快,小跑着奔向对方,还有两米de时候,秦清忽然停了下来可是张扬却没有停下脚步,来到秦清面前,展开臂膀不容抗拒de把她拥入怀中,他觉察到秦清de娇躯在微微de颤栗

  市纪委de几位工作人员在楼上目睹了下面de一幕,几人脸上de表情都是错愕万分,其中一人dào:“这是谁啊?”

  “张扬”

  “张扬?”

  “嗨寡妇清一生de清誉看样子要坏在这sīde手里了”一个惋惜de声音响起

  秦清趴伏在张扬de怀抱中,凄冷de风雨被张扬坚实de肩膀阻挡,在他de怀抱中,秦清感到前所未有de温暖和踏实伏在张扬de怀中她默默流泪,虽然她很想酣畅淋漓de大哭一场,可是她不能,秦清de理性shǐ终在控制着自己,虽然感性在短时间内占到了上风,那也只是暂时de,她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de感情,挣脱出张扬de怀抱

  张扬已★经习惯了秦清de这种自我控制,他并没有勉强,只是将一方洁白de手帕递给了她,秦清擦去脸上de泪水,清瘦许多de俏脸上露出久违de笑意:“带我离开这里,我想好好吃上一顿,睡上一觉”

  张扬笑dà●☆o:“我带你去个地方”

  张扬带秦清去de地方是苏大娘那里,自从李长宇被双规之后,老太太终日就陷入惶恐不安中,她身边又没个人说话,于是张扬让母亲徐立华过来照顾她,老太太现在每天只要想起这个小叔◆子就是哭,幸亏有徐立华陪她说话,否则这段日子还不知怎么才能熬过去

  徐立华和苏老太都知dào张扬会带客人过来,却不知dào他带来de是春阳县长秦清,苏老太倒还罢了,徐立华见到这位春阳美女县长还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de

  秦清知dào张扬带她过来de本意,张扬是想让她感到家庭de温暖,同时也要给苏老太一些宽慰,她温婉叫dào:“苏大娘好,徐阿姨好”

  徐立华和苏老太虽然不是什么体制里de人物,可是街头巷尾dechuán言还是听说不少de,尤其是李长宇被双规之后,秦清也被双规,各种版本de谣言都chuán了出来,秦清和张扬de那点绯闻也重被挖掘了出来,现在两人看到秦清安然无恙,也就是说秦清没事了,难dào事情有了转机

  张扬笑dào:“妈大娘,先吃饭,吃晚饭咱们在细说”

  “嗳”苏老太好久没见过张扬了,心中对他也是极其de想念,连忙张罗着他们入座,老太太亲手做了一些张扬爱吃de土菜,张扬开了一瓶红酒,秦清知dào他这是恭喜自己脱离困境,也稍稍喝了一些

  苏老太终于按捺不住对小叔子de关心,低声dào:“张扬啊,有没有你李叔de消息?”

  张扬和秦清对望了一眼,秦清意识到这件事应该由自己向老太太解释为可信,她微笑dào:“大娘,李副市长和我一样,这次都是协助政府搞清楚情况,现在事情搞明白了,所以就没事了,你放心,用不了太久de时间,李副市长也会回来de”

  苏老太虽然不懂得什么大dào理,可是看到秦清平安返回,想必自己de小叔子也就有了希望,含泪点头dào:“那就好,那就好……”她转过头抹了把眼泪,有些不好意思de说dào:“看看我,老糊涂了,家里来客人,我居然哭,你别介意啊”

  “大娘,我和张扬是好朋友,李副市长过去也时常照顾我,您千万别把我当外人看”

  苏老太心中对秦清顿时多了几分好感,张扬带过来de女孩儿之中,她最反感de就是安语晨,最喜欢de要数左晓晴,可是这么久都没有见到张扬带左晓晴过来,甚至平时说话也很少提及那个女孩,看来两人之间八成有了问题,老太太几次想问都没有合适de机会,现在看到秦清,心眼儿不由得又活动了起来,难dào张扬和这位秦县长搞起了对象?

  徐立华很少过问儿子de事情,虽然内心一直在牵挂着,可是她相信儿子,相信儿子已经有了足够de能力应付周围de一切,相信儿子可以处理好自己de感情问题,这是因为,一直以来她感觉到亏欠了儿子,在张扬de成长过程中,自己并没有给他太多de帮助和关心,让儿子受到了不少de委屈,所以她宁愿忍着不去干涉他de事

  秦清陪着苏老太聊了一会儿,通过她de安慰,老太太心宽了不少,她看了看时间提出告辞

  徐立华找出一把伞递给张扬,张扬笑着接了过去

  苏老太凑了上来:“外面还在下雨呢,不如等雨停了再走”

  张扬笑dào:“这雨一时半会儿不会停,难dào你想秦清永远留在这儿?”

  秦清俏脸一热,心中暗骂这sī永远改不了胡说八dàode毛病

  徐立华dào:“三儿,晚上回来吃饭?”

  张扬摇了摇头dào:“不了,我还有事,估计晚上过不来了”

  ******************************************************************●*********************************

  张扬和秦清来到楼梯口,看到外面de雨下得越发大了,张扬撑开雨伞遮住秦清,微笑dào:“没经你同意就把你带到这里,该不会生我■气?”

  秦清摇了摇头,轻轻抿了抿嘴唇dào:“苏大娘年纪这么大了,整天还为李副市长de事情担惊受怕,安慰安慰她老人家也是应当,你这么重感情,我怎么会生你de气”

  张扬低声dào:“我看重你”

  秦清de俏脸之上蒙上一层羞赧,黑长de睫毛忽闪了一下,举步向雨中走去,张扬紧跟了上去,为她遮挡着天空de落雨

  自从解除双规,秦清就shǐ终在犹豫要不要返回家里,不知怎么,她对家有种畏惧感,她害怕看到家人de眼光,害怕看到父母兄弟脸上de担忧

  张扬陪着秦清在雨中默默de走着,他很快就发现秦清并没有明确de目标,漫无目dede在大街上徜徉,终于张扬忍不住提醒dào:“你不打算回家?”

  秦清停下脚步,忽然问dào:“张扬,你觉得我适合在县长de位置上继续呆下去吗?”

  张扬眯起双目,一副苦思冥想de样子,过了好半天方才dào:“你只是运气差☆了一点,发生在春阳de倒霉事总能找到你de头上,不过有dào是苦尽甘来,受了这么多de挫折,捱了这么多de苦,现在雨过天晴,以后你de仕途应该会很顺”

  秦清露出淡淡de微笑,听得出这sī在开★导自己,她摇了摇头dào:“我欠缺做领导de能力,我de政治素养还远远不够”

  “政治素养就是狗屁,官位de不同决定政治素养de不同,我只是一个副科,你这个正处政治素养肯定过我,在正厅、正部de面前,你de政治素养自然就比别人低下,官越大底气越足,人家大咋呼小叫de那叫性格开朗豪放,人家小毛病不断那叫不拘小节,这些事搁在我身上那叫目无法纪,那叫自由散漫,这就是区别”

  秦清本想说他都是悖论,可听到他说得有趣,仔细一琢磨还是有几分dào理de,不禁又笑了起来她de笑容宛如雨后划过天空de彩虹,如此清如此美丽,看得张扬不由得呆了

  张扬肆无忌惮de目光让秦清倍感羞涩,清了一下嗓子,借以提醒这sīde失态

  张大官人一直都是个不懂得收敛de人,痴痴de,应该说色迷迷de为贴切,看着秦清dào:“你真美”

  秦清颦起秀眉,忍不住敲打他dào:“你能不能不说这些无聊de话题?”

  “无聊吗?我不觉得,我觉着称赞你是种很幸福de事情我很享受”张扬厚颜无耻dào

  秦清对他颇有些无可奈何,事实上连她自己也分不清现在和张扬是何种关系,说是朋友,相处de时候又透着那么股子暧昧,说是情人,自己在心底还是在抵御着他de感情,想到这里,秦清不由得有些心乱如麻

  随着和秦清相处日久,张扬越来越了解她,在秦清de内心中放不下de东西太多,她de芳心封存在一层又一层de高墙之内,想要获得她毫无保留de感情,就必须有足够de耐心,张扬对女人向来都很有耐心,欲则不达,早在大隋朝那时候,张大官人就懂得这个dào理

  张扬低声劝dào:“回家看看,不要让亲人担心”

  秦清点了点头

  这里距离秦清de家本来就不远,两人在雨中缓缓而行,迷濛de雨雾笼罩在天地之间,周围de景物变得如此朦胧,秋意越来越浓,路上行人也变得稀少,秋风秋雨带着清冷de寒意,而秦清de内心却充实而温暖,她清楚de意识到这中温暖来自于张扬de呵护,经历这场**之后,她惊奇de发现张扬成熟了,他懂得体谅自己de心理,不像过去那样在感情上表现出咄咄逼人de态势,秦清小声dào:“你什么时候到de江城?”

  张扬微笑dào:“今天上午,春阳驻京办反正也没什么接待任务,我请了个事假,最近机票都是我自掏腰包,秦县长是不是考虑给我报销下”

  秦清■忍俊不禁,唇角露出一丝微笑

  一辆警用摩托车从他们de身边驶过,走过一段又一个急刹停在那里,秦白又惊又喜de叫dào:“姐”可当他看清为秦清撑伞de人是张扬de时候,脸上de笑容顿时收敛,冷冷★看着张扬,目光中没有任何友善de成分,他对张扬de反感由来已久,从第一次见面就领教过这sīde无赖,后来又听说了不少姐姐和他de风言风语,在秦白de眼中,张扬这种人根本不可能配得上他de姐姐,所以他对张扬de无赖定义一直持续dào现在

  秦清自然看出了弟弟对张扬de敌意,有些歉意de向张扬笑了笑dào:“张扬,你先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正想告辞,却听到身后一个温和de声音dào:“小清回来了”

  秦清和秦白同时叫dào:“爸”

  张扬转过身去,却见一位身穿灰色中山装de中年男子背着一个竹篓,手中打着一把黄油布雨伞,他身材高瘦,大约在一米八五左右,可是后背有些微驼,花白头发,相貌清癯,带着一副古旧de黑框眼睛,脸上de笑容温暖而可亲,他正是秦清de父亲秦chuán良,秦chuán良今年五十三岁,病退之前曾经是江城工艺美术学院de教授,文革期间因为遭受迫害,而右足致残,走路de时候还是一跛一跛

  看到父亲脸上de笑容,秦清心中de那点犹豫顿时烟消云散,父亲一直都在关心她

  秦chuán良和蔼de向张扬笑了笑dào:“你一定是小张,我听说过你,走家里去坐”

  张扬颇有些受宠若惊,他向秦清充满问询de看了看,秦清咬了咬嘴唇,美眸中流露出一丝笑意,这是默许

  张扬把雨伞交给秦清,殷勤de上前抓住秦chuán良身后de竹篓:“秦叔叔,我来”这sīde确很有眼色,抓住一切机会讨人欢心,秦白气得瞪了瞪眼睛,开着摩托车率先向家里去了

  张扬抢过背篓,才发现竹篓异常沉重,里面全都是一些石头,秦清过来为父亲打伞,秦chuán良▲笑dào:“不用,不用,我身上都湿透了”

  “爸,你这么大年纪了,身体又不好,还是不懂得珍惜自己”

  “爸没那么弱,这两年经过锻炼,身体好多了”父女两人边走边聊,来到位于桂花巷15号d▲e小院

  秦白已经打开了大门,院子虽然不大,可是院落之中到处都摆放着奇石盆景,秦chuán良让张扬把竹篓放在西墙角,墙角处到处都堆放着未经打磨de石头,张扬dào:“秦叔叔,您喜欢石头啊?”

  秦chuán良笑dào:“我病退三年多了,闲着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平日里就弄弄盆景,玩玩石头走,进屋喝茶,别把衣服都淋湿了”他伸出左手亲切地拍了拍张扬de肩膀

  张扬这才留意到他de右手shǐ终藏在衣袖之中,应该是右手也有残疾

  秦chuán良比张扬要高出半头,看来秦清秉承了父亲de基因,走入客厅之中,张扬首先就被中堂上挂着de一幅书法所吸引,上书——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张扬忽然想起在接秦清前往春阳上任de途中,秦清曾经跟他说过,这是她父亲de座右铭,随着张扬来到现代社会日久,他也知dào了许多大隋朝后发生de事儿,这句话来自于清官于谦,秦chuán良显然把这句话奉为做事为人de准则,女儿和儿子de名字合起来就是清白二字真正让张扬欣赏de是这书法中透出de力量和坚定,秦chuán良de书法比起陈崇山不同,他de字体一丝不苟,充满了理性,虽然没有陈崇山大开大合de澎湃激情,却充满了人de控制力,这是两种全然不同de风格,张扬赞dào:“好字”

  秦chuán良微笑dào:“这是我二十年前de手书,现在是再也写不出来了”二十年前秦chuán良de右手尚未残废,而今他再写只能用左手了

  客厅之中没有沙发,只有用树桩雕成de茶海和板凳,这些全都是秦chuán良买来后,亲手雕琢而成,张扬对其精巧de手工赞不绝口,他发现秦chuán良和陈崇山有一种共性,他们de人生同样遭受巨大de挫折,同样选择了隐退,同样寄情于书画艺术之中,他甚至想到,有机会要促成他们两人见一见,或许这两位会找到同是天涯沦落人de感觉

  张扬在书法上de见解也让秦chuán良颇感惊奇,两人谈得很是投机,连秦清都只能充当旁听者,至于秦白,他因为张扬de出现而气闷,干脆回自己房间去了

  秦chuán良dào:“小清,去做饭,晚上留张扬在家里吃饭”

  秦清也有些错愕,她从没有见过父亲会对人如此礼遇,不知张扬这个家伙用了什么方法得到了父亲de好感?

  张扬本想拒绝,可是看到秦chuán良盛意拳拳,再想到眼前这位极有可能是自己de未来老岳父,可不能拒绝人家de好意,客气了两句也就答应了下来

  秦清去厨房之后,秦chuán良向张扬dào:“张扬,谢谢你一直以来给小清de帮助”

  张扬微微一怔,不知秦chuán良为何这样说

  秦chuán良淡然笑dào:“其实最早de时候,我是反对小清走入政坛de,她de脾气性情都很像我,这种正直de性情并不适合在官场中走下去”他de目光落在自己手书de条幅之上,低声dào:“我这□★把老骨头可以粉身碎骨浑不怕,可是我不想我de女儿在现实之中碰得粉身碎骨,人都是有私心de,不是吗?”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他发现秦chuán良是个智慧群de人,和这样de人谈话原本就不应该隐瞒◇○什么,他低声dào:“秦县长有自己de原则,很多事她看得都很远很深”

  秦chuán良笑dào:“在我心中从未将她当成县长看待过,由shǐ至终,我只当她是我de女儿”他话锋一转,望着张扬dào☆shíme,tādīshēngdào:“qínxiànzhǎngyǒuzìjǐdeyuánzé,hěnduōshìtākàndédōuhěnyuǎnhěnshēn”

  qínchuánliángxiàodào:“zàiwǒxīnzhōngcóngwèijiāngtādāngchéngxiànzhǎngkàndàiguò,yóushǐzhìzhōng,wǒzhīdāngtāshìwǒdenǚér”tāhuàfēngyīzhuǎn,wàngzhezhāngyángdào:“小清没有朋友,我倒希望她de身边,能有几个不把她当成县长看de朋友”

  张扬总觉着秦chuán良深邃de眼神仿佛看透了自己de心思,难dào说自己想秦清头绪de事情被他觉察到了?

  秦chuán良dào:“当初chuán来小清被双规de消息,我就没有担心过,我信任我de女儿,我相信她就算做不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也绝对不会做危害国家危害百姓de事情,她很执着,我担心de就是她de执着,当初她和李振阳打算结婚de时候,我并不看好她de婚姻,李振阳为人过于功利,我本以为小清爱他,可是李振阳遇难之后,我发现小清对于他de感情只是一种友情绝非爱情,可小清de执着却让她一直为一个不值得de人在坚守着,为一段本来并不存在de感情坚守着”秦chuán良有些痛苦de闭上双目,低声dào:“你知不知dào每当我听人背地里称呼她为寡妇清de时候,我内心de那种痛苦”秦chuán良睁开双目dào:“我想我de女儿早日从阴影中走出来,我想她幸福,想她拥有全de生活”

  张扬抿了口茶水,低声dào:“秦叔叔,好像你不该对我说这些……”

  秦chuán良微笑dào:“是你从黎浩辉de刀下挽救了小清de生命,小清上任伊shǐ遭遇危机,也是你给予她帮助……”

  张扬摇了摇头dào:“秦叔叔,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

  秦chuán良意味深长dào:“小清de内心远非她表现出de那样坚强,好好帮她”

  张大官人听得心跳不已,现在他能够断定秦chuán良一定看出了什么,人家在鼓励自己追他女儿呢,英明啊真是英明,不过人家英明是建立在了解女儿de基础上,秦chuán良正是看出了女儿对张扬de不同,看出了两人之间de暧昧情愫,所以才这样鼓励张扬

  晚饭在平和de气氛中进行,当然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秦白晚上值班早早离开de缘故

  张扬和秦chuán良很谈得来,毕竟张大官人在琴棋书画上de造诣非同一般

  离开秦家de时候,外面de雨已经停了,一轮清朗de圆月升入空中,宛如银盘般将清冷de光芒洒落在雨后de大地之上,景物宛如笼上一层霜华,秦清将张扬送到巷口,不禁笑dào:“想不到我爸爸和你有这么多话说,他都跟你说什么?”

  张扬笑得很得意

  越是这样越是勾起了秦清de好奇心:“说什么?该不是说我?”

  张扬还是神秘de笑

  秦清停下脚步:“不说算了,我回去了,你路上小心”

  张扬盯住秦清明澈如秋水般de美眸,微笑dào:“你不想知dào他对我说什么了?”

  秦清在他灼热眼神de注视下忽然感觉到有些慌张,垂下黑长de睫毛,小声dào:“你又不说”

  “他让我追你”

  “啊?”秦清吃惊de睁大了眼睛

  张扬捕捉住这难得de时机,趁着秦清处于片刻de震惊之中,猛然凑了过去,蜻蜓点水般在她de嘴唇上吻了一记,秦清宛如触电般僵在那里,没等她反应过来,张扬已经甩开大步逃了出去,大笑着向秦清摆了摆手dào:“做个好梦”

  秦清de俏脸之上充满了似喜还颦de表情,芳心之中纷乱如麻,混小子,你让我如何能够安然入睡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