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飞机起落】


  杜天野提议去吃南湖农家菜,他喜欢去nà里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农家菜的口味纯正,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nà里远离江城市区,澈有闲杂人打扰

  杜天野又叫上了公安局长荣鹏飞,张扬开着他的皮卡车带着杜天野来到南潮农家菜

  荣瞒飞比他们早一步到达,已经站在nà儿点菜了,看到杜天野和张扬并肩过来,荣鹏飞笑道:“今天我来请客!”

  张扬道:“说好了杜书记请客,你等下次!杜天野笑道■:“是啊,说好了我请就是我请”张扬指着水池里的野生甲鱼道:“这zhī不小,就吃它!”杜天野咬牙切齿道:“小子,今儿是铁了心要宰我!”

  张大官人笑道:“一直甲鱼怎么够,还得来点其他的,大虾螃蟹▲▲一个不能少!”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你看着点,今天权当为你助威!”

  张扬点好菜,来到里面的包间坐下,发现荣鹏飞带来了一箱五粮液,不由得叹道:“当官就是好,有人抢着结账”

  ○杜天野笑骂道:“你个混蛋东西不说风凉话能恐死?荣局马上就升官了,可不用这么巴结我”

  荣鹏飞笑道:“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杜书记别取笑我了”

  杜天野道:“怎么是八字没一撇呢?省里把你列为公安厅副厅长的第一人选,这件事几乎是板上钉钉了,你就等着组织部过来考察0巴

  张扬笑道:“人生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蕃,荣局占了头一件,恭喜恭喜!”

  荣鹏飞瞪了他一眼道:“你挖苦我◇是不?升官的是你!”

  张扬道:“说起来你得感谢我,你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唐兴生被我给弄下来了,是我帮你扫清了政治上的拦路虎,你得多敬我几杯

  杜天野道:“我就纳闷了,你小子怎么就从来都不◆知道谦虚?”

  张扬道:“做了好事不留名nà是雷锋,我姓张叫张扬,做了好事当然要让人知道”

  荣鹏飞和杜天野都笑了起来

  服务员端上来一盘河虾,一盘螃蟹,一盘油炸小鱼,一盘白莲藕

  杜夭野道:“你倒是舍得点菜!”

  张扬道:“好不容易才等到你请吃饭,你是江城市委书记,请客的规格自然不能太低,要不然说出去也寒碜!”

  杜天野笑道:“狗撕羊皮,反正都是你的理儿!”

  张扬道:“市委书记也不能随便骂人啊!”他端起酒杯:“喝酒!”

  三人同干了一杯,张扬砸了砸嘴巴:“nà啥……书归正传,你到底给我多少谶啊?”

  杜天野伸出一根手指头

  杜天野摇了摇头

  “一千万?”张大官人的脸上透着失望

  杜天野又摇了摇头

  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一百万?”

  杜天野终于吞了点头

  张扬气得把酒杯往桌上一顿:“我不玩了,咱不带这么玩儿人的,机场预算十个亿,你给我一百万,天大的笑话,一百万你修谁家的飞机场?我看你找人把市政府后院的草地平一平,改成机场得了,什么波音空客的你就别想了,专门tíng◎直升飞机,以后有飞机都往你眼皮底下扎”

  杜天野今天的脾气真是好极了,听到这厮冷嘲热讽的还是笑眯眯不动声色

  荣瞒飞虽然是个旁观者也觉着一百万太少了,预算的千分之一,这也太寒碜了
■   杜夭野伸手去拿螃蟹,看中的nà个却被张扬一把抢了过去,张大官人一边掰开螃蟹壳一边道:“铁公鸡还掉铁屑呢,你也忒抠了!”

  杜天野道:“市里的财政本来就很困难,一百万是给你当前期启动资金的□   dùyāoyěshēnshǒuqùnápángxiè,kànzhōngdenàgèquèbèizhāngyángyībǎqiǎngleguòqù,zhāngdàguānrényībiānbāikāipángxièkéyībiāndào:“tiěgōngjīháidiàotiěxiène,nǐyětuīkōule!”

  dùtiānyědào:“shìlǐdecáizhèngběnláijiùhěnkùnnán,yībǎiwànshìgěinǐdāngqiánqīqǐdòngzījīnde

  张扬道:“一百万连指挥部都盖不起来,你让我启动个屁啊!”

  杜天野道:“你不是整天标榜自己有能力吗?想建成这么大的机场不靠融!$是万万不能的,这一百万就是饵,有了这一百万就可以吸引外资注入,我相信你的能力,zhī要你踏踏实实去做这件事,一定能够做成

  张扬道:“你对我倒是有信心,可咱也不能这么抠门”

  杜天野道:“市里用钱的地方多了,我不可能把钱都投入在机场建设上,这次让你担任机场建设现场指挥,不知有多少人在我的背后戳脊梁骨,我为什么要用你?不是因为咱们俩关系好,是因为你有能力,可能力不是我说你有你就有的,你要证明给大家看,你有这样的实力,你用这一百万可以吸引到几亿投资,这就是能力,你如果能够证明这一点,谁也不敢再说闲话”

  杜天野的这句话倒是在理,张扬不说话了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张扬,我敬你一杯,这机场建设的担子你得帮我挑起来,这是造福江城百姓子孙万代的大好事,困难是存在的,可遇到困难咱们要知难而上,这里没有外人,我给你交个底,机场建设工程浩大,交给谁我都不放心,我知道你虽然有些小毛病,可你是个真心干事的人,这件事非你不可,拜托了!”

  张大官人听到杜天野的这番话,心中不由得有些感动,士为知己者死,杜天野对自己这么信任,自己要是再想撂挑子就不够仗义了张扬跟杜天野碰了磁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大声道:“这坑我跳了!'’

  杜天野道:“一百万是启动资金,等到机场建设正式启动,我会尽量给你筹备一笔钱,不过你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最多不会过两个亿”他又给张扬吃了颗定心丸

  张扬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杜天野道:“资金方面能够筹集的越多越好,我认为机场项日还是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的,你一定要抓紧这方面的进度,力求在97之前竣工,作为香港回归的贺礼”

  张扬道:“你放心,我既然接了你的活就会干好”

  杜天野微笑道:“你以后的主要工作就是机场建设,丰泽nà边的事情可以放一

  放

  张扬道:“没事儿,丰泽nà边我还得占着,让人叫市长的感觉,还是蛮爽的”

  杜天野和荣鹏飞又笑了起来,这厮处处透露着官迷本色

  杜天野道:“zhī要机场你给我顺利建成,我保证你在政治上会有——个巨大的飞跃”

  张扬道:“这种话我听多了,可现在还是原地踏步,机场建设现场指挥居然zhī是一个副处,全中国都没有这样的?”

  杜夭野zhī当没听见,端起酒杯道:“说到升官,咱们得提前恭喜一下荣局”

  荣鹏飞道:“平常心,平常心,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不过,这酒我喝了!”

  有了一百万的启动资金,张大官人首先就办了一个酒会,酒会宴请的都是江城的企业家和银行老总,目的就是融资,酒会在市政府第二招待所举行,张扬把秘书傅长征给调到了机场指挥部,理由很简单,傅长征是他的专用秘书,自己去哪儿他就得跟到哪儿

  酒会开始之前,傅长征悄悄向张扬道:“这次酒会的用酒是江城酒厂赞助的,我们zhī要跟宾馆方面结算菜钱和场地费,大概一共需要三万六千块”

  张扬道:“先欠着!”傅长征苦着脸道:“恐怕他们不愿意”

  张扬道:“不愿意咱们这就换地方,你跟他经理说,这是政治任务,就得欠着,他要是跟着要钱就是扯机场项目的后腿”

  傅长征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跟在张扬身边当秘书,这脸皮不厚都

  不行

  酒会开始之前,张扬请人大主任赵洋林上去讲话,赵洋林是机场建设项日的副总指挥,张扬现在zhī要有重大活动就把他给拽上,赵洋林也明白,这厮是抓着自己陪绑来了,可自己挂着这个头衔总不能不干事,陪绑就陪绑,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儿

  赵洋林的讲话冗长无趣,虽然经过他压缩再压缩,精简再精简,还是讲了二十多分钟,前来嘉宾都是站着听得,腿肚子都酸了,没办法,老领导都是这个习惯,大家都不想听,也得硬撑着

  赵洋林结束发言之后,现场还是响起了很热烈的掌声,这掌声绝不是为了他的讲话内容,而是为他的讲话终于结束◇而庆贺

  张扬上台了,他讲话很利索,笑道:“怎么大家看着我的眼神都有些防备啊!”

  酒厂厂长刘金砥『下面配合道:“没有啊!”

  张扬指着工程机械厂厂长兼党委书记曹正阳道:“曹厂★长就不敢正眼看我!”

  曹正阳大声道:“哪有啊!”

  张捡呵呵笑道:“我知道你怕什么,你怕我们机场建设开工不用你的工程机械!”

  曹正阳道:“有什么好怕的,我们的工程机械质量过得硬,有口皆碑,您要是不用,nà不单是您的损失,也是江城人民的损失”

  全场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话可是你说的,工程机械我就用你的,不过你身为江城一份子,最好赞助一部分”

  曹正阳笑得开始勉强了,妈啊!果然是宴无好宴,这厮开始张嘴要东西了

  张扬笑眯眯摆了摆手道:“大家都生-下,咱们边吃边谈!”

  张扬和赵洋林同桌,他们这一桌坐得全都是江城各大银行的老总,几个老总表现的都很拘谨,没法不拘谨,谁都清楚这顿饭不是白吃的,来此之前,他们都做好了准备,款肯定是要放的,就是多少的问题,机场项目十几个亿,贷给市政府,这笔钱不知什么时候能够还上呢,可不贷也不行,谁让自己在人家的地面上呢

  张扬端着酒杯笑眯眯道:“来,我敬各位财神爷一杯”

  几位银行硌老总都慌忙举杯响应,喝完这杯酒之后,张扬悄悄在桌下捣了捣赵洋林的腰,对付银行这帮家伙,还是让老赵◇先说话

  赵洋林清了清嗓子道:“在座的都是各大银行的领导,今天请你们过来就是想请你们为江城机场建设出一份力量,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想要建设机场,必须要有充足的资金,我们机场建铍的预算是◎☆十个亿,我说话从来都不喜欢转弯抹角,你们商量商量,看看能贷多少?”

  几家银行老总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想先说话

  赵洋林今天扮演的是白脸,张扬负责唱红脸,他笑眯眯望着工商银行行长贺长均◆道:“贺行长先表个态!”,过去他跟贺长均打过交道,因为江城酒厂贷款的事情,贺长均答应不利索,张扬动用中企局去查他的账目,逼得贺长均乖乖就范,贺长均吃过他的苦头,自然不敢得罪这位大爷

  贺长均硬着头皮道:“我们可以提供三千万的贷款!”张扬不屑笑道:“三千万?贺行长,您打发叫花子呢?

  贺长均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人家不满意,他考虑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五千万,赵主任、张主任,这是我能够提供的最大额度了”

  张扬和赵洋林交递了一下眼神,他们还是比较满意的,赵洋林不等其他银行的老总说话,就拍板定案道:“这么办,农行、工行、建行、交行、市郊信用联社每家提供五千万贷款”

  几家银行的老总表情各异,可没一个开心的,都在埋怨贺长均起点大高,可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张扬还是很满意的,银行方面就解决了2s个亿,前期开工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他端着酒杯来到企业家nà桌敬酒,江城第一服装厂厂长薛明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不错,他笑道:“张市长,我刚才和董事长通过电话,她不能亲自过来,不过她通过我转达一件事情,这次机场建设工作人员的服

 □ 装,由我们赞助,也算是我们地方企业为江城奉献一份力量酒厂厂长刘金城也不甘落后,他大声道:“机场项目的用酒我们酒厂全都承包了!”

  汇通集团老总乔梦姣微笑道:“大家都这么踊跃,我们汇通也不能落◇后,我们会为机场项目提供价值一千万的微机!”

  张扬笑道:“nà就谢谢乔总了!”这么多人捐东西,他单单感谢乔梦姣,明显有些厚此薄彼

  江城工程机械厂厂长曹正阳没敢表态,现场有送衣服的,有送酒的,还有送计算机的,可他生产的是工程机械,这玩意儿可不能跟其他人相比,随便一台与巳是几十上百万,他可没有这样的气魄

  张扬当然不会放过他,端着酒杯找上了他:“曹总,你送点什么?”这厮的脸皮真是够厚,直接要到了门上

  曹正阳咬了咬牙,低声道:“我送三台装载机!”

  张扬笑道:“看你费尽思量的样子还以为要送五十台呢,五台够干啥的,我们机场项目这么大,需要的工程机械肯定很多,你还想不想做我们的生意?”

  曹正阳心说孙子才想做呢?工程机械厂自从和海德集团联营之后,生意火爆,进货的客商都排长队,根本不差你们nà点业务,曹正阳很狡猾的笑道:“这么着,等开工后再具体决定”

  张扬道:“放心,我们会优先照顾地方企业的,这次建设机场所用的工程机械,尽量全部用你们的”

  曹正阳这个郁闷啊,心说东西给你们,不知哪年哪月才能拿到钱,可他也不敢拒绝张扬,这事儿zhī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这次的酒会还是卓有成效的,从各大银行拿到了2s亿的资金,各大企业杂七杂八的捐款捐物也迟到一亿多酒会过后,张扬送诸位贵宾离去,送乔梦姣上车的时候,乔梦嫒tíng下脚步道:“是不是资金方面还有很大的缺口?”

  张扬点了点头道:“缺钱,预算十个亿呢,我估摸着还得「工期这么长,建材肯定每年都会涨价,最后十二亿能够拿下来就算不错了

  乔梦妓道:“机场的通讯工程方面我们汇通可以来做,结算我可以宽松一些”

  张大官人望着乔梦姣,脸上作感动状,突如其来的说了一句:“梦嫒,你对我真好!”

  乔梦妓压根没想到这厮会蹦出这句话来,俏脸一时间羞得通红,匆匆转身逃上了汽车

  望着乔梦姣驱车远去,张扬的唇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常凌峰来到他的身边,意味深长道:“踉乔总聊什么?这么神秘?”

  张扬道:“她答应接下机场的通讯工程,钌可以先欠着”

  常凌峰笑道:“好事啊!机场的通讯工程可是一笔不小的工程

  张扬抱怨道:“建成这个机场,我这张脸也要舍尖r了,市里不给钌,我整天厚着脸皮要钱,别人见我都躲着我”

  常凌峰哈哈大笑道:“有长远眼光的企业家都会把机场建设当成是一次难得的机遇,zhī有目光短浅的人才会迪之不及,放心,机场项目一定会顺利启动的”

  常凌峰说得不错,对机场项目最上心的就是建筑商们,江城本地的建筑商开始找上了张扬,省内其他有实力的建筑商也登门造访,梁成龙就是其中之一,他直接给张扬打了电话,表示要接下机场项日

  张扬说的也很明白,这次的机场项日非同小可,必须要经过正式招标,让◇梁成龙尽早进行准备,到时候参加统一招标,必须要合乎条件才能入围

  忙完一天的工作,返回南潮木屋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张扬发现别墅内亮着灯光,却是胡茵茹回来了

  胡茵茹听到外面的◆汽车声就已经过来开门

  张扬一把就将胡茵茹抱起,胡茵茹发出一声娇呼,捧住他的面颊,在他唇上亲吻了一记,臬声道:“我熬了点粥等你回来吃

  张扬笑道:“我就是想吃你!”胡茵茹娇声道:“去冲澡,乖!

  张扬洗完澡出来,胡茵茹已经将粥凉好,送到他手中,张扬一边喝粥一边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胡茵茹道:“下午到的,走出机场的时候就听说你已经当上了机场建设总指挥”

 ● 张扬笑道:“我是现场指挥,总指捭是杜天野,赵洋林是副总指挥,我是第三把手”

  胡茵茹趴在他的肩头道:“还不是你说了算!”

  张扬道:“是我说了算,市里就给了我一百万,让我空手套白狼,☆融资十个亿,我这两天正愁这件事呢”

  胡茵茹格格笑道:“十个亿就能把你难倒了?我才不信!张扬喝完,胡茵茹接过空碗去刷出来的时候,又端了泡好的红茶张扬微笑道:“真是一贤妻良母,入得厅堂,下得厨房□!

  胡茵茹被夸得眉开眼笑,端了杯红茶送到张扬手中,臬声道:“相公,请用茶!”

  张大官人接过茶杯,伸手拉着胡茵菇坐在自己腿上,喝了口红茶,大手轻轻抚摸着胡茵茹的丰臀道:“真是个好女人▲◇!

  胡茵茹笑道:“今儿怎么转了性,可着劲的夸我?张扬道:“一阵子没见了,真是想得慌!”

  胡茵茹笑道:“广告公司今年业务繁忙,这不,马上又要给林清红的天骄拍秋装系列的广告,准备去埃及◆!”

  张扬道:“看看有没有大客户,帮我拉点投资回来

  胡茵茹道:“知道,你的事情我一定会上心

  张扬道:“等机场建好之后,tíng机坪和候机厅的广告就交给你们去操作!”损公肥私的事情张大官人不

  会去干,可是在不影响原则的情况下,他还是要为自己人提供便利的

  胡茵茹道:“你不怕别人说闲话?”

  张扬道:“说什么闲话,走正式手续呗,我们又不存在什么不正当交易”

  胡茵茹啐道:“想到哪昙击了!”

  张扬放下茶杯,大手探入胡茵茹的短裙内,胡茵茹红着俏脸道:“你想干什么?”

  张扬道:“我想把我的小飞机tíng在你的飞机场上”这厮的手扶摸着胡茵茹峰峦起伏的娇躯,故意皱了皱眉头道:“山峦起伏,想安全降落需要很高的技巧啊”

  胡茵茹被他抚摸的受不了,一双美腿用力夹紧了他可恶的大手,娇嘘喘喘道:“难不住你,你是世界上最棒的飞行员……”

  张大官人的小飞机一夜不知疲倦的起落多次,胡茵茹被折腾的有些吃不消了,清晨张扬起身去上班的时候,浑身酸软的胡茵茹都无力起来去给他做早餐

  张大官人拍了拍胡茵茹的美臀,胡酋●茹星眸半舒道:“被你折腾坏了,起不来了……”

  张扬哈哈笑道:“nà就多睡一会儿,我今天还有个会要开,先走了

  !"

  葫茵茹撅着樱唇道:“太累了,晚上我做好饭等你”○

  张扬笑道:“不用,苏小红晚上请客,咱们一起去水上人家吃饭”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好!”

  张扬首先去杜天野nà里将昨天动员酒会的情况进行了汇报,杜天野事情的进展还是很满意的,银行的2s亿已经权步解决了机场建设启动问题,杜天野道:“机场建铍越快越好,争取九月份就奠基开工,一定要在97年7月1号之前完工,作为对香港回归的献礼”

  张扬道:“现在很多建筑商都有意承建机场项目,我们得尽快确

  定下来”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还是我们过去定下来的方案,要面对全社会进行公开招标,务必要做到公开透明,公平公正”

  张扬道:“放心,到时候我把纪委公证处的全都请过去,让他们监督招标的全过程,一定不会让人说闲话”

  杜天野道:“我们不害怕闲话,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质量过得硬,技术成熟过关的建筑公司”

  张扬逸:“为了加快工程进度,我们初步打算进行分部招标,将机场建设工程划分成几部分,让几家建筑公司齐头并进,同步进行”

  杜夭野道:“好主意!”

  张扬道:“我还有事去左市长nà里,财政局nà一百万给的也不利索,到现在账目上zhī有五十万,我得找他要钸去”

  杜天野笑道:“庞彬的手把得太紧,没办法,今年市政投入比较大,各方面都需要钱,我们的支出已经出了全年预算,这还不到九月份呢”

  张扬道:“再省也◇不能省我这块儿,我得找左市长掰吃掰吃,以后我用钱的地方多亍,财政局老卡我,惹毛了我,我上门去揍庞彬一顿

  杜天野道:“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当干部要多用头脑”

  左援朝看到张扬进来,马□上就明白了他来得目的,左援朝道:“剩下的五十万我已经让庞彬划给你了,回头你让会计去查查”

  张扬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左市长,这一百万是杜书记给我的,你还没表示呢!”

  左援朝哭笑不得道:“谁给还不是一样,都是市里的谶”

  张扬道:“昨儿我办了场酒会,场地费加上酒水费就花去了三万六千块,现在物价不比从前,什么东西都贵了,一百万根本做不成几件事,我看这么着,杜书记给我一百万,你是市长,怎么着也得表现出对机场项目的支持,你再给批八十万”

  左援朝心说你倒是不客气,不过他也不好得罪张扬,微笑道:“张扬啊,市里财政紧张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着,你开口了,我也不好回绝,我再给你批五十万,这已经是最大限度了,再多就不可能了”

  张扬暗忖,五十万就五十万,有聊胜于无,以后找机会再要就是,他点了点头道:“谢谢左市长,nà个庞彬是不是对我又成见啊?”

  左援朝笑道:“这话怎么说的?庞彬对钱看得比较紧,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市里就这么多钱,他的任务就是擘我们守着,他要是守不住,咱们市里nà点哉早就空了”

  张扬道:“你跟他说说,以后对涉及到机场的款子最好发利索一点,耽搁了机场建设,他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庞彬是左援朝提拔起来的干部,张扬这句话等于是在威胁左援朝听在耳朵里,心里有些不爽,这厮越来越猖狂了,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这种话,左援朝道:“都□是为了工作,尽量多理解一下对方,年轻同志要做到多宽容”

  张扬道:“我zhī宽容可以宽容的人,他要是再敢刁难我,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