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秋风化雨】(上、下)


  第四百五十二章【秋风化雨】

  几家欢乐几家愁,省里决定给江城机场拨款五亿的消息同样传到了何长安的耳朵里,他感到有些bú可思议,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乔振梁这一手正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在某种程度上利用了江城市市政府,成功转移了查晋北的视线,让他将精力集中在江城机场上,这样自己才可以从容的签订南锡深水港的投资项目可何长安并没有想到,乔振梁利用同样的手法,表面上支持南锡深水港,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对投资商的影响力拥有着极大地影响,中国的商人bú但要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同时还要拥有过人的政治嗅觉可这一次包括何长安在内的诸多投资商全都被乔振梁给迷惑住了,他们将宝压在了南锡深水港,而当投资协议◆陆续签订之后,乔振梁杀了个回马枪,这一手出乎意料,可仔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他是平海的掌门人,他站得本该就比bié人远一些,南锡和江城在他的心目中原本就bú该分出彼此,吸引民间资本投入南锡,利用政府财政□扶植相对落后的江城,一举两得,换成何长安处在这样的位置也会这样去做

  乔鹏举此时正在何长安刚刚买下的bié墅中做客,这样的消息让他感到有些尴尬,他募集了bú少资金加入了这次深水港的投资,在生意上与何长安第一次成为了合作者

  乔鹏举是个冷jìng的人,他知道何长安接近他的目的是什么,想通过他这座桥梁搭上他的父亲作为一个从就在红色家庭中长大的年轻人,乔鹏举有着越同龄人的老练,何长安想要□利用他,他同样想要利用何长安达到自己的目的,待人之道bú即bú离,自己的家庭背景本身就是取之bú竭用之bú尽的无形财富,乔鹏举在气势上bú输于任何人

  何长安道:“难怪我在东江询问乔书记省里的◆投资重点是哪里,他会三缄其口,看来乔书记早有决定”

  乔鹏举笑道:“我从在父亲身边长大,可是直到现在我都bú了解他”

  何长安道:“五亿投资已经足够盘活江城机场项目了,我现在都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放弃这个项目,两条腿走路总比一条腿跳跃要稳当一些”

  乔鹏举微笑道:“我从bú多想,喜欢盯住眼前的事情就好”

  何长安哈哈大笑,他点了点头道:“对乔书记他们来说,要照顾平海的全局,力求缩短南北经济差距,对我们这些经商者而言,一切都简单的多,哪里有可能带给我们最大的利润,我们就往哪里去”

  乔鹏举道:“听说星月集团的总裁会在这个月底前来平海”

  何长安点了☆点头道:“范思琪,一位很有魄力的女性”

  乔鹏举道:“漂亮吗?”

  何长安笑了起来:“其实你应该关注的是她的财力”

  应顾允知的要求,张扬并没有将他前来江城的事情通报给杜天野,◆☆虽说顾允知已经离休,可市里的这帮领导人知道肯定还是要来拜访的

  当天顾允知一家就下榻在雅云湖畔的bié墅,这栋bié墅顾佳彤早已买下,位于雅云湖西岸,远离商业区,风景很好

  张扬和顾佳☆彤虽然心中充满了渴望和思念,可现在这种情况是bú允许他们单独相处的

  张扬将顾允知一直送到门口,还特地提出邀请,让顾允知前来担任机场的顾问

  顾允知笑着拒绝了,他已经习惯了完全退出的生活,bú想和官场生任何的关系

  目送顾允知一家离开,张扬笑着挥了挥手,和他一起出来送人的常海天突然接到了电话,电话是他二弟常海龙打来的,说常海心从医院失踪了

  常海天和张扬听说这个消息◆都是大惊失色,常海天冲着电话怒吼道:“怎么会失踪?你bú是负责照顾她的吗?”

  常海龙充满懊恼道:“我下午在照顾咱妈,海心这两天情绪bú错,明天就要拆除纱布了,我怎么想到她会突然失踪”

  张扬感觉到这件事大为bú妙,常海心虽然表面平jìng,可是他仍然能够从她的目光深处看出她的彷徨和bú安,越是临近知结果的时候,内心的负担只怕是越重

  常海天那边急得已经开始暴走了,他一边跑☆向自己的汽车一边大声道:“如果妹妹出了什么差错我饶bú了你”

  张扬追上去,在常海天上车之前拦住了他:“上我的车,你心急火燎的千万bié出事”

  常海天点了点头,跟着张扬上了他的皮卡车◇

  两人赶到医院,在病房门前看到了满脸惶恐的常海龙,常海龙道:“我没敢把这件事告诉咱妈,爸走了,我们要bú要把这件事告诉他?”

  常海天摇了摇头,强压怒火道:“医院里你找过了?”

  常海龙道:“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午后她说要去散步,呼吸一下鲜的空气,可一转眼的功夫就bú见了”

  常海天伸出手指在常海龙的头上狠点了一下,点的常海龙脑袋向后仰起,常海天怒道:“让我怎么说你才好”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如果bú是常海天想起去时代歌舞厅庆祝,妹妹就bú会遇到那场火灾,可家里人看到常海龙如此内疚,都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现在常海心在拆除纱布之前走失,恰恰又是常海龙负责看护,常海天生他的气也极为正常

  常海龙眼圈都红了:“哥,我这就去找她,如果找bú到海心,我……我也bú回来了……”

  张扬道:“搞什么,海心这么大人了bú会犯傻,海龙,你留在医院照顾阿姨,也许海心待会儿就回来了我和海天分头去找海心,她走bú远的”

  张扬拉着常海天离开了病房

  常海天担心到了极点,bú住道:“怎么办,怎么办?如果海心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向爸妈交代?”

  张扬比起常海天要冷jìng一些,他先给姜亮打了个电话,让他动用警力帮忙寻找常海心,当然这只是友情性质常海天负责在医院周围寻找,张扬则去过去常海心去过的地方逐一查找,希望能够看到她的身影

  整整一个下午,他们都没有找到常海心,随着黄昏的到来,每个人的心理压力都开始变得越来越重,张扬几乎去过了过去常海心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可每个地方带给他的都是失望

  常海天打来了电话,他目前回到了医院,母亲非得要探望海心,这件事他们兄弟俩终于还是没瞒住,被母亲知道了,正哭得死去活来

  张扬bú知说什么才好,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海天,你先留在医院,找海心的事情交给我,一有消息,我马上就会通知你”

  常海天的情绪显得十分的悲观

  刚刚挂上电话,姜亮就打了进来,他向张扬道:“有人看到一个面缠纱布的女孩子租了艘船一个人往南湖里面去了”

  张扬道:“我马上过去”

  常海心坐在木船之上,晚霞将整个湖面映衬的五彩斑斓,异样美丽夕阳的余晖勾勒出她窈窕的身姿,秋日的湖风已经有了几分凉意,船儿随波荡漾,常海心侧下身,望着水中的倒影,一双明眸闪动了一下,两颗晶莹的泪珠随风飘落

  常海心还记得来江城的时候,她和二哥一起跟着张扬在湖上泛舟的情景,如果没有这场大火,她的心中依然有梦,可是这场火烧毁了她的容颜,也烧掉了她心中仅有的幻想和美梦,常海心是个理智而清醒的女孩子,从认识张扬开始,她就对张扬抱有非常的好感,这种好感随着他们的接触增多与日俱增,而她又深知张扬的感情世界丰富而精彩,bú但拥有楚嫣然这个出色的未婚妻,他甚至和副市长秦清之间也有着说bú清道bú明的暧昧情愫,常海心身在秦清身边,对一些细节早已看在眼里她无法接受张扬的这种感情观,可是她却在潜意识中把张扬视为理想的对象,用张扬的标准去衡量身边人,让她感到痛苦和困扰的是,没有人可以像张扬这样在她心中留下如此深刻的记忆,爱果然是毫无理由的

  常海心被烈火包围的时候,她的心中先想到的并bú是父母兄弟,而是张扬,也是张扬毫bú畏惧的冲入火场,将她从死神的手中争抢了回来,张扬的关心让她感到温暖,或许张扬从未改变过,改变的只是她,张扬仍然是那个爱憎分明的张扬,可她却已经bú再是过去的常海心

  虽然张扬坦诚了是他连累了常海心,可常海心并没有丝毫怪罪他的意思,甚至严守着这个秘密,她bú想家人对张扬产生看法,bú想张扬因此而感到困扰常海心白嫩细腻的纤手探入湖水之中,湖水清凉,让她的神经感到舒爽,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南湖的中心,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她一个,有些时候孤独带个人的bú仅仅是痛苦,也会带给你一种享受

  常海心闭上美眸,她在体味孤独,体味独处的那份清净平和

  风大了许多,船被推向湖心,天空之中阴云密布,一滴雨点落在她的额头,常海心张开双臂,准备迎接这一场悄然到来的秋雨

  迷蒙的雾气升腾在湖面之上,常海心的背影多了几分飘渺的含义,她没有回头的意思,就在那里,就在湖心,沐浴着这场清冷的秋雨,她曾经有过美好的过去,可未来呢?她看bú清楚,她bú敢想象……

  湖中风浪渐大,船身bú断起伏,常海心的瞳孔中却没有丝毫恐惧的颜色,最可怕的事情她都经历过,这点风雨又算得上什么?

  夜色越来越浓,常海心感觉自己与熟悉的世界彻底隔离了起来,她的唇角泛起一丝微笑,终于可以忘却了,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张扬笑眯眯的面庞又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她甚至听到张扬呼唤自己的声音:“海心……”

  常海心本以为是幻觉,可声音变得越来越清晰,常海心转过身去,看到远方闪☆烁的灯火,风雨中的灯火忽明忽灭,可橘黄色的灯火却让她感到温暖,这是生命的颜色,她现在自己内心深处仍然充满着对生的期盼,对生的眷顾常海心的目光追逐着那盏灯火,终于回应道:“我在这里……”

  张扬◆找到常海心的时候,她的周身都已经被雨水淋透,瑟缩在风雨之中,张扬的心中涌出无限怜意,他一把就将常海心抱在怀中,紧紧抱在怀里,生怕自己一松手,常海心就会永远离开自己,再也找bú到踪影他用力亲吻着常海心的◆额头:“海心,bú要离开我”

  常海心躺在张扬的怀抱中,踏实而温暖,她感觉到改变了什么,又好像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她声道:“我没想过去死,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放bú开的人,我爸我妈,我两个哥哥,▲还有……你……”

  第四百五十二章【秋风化雨】八千字

  张扬将常海心带回了木屋bié墅,趁着常海心去洗澡的功夫,给常海天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把常海心找到了,只bú过现在雨太大,●等会儿自己再带她回去

  常海天知道妹妹平安无事,也松了一口气,向母亲和兄弟转达了这个好消息袁芝青听说女儿没事,情绪这才稳定了一些,她擦干眼泪道:“这么大的雨,这傻丫头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常海天笑道:“已经找到了,等雨一些,张扬就送她回来,妈,您先吃点饭”

  袁芝青点了点头,这才吃了一些

  常海天和常海龙兄弟俩来到走廊之上,常海龙道:“大哥,对bú起”

  常海天叹了口气道:“应该说对bú起的是我,我bú该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到你身上,这些天一直都是你在照顾妈和妹妹,你辛苦了”

  常海龙道:“张扬在哪儿找到海心的?”

  常海天低声道:“南湖,◎海心一个人乘着船去了湖心”

  虽然已经知道妹妹平安的消息,常海龙还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常海天道:“张扬本想将她送回来,可是海心bú愿见我们”

  常海龙bú解道:“为什么?“ ●
  “明天就是她揭开纱布的时候,她此刻的心情肯定是极其复杂,她害怕治疗失败,所以bú敢面对我们”

  常海龙道:“让她冷jìng一下也好”兄弟俩心情都十分的复杂,坐在走廊内,相对无语
  常海心洗完澡之后,换上张扬给他准备好的浴袍走出房间,却见张扬用一个玻璃研钵调制一种绿色的糊状物常海心道:“在做什么?”

  张扬道:“给你换药,你脸上淋了雨,必须要换药了”

  常海心轻声道:“现在就帮我解开纱布吗?”

  张扬微笑道:“是,bú过你得答应我,明天之前还bú可以看镜子”

  常海心道:“放心,我什么都想通了,bú会做傻事的”

  张扬让她坐在凳子上,帮助她将脸上的纱布解开常海心闭着眼睛,黑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看得出她十分的紧张,担心自己丑怪的摸样被张扬看到,担心自己会被张扬嫌弃

  常海心脸部被烧伤的地方已经完全被粉红色的皮肤所覆盖,虽然色泽bú同,可是没有产生任何的瘢痕,张扬露出会心的微笑,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他可以保证,用bú了太久的时间,常海心就可以完完全全的恢复容颜,他将伤药均匀涂抹在常海心的患处,轻声道:“bú疼?就像做面膜一样”

  常海心bú敢说话,直到张扬将药膏完全敷完,找了一卷洁净的纱布为她重裹上,方才问道:“我是bú是很丑?”

  张扬道:“是bú如过去漂亮,成了花脸”

  常海心一▲阵黯然,她轻声叹了口气道:“我早就预料到了”

  张扬笑道:“bú过一丁点的瘢痕没有留下,最近半个月内bú可以去外面接受阳光暴晒,还要继续敷药,伤处想要恢复正常的肤色估计要三个月的时间”

  常海心bú能置信道:“你是说……你是说我脸上长出皮肤来了?”

  张扬微笑道:“婴儿般的皮肤,很薄很粉嫩,需要细心养护”

  “我脸上bú会留下瘢痕?”

  张扬哈哈笑道:“一定bú会,bú过前提是你bú可以哭鼻子,也bú能没事儿跑出去晒太阳,bú然变成了非洲黑妞我可管bú了”

  常海心听他说的如此肯定,心中也信了几分,她心翼翼道:“我可bú可以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张扬道:“说过明天就得明天,你也bú在乎多等几个时”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应该送常海心回去了

  常海心听说他要送自己回去,摇了摇头道:“我……我bú想这个样子去见家人”

  张扬道:“那也得回去啊,你要是一夜bú归,你们家里人指bú定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常海心脸上一热,却声道:“我如今这副样子,你bú会兴起邪念的”

  张扬道:“你低估了自己的吸引力,假如……万一……我兴起了邪念,你究竟是从还是bú从呢?”

  常海心道:“宁死bú从”

  张大官人感叹道:“常秘书的立场依然坚定啊”

  常海心声道:“我bú要这样面对你”她起身道:“衣服已经干了,我去换好衣服,跟你回去”

  张扬点了点头,望着常海心窈窕的背影,心中bú由得生出几分感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自信的常海心改变了许多

  回去的途中,张扬旧话重提:“海心,对bú起,是我连累了你”

  常海心低声道:“以后bú许提起这件事,这和你没关系,是我自己选的”

  两人都沉默了下去,常海心的目光落在bú停摆动的雨刷上,她至今无法确信自己的烧伤已经痊愈,如果上天真的能够给她一个重来过的机会,她一定会珍惜自己的青春,珍惜自己的感情,珍惜关心她的每一个人

  张扬打破沉默道:“海心,我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那些话?”

  “比如……我对你有非分之想……”挺无耻的一句话,在张大官人说出来却显得很自然而且毫bú做作,难得的是,他说出这句话并没有激怒常海心,或者让她感到难堪,而是让常海心感到温暖

  常海心感到一种幸福的窒息感,可她又无法确信张扬的话,落下了一点车窗,轻声道:“明天会是一个晴天吗?”

  张扬道:“明天有雨,后天有雨,大后天也有雨”

  常海心笑道:“你说的还是天气预报说的?”

  “天气预报”

  “天气预报从来都没有准的时候”

  天气预报bú准,可常海心的这句话却很准,第二天是一个艳阳天,常海心返回医院之后,这一夜居然睡得十分香甜安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她也bú知道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看到房内母亲和两位哥哥都在床边守着自己,她有些bú好意识的笑了:“对bú起,睡过头了”

  常海天笑道:“我们都等了你一个时了,说是今天拆除纱布,可看到你睡得这么香甜,我们bú忍心打扰你”

  常海心道:“张扬呢?”

  常海龙道:“早晨七点钟就来过了,他说上午要陪顾书记去清台山,反正你没什么事,就交给于博士了”

  常海天道:“我去请于博士”

  没多久于子良和妻子周秀丽一起过来了,两人的情绪都是很好,刚才张扬来得时候已经告诉他们常海心恢复状况良好,到时间拆除纱布即可

  周秀丽对张扬的话还是有些怀疑的,她实在无法相信这么重的烧伤,可以完全痊愈,可看到张扬那满怀信心的样子,又由bú得他bú信所以她选择跟着丈夫一起过来,亲自见证奇迹生的一幕

  周秀丽为常海心一点点取下纱布,所有人都注视着常海心的俏脸袁芝青最为紧张,她一手抓住一个儿子的手掌bú但心跳加,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常海天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母亲bú要太紧张

  纱布一层层褪去,常海心此时的心情居然颇为平jìng,她想起了昨晚的那场风雨,想起了张扬的那句话,他为什么没有来?是bú愿面对自己现在的面孔,还是他真的有事要离开?

  常海心听到母亲惊喜的声音,听到两位哥哥的笑声

  周秀丽目瞪口呆的望着■常海心的俏脸,虽然生的肤色有些bú同,可是被烧伤的患处生的皮肤已经完全覆盖了,和周围的皮肤之间没有任何的瘢痕产生,周秀丽此时方才明白为什么丈夫会对张扬拥有这样的信心,她喃喃道:“bú可思议,实在太bú○可思议了”

  于子良笑着搂住她的肩膀道:“我早就告诉你,张扬是个可以创造奇迹的人”

  此时的张扬正陪着顾允知一家人漫步在清台山上,顾允知健步如飞走在最前面,重获自由的顾明健也bú甘落后顾佳彤和张扬落后了一些,这样他们刚好可以说两句悄悄话

  顾佳彤望着张扬的光头道:“你越来越bú顾及形象了,这个样子哪还像一个副市长”

  张扬笑道:“副市长就得留头?我们袁成锡副市长脑袋比我还光呢”

  顾佳彤格格笑道:“人家那是谢顶,你是故意剃成这个样子的”

  张扬当然bú会把自己秃头的真正原因告诉她,笑眯眯道:“过两天就长出来了,以后我听你话,bú再剃光头就是”

  顾佳彤道:“今天心情很bú错啊,省里给了你们五亿元,这下扬眉吐气了”

  张扬正要说话,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打开一听,却是梁成龙打来的,这厮昨天在最需要他挺身相助的时候选择离去,这会儿居然还有脸打电话过来

  梁成龙的声音明显带着歉意:“张扬,昨天的事情对bú住啊”

  张大官人虚情假意的笑着:“有什么对bú住的,我都说理解了”他心中明白,经此一事之后,自己和梁成龙之间的关系万难恢复到过去那种程度

  梁成龙道:“我知道自己很bú够朋友,可是公司bú是我一个人的,我得为全体员工考虑,所以……”

  张扬笑道:“bú用解释了,我又没怪你,在商言商,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成龙,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挂上电话,顾佳彤听出是梁成龙打来电话,bú无鄙夷道:“这个人始终bú能深交”她对梁成龙从来都没有太多的好感,在过去因为竞争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块的时候就生过许多矛盾自己被人泼脏水一事,梁成龙就曾经是最大的嫌疑人

  张扬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无法左右bié人的决断”

  顾佳彤声道:“你却始终在左右我”

  张扬微笑道:“我是船儿你是帆,没有你我走bú动”

  顾佳彤笑道:“要是把握bú好风向,你会到处乱走”

  张大官人坏坏一笑道:“只要桅杆插在帆上,你带我去哪儿都行”

  顾佳彤俏脸一热,这厮绕了一圈终于把自己给带到沟里了,正要骂他两句,却见父亲在前方停下了脚步

  张扬已经先行赶了上去,乐呵呵道:“顾书记,这儿你还记得吗?”

  顾允知的目光落在那块方方正正的巨石上,微笑道:“记得,当然记得,这么方方正正的石头真是鬼斧神工,大自然难得一见的景观”他现巨石旁边还有一张木牌,走过去仔细看了看,却见上面写着方正石三个字,下面还用端端正正的楷介绍着方正石的由来,自己当年来清台山时给方正石起名的事情想bú到已经成了传奇

  张扬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张景点介绍牌,bú由得笑道:“这谁啊?居然把这事也标注出来了”

  顾允知哑然失笑,想必是那位地方官员在为自己歌功颂德,可现在自己已经bú在其位,他向张扬道:“让人把这则介绍去掉,好好的景致bié被这张招牌给破坏了”在顾允知看来,自己给这块石头命名的事情根本bú值得大书特书

  通往青云峰的道路已经修好,刚刚下过雨,道路被冲洗的异常洁净,耳边bú时听到山泉叮咚,走bú上几步就可以看到从山崖之上直挂而出的奔腾瀑布

  顾明健和顾佳彤都bú是第一次到清台山来,他们也感觉到清台山正生了变化

  顾允知道:“清台山旅游搞了一段时间了,游客的数量好像并没有上来多少”

  张扬道:“投资旅游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安老的突然辞世给清台山带来了bú的影响,他的后人在投资清台山一事上理念bú同,如今世纪安泰的投资重点都放在了海外,内地这边只有安语晨一个人独立支撑,资金有限,对清台山的投入自然也很有限,这么大一座山,要是想把旅游全都搞起来,恐怕比建设机场还要难”

  顾允知笑了起来

  张扬又道:“bú过,最近春熙谷温泉度假村搞得bú错,江城周边地区的游客全都知道了那里,每到周末都是一房难求,今晚咱们就在那儿住,我已经订好了房间”

  顾允知道:“总有一部分会先展起来,温泉度假村搞起来,可以慢慢带动整个清台山的旅游业,你刚才说得bú错,投资旅游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bú过,旅游资源是后劲十足的,我记得当初江城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就是主张大搞绿色经济的”

  张扬笑道:“他现在还是主张绿色经济,其实我们江城旅游业这两年已经展了bú少,旅游年收入每年都会翻番”

  顾佳彤道:“当年我也看中了春熙谷那块地方,可惜被贝宁财团捷足先登了”

  顾允知微笑道:“贪多嚼bú烂,你现在药厂做■得好好的,bú要去想其他的事情了,想bú到江城制药厂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展到如此的规模,你这丫头还真有些本事呢”

  顾佳彤可bú敢居功,红着俏脸道:“爸,还bú是多亏了张扬的药方”

  顾允◆知当然清楚其中的内情,笑着继续向前走去,顾佳彤跟上去,挽住父亲的手臂,她冰雪聪明,知道父亲定然对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清清楚楚,只是bú点破罢了,顾佳彤生怕父亲心里会bú舒服

  顾允知内心深处自然是有些难过的,可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的女儿,他无法改变女儿的决定,再说他对张扬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恶感,虽然明明知道女儿最终和他走bú到一起,这子的身上有股子让人说bú清道bú明的味道,人在很多时候装聋★作哑活得会快乐一些,睿智如顾允知当然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

  张扬和顾明健经过风雨波折之后,两人的关系已经恢复了许多,从亲密到疏远需要一个过程,可从疏远到亲密也需要一段时间,张扬能够放下心中的芥蒂●,可顾明健经历这么多的波折之后,会bú由自主的和他人保持距离,这是被生活磨练出的警觉,也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

  张扬道:“听你姐说,以后你就是蓝海的当家人了”

  顾明健笑道:“准备竞标你☆们机场的综合布线和软件工程,这两天正在准备标书”

  张扬笑道:“你得做好思想准备,利润bú会太高,乔梦媛送给我们许多计算机”

  顾明健道:“汇通做得是硬件,我们主攻软件,彼此间并bú冲■突”

  张扬道:“我对这些东西都是白痴,家里计算机算是备上了,我到现在只会玩玩纸牌游戏”

  顾允知听到了他们的对话,bú由得回过身来,插口道:“张扬,你这可bú成,身为一个年轻干部要与时俱进,计算机的展日月异,以后办公自动化是大势所趋,你要是跟bú上时代的展,就得被时代淘汰”

  张大官人很无耻的来了一句:“顾书记,我有秘书了”

  顾佳彤和顾明健都笑了起来,顾允知却没有笑,指着张扬道:“一个副处级干部也配秘书,你啊,这种懒惰的思想千万要bú得”

  张扬道:“顾书记我只是开个玩笑,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就我这官职,那有资格用秘书啊你放心,我明儿就开始,争取走在时代的前头”

  顾允知道:“机场bú但是江城的机会,也是你的大好机会,自己要懂得把握哦”

  张扬连连点头道:“多谢顾书记教诲”

  顾允知笑道:“你bú嫌我絮叨就好”

  中午的时候他们来到青云峰上,如今的紫霞观也通了电话,张扬提前就给老道士李信义打了电话,李信义通知陈崇山准备午饭

  张扬他们来到的时候,李信义穿着一身灰色粗布道袍,身后还跟着一名道士,站在紫霞观外等着呢

  张扬笑道:“李道长,一阵子bú见,想bú到已经后继有人了”

  那道士十分腼腆,躬着腰垂着头李信义哈哈大笑,摆了摆手道:“你回去,我带几位贵客去后山吃饭”这倒bú是因为李信义吝啬,而是因为紫霞观乃是道门清jìng之地,招待客人饮茶狗扑,如果请人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显然是对祖师爷bú敬

  从紫霞观到后山陈崇山的住处又走了半个多时,顾允知倒还没有什么,顾明健和顾佳彤都有些累了

  来到陈崇山的石屋前,顾明健一屁股就坐在门口的石墩上,叫苦bú迭道:“我是走bú动了”

  顾佳彤还好些,手扶大树,拿起矿泉水灌了一口道:“爸,您就一点都bú累”顾允知微笑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太缺乏锻炼了”bú过他这句话有些以偏概全,张扬就是精神抖擞

  陈崇山见过顾佳彤,觉着顾允知也有些熟悉,虽然他很少看电视,可报纸闻什么的也偶尔会看,顾允知担任平海省委书记这么多年,上报的机会当然bú会少陈崇山还没有将他和前任省委书记对应起来,顾允知已经笑着向他走了过来,主动伸出手道:“bú患位之bú尊,而患德之bú崇;bú耻禄之bú多,而耻智之bú博陈先生的这幅字,让我获益匪浅啊”

  陈崇山这才明白,眼前居然是前任省委书记顾允知,当初顾家姐妹前来清台山游玩的时候,曾经替父亲向他求过一幅字,陈崇山仍然记得自己写的内容,顾允知一经诵出,他就清楚了顾允知的身份,笑道:“山野村夫,随手涂抹罢了,还望顾书记bú要见笑”

  顾允知微笑道:“陈先生大才,每当我看到这幅字,我便会反思自己的言行举止,先生乃我命中的明镜也”

  陈崇山笑道:“惭愧,惭愧”

  陈雪此时从厨房里出来,或许是因为里面太热的缘故,俏脸显得红扑扑的,她向顾佳彤笑了笑,看都bú向张扬看上一眼,向陈崇山道:“爷爷,饭菜准备好了,现在吃饭吗?”

  张扬生怕陈雪bú知道自己存在似的来了一句:“吃饭吃饭,爬了这么半天山,我都饿了”

  陈雪转身去厨房内准备,顾佳彤追上她道:“我帮你”

  在陈崇山和李信义早已看破红尘世事,他们眼中自然bú会在乎什么官位高低,你省委○书记也罢,贩夫走卒也罢,只要是张扬带过来的,他们都会热情招待李信义带来了自酿的美酒

  陈雪递给张扬碗筷的时候,张扬笑道:“你还没开学啊?”自从知道杜天野和陈雪的这层关系之后,这厮也会用一个长辈◆的口吻去关心陈雪了

  陈雪淡然道:“还没到九月呢,再有几天就走了”

  张扬对陈雪的这种态度早已习以为常,可在外人看来,陈雪这女孩子稍嫌冷淡了一些,顾佳彤则认为,一定是张扬招惹了人家,这厮花心的性情是bié指望改掉了

  几位老人间的对话,年轻人很少插言,所以他们吃过饭之后,就起身离去,顾佳彤借口欣赏陈崇山的书法,跟着陈雪来到房内,微笑道:“陈雪,我看你有些郁郁寡欢,是bú是张扬欺负你了?”

  陈雪笑道:“哪有的事,他对我bú错,我也当他是朋友”

  顾佳彤点了点头,望着窗外,却见张扬和顾明健坐在树下饮茶,心中bú由得一阵欣慰,她最希望就是看到弟弟和张扬和解,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过去的那段恩怨早已随着时间的推移烟消云散了

  顾允知对陈崇山这种闲云野鹤般的日子极为羡慕,他刚退休的时候,也曾经想返回家乡过上普通人的日子,可事实很快就证明,他的想法根本是bú可能实现的,一天为官,一世为官,虽然他已经bú在其位,可bié人眼中他仍然被定义为官,直到现在周围人对他的称呼仍然是顾书记,顾允知明白,自己是无法改变了

  顾允知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在任之时最羡慕的就是这样的日子,终于熬到了退休,可退休之后才现,真正做到这种境界并bú容易”

  陈崇山微笑道:“的确bú容易,一个在高原生活惯了的人,你让他去内地生活他会bú习惯,同样一个在内地生活惯了的人,你让他去高原,他还会产生高原反应”

  顾允知哈哈笑道:“的确如此”

  李信义道:“其实最重要的是心境,只要内心能够真正做到宁jìng,即便你深处闹市一样可以潜心修行,如果做bú到心jìng,就算将你放在深山老林,内心仍然bú得安宁”

  顾允知道:“两位老友都是世外高人,跟你们一席话,让顾某茅塞顿开”

  李信义笑道:“顾书记过讲了,在我看来,每个人活着都是一种修行,无非是修行的方式bú同罢了,我在道门修行,老陈在山野中修行,你在官场中修行,你虽然离休了,并bú代表着修行的结束,只是结束了一个阶段,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

  顾允知微笑点头道:“李道长关于修行的话让我耳目一”

  三个人边喝边聊,居然谈得颇为投契,顾允知兴之所至,决定当晚bú去春熙谷度假村,留在青云峰顶和李信义、陈崇山两人谈论人生修为

  张扬明天要有工作,是必须要返回的,顾佳彤药厂明天一早就要开会,也必须离去顾明健当即表示他留下来陪父亲,让张扬他们先行下山

  张扬和顾佳彤走下青云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整个清台山上显寂寥,张扬仰天长啸,声音在空谷中久久回荡

  顾佳彤笑道:“bié叫了,再叫就把狼招来了”

  张扬笑道:“我周围有没有人在”

  顾佳彤道:“清台山的游人实在太少了”

  张扬道:“展旅游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要拥有耐心”

  顾佳彤道:“你这句话果然是官味十足,工作态度越来越认真了”

  张扬道:“你也很认真啊,今天陪顾书记爬了一天的山,晚上还要赶回去,明天一早还得开会”

  顾佳彤声道:“没有会”

  张大官人装出没听清的样子:“什么?”

  顾佳彤一伸手拧住了他的耳朵:“你听bú到啊,没有会”

  张扬故意道:“没有会,你今晚赶回去做什么?”

  顾佳彤俏脸微红,有些忸怩道:“人家想你了嘛”

  张大官人望着顾佳彤娇艳的俏脸,心中忽然感到一阵说bú出的激动,从昨天见到顾佳彤开始,两人都压制着彼此的感情,bú敢在人前表露,生怕被bié人看出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现在总算有了单独相处的时候张大官人一伸手将顾佳彤拖入自己的怀中,急bú可待的吻住她灼热的嘴唇,顾佳彤含羞道:“光天化日的,你想做什么?”

  张大官人一手抄起顾佳彤的膝弯将她横抱在怀中道:“荒山野岭的哪有人在,娘子,我忽然生出非礼之念,bú知你意下如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天下彩天空彩天空论坛_官方唯一认证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粤ICP备05019952号-1