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啥叫身份?】(中)


  天池先生目光一动大声叫起好来,他是太极高手,从张扬刚才的空明拳法已经看出这小伙子在武学上的造诣绝不比自己差,而最后显示的那手震碎枫叶的本事,意味着张扬的武功已经到了一流高手的境界

  天池先生的叫好声也把罗慧níng吸引了出来,看到天池先生和张扬坐在大树下,一老一小正热烈的谈着,不由dé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张扬可真是不简单,平日里自己的这位老师很少对外人这么热情,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在短时间内获dé了老师的好感

  顾佳彤来到罗慧níng的身边,小声道:“罗阿姨,要我帮忙吗?”

  罗慧níng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已经准备好了”

  天池先生听到她的声音,抬起头来,笑道:“我倒忘了,应该给你们写字了”

  ***************************************************************************************************

  “农家小院”四个大字一气呵成,天池先生的书法和拳意都到达了浑然天成的境界,张扬望着这四个大字,也不由dé暗自佩服,他书法的笔意或许能够望及老先生的项背可笔力却差上不少,有机会倒要向老先生讨教一二

  罗慧níng和顾佳彤收起天池先生的题字,她看似漫不经心道:“老师,张扬的书法写的也不错,借着这个机会,你指点他一下”

  张扬慌忙摆手道:“先生在这里,我还是别班门弄斧了”他还是很少在人前表现出这样的谦虚

  天池先生已经对张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微笑道:“写写无妨,拳法和书法既然有共通之处,你的书法想必不错“他起身离开台案

  张扬看到推辞不过,只能拿起笔,凝神定气写了两个大字——忘我

  罗慧níng和顾佳彤都是看dé美眸生光,在她们看来张扬的书法挥洒自如,劲力十足,比起天池先生都不遑多让,可张扬却清楚他的书法距离天池先生还有一段相当的差距

  天池先生仔细看了看张扬的这两个字,深邃的双目之中流露出欣赏的表情,以张扬的年纪能够写出这样的字已经实属难dé,不过其中还是有着不少的缺陷,他低声道:“你虽然写dé是忘我,可从这两个字来看,你却做不到这个忘字,你心中的牵绊太多,或是为名利,或是为人情,摆脱不了这两件事,你的书法永远到达不了忘我的境界”他的这番话正切中了张扬的要害

  张扬深深一揖:“多谢老先生指点”对于天池先生的眼界他是心悦诚服,虽然这cì又不由自主把大隋朝的那套礼仪拿了出来,不过因为是在这种场合,也没有人觉dé太过突兀

  天池先生道:“张扬,有空常来我这里坐坐,陪我谈谈书法,交流一下拳法”

  罗慧níng真的是有些吃惊了,能够让天池先生这位世外高人如此看重的也只有张扬一个,想当初丈夫陪自己过来探望天池先生的时候,老师都对他都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热情,★连话都没有多说几句回想起张扬救女儿的情景,罗慧níng对张扬这个年轻人越发的看重了,心中已经认定张扬是个非同寻常的人物

  出于礼貌顾佳彤邀请天池先生参加下周酒店的开业典礼,天池先生对这些应酬原○■本就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婉言谢绝了,这也是在所有人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让顾佳彤欣喜的是,在她向罗慧níng提出邀请的时候,罗慧níng很愉快的答应了

  **********************○******************************************************************************

  农家小院的规模虽然不大,可是副总理夫人亲自前来,这就让开业典礼变dé不同寻常,当日受邀前来的还有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江城驻京办主任林彬,以及平海各驻京办事处主任,这些是兄弟单位,属于礼节上必须请到的,国土资源部的徐自达,中纪委的杜天野分别是顾佳彤和张扬的关系,此外还有顾佳彤蓝海集团北京分公司的成员,以及重要的贸易伙伴,景园的老板王学海赫然在列,他这cì带着妻子田玲和小舅子田国强一起过来

  张扬和顾佳彤作为这cì开业的主办方,自然要充当男女主人的角色,他们笑着迎了上去王学海很热情的和张扬握了握手,田国强让人把四棵巨大的发财树放在酒店两旁,王学海还单独准备了礼金,礼金数目十分吉祥,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事实上除了少数朋友之外,各单位被邀请的多数都准备了不菲的礼金王学海不会放过这样和顾佳彤走近的机会,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即将到了竞争的关键时刻,只有搞好和顾佳彤的关系才有机会胜出,击败丰裕集团的梁成龙

  顾佳彤负责招呼田玲,田玲身在外交部,在人际关系上也是此道高手,只有她的弟弟田国强因为上cì和张扬、顾佳彤发生过不快,而且被张扬揍过,所以今天显dé有些拘束,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无论是张扬还是顾佳彤都相当的大度热情,好像根本没有发生过那件事,也渐渐变dé自然了起来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一辆红旗轿车缓缓停靠在农家小院前,罗慧níng从车上下来,连杜天野之前都不知道这位准岳母要过来参加开业典礼,他慌忙迎了出☆来

  徐自达和王学海这帮京城太子爷都是眼睛雪亮的人物,很多人都认出了那辆红旗车是文副总理的座驾,知道副总理夫人亲自到来,一个个都为顾佳彤的人脉惊叹不已,他们并不知道,罗慧níng此cì前来全都☆是看在了张扬的面子上

  能够和罗慧níng攀上关系的几个全都迎了上去,平海驻京办主任郭瑞阳也在其中,不过罗慧níng对他显然没有什么印象,脸上带着公式性的微笑,给任何人的感觉都是不即不离,她的☆身份摆在那里,在这里出现注定要成为众星捧月的中心

  已经有人开始悄悄打电话了,郭瑞阳就是其中之一,他之前过来参加观礼是看在省委书记顾允知的面子上,可他并不知道副总理夫人会出现在这里,他的电话是●☆身份摆在那里,在这里出现注定要成为众星捧月的中心

  已经有人开始悄悄打电话了,郭瑞阳就是其中之一,他之前过来参加观礼是看在省委shēnfènbǎizàinàlǐ,zàizhèlǐchūxiànzhùdìngyàochéngwéizhòngxīngpěngyuèdezhōngxīn

  yǐjīngyǒurénkāishǐqiāoqiāodǎdiànhuàle,guōruìyángjiùshìqízhōngzhīyī,tāzhīqiánguòláicānjiāguānlǐshìkànzàishěngwěishūjìgùyǔnzhīdemiànzǐshàng,kětābìngbúzhīdàofùzǒnglǐfūrénhuìchūxiànzàizhèlǐ,tādediànhuàshì打给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的,这两天梁天正适逢北京开会,一直住在平海驻京办,顾佳彤和春阳驻京办联合开酒店的事情,梁天正也知道不过梁天正因为日程排dé很满并没有打算前来参加,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特地嘱咐郭瑞阳不要把自己身在北京的事情告诉顾佳彤可罗慧níng的出现,让这cì的开业典礼蒙上了一层神秘的味道,许多体制内的人物都敏锐的嗅到了一丝机会,他们都在观察着,今天罗慧níng究竟是冲着谁来的,罗慧níng亲自参加一个小酒店的开业典礼,是不是意味着文副总理和顾允知书记的关系非同寻常?

  罗慧níng只是和顾佳彤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向张扬招了招手道:“张扬”

  张扬笑逐颜开的走了过去,当着众人的面很响亮很亲切的叫了一声:“罗阿姨”这厮倒是不见外

  换成别人罗慧níng一定会觉着公开场合这样的称呼有些冒失,可张扬这样叫她,她并没有生出任何的反感,反而感觉到亲切她虽然有一子一女,可女儿沉睡十年,醒来后和她的交流也只不过寥寥数句,儿子文浩南少年老成,凡事心机太重,平日里和她也很少说话,反倒在张扬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年轻人的活力和亲切感,不知不觉中罗慧níng已经将张扬当成自己的子侄看待,她笑道:“张扬,你们的这酒店搞dé不错,蛮有乡村风味”她让司机把自己手书的生意兴隆财源滚滚的对子从车后拿下来,张扬慌忙让于小冬安排人去挂上

  张扬陪同罗慧níng走入农家小院,罗慧níng在大门处停下脚步,目光望着做好不久的招牌,天池大师亲笔手书的四个大字已经被做成了鎏金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罗慧níng关注的地方,自然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这时大家才发现连酒店的招牌都是国内书法泰斗天池大师手书,一个个是称慕不已,知情者都了解,能够请来文副总理的夫人已经很不容易,要请dé天池大师为商家题字那是难可见酒店的经营者顾佳彤和张扬虽然年轻,可是他们在京城的人脉绝对不容小觑

  ***************************************************************************************************

  徐自达和顾佳彤两家是世交,所以对顾家的情况也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顾允知和文副总理并没有什么很深的交情,所以对罗慧níng的出现感到十分奇怪,寻找到一个机会,小声询问顾佳彤道:“佳彤,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这个小妹子修炼的越来越高深莫测了,连文副总理的夫人你都能请到,好本事”

  顾佳彤微笑道:“人家可不是冲着我过来的,那是小张主任的关系”

  听她这样说徐自达是好奇,他低声道:“张扬只不过是个春阳驻京办的主任,科级干部?他和文家能有什么关系?”目光不由dé看了看远处的杜天野,充满迷惑道:“文家好像只有一个女儿啊”

  顾佳彤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徐哥,你能别这么庸俗吗?难道人家有点关系必须要走裙带路线吗?”她越是这样说,越是激起了徐自达的好奇心,在京城这帮太子爷的概念里,北京城发生的大小事情,他们都应该知道,否则便是消息闭塞,否则就是远离了权力中央,否则就是落后,徐自达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低声道:“佳彤,咱俩不是亲兄妹可胜似亲兄妹,你就别跟哥哥绕弯子了”

  顾佳彤被他问dé无可奈何,随口敷衍道:“好像她把张扬当成亲儿子一样看”

  顾佳彤只是被问急了,随口这么一说,可人家徐自达当真了,在他的理解就是罗慧níng是张扬的干妈等王学海问到他这儿的时候,徐自达这个百事通很轻蔑的看了老同学一眼:“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自称儒商,连这点事都不知道?”

  王学海很虚心,在徐自达这帮人的面前他没有骄傲的资格,自然也不存在不耻下问的情况,他是虚心求教:“自达,我就纳闷啊,都说文副总理夫人不喜欢这些场合啊,能够让她出面的,肯定是非同一般的关系,你指点指点我这个老同学”

  徐自达的表情带着淡淡的骄傲,懂dé比人多,证明见识比别人广,尤其是对家庭出身差不多的他们而言,这也是值dé骄傲的地方,徐自达低声道:“张扬是她的干儿子”

  等妻子田玲好奇的问王学海的时候,王学海悄悄附在妻子的耳边小声道:“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短短的几cì接力传递,已经给张扬找了个干爹,而且这个干爹还是中国政坛上的一颗耀眼的明星,最有希望入主国务院的人物,现在多数人看张扬的目光已经有了不同古时候有个说法那叫母凭子贵,张扬稀里糊涂的让人家给安了一个干妈,然后这厮开始子凭母贵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